倍可親

回復: 0

粉狐外傳(zt)

[複製鏈接]

114

主題

66

帖子

2587

積分

六星貝殼精英

Rank: 4

積分
2587
ofox 發表於 2012-5-21 20: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ofox 於 2012-5-21 20:20 編輯

粉狐的事情幾乎家喻戶曉,本不用我在此贅述。但我今天要寫的並不是什麼是么花邊新聞、無聊八卦。我所以寫這個系列只要是想揭示由這些君雞所引起的一些惡性實例,從而從另一個側面看清一些執政者的醜惡嘴臉。閑話少敘,開始上菜。

粉狐生於1966,出產地是湖南省古丈縣宕頭寨。1981年7月初中畢業,8月就正式入古丈縣歌舞團,時年15歲。1987年11月獲得湖南省第三屆青年歌手電筒視大獎賽一等獎。1987年12月上旬:全國第二屆少數民族聲樂大賽「金鳳杯」獎。1988年10月:捧得全國「金龍杯」歌手大賽民族唱法專業組的金龍杯,並通過推薦,被著名音樂教育家金鐵霖慧眼識珠,收為自己的學生。1989年3月進入中國音樂學院進修。

早在1990年之前,粉狐應該算作一個清純少女。真正改變她的一生的是1990年的春晚。就在那一年,粉狐的《小背簍》紅遍大江南北。也就是在那一年,粉狐被一個人注意上了,這位老人家就是386水工先生。水工先生獵艷的傳奇故事從來不缺少素材,但鮮有人知道水工的偶像竟然是中國著名的藝術家王曉棠女士。王曉棠是水工年青時的偶像,這個水工從不隱晦,在很多公開場合都談論過這件事情,言語中看得出王曉棠應該是他刻骨銘心的夢想。水工自稱他至今也念念不忘王曉棠幾十年前扮演過的金環、銀環形象。水工在就任太尉后不久,就親自去王曉棠所在的八一電影廠視察,主要就是為了去一睹他年輕時的夢想。此後,水工每年總要設法與王曉棠見幾次面,談工作,也談電影。在水工的親自關懷下,王曉棠很快升任為八一電影廠的副廠長、廠長,並晉陞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王曉棠是真正的少將,她有軍銜,因為她是八一電影製片廠的廠長,有指揮權。她跟粉狐的少將不一樣,粉狐不是什麼少將,沒有軍銜,只是技術三級、少將待遇。可以說王曉棠很幸運,因為有水工這樣一個強大的粉絲。但他們之間並沒有任何緋聞,也許是處於對藝術的共同熱愛,這些無可非議。

但水工對別人,就沒那麼尊重與客氣。他在第一次見到粉狐后,就眼前一亮,驚為天人。於是水工找個機會特地點名粉狐到人民大會堂演出。演出中間水工欣賞的眼神被當時在場的海軍司令員連忠兄弟看在眼裡。不久粉狐就很快被調到了海政歌舞團,成了一名少校文藝官。從此水工特喜歡到海政看演出,每次一定要特地加上粉狐的節目。一來二去,加上連忠的親自安排,粉狐很快就和水工「相見恨晚」。連忠還特善解人意,特地在海軍招待所安排了水工的特別房間,金屋藏嬌。為此連忠在海軍司令員的位置上一干就是8年,雷打不動。

這裡有必要交代一下粉狐的愛人,老羅是個老實人,比粉狐大。粉狐當年沒出名的時候,老羅就一眼相中了她,而後也是老羅把她介紹給金鐵霖的,換句話說,沒有老羅,粉狐也沒有今天。當粉狐發達了的時候,老羅責備責令雪藏。老羅不可能不知道粉狐的事情,只是他也無力對抗強權。但粉狐發達后,老羅也得到了補償,悶聲發大財,成了很多大片的製片人,比如《雍正皇帝》等,幾年下來也是盆滿缽滿。我有次看到藝術人生,粉狐說他和老羅特恩愛我就忍俊不禁。實際上也無可厚非,在金錢權利和愛情面前,愛情總是要靠後的。只是可憐老羅一直被當玩偶,水工不行了,老羅還得出來配合亮相。這頂大綠帽子實在有點沉重,沉重到壓的老羅幾乎很少說話,很是尷尬。
其實緋聞這個東西沒什麼好說的,我想說的是背後的故事,那我就講幾個粉狐的故事。

