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60年過山車似的折騰農民--熱播電視劇《老農民》

作者:亦云  於 2015-1-17 18: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指點江山|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58評論

最近在看國內農村題材熱播電視劇《老農民》,該劇是反映跨度60年(1948-2008)的中國現當代農村歷史的一部紀實作品。該劇是著名編劇高滿堂(也是《闖關東》的編劇)花了5年時間走訪6省市200餘戶農民的農村紀實作品。導演是張新建。該劇中三個主要人物: 牛大膽(陳寶國飾演)代表的是給扛長工出身的貧僱農;馬仁禮(馮遠征飾演)代表的是地主的後代;楊燈兒(牛莉飾演)代表的是農村新生代婦女(牛大膽的青梅竹馬)。

1948年山東農村的地主儘管在兒子的勸說下主動把土地分給村裡的貧僱農,還是被土改隊組織農會批鬥,其在北平圖書館工作過的兒子也沒倖免,地主由於一夜之間土地房屋都被土改隊強制分給了貧僱農,氣急攻心死亡,一貧如洗的地主兒子從北平帶回來的未婚妻喬月(蔣欣飾演)也倒戈嫁給了農會主席,農會主席分到了地主的房屋,地主兒子一直被欺壓批鬥幾十年,直到82年土地承包開始才結束。

該劇 比較真實的還原和勾勒出了從1948年起農村所先後經歷的運動:土改,人民公社,大食堂,大躍進,大鍊鋼鐵,除四害,三年困難,畝產萬斤糧,大包干,鄉鎮企業建立 的場景。有些近乎惡作劇的農村政策確實真實的發生過:割資本主義尾巴,養豬不許養母豬,養雞不能超過4隻。。。

該劇中,自從土改以後,淳樸平和的農民生活被過山車似的農村政策折騰的雞飛狗跳,食不果腹,衣不遮體,農會主席的老娘在三年困難時期被活活餓死,貧僱農有個綽號叫吃不飽的,等到土地承包后,竟然被活活撐死。。。。

 

經典台詞:1948年農會主席牛大膽在跟還鄉團火拚戰鬥中,彈藥用盡,在決定是否帶領農民跟還鄉團肉搏之前,跟土改隊周隊長對白后,孤身一人衝出掩體(第5集):

農會主席:周隊長,我就問你一句話,跟共產黨走,老百姓肯定能吃飽飯嗎?

周隊長:全國老百姓都能吃飽飯。

農會主席:你說話算數?

周隊長:算數!

農會主席:那我就放心啦!

此外,該劇還是首次通過老農民口的見證,地主是通過勤儉持家成就家業的,翻身的貧僱農除過搶掠地主的房產土地外,對地主本人恨不起來,若不是土改隊的攛掇和蠱惑。請看老驢子和媒婆的對白(地7集):

媒婆子:人家都用上洋火(火柴的俗稱)啦,你日子過得仔細,還用火鐮打火抽煙?

老驢頭(燈兒她爹):莊戶人過日子能省就省,老話講,吃不窮穿不窮,不會打算一世窮.

媒婆子:你說這話讓我想起咱村的首富馬大頭(地主的外號,馬仁禮的父親)他爹來,腰裡整天扎個草繩子,天不亮就拾糞。

老驢頭(燈兒她爹):說起這,還有個典故,大年三十,馬大頭他爹老早就把孩子打發睡啦,就是為了不讓孩子們放鞭炮,省那倆錢,別人放鞭炮都把孩子驚醒啦,馬仁禮就問他爺爺是什麼響動,他爺爺說,快睡你的覺吧,那時驢踢門哩。


借用網友對農民60年命運的精闢總結:

前30年是絞盡腦汁敗家的年代,老農民豬狗不如;
后30年是當局帶領務實的年代,老農民基本溫飽。

 

