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蘆笛 驚天動地的愚昧與殘忍

作者:light12  於 2020-2-16 21: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驚天動地的愚昧與殘忍 時間: 17 6 2002 20:38
作者:蘆笛 在 罕見奇談 發貼, 來自 http://www.***



驚天動地的愚昧與殘忍



蘆笛





凡是客觀的觀察家都得承認,中共當年發動革命的原意,並不是想毀滅中國。相反,元老們中確實有許多仁人志士。這些人投身革命,恰是因為不滿當時的黑暗現實,想喚起人民來把腐敗的舊政權推翻,「斧頭劈開新世界,鐮刀割斷舊乾坤」。人民一旦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自然也就能改天換地,造出個人民當家作主的強大的新中國來。



這聖潔的理想最後化成了什麼樣的噩夢,似乎用不著我再來說。最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發生在華夏大地上那一系列悲劇,竟然基本上是「好心辦壞事」。哪怕最鐵桿的反共志士也罷,只要他還能尊重起碼事實,就不能不承認,偉大領袖發動大躍進,目的並不是為了餓死三四千萬中國人。而他發動文革的目的,其實也並不完全是權力鬥爭,最主要的動機還是想造出個純之又純的人民樂園來。



同樣地,不管一個人的政治傾向如何,只要他有點起碼的良心,就不能不承認,當年那些慷慨赴死的中共烈士,其精神境界、胸懷情操根本不是如今這些以人民為肉盾、以CIA保鏢為人壽保險、以無辜死難烈士為政治經濟資本、臨難先遁、蠅營狗苟、卑鄙齷齪的「民主鬥士」們可以望其項背的。然而歷史並不因為中共烈士動機的純潔和道德勇氣的出類拔萃而原諒他們──沒有勇於獻身的志士,那個邪惡政權就不會上台,而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一系列災難也就可以避免了。



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與其說中共對民族犯下不能饒恕的滔天罪行是出於邪惡的動機,莫如說是出於他們那史無前例的愚昧和變成了全民生活方式的集體無意識殘忍。



就是因為那令人難以置信的愚昧,才讓當初那些仁人志士為了一個偉大理想捨生取義、殺身成仁。他們看不到一個最簡單的事實:要用暴力革命推翻一個專制政體,唯一的成功希望是組成一個比它更專制、因而就更具戰鬥力的政黨,而在這樣的政黨統治下,人民喪失自由的程度絕對只會超過生活在舊政權下,還談什麼「當家作主」!



也就是因為那令人難以置信的愚昧,當初那些仁人志士才接受了這麼一個殘忍的假設:為了大部份人民的幸福,犧牲一部份人民是應該的、值得的。因為深信「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所以他們狂妄到扮演上帝的角色,大筆一揮就敢把三分之二的世界人民作為「合理支出」劃去。據說,用這麼多人的死亡來「換取社會主義在全世界的勝利,還是划算的」。



毛澤東思想千條萬緒,歸根結底就是兩個詞:愚昧與殘忍。愚昧是信奉者蠢到相信人道的目的可以用殘忍的手段來實現,殘忍是因為信奉者堅信自己是在為人民造福。這種邪教的理想並不邪惡,邪惡不過是它的邏輯結果而已。這邪教深入每個中國人靈魂深處的結果,便是集體愚昧和集體無意識殘忍,最後便造出世上最滑稽的怪物來:新一代毛共「民運人士」。他們根據這個愚殘的道理,於是就反抗,就鬥爭,就干「民主主義」。



北京小左先生曾在此壇傳達過高寒先生和郭羅基先生的論戰。據說,高先生一步棋就將死了郭先生。他勢如破竹地問道:如果暴力革命尚不能在中國實行民主,難道在專制制度下實行改良就能實行民主?據古迷先生說,郭先生曾去請教胡平先生,而後者也愛莫能助。記得古先生在此壇披露胡先生的行止時,那態度就跟虔誠的穆斯林提到先知穆罕默德似的。饒是如此,胡+郭還對付不了高,可見這個問題的棘手。



