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 性虐 還想殺我" 女孩勇敢揭露華人教授惡行

京港台:2019-9-18 06:16| 來源:INSIGHT視界 | 評論( 31 )  | 我來說幾句

"性侵 性虐 還想殺我" 女孩勇敢揭露華人教授惡行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還記得去年UIUC 華人教授徐鋼性侵女學生一事嗎?

  當時,這件事情的曝光,引起了學術圈和留學圈一片嘩然

  昨天,CBS的一則後續跟進報道,又把這一事件重新帶回到了公眾的面前。

  

  這一次,在採訪中,受害者公開了UIUC前教授徐鋼的暴行,也讓事實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被性侵的受害女生接受採訪

  稱禽獸教授曾想撞死自己

  根據CBS在當地時間9月16日的報道,兩名曾就讀於UIUC的中國留學生,以性侵、肢體暴力和精神虐待的名義,對華人教授徐鋼(Gary Xu)正式提起了聯邦訴訟,但考慮到UIUC校方涉嫌有意保護徐鋼,目前原告律師正在準備起訴學校。

  

  昨日,提出指控的其中一名受害者Vina Sun ,也公開接受了CBS記者 Meg Oliver 的採訪

  在這次的採訪中,Vina Sun首次公開了自己被徐鋼性侵長達兩年之久,以及被迫害的種種隱情。

  在次,主頁君想說一句,在「蕩婦羞辱」盛行的今天,Vina Sun能夠在CBS這樣的主流媒體上拋頭露面,公開講出自己遭受性侵和暴力脅迫的故事,其勇氣實在令人敬佩。

  

  在採訪視頻當中,Sun 給記者提供了一張慘遭徐鋼毒打后的照片,圖中她的右眼淤青充血,令人慘不忍睹,然而,這僅僅是多次毒打中的一回罷了。

  

  隨後在和記者的交談中,我們對 Sun 被徐鋼性侵的案件嚴重程度和心路歷程,又有了更多的了解和體會。

  在19歲的時候,Sun 來到美國的伊利諾伊州念書,遇到了當時45歲且已有家室的教授徐鋼,不久之後,年紀輕輕、不知何為愛的Sun與徐鋼發生了感情。

  

  可是沒過多久,令 Sun 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段「戀情」急轉直下,很快發展成了虐待的關係

  

  談及兩人之間的關係,Sun 這樣概括自己曾經迷茫的心境:

  "I didn't seriously date anyone before him. I didn't know what was love."

  在他之前我沒有和其他人認真交往過,我甚至不知道什麼是愛。

  於是,徐鋼也多次利用了 Sun 當時涉世未深的心態,對其進行多次性侵和虐待。

  

  在記者 Meg Oliver 問 Sun 「他一共強姦了你多少次」時,Sun 的回答令人心痛:

  "It's too much, I don't remember, It's too traumatizing. but I would say none of the sex, especially after the fight, was consensual."

  發生太多次了,我都不記得了,太痛苦了。但我可以說,沒有哪次發生關係,尤其是在被打之後,是我願意的。

  

  可怕的是,徐鋼對於 Sun 的暴力行徑從來沒有停止過,最嚴重的一次,甚至威脅到了 Sun 的生命安全

  

  對於那次差點被徐鋼害死的經歷,Sun至今歷歷在目:

  "He was after me, and he went to the parking lot and started his car driving after me trying to crash me in the street. I was so scared, and I was actually surprised that someone actually just try to kill me in public."

  他一路追我,追著我到了停車場,然後他開著車追在我後面,想在大街上撞我。我當時太害怕了,我甚至有些驚訝,居然有人想著在光天化日之下要弄死我。

  如果Sun的敘述可靠,那麼徐鋼本人的暴力傾向和虐待行為,無疑證實了他是一個連禽獸都不如的惡魔。

  不過,在整起事件中,UIUC校方似乎也扮演了不怎麼光彩的角色。

  記者首先向Sun問道:「你向UIUC舉報過幾次徐鋼的事情?」

  

  Sun 給出的回答不僅讓我們感到氣憤心疼,甚至還有一絲無助:

  "I believe eventually three times. I felt like they wanted to sweep it under the rug, that's for sure."