一、紅卡事件
謝津是北京90年亞運會出道的歌手,歌唱得很好,名氣也很大。一首《說唱臉譜》很受歡迎。謝津死於1999年的情人節,關於她的死因眾說紛紜,至今也沒有任何權威的書法。但可以肯定她的死因絕對和粉狐有關。
那是1997年6月的一天,謝津被借調到北京,當時要和粉狐一同去中央台錄音棚錄小樣。於是她搭乘粉狐的車子,當時粉狐的車子是白色的,車號是「京C-53011」。在車上謝津閑得無聊,想看看是否有書看一下消磨時間。無意中發現一張自由出入中南海的特殊通行證「中南海紅卡」,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不久此事就傳遍總政歌舞團,這件事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笑談。這令粉狐很生氣,不久,解放軍系統、廣電系統多次開會,宣布「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的「政治紀律」,要求必須嚴格遵守,其主要內容就是指這件事。一個月後,謝津很快被遣回原籍天津,從此悶悶不樂,幾乎所有的電視台都開始封殺她,她的所有消息也沒媒體報道,知名度一落千丈。謝津本來活潑可愛,無拘無束,這件事情后就變得沉默寡言,對人有戒心,越來越把自己封閉起來。1999年的情人節,謝津從天津住所的23樓涼台掉下,當場死亡。

對於謝津的死,無論家人還是朋友都被噤聲,沒有人出面過問這件事。很多人說她是得了憂鬱症而自殺,也有人認為她是被人殺人滅口,而殺人對象則指向粉狐。但沒有任何證據。這裡又被要說一下中南海紅卡。所謂「中南海紅卡」是一張進出中南海車輛的特別通行證。這個證件比32開書稍大一點,整體呈紅色。中間有一個大大的「中」字,下面有中南海出入通行的字樣。背面是所屬這輛車的基本信息。原來中南海通行證有兩種,一種是藍色的,一種是紅色的。藍色的通行證只能進出中南海北邊的養蜂夾道的高級幹部俱樂部,後來這個俱樂部黃了,這種藍色的通行證也被取消,只剩下紅色這一種。這種紅卡不是誰都有的,正部級以及以下級別是沒有的,只有在國務院召開會議的時候,正部級與會者才頒發臨時的紅卡,謝津見到這張卡很吃驚而後風傳也就可想而知了。

二、趙安、張俊以事件
趙安的頭銜是央視文藝部主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聯全委、文聯藝術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電視家協會理事、中華海外聯誼會理事、中國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全國青聯委員。應該說趙安還是有才華的,他執導的節目溶思想性、藝術性、欣賞性為一體,氣勢磅礴,藝術精緻。在藝術上有較高造詣,有創新意識,成為當今電視文藝的代表人物之一,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有較大的社會影響。多次執導國家級大型文藝晚會,曾七次參與執導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並四次出任總導演。從這些就能看出來。

張俊以曾是當年娛樂圈內炙手可熱的音樂人。曾與中國、美國、韓國、新加坡、日本,特別是和港台20餘位一線音樂人有過愉快的合作,創作歌曲五百餘首,同時為海內外多部大型電視劇創作了主題歌。張俊以曾先後擔任總導演、總策劃、總撰稿、總監製。他的集團每年都製作推廣200餘首歌頌黨和祖國的歌曲,並製成音樂電視推向海內外,捧紅了海內外一大批歌壇新星。他同時是北京鄭泰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北京生命之星醫藥集團董事長、 《歌迷大世界》社長和《華人文化世界》社長。
就這樣兩個人有了再一起合作的機會,開始都是趙安主宰張俊以。後來藉助央視的背景,張俊以獲得了極大的知名度。隨著知名度提升,張俊以也越來越不把趙安放在眼裡。經過了兩年多的合作,張趙之間的矛盾出現。第一個矛盾出現在二○○一年北京申奧成功的七.一三晚會上,當時張俊以為晚會創作了七八首作品,最終被趙安槍斃了五首,張為此很生氣。第二個矛盾出現在央視電視歌手大獎賽之前,當時張提出要求,希望能做評委,趙安認為他在各方面都不夠資格,拒絕了張的要求,但還是把張安排到場外作評論。第三個矛盾出現在大獎賽期間,張利用場外評論的機會,朗誦自己的詩歌,結果被趙安當眾訓斥一頓,張對此懷恨在心。說白了趙安與張俊以是相互利用,但在這個相互利用過程中,張俊以很輕鬆的抓住了趙安把柄。這些把柄包括趙安的貪污受賄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張俊以提出做大獎賽評委趙安拒絕後又給他安排一個場外評論位置的前提。這個位置合適的人有很多,但趙安還是怕張俊以鬧,所以給他一個補償。但是張俊以並不買趙安的賬,才出現了他朗誦詩歌的鬧劇。趙安當著眾人的面痛斥張俊以,實際上是兩人矛盾升級的導火索。