然而在我這並不聰明的無名小卒看來,這難題似乎只證明了毛共「民運人士」們那令人難以置信、無堅可摧、天鑄地鍛的愚昧──這根本就是個問倒了的問題。應該是郭先生問高先生:如果和平改良尚不能實現民主,靠比舊政權更極權的反動政黨領導的暴力革命又如何實現民主?而如果用西方式的民主政黨去領導暴力革命,又有什麼希望去擊敗一個極權政黨?最起碼的,西方民主政黨什麼都是透明的,難道您能指望靠這種毫無秘密的政黨去組織秘密起義?



這還不是最令人心寒齒冷之處。老蘆早知道這些人的智力水平(這不是說他們先天智商低下,而是說他們讓黨媽媽的奶水灌成了天憨地傻),所以當初在寫「掃蕩」文時,為了省去被他們纏夾不清的麻煩,便劈頭使出煞手(金間)來:誰要主張暴力革命,請先去證明它觸發核內戰的概率為零。



在我看來,或者更準確地說,在任何一個稍存天良的中國人看來,這個問題的涵義再明顯不過:在奢談暴力革命之前,任何一個稍微負責任的政客都得考慮中國今日的國情和暴力革命可能引發的嚴重後果。哪怕引發核內戰的概率小到億分之一,咱們也冒不起那個險。就算不考慮暴力革命的反動作用,就算假定它真的能給中國帶來民主社會,我們也只能在有了絕對不可能引發核內戰的保證下才能考慮這個選擇。而這種保證根本就不可能獲得。我在舊作中說過:哪怕你集中全世界最優秀的社會學家和數學家,動用「深藍」那超級電腦,也沒法建立起個數學模型,算出這種事件的概率來。暴力革命,哪怕就是在列寧式的極權政黨嚴格控制下,其走向也根本就是不可預知、不可控制的。就連偉大領袖那種空前絕後的大獨裁者也沒本事控制住文革的進程,何況是比文革更暴烈的、面對更強大的敵人的暴力革命!



因此,在我原來的預想中,這步棋一下就將死了所有的暴力革命鼓吹者。讓我跌破眼鏡的是,我低估了某些中國人道德墮落的程度。我這個質問竟然被人「駁倒」了。那回答雖然荒謬絕倫,但在我看來意思很明白:世上沒有無風險的決策,所以,中國人民決不該讓核內戰的風險嚇倒,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哪怕神州讓蘑菇雲吞沒,換來了極權政府的垮台和民主事業的全面勝利,還是值得的!



這是人說的話么?毛共造成的全民無意識殘忍、對人命的極度輕忽,竟然就到了這種喪盡天良的地步?



這種驚天動地的愚昧和殘忍,決定了中國革命,哪怕是前蘇聯那種天鵝絨式的革命也罷,決不會有什麼好前途。姑不說前蘇聯的革命是開明統治者領導的和平革命,姑不說政變的保守派惜人命如黃金,僅僅因為兩三個青年人死於事故,就竟然在掌握了全局的情況下主動投降(我看過的所有西方著作都指出,葉利欽當時根本得不到大多數人民的支援,真正得人心的是保守派。葉佔據國會不過是個戲劇性的gesture。如果保守派稍有點鐵腕,派出一團人就可以把所有的人輕鬆愉快地抓起來),姑不說中共是當今世上最嗜血、最殘暴的統治集團,居然出動坦克裝甲車去血洗京城,殺害數百或數千對政權根本不構成威脅的平民百姓,光是革命黨人這種驚天動地的愚昧與殘忍,就決定了他們發動的革命只會讓人民陷入無邊血海,把中國的時鐘再倒撥數百年。



【說明】謹以此文投稿《中國之路》,如蒙原文刊載,不勝感激!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9: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