  我感覺應該有三次吧,但我覺得學校想把這件事壓下來,這個是可以確定的。

  根據CBS提供的指控書,在事發之後,校方為徐鋼提供了帶薪休假,而且他每學年的工資都超過8萬5千美金(摺合人民幣約60.5萬)。

  

  2018年,校方允許徐鋼離職,甚至還給了他一萬美金的離職補貼,據記者調查,隨後徐鋼去了其他學校,繼續他的教師生涯。

  

  關於校方對徐鋼的後續處理,CBS也進行了求證,但是得到的卻是官網堂皇的回答:

  「當學校的學生安全遭到威脅或影響時,我們將展開調查,並根據結果採取必要的措施。」

  

  對於校方的回應,Sun 的律師 Dr. Anne Olivarius 顯然不滿意。

  在CBS的採訪中, Anne 抱怨道:

  "She was so vulnerable, he had so much power over her. The university didn't seem to pick up on that, inquire into that. Nobody followed up."

  她 (Sun) 非常脆弱,徐鋼對她有著極大的掌控權。校方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也沒有對這點進行詢問,甚至都沒有人跟進。

  

  然而,此刻的 Sun 已經患上了創傷後遺症,正在苦苦尋找著生活中的光明和前進下去的動力

  

  當記者問她「你是否驚訝自己還活著」時,Sun的回答帶著一絲絕望的平靜:

  Sometimes, yes. And I'm gonna live this the whole life.

  是的,有時候的確這麼想,我覺得,我這輩子應該就這樣活著了吧。

  

  Sun的遭遇,無疑是令人同情的,但是與此同時,主頁君卻不得不驚嘆這位留學生的勇氣。

  面對深諳自己弱點、功成名就的教授,她竟然可以不懼權威,勇敢地站出來公開對方的惡性,尋求幫助,並訴諸法律途徑

  這不僅對其他受害者是一種精神上的莫大鼓舞,對於其他心術不正的「徐鋼們」,也不失為一種震懾和警醒。

  

  另外主頁君還注意到,和 Vina Sun 聯合控告徐鋼的,還有一名叫做 Xing Zhao 的留學生。

  雖然 Zhao 並沒有出面接受採訪,但是在CBS公布的起訴書里,我們看到了徐鋼對 Zhao 的所作所為,同樣是令人髮指

  根據起訴書原文,可以了解到,Zhao 是徐鋼從2013年到2015年之間的學生,但是在 Zhao 入讀UIUC之前,徐鋼甚至就仗著自己的頭銜和權威,企圖對 Zhao 施加影響,讓 Zhao幫自己白白做了無數工作,自己則賺得盆滿缽滿

  更可怕的是,徐鋼曾在多個場合上對 Zhao 實施性騷擾,並意欲強吻,甚至對她做出了肢體威脅,還把 Zhao 鎖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逼至牆角。

  

  但是,當徐鋼發現自己對 Zhao 的企圖沒能實現后,他開始變本加厲在課堂上侮辱 Zhao,並拒絕給Zhao提供學術上的建議和幫助,Zhao 在沒能順利獲取博士學位的情況下,最終不得已離開了學校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起訴徐鋼的,除了這兩名直接受害者,還有一位名為王敖(AO WANG)的教授。

  可以說,徐鋼的性侵罪行當時能被順利曝光,多虧了這名王敖教授,主頁君當時也在第一時間報道了此事。

  然而,此後惱羞成怒的徐鋼,出於憤怒竟然多次詆毀王敖,並對其進行人身攻擊,意圖傷害王敖的名譽,逼得王敖教授不得不通過法律途徑,捍衛自己的權利。

  

  徐鋼黑料去年被同行實名揭發

  長期性侵女生近20年

  在2018年的3月9日,一條豆瓣帖子中,衛斯理安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亞洲語言文學教授王敖,挺身而出,詳細揭露了UIUC副教授徐鋼的種種性侵行為。

  「此人劣跡斑斑,長期性侵學生近20年之久,終於被迫換了學校。」

  