該劇編劇,導演,演員都很給力,無論是對白設計,還是場景,服裝,道具都十分還原真實,是出身農村的人重溫舊情,出身城鎮的人了解農村的一部難得的紀實作品。

 

附註:

《老農民》

http://big5.backchina.com/video/showlist_11952.html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8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5-1-17 20:43
共產黨罪孽深哪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15-1-17 20:53
在毛時代,中國農民是真正的賤民,被剝奪了大部分權利,沒有搬遷自由,不能在城市找工作,只有考大學時受到照顧,南方農村的考生,錄取分數線比北京市多100多分。
對城市人的最大處罰,就是註銷城市戶口,罰去當農民。
回復 亦云 2015-1-17 21:13
法道濟: 共產黨罪孽深哪
說的話全部不作數!
欺騙農民,利用農民上位后,就把農民用萬惡的戶口制度捆綁在貧瘠落後的土地上,真是吃誰家的飯砸誰加的鍋!
回復 法道濟 2015-1-17 21:17
亦云: 說的話全部不作數!
欺騙農民,利用農民上位后,就把農民用萬惡的戶口制度捆綁在貧瘠落後的土地上,真是吃誰家的飯砸誰加的鍋!
這幫人像羅剎,禍害人間,高的神州大地一片瘡痍,毒物橫流,看來中國人不經大難是趕不走他們哪
回復 亦云 2015-1-17 21:18
門外照斜陽: 在毛時代,中國農民是真正的賤民,被剝奪了大部分權利,沒有搬遷自由,不能在城市找工作,只有考大學時受到照顧,南方農村的考生,錄取分數線比北京市多100多分
直到82年土地承包之前,我家都一直糧食不夠吃,全靠野菜充饑。曾經在刺槐花吃完后,吃過刺槐樹葉子,吃的人胃裡翻山倒海的。
土地承包當年,就口糧夠吃了。
同樣數量的土地,同樣的人口,同樣的資源條件,說明一個問題,全是政策給折騰的。
那時生產隊的糧食大部分被老毛拿去支援了亞非拉的所謂國際友人,給社員留的口糧根本不夠吃,真缺德,打腫臉充胖子,最後全部餵了寫白眼狼。卻把自己的國民餓的眼睛發綠!
回復 法道濟 2015-1-17 21:23
亦云: 直到82年土地承包之前,我家都一直糧食不夠吃,全靠野菜充饑。曾經在刺槐花吃完后,吃過刺槐樹葉子,吃的人胃裡翻山倒海的。
土地承包當年,就口糧夠吃了。
同樣
看來亦云生活在北方,70年代河北地方荒年人均20斤麥子,不夠吃,自己想辦法。這個地方離北京不過110公里
回復 亦云 2015-1-17 21:28
法道濟: 看來亦云生活在北方,70年代河北地方荒年人均20斤麥子,不夠吃,自己想辦法。這個地方離北京不過110公里
我老家是人均不足15斤(=7.5公斤)粗糧(大多是被蟲子蛀空的玉米,高粱),小麥只能夠吃3-4個月。
大概79年前後,社員從生產隊借糧,隊長在批借條時極盡挖苦,似乎跟割肉似的難受。
回復 法道濟 2015-1-17 21:35
亦云: 我老家是人均不足15斤(=7.5公斤)粗糧(大多是被蟲子蛀空的玉米,高粱),小麥只能夠吃3-4個月。
大概79年前後,社員從生產隊借糧,隊長在批借條時極盡挖苦,似
我是從北京回老家練武術,在河北文安,只知道皮毛。但我遇到1982年大墮胎,文安縣兩萬婦女被強迫墮胎,真是哀嚎遍野,河堤上(衛生院在那)血流成河,嬰屍布滿大坑,慘吶
回復 亦云 2015-1-17 21:38
法道濟: 我是從北京回老家練武術,在河北文安,只知道皮毛。但我遇到1982年大墮胎,文安縣兩萬婦女被強迫墮胎,真是哀嚎遍野,河堤上(衛生院在那)血流成河,嬰屍布滿大