就在這期間,張俊以寫舉報信誣告某評委收取參賽歌手財物,當他發現這種方式達到了一定效果時,便把下一個舉報目標鎖定在趙安身上。隨後,一封關於趙安受賄的舉報信發到各處。二○○一年十月至十一月期間,張俊以夥同浙江省無業人員楊雪泥捏造、印製了多份趙安貪污受賄以及在公開場合爆料水工和粉狐醜聞的事情,後由楊雪泥按照張俊以提供的中央和國家機關主要部委領導人的地址,將30幾封匿名信件分別郵寄。本來這些舉報貪污受賄的匿名信根本不會有人重視,但是張俊以的舉報信中卻很有料。這個料就是趙安曾在他自己開的豹豪酒吧等公共場所大肆談論水工和粉狐的事情,說得有聲有色,細節都很詳細。其實這並非是趙安杜撰,趙安也是各有身份證的人,他的背後直接的靠山是楊偉光和趙化勇,而這兩人的背後的靠山更大,就是時任文化部長的孫家正。所以,趙安能說出細節也不是什麼奇怪事,本來水工和粉狐的事情知道的人就不少。

然而正是這些細節要了趙安的老命。張俊以的這些匿名信被一些拍馬者拿到后密告水工,水工大發雷霆,做了要嚴辦的指示。於是趙安被抄家,當時抄家搜出的財務加上存摺高達上千萬,然後趙安就被取保候審。二○○二年九月至十月期間,張俊以在得知趙安被檢察機關取保候審后,又夥同楊雪泥印製了多份趙安爆料水工事件以及CCAV領導庇護趙安及檢察機關不依法辦案為主要內容的匿名信件,並將一百餘封匿名信件分別郵寄散發。沒想到,張俊以玩大了,把自己也玩了進去,就因為他傳播這些事情,讓水工很震怒。

二○○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北京第一中級法院以受賄六十一萬元,判處中央電視台文藝部主任趙安有期徒刑十年;以行賄罪和誹謗黨和國家領導人,判處詞壇怪傑張俊以有期徒刑六年。趙安的受賄數額僅僅61萬是因為當時很多人保趙安,而張俊以坐了三年牢后,在2005年水工徹底退位后被提前釋放。

都是二奶反腐無堅不摧,通過這件事也是一個很好的例證。趙安這類敗類能被很快查處得益於水工的震怒,當然歸根結底粉狐「功不可沒」。

三、萬源事件

《中國青年報》在2004年9月1日報道,今年8月7日,四川萬源市付出鉅額報酬請來著名歌星粉狐獨唱4首歌,據稱她的前報酬就達42萬元,相當於當地農民平均年收入的210倍。當時由於四中全會召開在即,水工交權問題成為焦點,因而這則新聞一度成為中國官方新華網的頭條,但在一個小時后即被刪去。接著在9月6日中國青年報又報導,四川萬源市《1.6億元財政赤字上的豪華演出》一事經媒體披露后,社會反響強烈,也引起了有關部門和領導的高度重視。報導見報當天,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省人大主任張學忠就這篇報導作出親筆批示。而且四川省紀委和達州市紀委分別派出調查組趕赴萬源,對此事進行徹底調查。
萬源人口55.4萬人,其中農業人口44萬人。在四川省143個縣和縣級市中,萬源市經濟發展排名倒數第四。2000年,萬源市被國家確定為新一輪扶貧開發工作重點市。2001年底,萬源市、鄉鎮、村三級鎖定負債高達7.3億元。2002年,萬源市級財政一般預算收入3814萬元,財政一般預算支出20238萬元,支出是收入的5倍多,當年財政赤字高達1.6億多元。 2003年,萬源市人均GDP僅為3536元,與全國、四川省和所屬的達州市平均水準相比,分別少5402元、2808元和473元。這樣一個貧困地區花巨資請明星,當然會引起非議。

