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王五四,喜歡調侃現實的荒誕

作者:綠野仙蹤  於 2016-10-1 04: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事評論|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0評論

他說公眾無需喚醒,「大家都醒著呢,只是不想起床」
   本刊記者 盧楚函 《 環球人物 》(2016年第10期

    人物簡介

    王五四,本名王永智。1982年生於山東煙台,2005年畢業於山東大學。曾從事銷售,互聯網運營等職業。因微信公眾號「王五四」上的辛辣犀利的時評文章被網友熟知,收穫大量粉絲。

    「採訪我?我哪兒能算網紅呀,充其量算個邊緣化的自媒體人。」當接到《環球人物》記者的約訪電話時,王五四調侃道。杭州的四月天,陰雨綿綿,濕冷微寒。記者面前紅色衛衣、身材略圓的王五四,率真隨和的言談,一掃天氣的晦暗。無論如何,你都很難把這個神似「大白」的人,和網上那個文字辛辣尖刻、見血封喉的時評大V扯上關係。這多少應了一個網路熱詞——「反差萌」。

    創業青年「王大媽」

    自2014年開微信公眾號以來,王五四的文章幾乎篇篇刷爆朋友圈,閱讀量頻頻突破100000+。但常常發出后不久,再點開去看,只有紅色圓圈裡大大的驚嘆號觸目驚心……為此,他的公號至今已換到第六個,「一張身份證能註冊5個公號,我的身份證已經註冊完了,現在用老婆的身份證。」而他的公號名,也從「王五四」到「王大媽」,從「王槍槍」到「王大姨」,再到如今的「王伯伯」。

    「有個投資人朋友跟我說,papi醬的公號值一個億,你的微信公號一文不值。文章總被刪,傳播斷裂無序,『粉絲』無法沉澱聚集。」因為頻繁的換號,他已經無法估算有多少「粉絲」,但「重開一個號基本三五天就會聚集兩萬人左右」。「粉絲」們也大多學會了移步各種轉載他文章的網頁或貼吧一飽眼福,「有朋友告訴我成人社區『草榴』上都有很多,可我至今都沒有它的會員賬號」,言罷他自顧自地笑起來。

    其實,與「自媒體人」的稱號相比,王五四更喜歡的是「互聯網企業家」,這也是他的事業追求。他在文章里自我表白:「我明明是互聯網企業家好嘛,十年運營經驗,大型互聯網公司千錘百鍊,創業項目去年拿了知名機構的天使投資,現在Pre-A階段多家機構暗送秋波,我現在每天都跟打了雞血又喝了碗心靈雞湯一樣有活力。」

    《環球人物》記者採訪他的地點,就在他位於杭州下城區一棟寫字樓12層的辦公室里。一進門,最吸引眼球的恐怕就是靠牆堆積的整箱整箱的塑料袋和小包裝抽紙,「塑料袋是用來包裝蔬菜送貨的,抽紙則是贈品」。

    王五四所言不虛,他目前正在經營著一家名叫「花樣菜場」的互聯網創業公司,和傳統的農貿市場進行合作,為用戶提供送菜服務。這也讓王五四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王大媽」。

    之所以做這個,他說是因為自己愛吃。這不免讓記者想起陳曉卿總結出來的「吃貨」共性:為人隨和,熱愛生活。以此來對照王五四,不爽分毫。因為不願創業擠佔掉太多的生活,他甚至專門拉來一個合伙人,「你來做CEO,我還是做COO,負責產品運營。」

    職業理想是自由撰稿人

    寫時評,便是王五四所謂的「不能被擠占的生活」里的重要部分。採訪當天,他告訴記者說自己正在寫關於「和頤酒店女生遇襲事件」的一篇文章。

    晚上,文章發了出來,他寫道:「事情發生后,男明星紛紛傳授防狼知識,女明星紛紛表示這事『太可怕』、呼籲大家『多一句問候,多一句關心,就會救回一條人命』。可是,有件事你們終究要明白,就算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也不會變成美好的人間,況且『只要人人都如何,就會如何如何』這種句式,是典型的無腦虛構產物。別說多一句關心,多一百句關心也救不了一條命。在種種現實面前,這種抒情假設口號不僅一文不值,反而過分強調所謂的美德,只是幫助了真正的責任人推卸責任……而且,當官方機構紛紛教你如何自救時,我感覺很無語,就像一個男人對女人說,『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照顧好自己。』這顯然是要分手,不準備負責任的意思。」這就是王五四一貫的風格,辛辣而又不失幽默。

