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懷念胡錦濤」的聲音越來越多?

京港台:2019-10-24 02:22| 來源:多維 | 評論( 73 )  | 我來說幾句

為什麼中國「懷念胡錦濤」的聲音越來越多?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的國慶大閱兵已經過去一個月,但是在中國民眾自發評選的「感動時刻」中,不少人的選擇是看見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滿頭白髮現身一刻。同時在過去一個月,中國網際網路上出現了一股「懷念胡錦濤」的風潮熱浪,頌揚胡錦濤主政期間低調務實、韜光養晦:2002年至2012年是中國發展最快10年,胡錦濤主政時期,取消農業稅、免除義務教育學雜費、實施全民醫保、抗擊SARS、舉辦奧運等。或許人們看到蒼蒼白髮的胡錦濤心生惻隱,感慨他執政十年的不易,但確能讓中國飛快發展。相較於轟轟烈烈的這個時代,人們也從「懷念胡錦濤」的聲音中,反饋出另一種心態。

  懷念「黃金十年」

  在這次的中國國慶閱兵上,代表「毛鄧江胡習」五代中國領導人時代的方陣在閱兵儀式上出現,並且現場大屏幕上伴有每代領導人當政時期的畫面,這種畫面與當天在天安門城樓上已經滿頭白髮的胡錦濤形成了對比,讓很多民眾直接產生了「物是人非」的懷念感與穿越感。

  10月4日,中國網路上開始流傳一篇《2002~2012:中國發展的黃金十年》,列舉了不少數據以頌揚胡主政時期的政績。例如2002年時,中國的經濟總量只有1.47萬億美元,大概是當時美國的13%;2012年時,中國的經濟總量達到8.56萬億美元,已經是當時美國的53%。外貿方面,在2002到2012這十年裡,中國的進口總額從2,952億美元增長至2012年的18,178億美元,出口總額從3,256億美元增長至20,489億美元。外匯儲備在這一期間有了大幅度的增長,從2002年的2,864億美元增長至2012年的33,116億美元,又是數量級式的增長。2002年到2012年,中國經歷了歷史上最快速度的城市化,城市化率從39.09%增長至52.57%,中國城鎮人口在歷史上首次超過了農村人口。文章還稱,在胡主政期間不僅中美關係進入最和諧的十年,還是港澳台與大陸最有凝聚力的時期。

  伴隨著這篇文章的流傳,大陸社交媒體新浪微博上,有許多微博公號開始發布一些胡錦濤在位時期考察、講話的視頻。而這些視頻的內容傳遞的信息是——「胡錦濤是一個親民的中共領導者」。

  從不折騰到「前任最好」

  為什麼這股情緒會在輿論場瀰漫?關注到這個現象的觀察人士給了一致的意見——胡錦濤「不折騰」的十年是中國發展的黃金十年,這讓正在經歷發展轉型、飽受經濟下行壓力的中國民眾感到懷念。這是第一個原因。

  「不折騰」的說法源自2008年的改革開放30周年大會,當時剛剛經歷過汶川大地震和北京奧運會「大悲大喜」的中國正在邁入一個「變化」的時代,胡錦濤當時連續用了三個「不」來描述他的執政綱領:「只要我們不動搖、不懈怠、不折騰,堅定不移地推進改革開放,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一定能夠勝利實現這一宏偉藍圖和奮鬥目標。」

  這種「不折騰」的精神和當下中國社會輿論管制的相對嚴苛,政治與官僚領域的整風,以及全面戰略調整中所強調的「鬥爭」形成了明確對比。尤其是經濟結構轉型和中美貿易戰帶來的經濟增速下滑,讓這種「對比」的情緒又蔓延到了普通百姓中。情緒在政治傳播中很重要,所以,「懷念胡錦濤」背後實際是一部分中國民眾懷念「不折騰」。