該劇迴避了 慘無人道的農村計劃生育
回復 法道濟 2015-1-17 21:44
亦云: 該劇迴避了 慘無人道的農村計劃生育
從此之後,我隊中國農村著意觀察,發現實際上大部分農村比這還要慘。如河南,皖北,蘇北等地,大片土地上農民赤貧,大批婦女更慘,許多自殺,受不了那個苦。大批婦女老人信從天主基督,一到周末,大批婦孺行走在田間地頭,去秫秸桿搭成的教堂,何止幾千萬!
回復 亦云 2015-1-17 22:09
法道濟: 從此之後,我隊中國農村著意觀察,發現實際上大部分農村比這還要慘。如河南,皖北,蘇北等地,大片土地上農民赤貧,大批婦女更慘,許多自殺,受不了那個苦。大批
我的一位在村裡的小學同學的妻子讓計劃生育被迫成抑鬱病,生了2個閨女,黑戶口,超生罰款,沒有土地,日子過的非常悲慘,孩子的書本費都幾乎湊不齊。
回復 天涯看客 2015-1-17 23:21
法道濟: 共產黨罪孽深哪
一群流氓土匪!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1-17 23:27
我現在不太願意看這類電視劇,看了心裡非常難過。沒事找難受幹嘛呢。
回復 吃喝玩樂 2015-1-17 23:34
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農民最慘!
回復 法道濟 2015-1-17 23:49
亦云: 我的一位在村裡的小學同學的妻子讓計劃生育被迫成抑鬱病,生了2個閨女,黑戶口,超生罰款,沒有土地,日子過的非常悲慘,孩子的書本費都幾乎湊不齊。
實際上中國農村的貧困完全是人為造成的
回復 whyuask 2015-1-18 01:38
亦云: 說的話全部不作數!
欺騙農民,利用農民上位后,就把農民用萬惡的戶口制度捆綁在貧瘠落後的土地上,真是吃誰家的飯砸誰加的鍋!
說話不算數?土改本身就是完全的不講道理,無恥剝奪別人的合法財產還不算完,還要找理由人身迫害以證明自己這夥人搶得對,而廣大農民就是土改的得益者和以正義自居者。
既然擁護惡魔,惡魔當然不是吃素的,吃完地主吃誰?
農民也別裝委屈了,前30年吃完農民,人家后30年不就國營改革開始吃工人了嗎?而工人就是前30年跟著共產黨吃農民的得益者,也別抱怨好吧。
後來不是還通過住房改革吃白領們了嗎?工人也別委屈了。
現在共產黨把能吃的都吃完了,黨的兒孫們不就紛紛離開了嗎?
回復 amassadinho 2015-1-18 04:07
謝謝介紹,正想有時間看看呢~
回復 法道濟 2015-1-18 04:17
whyuask: 說話不算數?土改本身就是完全的不講道理,無恥剝奪別人的合法財產還不算完,還要找理由人身迫害以證明自己這夥人搶得對,而廣大農民就是土改的得益者和以正義自
確實如此,習大下一步學薄熙來,把這些真的假的企業家打了黑,財產沒收,大家又回到從前。
回復 看得開 2015-1-18 04:35
徐福男兒: 我現在不太願意看這類電視劇,看了心裡非常難過。沒事找難受幹嘛呢。
同意,中國大陸的現實是很殘酷,我有時候是恨鐵不成鋼,多數時間都會認為活該。有什麼樣的人民組成什麼樣的政府。嗨!
回復 看得開 2015-1-18 04:37
法道濟: 我是從北京回老家練武術,在河北文安,只知道皮毛。但我遇到1982年大墮胎,文安縣兩萬婦女被強迫墮胎,真是哀嚎遍野,河堤上(衛生院在那)血流成河,嬰屍布滿大
第一次聽說,真是太恐佈了。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20: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