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衛「病逝」內幕:因一個女人被戴笠下毒毒死

京港台:2019-7-28 05:45| 來源:中國網文化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汪精衛「病逝」內幕:因一個女人被戴笠下毒毒死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汪精衛乃一代奸雄,對於他的死因,「正史」說他病死在日本,其實那是一場假戲。實質上真正送他上西天的,還是由於密電被破譯,讓蔣介石知道他保衛力量薄弱,乘虛而入,命令戴笠下手暗殺。

  汪逆遇刺,彈留後脊

  汪精衛參加孫中山領導的革命時間較早,又因謀刺攝政王被捕入獄,幾乎喪生,名聲遠播國內外。他一直看不起上台較晚的蔣介石,曾成立「國民黨改組派」反蔣。直到1931年底汪蔣合流,蔣主軍,汪主政,汪精衛出任行政院院長兼外交部長,兩個人始終還是面和心不和。

  1935年11月1日,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在南京丁家橋中央黨部開會。清晨,中央委員們先集體到中山陵「謁陵」,九時,返回中央黨部開會,由汪精衛擔任大會主席。

  按照慣例,中央全會開幕式之後,全體委員要照一張集體照,同時允許各國記者搶拍新聞照片。那一天,開會的時候司儀看錯了節目單,把「默念總理遺囑」這一項給遺漏了,唱完國歌以後,就請汪精衛致開幕詞。汪精衛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動搞糊塗了,走上台去,平時口若懸河的舌頭竟不怎麼好使起來。說話結結巴巴,台下秩序頓時大亂。

  開幕式結束,蔣介石很不高興地進了自己的休息室。全體中央委員在禮堂門口就座以後,蔣介石竟不肯出來照相。汪精衛親自去請,蔣介石不知出於什麼先兆,竟直言「今天秩序太亂,恐怕要出事」,還勸汪精衛也不要出去。

  汪精衛見請不動蔣介石,心中有氣,也不相信會出什麼事情,就自己一個人出來入座照相。

  照完了相,大家正在起立的工夫,突然從記者席中竄出一個身材高大的人來,用隱藏在照相機中的手槍向汪精衛連開了三槍:擊中汪精衛的左頰、左臂和後背脊柱骨。

  現場頓時大亂,中央委員們或紛紛就地趴下,或紛紛鑽到門口的汽車底下去,醜態百出。張學良眼明腳快,飛起一腿,踢掉了刺客的手槍,汪精衛的保鏢上前將他抓住。

  蔣、汪不和,是盡人皆知的公開秘密。那一天偏偏蔣介石又不在場,因此人們包括汪精衛的老婆陳璧君在內,都以為是蔣介石派的特務搞暗殺。槍聲響后,蔣介石和汪精衛的妻子陳璧君相繼從禮堂內奔出,蔣從血泊中扶起汪精衛,陳璧君當場就疑心是蔣介石策劃的,大哭著質問蔣介石:「蔣先生,你不叫兆銘干就講明好了,何必下此毒手?」蔣介石十分尷尬,但也無法分辯。事後詳查,證實此事與蔣介石的確沒有任何關係。

  其實,如果真是蔣介石派特務暗殺,他自己倒沒有必要不出席照相了。好在兇手已經逮住,經過調查審訊,供認不諱:刺客叫孫鳳鳴,原來是十九路軍的一名排長,只因不滿蔣、汪步步退讓的賣國投降政策,早在1934年1月,就在「暗殺大王」王亞樵的領導下,以晨光通訊社為掩護,組織了一個暗殺團。在國民黨六中全會開幕的前十天,部署了這次刺殺活動,孫風鳴自願執行這次任務。在行動的前一天晚上,大家於晨光通訊社的小閣樓上還為孫鳳鳴擺酒餞行。他們原來的計劃,是想在會議期間以記者的身份為掩護,刺殺蔣介石,怪的是蔣介石那天居然有先見之明,預料到要出事,不肯參加照相。結果就由汪精衛替他挨了這三槍。——也許是蔣介石「命不該絕」吧。

