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心中的父親

作者:文廟  於 2017-6-19 07: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人生路上|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23評論

關鍵詞:父親, 南京大學, 抗戰

   父親節前夕,一位住在北京的主編老人突然通知我:包含父親生前傳記的書籍即將出版,並寄來了多張我兒時常見的照片,要求最後核對。這位老人用了近十年的時間調查和走訪,幾經周折,幾年前通過發小找到了已經住在海外的我。感覺這不大符合父親生前的願望,我最初婉拒了他的出書要求。後來他緊追不放,又送來了十幾封電郵,和父親當年不少同事的介紹和記錄。我第一次聽說,父親是現今一個重要領域的奠基人之一。他提到該領域教育體系的建立,書中必須談到父親。他講的是「國家大事」,強調現在應該公布與眾了。為了知道當年更多父親的信息,同家人商討后,我們最後同意合作,並提供了數張照片和生平。可是我們眼中的父親,卻始終與書中的介紹無緣。我們從不需要那個高大的父親,他留給我們的記憶:平凡,關愛和慈祥,早已刻在了我們的心中。

  父親不大喜歡開玩笑,但常常與我在一起時是個例外。我是父親的第一個孩子,當快進幼兒園的時候,他作為調干生,剛剛完成了他的第二個大學教育。那個時候,他已經接近中年。留校后,他常牽著我的手,在校園內遊玩,他給我買過許多玩具槍,不過我常常惹事。有一天躲在門背後,等父親剛進來卸下手槍。我突然衝出大喊一聲:「繳槍不殺!」確實把他嚇了一跳,並回頭隨手拍了我一下,記得這是他第一次打我。

  文革的到來,徹底改變了我和父親的關係。他被關進了牛棚,開始時,有幾個月不能與家人見面或聯繫。他同許多人一樣,必須在隔離情況下,交待問題。有一天,系裡通知我可以去送衣服等物品。等我趕到熟悉的校園時,父親和其他人剛剛被批鬥回來。彎腰走過的父親也看到了我,場面很尷尬。我震驚之餘,很快鎮定下來。過了一會兒,在看守的監督下,我和父親見面了。他露出了笑容,詢問我和母親的情況,還迅速指了指一件衣服的口袋,並用眼神提醒我。走出大樓后,我趕快摸出了紙條,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裡。沒多久,一位看守騎車追了上來。他抖了抖所有衣服,未發現任何可疑,搖著頭離開了。此後,利用香煙內的錫紙,或線團等,我一直在父母間傳遞信息,從未失手過。那一年,我正在讀小學二年級。

  父親出來以後,對我的信任與日俱增,我們似乎也成了朋友關係。不過,他卻從來不提我傳紙條的故事。後來年邁時,他回憶道,我當時在批鬥現場表現出來的鎮靜,讓在場的許多批鬥者和被批鬥者吃驚。文革中期,中蘇交惡,我被疏散到祖父家裡。在儲藏室,我意外的發現了父親抗戰時期用過的民國課本,那些內容無論如何也沒法與我的父親聯繫在一起。那一年,我是小學五年級。

  父親年輕時,有自裝收音機的愛好,我也享受特權,霸佔了一台。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會打開短波,收聽海外的各類新聞。有一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在他吃早餐時,偷偷告訴他:「蔣介石死了」。他愣了一下,抬起頭來,只是淡淡說了一句:「不要亂說」,但他並未說要收回收音機。人們現在可能不相信,那個時候「偷聽敵台」如被抓住,可招致判刑兩年。

  中學畢業后,在去鄉下的前一天,我把所有課本和作業本整理好,放在書架上。他默默地看著,輕輕的嘆著氣:「我們會幫你保存的。」其實,我們都知道,這些東西都已成了廢物,最多有一點紀念意義而已。臨走前,他把收音機塞進了我的挎包。此後的幾年,這個收音機成了我了解外界的唯一媒介。

  1977年夏天,從收音機中,我知道可能要恢復高考。但我們那一代,對文革前的高考,沒有一絲一毫的印象,也沒有任何複習資料,心中一片茫然。但父親突然到了,他還帶來了我用過的課本和作業本等。這對我的應考,幫助太大了。沒有出乎他的預料,全公社200多位歷屆考生中,我是唯一當年考取本科的下放知青。

  大學畢業后,我順利留校。當天他知道消息后,趕到校園。在飯店裡,我們父子二人痛快地大吃了一頓。他說道:「我知道你還會回到校園的」。

  他的話,讓我想起了他的一個心病。父親的青少年時代正是抗戰時期,他是在離南京不遠的國統區內度過的。首都的中央大學,是他們那一代人的夢想。戰後,該校回遷,父親如願考上了中央大學,后改為南京大學,並被肢解和邊緣化。可惜後來被迫參干,他未能完成學業。