  王敖稱:在2001年到2002年自己在北大讀書期間,徐鋼曾帶領自己幾個女學生來北大交流,當時年輕的自己並未看出任何不妥,只是旁邊的一位上海作家說道「這是狼帶著一群羊啊」

  

  而且,王敖的好友就曾受到徐鋼不懷好意的性騷擾,當時女孩正值申請出國時期,而徐鋼就是負責中國招生的教授,於是他便在北京約女孩去住處見面,女孩本以為是一次普通的教授面試,便欣然前往,但沒曾想,剛進門不久就被徐鋼強行摟抱,好在女孩極力反抗,最終掙脫離開

  

  在帖子的最後,王敖稱自己與徐鋼並無私仇,之所以發帖,是想起到示警作用,避免出現下一個受害者,同時希望這種人可以永遠地離開教育界。

  同時,王敖也披露了徐鋼的個人信息:

  徐鋼,英文名Gary Xu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即UIUC)

  東亞研究系副教授

  比較&世界文學副教授、媒體&電影副教授

  同時也是活躍的國際策展人

  很快,王敖的爆料就得到了不少網友的回應。

  在知乎關於「怎麼看Wesleyan University任教的王敖教授發出示警,指UIUC的徐鋼是性侵慣犯」一貼中,大量受害者和知情人提供了徐鋼性侵的事例,我們也看到了大量不堪入目的細節

  除了在第一部分我們就看到的 Sun 被毆打的照片以外,我們還看到了早在2015年,就有知情者曾爆料自己的「感情經歷」,「交往兩年,持續被暴打」,看上去和 Sun 的經歷十分吻合。

  

  

  不僅如此,徐鋼還被曝光了在策展狂扇女學生的黑料:

  

  實在是難以想象,以上種種,竟是在大學課堂上侃侃而談、學識淵博的教授的所作所為

  雖然這樣的事情讓我們感到非常痛心,但好在現在國內外媒體對此事給予了極大的關注,聯邦起訴的程序也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這也讓我們在痛心之餘感到一絲的慰藉,但我們都知道,這種案件能夠贏的幾率,真的很小

  這個社會不應該

  讓勇敢站出來的女孩失望

  在主頁君以往接觸到的性侵案中,受害人往往對事件細節諱莫如深,連呈堂供證都表示抵觸,更別說在媒體面前曝光自己的身份了。

  可以說,接受CBS採訪的 Vina Sun 是勇敢堅強的,畢竟在遭到不公待遇之後,勇敢發聲總比默默承受,更能解決問題

  但是很可惜的是,在當下社會的大環境下,還有千千萬萬個和 Vina Sun 一樣,遭到性侵虐待的女孩們,不敢反擊,更不敢發聲

  「高校教授性侵女學生」的案例,不論是國外還是國內,這幾年來我們見到的還少嗎?

  2016年8月,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春田分校的前對外交流項目華裔招生官楊雪松,就曾經利用自己職務便利強姦年僅17歲的女留學生,還放肆揚言「你要是敢不跟我睡,我就把你遣返」。

  

  所幸這個禽獸已經認罪伏法,被判處六年半監禁,外加五萬美元罰款,還被沒收了護照,實在是罪有應得。

  好在,在轟轟烈烈的#MeToo反性侵騷擾運動下,一些受害者開始選擇勇敢地站出來,曝光此類惡行

  之前,就有國內北航的女學生曝光了教授陳小武的罪行。

  據該女生曝光,陳小武不僅心術不正,對女學生們進行多次性騷擾,甚至還試圖給懷孕女生封口費,想瞞天過海,假裝沒事人一樣抽身而退。

  然而,當12段性侵錄音和其他其他證據曝光后,陳小武再也不能為非作歹,最終也終於落馬,被學校徹底開除

  

  在這些案例中,禽獸教授們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但是更多看不見的淚水和痛苦,恐怕還藏在我們無法觸碰到的黑暗之中

