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期待官員"化學反應" 中共改革到最艱難時刻

京港台:2019-9-11 03:56| 來源:多維 | 評論( 24 )  | 我來說幾句

習近平期待官員"化學反應" 中共改革到最艱難時刻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一段時間以來,一個新詞出現在中共政治話語體系中,這個詞就是「化學反應」。繼今年7月的機構改革總結會上習近平首次提出這個詞后,在北京時間9月9日的中共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這個詞又再次出現在習的講話中。

  這個詞的頻繁出現意味著,它或是理解習近平當下改革思路的一把鑰匙。什麼是「化學反應」?似可以用習在這兩次會議中的話進行定義。

  在這次深改委會議上,習近平所說的「統籌制度改革和制度運行,處理好頂層設計和分層對接的關係,搞好上下左右、方方面面的配套,注重各項改革協調推進,使各項改革相得益彰」,以及7月那次機構改革總結會上所說的「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統籌各領域改革進展,形成整體效應」,可以作為「化學反應」的註腳。

  這可以總結為,制度的制定不等於制度的自動運行,制度系統的良好運行必須仰賴於各種制度的銜接和配合,更加仰賴於中共官員在這套制度體系中重新調整自己的角色定位、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而這,恰恰是最難的。這意味著,習的改革已經觸及中共改革的最艱難的部分。這也將是行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所要觸及的命題——「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發改委會議主題對標四中全會

  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發布的通稿,這次深改委會議延續了此前一次會議審議大量改革方案和意見的慣例。從通稿可見,這次會議涉及的改革領域包括金融、生態環境、糧食安全、民營經濟、教育、貿易、製造業和服務業等諸多分散的領域,外界甚至串不起一條邏輯線來。這從側面揭示了習近平改革所涉及的龐大領域。這些龐大領域都在2013年11月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構成了習式改革的完整架構。

  從習式改革的時間線和邏輯線來考量,實際上,行將舉行的十九界四中全會將是十八屆三中全會的一個呼應。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上,習提出了林林總總,涉及中國各方面制度和事務的龐大的改革計劃。可以說,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啟的是習式改革的第一個階段,這在此次的中共深改委的會議上是用「前期」「中期」來表述的。

  在這次深改委會議上,習近平宣稱,「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確定的各項改革任務,前期重點是夯基壘台、立柱架梁,中期重點在全面推進、積厚成勢」。中共高層認為,這些制度建設和框架搭建基本上已經完成。 而行將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則將開啟習式改革進程的新的階段。

  對於這個新階段,習近平用「加強系統集成」來形容——「現在要把著力點放到加強系統集成、協同高效上來,鞏固和深化這些年來我們在解決體制性障礙、機制性梗阻、政策性創新方面取得的改革成果,推動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從「前期」「中期」到「現在」的時間線,實際上串起了自十八屆三中全會至十九屆四中全會的改革邏輯線。

  在一項項大手筆的分項改革陸續推出后,此刻,已經臨近習式改革路程的中段,也就是習近平提出的「新三步走」的第二步:從2020年到2035年,中共將致力於把中國「基本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加強系統集成」,發生「化學反應」,看來將是達致這一目標的方法。

  習的難題:死的制度如何活起來

  實際上,習式改革的前期給外界的印象是,「頂層設計」和制度設計的出台一項接著一項,但這些改革的最終效力如何,外界是有疑慮的。如果把制度效力比作一個上下互動的機制的話,那麼,在前期,主要是「頂層設計」通過下行通道在發揮作用,是自上而下的,主要的改革議程基本上是由高層發起的;而在打通機制間作用,發揮地方和各部門機制的靈活性和主動性上,在自下而上的上行通道,以及在各部門之間互相打通的平行通道上,活力仍遠遠不夠。而習近期的講話意味著,這個自下而上的進程目前已被提到了習式改革的議事日程表上。正如習近平在黨政機構改革總結會上所言,「堅持黨的領導和尊重人民首創精神相結合」。

  在這個過程中,習對中共官僚系統的素質和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因為,制度雖然設計好了,但制度運行的載體仍然是人,是中共的大小官員。因而,「化學反應」實際上是在中共制度框架下運行的官員之間,圍繞各自權責的互動問題。但由於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實際上一直是中共官僚系統的待解的難題,因而,中共官僚系統正是中共制度運行的最大問題所在。

  7月初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總結會議,被視作為中共大規模機構改革劃上一個階段性的句號,但當時習近平在會上稱「完成組織架構重建、實現機構職能調整,只是解決了『面』上的問 題,真正要發生『化學反應』,還有大量工作要做。」還指示要總結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經驗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當時習近平說的體系現代化后更重要的是要出現「化學反應」,就是要求中共官員能力「現代化」。而一個高素質的官員隊伍,應當擁有高度的責任性、強烈的民主法治精神、豐富的專業知識和強大的管理能力, 來適應習近平一直不斷強調的那個「百年未有大變局」。

  對於中共來說,無論是黨政機構大改革,還是經濟轉型、應對內外部風險挑戰,包括中美貿易戰、香港反修例遊行引發的連串事件、「一帶一路」等外部經濟議程等,其中最艱難的,實際上是「人的現代化」,也就是中共官員系統的現代化。如果他們仍然抱持著舊有的、陳腐的、脫離人民的心態和思維,那麼他們將不適應習正在著手改造的時代。

  無論對於習來說,還是對於整個中共來說,官員系統的「現代化」將是最大的難題。如今習要直面這個難題,意味著,習式改革已到最艱難、也最能檢驗改革成效的時刻。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09: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