  刺汪事件發生以後,當事人和關聯者四十多人被捕,十多人被殺害,其中包括孫鳳鳴的妻子崔玉瑤和年僅17歲的妻妹崔玉祺。

  經搶救,汪精衛總算保住了性命,臉上和手臂上的子彈也都取了出來,另一顆深埋在後肋骨與脊椎之間,一者因為汪精衛當時身體衰弱,經不起大手術;二者當時的醫術不高明,一時間無法取出。醫生認為:只要注意保養,這顆子彈即便長期留在體內,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從此,這顆子彈就留在汪精衛的身上,時時發炎,引起陣痛。這是老天爺時時在提醒他不要賣國求榮,可惜他不聽,所以最終他還是死在這顆子彈上。

  爭權奪利,蔣汪分裂

  蔣汪不和,由來已久,幾乎是公開的秘密。蔣介石也不是不想暗殺汪精衛,不過不是1935年的「蔣汪合作」時期,而是三年後的1938年「蔣汪公開分裂」時期。蔣介石也曾經下令軍統局組織暗殺,多次對汪精衛下手,沒有想到的是:這隻狡猾的老狐狸,面對著槍口,居然讓他一次次脫逃了。

  1932年春,汪精衛出任行政院院長,提出「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對日方針,主張中日發生衝突,中國應該在「儘可能範圍內,極力忍耐,極力讓步。表示我們無意開釁」。在這種思想主導下,蔣汪政府先後與日本簽訂了《淞滬休戰協定》、《塘沽協定》、《何梅協定》等,大肆出賣中國主權。

  1938年7月,日本決定誘降汪精衛,日汪勾結越來越密切。12月19日,汪精衛率陳璧君、曾仲鳴、周佛海、陶希聖等十餘人乘飛機逃離昆明,飛抵越南河內。十天後,汪精衛在香港發表臭名昭著的「艷電」,希望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政府與日本「和談」。第二天,汪精衛又建議日本對重慶實施強力轟炸。蔣介石因此十分痛恨汪精衛,1939年元旦,終於下達了暗殺汪精衛的命令

  軍統局局長戴笠奉命立即行動,任命陳恭澍為行動組組長。陳恭澍是軍統天津站站長,曾策劃過槍殺張敬堯、綁架吉鴻昌等一系列行動。組員王魯翹,是戴笠的貼身警衛,也是一名職業殺手。組員余樂醒,是軍統元老,而且能講法語,去河內十分適合。此外,岑家焯、魏春風、余鑒聲、張逢義、唐英傑、鄭邦國、一陳布雲等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老牌特務,加上陳恭澍,共十八人,被稱為「十八羅漢」。

  陳恭澍親自偵察,了解到汪精衛住在河內的一個高級住宅區——高朗街27號。這是一棟三層西式樓房。陳恭澍經過考察,見後門的道路複雜,巷道縱橫,對暗殺后的撤離十分有利。

  這時候,汪精衛每天躲在房間里,從不外出。當年河內還是法國人的天下,汪的侍衛連槍都不許帶。當時蔣介石對汪精衛還抱有一絲希望,派谷正鼎赴河內對汪進行遊說,結果無功而返。3月19日,蔣介石終於命令戴笠:「立即對汪逆精衛予以嚴厲制裁。」

  第二天上午9時,陳恭澍得到消息,得知汪精衛等人正在打點行裝,似乎要外出,當即攜帶武器駕車追趕。汪精衛一行出門以後,乘坐兩輛轎車,向紅河大橋方向開去。由於天氣晴朗,陳恭澍等人看到兩輛車上坐著九到十人,除了汪精衛、陳璧君和曾仲鳴外,其餘的人都不認識。汪精衛一行發現有人跟蹤,加快了車速。軍統特務們緊緊尾隨,在一個商業區的十字路口,由於遇到紅燈,塞車嚴重,汪精衛一行趁機擺脫了跟蹤,回到了原住處。

