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家中的某些成員 成了另一群等待救援的生命

京港台:2020-2-14 05:56| 來源:新京報 | 我來說幾句

武漢家中的某些成員 成了另一群等待救援的生命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 求助!因為『封城』回不去,我的貓現在困在家裡,即將斷水斷糧,求好心人上門幫忙,需要撬鎖。"

  " 我和家人都要被隔離了,家裡兩隻狗狗求喂,要不狗狗只能等死了。"

  ……

  武漢市小動物保護協會的 " 上門餵養互助 "QQ 群里,每天都有幾十條這樣的求助信息。協會工作人員和其他愛心人士在群中獲取相關信息,根據情況上門救助。

  從 1 月 26 日到 2 月 9 日,協會共收到了約 1500 條求助信息,但這只是 " 冰山一角 "。春節前,很多寵物主人沒想到疫情來得如此迅猛,僅預留了幾天的糧食。疫情暴發后,他們大多無法及時返回。這些被疫情困住的留守寵物,成了另一群等待救援的生命。

  

  ▲ 1 月 26 日,武漢市小動物保護協會公眾號發布消息,提供上門救助留守寵物服務。網路截圖

  意料之外的 " 重任 "

  最開始,武漢市小動物保護協會會長杜帆沒有想到,他們要擔起救助留守寵物的 " 重任 "。

  過年前,武漢市小動物保護協會公眾號後台就收到了很多留言,希望過年期間協會能提供一些有償上門餵養服務,但考慮到自身是公益組織,杜帆團隊婉拒了這些要求。

  1 月 23 日,武漢下達 " 封城令 "。

  " 封城 " 消息出來后,協會公眾號後台留言就 " 爆炸 " 了。杜帆說,好多人留言表示,本來只給家裡的貓狗留了兩三天的食物,計劃早點回來,現在 " 封城 " 了就回不來了,家裡的寵物面臨渴死或餓死的危險。

  看到這些留言之後,團隊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要不要上門救助留守寵物?團隊最開始討論了很長時間。"

  起初質疑的聲音很大。團隊一部分人堅決反對上門救助,覺得風險大,一方面擔心上門救助如果被傳染,誰都擔不起責任;另一方面,如果有志願者在別人家裡偷拿東西,協會還要 " 背鍋 "。

  但在杜帆和一部分人的堅持下,還是決定要做。" 這麼特殊的時期,還有這麼多顧慮的話,就什麼都做不了。作為武漢唯一一家有合法身份的動保組織,這個時候必須站出來。"

  於是,在大年初二(1 月 26 日),團隊在公眾號發布了《貓狗留在武漢的主人們,可以聯繫我們》的消息,徵集留守家中無人照看、健康情況不可控的動物信息,並建立了針對漢口、漢陽和武昌的三個疫情期間應急群。

  " 消息發出去后沒幾分鐘,三個群就全滿員了,我們就意識到這個問題可能沒那麼簡單。"

  最開始,協會只有 8 個人在做相關工作,後來又招募了 60 個人。" 現在有 68 個人在做這件事,主要是整理大家上傳的求助信息,然後按緊急順序挨個跑。" 杜帆說。

  但實際的求助量遠遠大於 68 個人力所能及的範圍。

  因此杜帆便建立了一個互助 QQ 群,徵集各界志願者。第一個互助 QQ 群,幾天之後便 3000 人滿員,截至 2 月 10 日,第二個互助 QQ 群也有了近 1500 名成員。

  在互助 QQ 群中,一半是求助人,另一半則是當地的各種志願者,包括無償上門餵養的市民、有償提供開鎖服務的師傅、無償捐贈貓狗糧的愛心人士等。

  就這樣,68 個協會成員和幾千名志願者便組成了一個 " 團隊 ",為留守寵物提供幫助。

  除武漢之外,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杭州等地也出現了大量留守寵物無人餵養的狀況,各地愛心機構紛紛組建求助救助群,希望在這一危急時刻提供幫助。

  " 出於對動物的喜愛,希望能在這個特殊的時期盡一份力。" 自願加入 " 留守寵物互助組 " 的杭州市民遲先生說。

  

  ▲上門救助時,協會成員會全程錄像或跟求助人視頻連線。受訪者供圖

  " 撬鎖 "" 鏟屎 "" 倒上半個月的糧 "

  上門救助留守寵物實際上並不像聽起來那麼簡單。

  據杜帆介紹,若需要通過協會救助,寵物主人需要先填寫一個表格,介紹自己的情況,再拿著身份證錄一段授權協會上門救助的視頻。

  拿到求助者以上信息之後,協會會通過優先順序別及緊急程度去判斷哪個寵物要先去救助,哪個還可以 " 緩幾天 "。

  拿到主人授權、排好優先順序之後,下一個問題來了,很多家庭都不是密碼鎖或者也未在武漢地區留有備用鑰匙,湖北地區快遞又停發,那怎麼進門呢?