  其次,網際網路是將「懷念胡錦濤」所代表的一個時代感情放大的工具。在現代傳播中,網際網路的工具作用被前所未有的重視,因為網際網路將民眾發表態度的門檻降低,並可以輕鬆地讓「志同道合者」聚集。鑒於中國近十億的網民數量,即使只是千分之一,也是百萬人的量級。所以有些感情或情緒存在於網際網路中,再正常不過又表達了一定民意。

  當然,對於微博等平台而言,這些讚美胡錦濤的視頻,監管機構既不能刪除,但是又不能讓其廣泛傳播,擴散。所以網民瀏覽這些社交平台,可以發現「懷念胡錦濤」的視頻下有幾千條評論,但是打開或者是「禁止評論」,或者是評論為0,這些由微博使用者、平台刻意進行的「控制評論」的做法,也是擔心有人「借古喻今」的無奈之舉。

  另外,就是「前任最好」的心態。任何一個社會發展階段,成績與問題都是並生的。胡錦濤執政時期有沒有問題?腐敗叢生,九龍治水,貧富差距拉大,如果回到那個時候,民眾的不滿情緒與今天相比應該不遑多讓。但是那個時代過去,曾經的不滿、抱怨情緒也會被「忘記」,留下的就是「懷念」或者「批判」。當中國人走過這個時代,邁入下一個十年的時候,今天的反腐敗、環境改善,還有那些值得懷念的「鬥爭」等,相信也會被人們所記住。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路

  「懷念胡錦濤」並非個例,近幾年中國輿論場還有一種「膜蛤」聲音,就是對於胡錦濤的前任江澤民執政時代的誇獎。

  「膜」字取「膜拜」之意,而「蛤」則源於江澤民常佩戴一副蛤蟆鏡及網民認為江澤民貌似蛤蟆的觀點。「膜蛤」曾經是一種帶著嘲諷的聲音,但是這兩年該輿論正在從負面演變為正面,成為一種對於江澤民的誇獎。無論「懷念胡錦濤」,還是「膜蛤」,絕大多數人不僅是「懷念」,還隱藏著一種「借古諷今」的論調。因為2012年後中共在輿論管制上的強化,意識形態領域強調鬥爭以及經濟增速的下滑,使得輿論場失去了討論批評本屆領導施政的空間,國慶遊行中官方分別推出了鄧、江以及胡溫時代的方陣,讓某些人有了借古喻今的機會。

  針對這種「借古喻今」,需要問一句,在今天中國所處發展階段和世界變局的局勢下,江或者胡如果在任,會做的更好嗎?

  答案是未必。一方面,無論是江澤民還是胡錦濤,其性格和所處時期都決定了他們對於當時吏治上腐敗的無能為力。他們都在其任期內很好地完成了歷史交給他們的使命——繼續改革,但是他們也無法超越自身的歷史局限性。另一方面,社會發展階段有其軌跡,任何一項改革,一次變局,因為觀察者的立場不同,都有不同的解讀。例如改革之初的雙軌制、價格闖關,朱鎔基所推動的國企改革,以經濟發展為中心所衍生的多重問題等。在中共看來,發展的問題要靠發展解決。

  於今人而言,談起鄧江胡時代中國發展如同在談論一個盛大的節日,似乎是水到渠成、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但是於親身參與那個時代的人而言,改革是篳路藍縷,玉汝於成。改革是滲透著血跡和失敗的經歷,萬中求一方得成功的艱辛。因為曾經有咒罵,所以今天有懷念。未來中國社會發展依然會遵循類似軌跡。

  同樣,今天這屆中共領導層的執政固然存在不同的聲音乃至質疑,但是他們的確清晰中國的發展模式,歷史不同的發展階段,比如經濟結構轉型,粗放的高速增長難以持續,這些都不以誰執政為轉移。習近平所說「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路」即此含義。

  穿過歷史的大門,中共建政七十年,毛鄧江胡習是一脈傳承的,習近平曾說,不能用前後兩個三十年相互否定,於某些輿論而言,也沒必要用江胡否定現在,或用現在否定江胡。當然,在很多中國的知識分子看來,他們更希望當局能夠以更加包容的心態傾聽不同的聲音,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也是民族復興中的重要參與者之一。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6 12: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