  第三天,即3月21日的下午4時,在現場監視的特務魏春風報告說:汪精衛和陳璧君在門外的草坪上說話;好像在爭吵。陳恭澍立即帶兩名特務趕往高朗街。到了汪精衛寓所外邊,才發現草坪上空無一人。

  兩次機會錯過,陳恭澍非常惱火。決定當夜發起一次突擊性強攻。21日夜間11時40分,陳恭澍駕車帶著六個人出發,在接近汪精衛寓所的一個巷道,兩名越籍警探攔住了他們。陳恭澍把口袋裡的四千五百元錢全部掏出行賄。警探終於放行了。

  陳恭澍到了高朗街27號後門。對行動作了分工:自己留守車上,張逢義和陳布雲留在外邊放哨,王魯翹、余鑒聲、鄭邦國、唐英傑越牆而入。鄭邦國用利斧劈開樓房前面的門,隨後四人飛身上樓。特務堵住侍衛居住的房門,對他們說:「不許動,誰動就打死誰!」汪的侍衛們出境后無法帶武器,所以不敢輕舉妄動。王魯翹衝上三樓,對著汪精衛居住的北屋撞了幾下,卻怎麼也撞不開。顯然,屋裡有人把門反鎖了。王魯翹接過唐英傑帶來的利斧,把房門劈了個洞,但門還是沒打開。當時屋裡的檯燈還亮著,王魯翹見屋裡有一男一女躲在床下,就對準男的開槍。三發子彈都擊中此人腰背,因無法進入房間,所以沒有驗明正身,就撤離了。

  第二天凌晨。內線傳來情報說:汪精衛安然無恙,打死的是曾仲鳴。

  這次刺汪行動的失敗,原因是情報不準確,誤把曾仲鳴居住的房間當成汪精衛的房間了。汪精衛十分狡猾,他白天總在北房起居會客,夜晚卻到別的房間去睡覺。暗殺汪精衛失敗,蔣介石很不滿意。戴笠此後又接連五次策劃暗殺,但都沒有成功。

  3月25日晚,汪精衛一行先登上租借的法國貨輪「芳·福林哈芬」號,後來轉移到日本貨輪「北光丸」上,在5月6日抵達上海。同月,汪精衛赴東京,和日本首相平沼騏一郎會談,要求建立偽中央政府。年底,汪精衛和日本秘密簽訂《日華新關係調整要綱》。1940年3月30日,汪精衛正式成立偽國民政府。

  戴笠的暗殺團陣容堅強,決心也大。而且多次出手,居然沒有要了汪精衛的命,只能說是「命也,數也」!

  心力交瘁,舊創複發

  1943年前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發生了根本性轉折:美、英盟軍取得了北歐和義大利作戰的勝利,墨索里尼獨裁政府垮台,法西斯軸心國開始瓦解,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節節敗退。

  汪精衛心知大勢已去,敗局已定,心力交瘁,坐卧不寧。

  1943年8月,侵華日軍限令南京偽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調集大米一百萬擔、壯丁二十萬名,用以支持東南亞戰爭。這期間,敵占區內反汪呼聲甚高,大部分地區離城十里就是游擊隊或地方武裝的勢力範圍;汪偽政府的命令根本沒人聽。汪精衛左右為難,一籌莫展。

  11月底的一天,汪精衛正和老婆陳璧君兩人在頤和路官邸樓上商量這件事情,侵華日軍總參謀長松井太郎和犬養健上門來催糧催丁,汪精衛急忙下樓來迎接。心中煩惱,腳步也就慌亂,一腳蹬空,從樓梯上滾了下來,八年前脊椎骨負傷處正好磕在樓梯的稜角上,當時就昏了過去。