  " 只能撬鎖。"

  經求助人同意后,協會成員會聯繫開鎖師傅,共同前往求助人家裡。上門施救的同時,團隊成員會全程錄像,或者跟求助人視頻連線,讓主人全程看得到。

  進了家門之後,協會成員會去檢查家中寵物的健康情況,為其清理排泄物、鏟貓砂,加滿食物和水。

  在多個救助拍攝的視頻中,記者看到,很多求助人家的貓砂盆已經堆滿了排泄物,用各種盆裝的糧食與水也都所剩無幾。" 我們一般會留給寵物半個月的糧食,如果求助人備的糧食不夠的話,協會會無償提供狗糧或者貓糧。" 杜帆說。

  救助中,人力是一個大問題。

  一次援助的 " 標配 ",至少要有開鎖師傅和兩名協會成員。" 兩個人以上可以互相監督,出現問題比較好解決。但現在這個特殊時期,願意出來幫忙的開鎖師傅也少之又少。" 杜帆說。

  即使湊齊了三個人,救助時還要克服 " 出行難 "。

  1 月 23 日,武漢市城市公交、地鐵暫停運營;1 月 24 日,武漢全市網約計程車停止運營,巡遊計程車單雙號限行;1 月 26 日,除部分車輛外,武漢中心城區區域機動車禁行。

  絕大多數志願者由於沒有車輛,救助範圍局限在自己家附近三四公里,靠步行或者騎自行車前往求助人家中。杜帆說,有一位叫葉子的媽媽,為了救助一隻困在家中的寵物貓,帶著孩子步行了十公里。

  協會裡的 68 名成員,每天大概能跑五六十戶。但巔峰時期,每天的求助量就高達兩三百件。" 從初二到現在(2 月 9 日),後台求助的登記量大概 1500 件,現在解決了約 1200 件。除了協會內部解決的救助之外,還有大量求助通過互助群直接溝通解決。"

  

  ▲被救助的留守寵物貓。受訪者供圖

  " 跳樓 " 的貓

  家住武漢市洪山區的冶先生,是互助群的 " 活躍成員 " 之一。封城后,冶先生大概救助了十餘只留守寵物。" 看到群里的求助信息在家附近的話,就會去幫忙。"

  讓冶先生印象深刻的,是 2 月 8 日上午的一次救助。

  求助人家有兩隻貓急需餵食。冶先生到求助人居住的小區后,被保安攔了下來,問詢其進小區的目的。告知詳情后,保安告訴他," 前幾天有一隻貓從 19 樓『跳』了下來,死了,但一直沒人認領。"

  聽到這個消息,冶先生立刻跟求助人要來了兩隻貓的照片。保安看了后認定," 跳樓 " 的貓是求助人飼養的一隻布偶貓。

  帶著 " 噩耗 ",冶先生到了求助人家中。家中一片狼藉,只看到一隻貓,陽台的門開著。另一隻布偶貓在無人照看的情況下,從陽台的窗戶 " 跳 " 了出去。

  得知自己的貓 " 跳樓 " 后,求助人非常自責,後悔沒把貓帶回家過年。自責、後悔,是很多求助人的心理狀態。

  武漢市硚口區的小明也是互助群的救助人之一,已經上門救助了五六次。一次救助時喊貓咪名字沒應答,找遍房間也沒看著貓咪。情急之下,主人同意將床墊床板掀開,發現貓咪藏在其中,還活著。" 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能被救助的寵物,是幸運的。

  由於斷水、斷糧或者其他原因,杜帆團隊碰到過十幾隻寵物死在家裡的情況。" 再拖一段時間,情況可能會更嚴重。"

  1 月 30 日,協會成員上門救助一隻懷孕貓媽媽,來到求助者家裡時,看到一隻加菲貓媽媽正在生產,剛出生的兩隻小貓崽已經死在了貓砂盆中。

  " 這是我們第一次遇到死去的小動物,大家都很難過。" 最後,協會成員在徵求主人同意后將兩隻死去的小貓崽 " 處理好 "。

  除了常見的寵物貓狗,杜帆團隊還接受了一些異寵上門餵養的求助,有小香豬、蜥蜴、鳥、金魚、兔子等。

  2 月初,協會就救助了一隻名叫 " 屁屁 " 的小香豬。小香豬在家留守了 12 天,協會趕到時發現它被關在陽台,食物、水都沒了,放糧的盆都被啃爛了。" 它見到我們特別興奮,發出了一聲奇特的叫聲。"

  救援人員把水添滿后,小香豬立即把頭伸進水中,足足喝了 5 分鐘," 肯定是渴壞了。"

  協會內部統計,90% 的求助者都是在武漢工作的外地人,一般租房住。" 因為回老家過年,就把寵物留在了家裡,但是受疫情影響,回不來,也找不到親戚朋友幫忙。沒辦法,只能由我們來幫忙。"