  這種來自高校教師的性侵,性質實在太過惡劣,給學生造成的傷害也實在無法想象。

  這些手握權力名譽和地位的教授,紛紛藉助職務之便,憑藉自己在學識或者社會地位上的絕對壓制性,來通過扭曲的方式性侵自己的學生,獲得滿足。

  就像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寫道的那樣:從此二十多年,李國華髮現世界有的是漂亮的女生擁護他,愛戴他,他發現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連她都覺得是自己的錯

  罪惡感又會把她趕回他身邊。

  罪惡感是古老而血統純正的牧羊犬,一個個小女生是在學會走穩之前就被逼著跑起來的犢羊

  那他是什麼? 他是最受歡迎又最歡迎的懸崖。

  殊不知,這些功成名就的教師在虛榮和獸慾方面都得到了滿足,但這些被苛待的女生們卻終身生活在痛苦之中

  台灣作家林奕含本人,也是被教師性侵的受害者,在長期的掙扎和折磨之後,她不堪其苦,在創作出絕唱《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之後,便在台北自殺,此生再不想面對這樣的苦痛。

  

  足以見得,這樣的殘忍遭遇,對於受害女生來說,可以說是近乎毀滅身心的傷害,但是,一些媒體報道,竟然對這些事情抱著美化甚至是戲謔的態度

  其中最讓主頁君震驚的,是《紐約時報》。

  就在上周末,《紐約時報》披露美國大法官卡瓦諾涉嫌性侵的醜聞,據悉,卡瓦諾曾在耶魯大學的一場宿舍醉酒派對上,向一名女同學暴露了自己的性器官。

  

  而那名被卡瓦諾和朋友們冒犯過的女同學拉米雷茲 (Deborah Ramirez),也對媒體回憶了那段被羞辱的經歷。

  拉米雷茲說,喝醉之後她發現自己躺在地板上,眼前霧蒙蒙的,說話含糊不清,隱約看到了面前有個男性的性器官。

  她努力把那個人推開,卻在推搡的過程中觸碰到了它。

  她在康涅狄格州長大,是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在我結婚之前,我是不會碰男性性器官的,」提起這段經歷她回憶道,「我感到尷尬、羞愧和屈辱。」

  

  卡瓦諾和他朋友們的行為,稱得上是極其無禮和荒唐了,說是性侵犯罪都不為過。

  但《紐約時報》卻在刊發了這篇報道后,在Twitter上以一句令人瞠目結舌的「點評」,迅速引起了眾怒。

  「Having a penis thrust in your face at a drunken dorm party may seem like harmless fun. But when Brett Kavanaugh did it to her, Deborah Ramirez says, it confirmed that she didn』t belong at Yale in the first place.」

  「在宿舍的醉酒派對上,有人用陰莖頂著你的臉,這似乎就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罷了。但拉米雷茲說,當卡瓦諾這樣對她做時,這證實了她根本就不屬於耶魯大學。」

  

  主頁君覺得,姑且不提宗教因素,拿著性器官去戳女生的臉,還對其言語侮辱嘲笑,堪稱媒體標桿的《紐約時報》怎麼就能覺得這是「無傷大雅的玩笑」呢?

  從這件事中我們就可以感覺到,不管是媒體還是事不關己的個人,或許沒有真的把性侵當作一件嚴肅認真的事情,不理解這種苦痛對受害者來說是多麼的痛徹心扉。

  繞回到今天徐鋼的事件上,主頁君想提醒大家,我們必須要重視起這類事件,少些看客心態,不要把他們當做你情我願的「師生香艷故事」,UIUC有這樣的教授,簡直就是學術界的恥辱

  若是任由這些人為非作歹,那麼就像 Lady Gaga 的歌曲唱得那樣,千萬別做冷漠的看客,否則遲早有一天,這些事情只怕也會發生在你我的身上

  教育圈的性騷擾和性侵犯,師長的耀武揚威,和欺凌弱小,以及稚嫩女生們在強大權力下的被迫「屈服」,統統都不能,也不應該發生

  不管是對加害者的後續處理,還是對受害者的後期關懷,這些才是最至關重要的,而這些主頁君都會繼續保持關注和跟進。

  我們必須要讓這些敗類付出足夠的代價,而這個世界也不需要更多的林奕含。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18: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