  為此汪精衛舊創複發。從後背疼痛逐漸發展到前胸、兩肋,呼吸、咳嗽都疼痛。12月19日,住進了南京日本陸軍醫院,由外科軍醫后藤做手術取出了1935年11月留在後肋的那顆子彈。術后住進北極閣一所精緻的小公館內休養。這所公館本來是蔣介石的小舅子宋子文的,南京淪陷后被日軍侵佔。汪精衛投降后,日本人賞給他作為官邸之外的小公館,似乎早就預測到汪精衛會有外遇似的。

  這期間,陳璧君因為廣東有急事,離開了南京,汪精衛小公館的病床面前,一概都由他的情人施旦料理。

  1944年元旦以後,汪精衛病情轉重:體溫增高,四肢麻木,大小便失禁,終於卧床不起,不得不從北極閣遷回頤和路官邸。到了1月中旬,汪精衛下肢麻木,失去知覺,已經不能站立,和癱瘓也差不多了。他的私人醫生德國人諾爾明確表示:目前的醫學已經無能為力。汪精衛預感到自己末日將到,寫了一份遺囑,題名《最後之心愿》,萬一等不到陳璧君回來,要施旦轉交陳璧君,並再三叮囑:此遺囑只能在他死後二十年才能公之於眾。以陰曆計算,那一年他正好六十周歲,所以又寫了一首《六十自述》詩:

  六十年無一事成,

  不須悲慨不須驚:

  尚存一息人間在,

  種種還如今日生。

  到了2月中旬,日本派了骨科專家黑川利雄趕來南京給汪精衛診斷,判定為骨腫病,已經進入危險期,考慮到南京醫療條件較差,無法進行大手術,建議到日本去治療。陳公博認為治癒的希望不大,主張不去的好。陳璧君從廣東趕回來,主張盡一切可能極力挽救。陳公博不便過分反對,於是決定讓汪精衛轉日本治療。日本的東條內閣經過討論,決定把汪精衛送到名古屋帝國大學附屬醫院診治,因為那裡的骨科是全日本最好的。

  1944年3月3日上午,汪精衛在病榻前召見陳公博和周佛海,眼淚汪汪地說:「我這次到日本去治療,凶多吉少。南京這個爛攤子,就交給二位了。我知道二位之間,有點兒小小的隔閡,希望你們以大局為重,精誠團結,苦撐苦熬,一切等我回來再說吧!」

  上午11時左右,汪精衛半倚病床,潦潦草草地寫了一張最後的「手諭」,交給陳、周二位。這實際上就是汪精衛的「遺詔」。內容如下:

  銘患病甚劇,發熱五十餘日,不能起床。盟邦東條首相派遣名醫來診,主張遷地療養,以期速痊。現將公務交由公博、佛海代理。但望早日痊癒,以慰遠念。

  下午1時,汪精衛乘坐的專機「海鶼」號飛赴日本。同行的有陳璧君,子女文惺、文彬、文悌,女婿何文傑,翻譯周隆庠,南京中央醫院院長黎福,以及侍衛、僕從等等。——頗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日本人贈送給他的專機命名為「海鶼」號,不論用北京話讀還是用上海話讀,都與「漢奸」兩字的發音十分相近。

  汪精衛的專機到了日本以後,在名古屋軍用機場降落。名古屋軍區師團的救護車和警備車早已經等在那裡,立即送往名古屋帝大醫院。

  為迎接汪精衛的到來,帝大醫院整個四樓特設了一套寬大明亮的病房,對外絕對保密,四周有軍警特務巡邏戒嚴,對內只稱四樓病房為「梅號」。整座醫院,除參加治療的醫生之外,誰也不知道四樓住的是什麼人物。

  名古屋是日本僅次於大阪的工業城市,而且大都是軍事工業,因此也是美軍轟炸的重點地區。當時日本的海空軍作戰失利,海上大門早已經被美軍打開,美國的航空母艦就停泊在日本海上,從航空母艦上起飛的飛機一批批地飛臨日本的本土上空,進行波浪式、地毯式轟炸。僅僅因為名古屋帝大醫院是一座國際知名的大醫院,屋頂上又塗有一個很大的紅十字,出於人道主義和國際協定,美機沒有對它轟炸。但是日本人還不放心,花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日夜開工,在汪精衛病房的樓下建造了一座相當堅固的防空地下室,有電梯上下直接相通。

