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白露凝草尖

作者:kzhoulife  於 2018-9-20 00: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


        二十四節氣中,白露當屬最富詩情畫意的節氣之一。「蒹葭蒼蒼,白露為霜。」「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這些耳熟能詳的千古名句,不僅表達出人類穿越古今的共有情感,而且準確描述出白露時節的氣候特徵,古代詩人與自然的親近,現代詩人實在望塵莫及。

        近幾日正值白露,天氣微涼卻並不冷,空氣尤為清新,每日清晨一壺綠茶,傍晚一瓶啤酒,一個人坐在前廊欣賞前院的草坪。賞草而不是賞花,這其中緣故,說來有些尷尬。

        前年夏天搬入這棟新買的房子,前院後院雜草叢生野花瘋長,去年開春,每天提筐拿鏟消滅這些討厭的傢伙,不料今年春風一吹,這些傢伙成群結隊又從地下全冒出來。本地一家園藝公司開春為對面鄰居修整花園,見我又在彎腰揮鏟做無用功,便向我普及雜草野花知識,推介他們公司的服務,我終於認識到,和這些雜草野花斗,自己累彎了腰急白了頭,它們依舊「鐵鏟鏟不盡,春風吹又生」,只好請園藝師傅親自出手,翻土打葯施肥,每月一次,經過六次治理,前後院的草坪煥然一新,剛好近日雨水充足,不像夏天那麼乾旱,草坪跟韭菜一樣墨綠挺拔,茂密蔥蘢,無一根雜草,無一朵野花,草坪周圍也修剪地整整齊齊邊角分明。這麼漂亮的草坪,不坐下來好好欣賞,實在對不起這位園藝師傅的辛勤勞動。

        因為房子西向,早晨八九點鐘前院草坪讓房子擋住不見陽光,草尖上的露珠一顆一顆又大又亮,看過去不是無色透明,而是呈現珍珠的白色。

        雖說自小農村長大,但我對白露這個節氣的認識,小時候僅限於大人言談,成年後則來自詩詞描繪,從未認真觀察過這個季節露珠的模樣。

        白露時節,露珠呈白色,今時今日方才親察親見,這一自然現象,激起我對節令氣候的興趣,於是百度查閱二十四節氣由來:黃經,黃道,黃道面,赤道,赤道面,黃赤交角,近日點,遠日點,春分點,秋分點,讀著讀著,開始覺得頭昏腦脹,這些面點角把我這顆曾經一點即通卻荒廢了多年的理科腦袋攪得一塌糊塗,本來觀賞草尖上的白露珠,現在腦子裡卻是一團白漿糊,再讀下去,估計我要神經錯亂,開始問「我是誰?」「我為什麼活著?」了。

        放下手機,目光又回到那一顆顆白色露珠上,努力回憶有關白露的詩詞,棄理從文,漿糊腦袋馬上恢復正常,古詩古詞滾滾而來:「著霜寒未結,凝葉滴還流。比玉偏清潔,如珠詎可收。」這四句出自唐朝詩人孫頠的《宿煙含白露》,寫白露的動靜之態,無出其右者;「露白月微明,天涼景物清。草頭珠顆冷,樓角玉鉤生。」 這四句出自白居易的《八月三日夜作》,寫白露時節的景色,精確細緻又極富詩情畫意;「看取庭蕪白露新,勸君不用久風塵。秋來多見長安客,解愛鱸魚能幾人。」這是中唐詩人郎士元送別友人的一首詩,並非他的代表作,但此時此刻這四句最能打動我,只因最後這句「解愛鱸魚能幾人」,有我特別喜愛的一個典故:《晉書》卷九十二〈文苑列傳·張翰〉記載:張翰字季鷹,吳郡吳人也,辟齊王東掾,在洛,見秋風起,因思吳中菰菜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意爾,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駕便歸。

        我對故鄉的魚蝦菜蔬並無思戀,對故鄉的風土人物卻念念不忘,時常會想起那些相遇卻又無緣,無緣卻又難忘,難忘卻又難求的人和事,在這個白露凝草尖,綿綿思故鄉的季節,唯有把酒以詩,遙相祝願!

        時當白露風微涼,草綠蕉紅葉未黃。
        一別經年君健否?廊前把酒問斜陽。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28 18: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