  

  ▲寵物長期留守,家中一片狼藉。受訪者供圖

  告急的寵物糧

  " 我們現在最大的困難,即將面臨斷糧的風險。" 杜帆說,協會的寵物糧食都是年前的囤貨,這些庫存即將告急。

  存在斷糧風險的不僅是武漢市小動物保護協會,武漢市內十餘家救助組織和愛心機構都面臨著同樣的處境。" 寵物基地都建在郊區、農村,但很多地方封了路,物資進不來。"

  " 我們很多人甚至動用個人關係,找熟人幫忙,也沒辦法,東西就是運不進來。"

  武漢市外的物資也進不來。

  杜帆說,武漢市外的愛心人士想捐贈貓糧狗糧,都因為交通等方面的原因,無法實現。亞洲動物基金機構就曾提出幫助協會及當地十多家動保團體籌集貓狗糧,預計捐贈 10000 斤,但要等到交通恢復才能送達。

  2 月 10 日,復工第一天,多家快遞公司正式宣布全面復工,但受疫情影響,湖北地區的正常快遞運輸並沒有恢復。

  電商平台上多家售賣貓糧狗糧的商家表示,湖北地區暫時無法發貨。一家浙江店鋪的店主告訴記者," 基本上都發不了湖北,快遞都停了。"

  在物資告急的情況下,協會和寵物主人開起了腦洞,用各種食材自製貓糧狗糧,將速食麵條弄斷做成貓砂 …… 他們希望,通過這些臨時的應急辦法先度過這段時期。

  除了告急的物資,另一個讓救助人員 " 頭疼 " 的是,隨著各個社區封閉式管理措施的收緊,順利進入求助人的小區也成了一件難事。

  杜帆告訴記者,他們多以 " 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 的方式,與安保人員和社區工作者交涉。" 溝通時間有時候會比較長,我們會說清楚受業主委託救助留守寵物,如果寵物死在家中會成為安全隱患,後果可能無法設想。"

  通過百般遊說,大部分安保人員和社區工作者都會讓救援人員進入小區,但也有遇到閉門羹的時候。杜帆希望,能有更多人理解和配合他們的救助工作。

  

  ▲面對 " 不速之客 ",有的寵物會顯得比較驚慌。受訪者供圖

  被 " 誤傷 " 的寵物

  除了寵物獨自留守問題外,疫情下,寵物是否會感染並傳播新冠病毒同樣成了一個問題。

  疫情暴發初期," 寵物會染上新冠病毒 "" 寵物會傳播新冠病毒 "…… 諸如此類的說法開始蔓延。全國不少地方開始出現棄養、" 處理 " 寵物的現象。

  杜帆告訴記者,僅僅武漢地區,他們就看到了很多遺棄寵物的情況。

  上海嘉定一位市民也表示,近期在家附近經常能看到貓的屍體," 是被摔死的,我看到過五六隻了。"

  除了寵物主人 " 不理智 " 的行為之外,有關部門也 " 擔憂 " 了起來。

  西安大白楊東社區 1 月 30 日下發通知稱,面對嚴峻的疫情,即日起本小區禁止私養寵物。凡私養狗、貓等寵物的業主,應顧全大局立即對家中寵物自行處置。如有頂風違犯,一經發現,由未央區公安分局打狗隊強制捕殺,並處罰業主。

  通知發出后,引發小區居民和部分社會公眾不滿,社區隨後撤除了通告。

  1 月 30 日,江蘇無錫一房主在尚未被確診,隔離觀察期間,其寵物貓被社區工作人員活埋。社區工作人員稱,根據重大突發事件一級響應機制和社區群眾強烈要求,把貓給 " 處理 " 了。

  但事實上,目前尚無證據表明寵物會感染並傳播新冠病毒。

  李蘭娟院士在接受央視採訪時曾表示,如果寵物沒有接觸病人和疑似感染者,寵物本身是健康的,那沒有關係。如果寵物跑到外面接觸到疫情,或者接觸到被感染的人,寵物也要監控起來。

  湖北省 2 月 3 日召開的第十三場疫情防控例行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專家組成員蔣榮猛也表示,目前為止,沒有發現寵物感染冠狀病毒傳播給人,也沒有發現病人傳染給貓和狗的情況。

  針對 " 寵物是否會傳播新型冠狀病毒 ",世界衛生組織早在 1 月 29 日就指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狗貓等寵物會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這一問題牽動著很多像杜帆這樣從事小動物保護的工作者的心。

  " 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寵物會感染或者傳播病毒,不要因為一些謠言,讓更多無辜的小生命受到牽連。" 杜帆說。

  " 希望大家在特殊時期愛護好自己的寵物,不要遺棄自己的寵物,更不能讓它們絕望地死在自己熟悉的家中。"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3 15: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