  有一天,我從報紙看到一個消息,南京大學擬承認當年的參干生學歷。我馬上跑回家,告訴父親,不料他的反應相當冷淡,拒絕參與此事。我和他辯論了幾天,幾乎接近爭吵。猜想他可能擔心申請不成,反而觸動內心的傷痕。最終他讓步了,給了我一份他的簡歷,隨我去辦,但不必告訴結果。

  我幾乎跑遍了全市各個角落,尋找剛剛出現的複印機。整理好所有文件,終於把申請發到了南京大學。出乎我們所有人的意料,沒有經過任何周折,兩周內他收到了南京大學的畢業證書。據母親回憶,他興奮的好幾個晚上不能入睡,因為母親也是南大系統畢業的後來他的同事們告訴我,父親非常高興,逢人便說,終於完成了他的心愿。不過,他隱藏了一個秘密。晚年時,有一次說漏了嘴。與他當年一起參乾的同學,至60年代初期,已全部「殉國」。

  後來我去外地讀研究生,父親把我送到了車站。他高興地說:「你也讀了兩所大學了!」拍完照后,他慈祥的揮動著雙手,直到我消失在視野中。不料,這竟然是我們的最後一別。那一年的冬天,父親走了,我匆忙趕回家。在他的訃告里,我發現了他畢業於南京大學的經歷。我停住了腳步,凝視良久,知道父親可以安息了。


高興
9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3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6-19 07:55
喜歡裝收音機的是監視對象!
回復 法道濟 2017-6-19 08:06
這一代人是最倒霉的一代。跑到台灣去的都合適了,一生順利,晚年幸福,高壽,留在大陸的都很慘
回復 文廟 2017-6-19 11:04
fanlaifuqu: 喜歡裝收音機的是監視對象!
不過,當時我們居住的地方,有收音機太普遍,還沒聽說又出事的。只是在布告上看到。
回復 文廟 2017-6-19 11:06
法道濟: 這一代人是最倒霉的一代。跑到台灣去的都合適了,一生順利,晚年幸福,高壽,留在大陸的都很慘
老爸不算是最倒霉的一個。與他一起參乾的共24人,幾乎全在文革前覆滅,至今我還保存他們的照片,但已不知姓名。
回復 afreeleaf 2017-6-19 14:35
唏噓!
回復 Lawler 2017-6-19 19:04
一個兒子眼中的爸爸,活生生!
回復 異域堂 2017-6-19 19:52
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典型的中國父親。典型的被共產黨蹂躪而頑強活著的中國人。
回復 【小蟲攝影】 2017-6-19 20:07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寫下來,紀念他們。參干是什麼?是參加軍隊嗎 ?南京當時是首都,國家當難,需要人才,是時代的需要,您的父親能活下來,是不幸中的大幸。好文欣賞
回復 平凡往事1 2017-6-19 23:05
感動!
回復 文廟 2017-6-20 00:14
平凡往事1: 感動!
謝謝平兄!
回復 文廟 2017-6-20 00:16
【小蟲攝影】: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寫下來,紀念他們。參干是什麼?是參加軍隊嗎 ?南京當時是首都,國家當難,需要人才,是時代的需要,您的父親能活下來,是不幸中的大幸
參干就是休學參軍,當然是幹部了。老父不忍心,僅他一人,最後拿到了畢業證書。
回復 文廟 2017-6-20 00:16
異域堂: 典型的中國知識分子,典型的中國父親。典型的被共產黨蹂躪而頑強活著的中國人。
是啊,那一代普遍如此。
回復 文廟 2017-6-20 00:17
Lawler: 一個兒子眼中的爸爸,活生生!
謝謝!
回復 文廟 2017-6-20 00:17
afreeleaf: 唏噓!
總算過來了!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6-20 00:42
希望這樣的悲劇不要在中國重演。
回復 文廟 2017-6-20 05:12
徐福男兒: 希望這樣的悲劇不要在中國重演。
是啊!可憐的國度。
回復 雲嶺H 2017-6-20 07:40
行惡者的末日不遠了!
回復 文廟 2017-6-21 00:59
雲嶺H: 行惡者的末日不遠了!
希望如此,中國徹底天亮。
回復 海外思華 2017-6-21 05:22
文革,不堪回首!
回復 文廟 2017-6-21 06:45
海外思華: 文革,不堪回首!
是啊! 50年過去,不堪回首!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0 17: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