    寫公號這事兒,也給王五四的創業帶來了看得見的好處,雖然並非初衷。「我現在認識的投資人,包括最初給我們投資的,都是我寫公號認識的。」原因是,「我從來不會隱藏自己的觀點,也不會去刻意美化自己的觀點。所以很多人能夠快速地理解我,也願意靠近我。」

    王五四本名王永智,考大學時聽從父母安排選擇了熱門的計算機專業,但這並非他的興趣所在。大學期間,一直關注公益的他開始在學校BBS、博客上寫一些關注底層的「人文關懷」類文章。最初,他的筆名來自於玩遊戲的賬號ID——「王小三」,但自「小三」有了額外引申含義之後,他立即改了名。三往後推兩個數字,就是「五四」。

    2005年大學畢業后,王五四到深圳創維做市場銷售。當時,他一個月的工資5000塊,「我就有種錢花不完的感覺,開始去瘋狂地買褲子,買襯衫,跟同事打麻將、吃飯也花不了幾個錢。」工作半年之後,他決定離開這種紙醉金迷的生活,追隨大一時網戀認識的女友到杭州。

    來杭州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動畫傳媒公司做動畫片編劇,每月1500元工資。他寫的《古代科學家的一百個故事》,曾在央視播放。一年後,他進入杭州移動,做移動增值業務,一做就是3年。隨後,他入職騰訊,負責杭州政務微博與媒介微博的運營。又過了3年,他從騰訊離職,去鳳凰網做手機閱讀業務。2014年,王五四開始了創業生涯。

    工作期間,王五四一直有個職業理想:做自由撰稿人。2010年,他就在新浪微博上寫一些時政短評,還特意把自己的微博賬號認證為「自由撰稿人」。他的文章個人風格鮮明,往往習慣性自黑反諷,嬉笑怒罵皆成文。但這種文章在傳統媒體眼裡,顯然難登大雅之堂,經常有媒體朋友委婉地告訴他,「這種文章在我們這不太適合發表」。自由撰稿人夢就此幻滅。

    微信公眾號出現后,王五四決定嘗試一下。最開始,他的文章只有五六千閱讀量,粉絲也僅僅是之前在朋友圈積累的朋友粉。但沒多久后,王五四公眾號閱讀量和「粉絲」就開始迅速積累並引爆。

    替「粉絲」罵人,他們會覺得很爽

    王五四一直都很關注社會熱點,多年的運營經驗讓他知道有幾塊內容特別容易被轉發:雞湯段子類、愛國抗日類,還有一類就是社會熱點類。他不否認自己會去揣摩讀者心理,這讓他能輕易抓住槽點。「讀者希望我既關注社會熱點,但又不希望我寫得太沉重太深。就好像你替『粉絲』把別人罵了一頓一樣,他們會很爽。」說這話的時候,他也不停地向記者強調,「一定要有感而發,否則寫出來的文章自己都不願看,讀者就更不會喜歡了。」

    曾有搞自媒體分析的人士專門寫過一篇評論王五四「走紅」的文章,其中寫道:「(王五四的文章)只發關於社會公正類的相關時事話題,由於時事關注者的黏度和忠誠度較高,與八卦相結合又可增加談資,可謂需求完全匹配,用戶精準度極高。」而且,「王五四的原創內容十分有料,結合時事熱點,圍繞主題展開論述,字字見血。」據王五四自己說,也有人在他的微信後台留言罵他「SB」,但贊同的占絕大多數。

    更有人從他的文章中看到了輿論陣地的變遷,「當王五四在微信崛起的時候,我看到的是BBS時代以來風水輪流轉的平台變遷。這一刻,王五四被諸多輿論家的舊靈魂附體,合成了新式喇叭。而這些,或許也造成了他的文章屢屢被刪的尷尬。」

    有一定影響力之後,很多知名人士與媒體人都開始找他加微信。此前他經常在文章里諷刺大V的觀點,像五嶽散人、石扉客之類,這些人加過來后,他反而有點不太好意思寫反對他們的文章了,「抨擊別人,我心裡也在滴血啊」。

    王五四寫東西有了束縛感,這也是他一直沒有嘗試微信商業化的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他一直對寫文章掙錢這事有心理負擔,「我不知道該收多少錢,收了錢沒達到人家想要的效果咋辦?關鍵是萬一收錢了,人家一定要讓我寫個什麼觀點的稿子咋辦?」迄今為止,他只是礙於朋友面子,寫過兩篇軟文,之後再沒碰過。