  汪精衛到達名古屋的當天晚上,日本政府就集中了第一流的骨科、神經外科和麻醉專家進行會診,做出手術方案,於3月4日夜間,在美機轟炸聲中,由青年醫師龜田良紅主刀。進行了近兩個小時的削骨去毒手術,切除了四塊有病變的骨頭和三根肋骨。手術之後,麻醉藥性剛剛退去,汪精衛用手摸摸,已經有了知覺,第二天兩腳就能活動。四天以後下肢逐漸正常。汪精衛感到病癒有望,十分高興,對老婆孩子們說:「看來我命不該絕,還有希望回到南京。」

  聲東擊西,下毒謀殺

  根據醫生建議,汪精衛手術以後,當以靜養為主。這期間,他的生活主要由陳璧君照料。陳璧君自小嬌生慣養,自己都要別人照料,怎麼會照料別人?特別是進入夏季以後,名古屋出現前所未有的高溫,由於電力不足,醫院的冷氣開動不起來,加上經常停電,連電風扇也變成了擺設。陳璧君身體肥胖。特別怕熱。一把芭蕉扇總是不離手。進入汪精衛的病房,也不顧丈夫病中怕風,經常門窗大開。面對這樣的老婆,汪精衛病榻寂寞,日夜想念施旦。

  這期間,廣東出了一件大案子,需要陳璧君親自回去照料。

  日本這邊,汪精衛見河東獅去了,心情大好,因此更加思念起施旦來。他堅持也要返回南京,但是日方堅決不同意。他無可奈何,只好急電召見周佛海。8月4日,周佛海應召到了日本,與汪精衛密商之後。出面與日方交涉,最後終於達成了讓汪精衛返回上海的協議。

  在周佛海的安排下。汪精衛終於秘密返回上海,並且果然把施旦弄來專門護理。為製造汪精衛「仍在日本治療」的假象,他的子女們暫時仍住日本,並經常在公開場合露面。

  汪精衛為什麼要返回上海,卻不到南京呢?因為他在上海當偽市長期間,得知上海虹橋醫院有一塊「鐳錠」。鐳是放射性元素,對惡性腫瘤有療效,還能進行腔內及組織間治療。醫生和他自己都認為:如果用鐳錠作為配合治療,對汪精衛的恢復健康,或許有一定幫助。——客觀地說,汪精衛在日本的治療是成功的。如果不是他想念施旦,堅持回國,也許他還能多活一兩年。——活到1945年日本人投降,活到他自己接受人民的審判。

  當時陳璧君還在廣州,汪精衛一到上海,就用中文密電打到廣州德政北路陳璧君的寓所,告知他已經返回上海。陳璧君也用密碼回電給汪,要他千萬別公開露面,必須改名換姓,住進上海虹橋醫院,接受鐳錠治療,一切等待她到滬以後再作安排。

  這兩份密電,都被重慶軍技室中文組截獲並破譯,送交蔣介石。蔣介石覺得汪精衛既然已經秘密返滬,又是住在醫院裡,防衛一定不如以前嚴密,機會難得,就命令戴笠趁機暗殺。

  這一次機會難得,戴笠立即派人潛入虹橋醫院,買通醫生、護士,每次給汪送葯的時候,秘密摻進適量無色無味的慢性毒藥(據說是玻璃粉)。到了同年10月,汪精衛終於毒發死去。

  一代奸雄,機關算盡。落一個千古罵名,遺臭萬年,可憐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關於汪精衛究竟是怎麼死的,版本很多。以上敘述,是根據上海市政協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編輯出版的《抗戰風雲錄》和1983年9月香港《廣角鏡》,第一、二、三期刊載的霍實子著的《太平洋戰爭時期幾樁史實的大揭露》等資料改寫的。就算是「版本之一」吧。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鉤沉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2: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