此時不久,粉狐就開始狀告中青報,說她沒有拿42萬元,中青報的報導也屬不實,但卻沒有說出自己所得的具體數額。最後中青報向粉狐道歉了事。而萬源市委書記林朗為此事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且四川省紀委發出了通報,在通報中承認,萬源市是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2003年人均GDP是3612元人民幣,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為4145萬元人民幣。通報又表示:「萬源市委、市政府想透過舉辦活動提高知名度,加快萬源發展,但決策脫離了貧困山區實際,在地方財力不足、群眾生活比較困難的情況下,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舉辦晚會,請明星,追求高檔次,變相加重群眾負擔,背離了弘揚紅軍精神,引起群眾不滿,在社會上造成了極壞的影響。這一事件暴露了有的領導幹部在執政理念和作風建設上的偏差缺失,教訓深刻。」

這件事情一方面中青報給粉狐道歉,這就意味著報道不實。而另一方面四川張學忠卻在第一時間批示查處,而且調查結果屬實,證明了中青報所言不虛,而且還給了直接責任者處分。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笑話。原來,四中全會馬上要召開,這個會議的焦點實際上就是要水工交出太尉一職,而水工根本沒有交權的意思。於是另一方的輪胎就把這件事情搞大,所以才有了中青報的報道。鮑光當時就撰寫《輪胎今天借整粉狐讓水工老實老實》。文章寫道:新華網的滾動新聞里有一篇非常搶眼的報導《四川省紀委通報「萬源追星事件」調查處理結果》。不用把粉狐的名字擺上去,大家也知道說的就是她,而且也明晰輪胎今天借整萬源市委書記讓粉狐涼快涼快,也就是給讓水工一個信號,讓他老實老實。

但是畢竟水工實力較大,控制著文宣,這件事情的最後竟然是軍委共總政治部出面,直接找到中國青年報,要求他們必須道歉,否則後果自負。於是就出現了道歉一幕。而作為張學忠來說,這些年政績平平,為了前途,他要主動站隊。於是在權衡利益下,他主動佔到了輪胎一邊,因為大家都知道水工交權是遲早的事情。於是這跟牆頭草為了表決心,很快查處了這件事。本來張學忠到四川接替康師傅是老虎幫安排的,張也是老虎幫的得力馬仔,但在這件事上還是站了隊。可惜他站隊有點早,很快張就被拿下,送到人大弄個委員養老。

在這次粉狐風波中,還有一個人「犧牲」了,他叫李建平。李建平是一個寫時事評論的人。這件事後,他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當掉褲子為魔女么》。文章有這麼一段:粉狐是魔女嗎?如果不是魔女,我們的領導們為什麼會不顧一切,「一定要想方設法把她請來」,並且要根據這個明星的檔期來確定紀念活動的日程?如果不是魔女,一場「紀念紅軍萬源保衛戰勝利70周年」的「政治任務」,粉狐為什麼會成為萬源市領導們心目中的主角?粉狐與紅軍萬源保衛戰有什麼關係?如果粉狐與紅軍萬源保衛戰沒有關係,竟然還是魔力空前,我們不僅要問一下:粉狐的魔力來自哪裡?他的背後又是誰?就因為這篇文章,李建平馬上失蹤了,至今也無影無蹤,他到底杯水抓走了,現在還是個謎。

我寫這件事,實際上就是想告訴大家,一個粉狐竟然能影響政局,竟然能影響一些官人的升降,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這樣的事情也只有獨裁專制的黑暗體制下才有可能發生。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07:3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