    有樸素的正義感

    王五四很排斥的一個詞就是「公知」,他覺得所謂「公知」就是「販賣啟蒙」,他戲稱為「賣蒙」。而他眼中的公眾,無需啟蒙,「每個人都會有他自己的價值和認知在裡面,他對這個事情不發言,或者說表現得很冷漠,那有他的原因在,你沒必要非逼著他表態。即便是民主選舉和投票,大家也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來做的選擇對不對,我覺得只要你懂這個就行,不一定非要告訴他加繆、阿倫特等等這些人的理論。」正如他在一篇文章中所寫的:「根本不應該有叫醒誰的心態,大家都醒著呢,只是不想起床。」

    說到使命感,他覺得自己更談不上,只是勉強承認自己有點樸素的正義感,「我沒有很強烈的正義感,比如說遇到這個事,我一定要把你揭露,一定要把你消滅,或者一定要看到你被繩之以法。只是,有些事情讓我想去表達一下我的看法。」

    一些荒誕的事情,是他最願意關注的,「我記得四川青神縣出台文件,要求禁止認乾爹。我覺得這種事通過官方下文件禁止很是滑稽可笑,政府的公信力本身就會喪失掉。對這種事我就願意去寫一寫。」

    再比如,浙江大學有人呼籲,要在浙大為「在圖書館看書前先洗手,並拾荒資助學生」的韋思浩塑像,王五四的文章寫道,「韋思浩老人是在杭州圖書館讀的書,你們呼籲在浙大圖書館立什麼雕像呢?如果僅僅因為感人就要在浙大立雕像,那麼今天浙大校園裡早就插滿了各類雕塑,難道要讓年輕的學子們在一個個故去的道德楷模的注視下牽手談情說愛嗎?」

    快播王欣受審,他說:「技術本身並不可恥,菜刀本身是無罪的,避孕套本身是正經的。作為一個播放器,為什麼要管你放的是什麼?作為一把菜刀,為什麼要管你切菜還是切肉?作為一個避孕套,為什麼要管你跟哪個人睡?」

    雖然時評文章為他帶來巨大關注,他卻說這是「很膚淺的東西」。他的理想是寫本類似奧威爾《1984》那樣的小說,但也承認自己「現在閱歷還太淺」。

    不同於其他自媒體「網紅」,生活中的王五四異常低調,「我不喜歡在舞台上,就喜歡站在後面看著人家,或者說冷冷地看著別人,然後過自己的生活。」他接著又補充道,「就是那種,最好大家都不認識我,但能看到我的文章。江湖上沒有這個人,但是有這個人的傳說。像李白那句詩,『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哈哈。」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啟蒙 2016-10-1 04:33
真正的脊樑,贊王五四!
回復 綠野仙蹤 2016-10-1 04:42
啟蒙: 真正的脊樑,贊王五四!
照您的指點,在Google上查到了他的不少文章,沒想到還挺年輕,是個八零后,可風格老辣,他的大本營被端了一個又一個,奇異的是這篇人物介紹是在人民網上。女生里有個端木賜香也很潑辣,好像小編在轉載。鬼首天龍在凱迪上最近沒更新呀,我也不找了,就等您的推出。
回復 fanlaifuqu 2016-10-1 04:46
什麼都容不下的天朝!
回復 fanlaifuqu 2016-10-1 04:46
好像頭像還沒改好!
回復 啟蒙 2016-10-1 05:06
綠野仙蹤: 照您的指點,在Google上查到了他的不少文章,沒想到還挺年輕,是個八零后,可風格老辣,他的大本營被端了一個又一個,奇異的是這篇人物介紹是在人民網上。女生里
我是微信圈得來的老鬼文章,快!
回復 法道濟 2016-10-1 06:50
好人,只是太艱難了
回復 綠野仙蹤 2016-10-1 14:47
fanlaifuqu: 好像頭像還沒改好!
不敢亂動,好像得先下載個軟體,可我怕又出什麼幺蛾子,以前電腦挺好,自打下載了Firefox,什麼毛病都來了。
回復 綠野仙蹤 2016-10-1 14:48
法道濟: 好人,只是太艱難了
有時想,弄點風花雪月就是了,這類文章看著痛快也鬧心。
回復 劉小雨 2016-10-3 06:52
我也常看他的文章
回復 綠野仙蹤 2016-10-3 15:32
劉小雨: 我也常看他的文章
有思想的女藝術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20: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