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走章子欣的兩租客:十多年前就開始行騙生涯

京港台:2019-7-16 22:54| 來源:紅星新聞 | 我來說幾句

帶走章子欣的兩租客:十多年前就開始行騙生涯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7月13日20時50分,浙江省象山縣警方發布通報稱,經刑偵技術鑒定,在象山石浦海域發現的女孩遺體,確認是章子欣。

  關注該事件進展的全國全網,籠罩在一片令人費解的悲情中。沒人說清楚:這究竟發生了什麼?

  紅星新聞進行了一周多的深入採訪,試圖探尋「章子欣悲劇」的發生邏輯。

  習慣相信老人缺乏安全防範意識

  千島湖是浙江省淳安縣下轄的一個鎮,是淳安縣政府駐地。千島湖的居民,多是來自上世紀60年代中期的水庫移民。

  青溪村位於千島湖鎮東北面,省道繞村而過。全村260多戶,830多人。由於並非處於城市發展的核心區,村民家庭的主要收入,以水果為主,這裡也被稱為水蜜桃之鄉。

  2010年,章子欣出生在這裡。

  章子欣長得胖嘟嘟的,平時戴個紅框眼鏡,上學放學主要是爺爺騎車接送。她學習成績很好,最近的小學二年級的期末考試,她考了第8名,家裡貼滿獎狀。

  由於感情不合,父母分居兩地打工,各過各的生活。章子欣主要由爺爺奶奶帶大,兩個老人很喜歡她,經常給她扎個小辮子。

  在城市化劇烈進程中,村裡保持著相對緩慢的改變。和這些改變相比更為緩慢的,是當地老人的安全防範意識。

  在相對穩定的熟人社會裡,章子欣善良的爺爺奶奶,習慣了相信別人,特別是當別人比較大方地表現出自己的熱情時,他們難以拒絕,何況他們遇上的是一對交談非常得體和自然的「租客夫婦」。

  這兩名租客,來自廣東省化州市,43歲的男租客梁某華是化州市官橋鎮六堆(行政)村大墩坡村村民。45歲的女租客謝某芳是化州市平定鎮塘岸村村民。

  

  梁某華的母親落寞地行走在屋前。

  2005年起,他們就「在一起」了。也是從這一年起,他們合謀欺騙了自己的親戚。

  

  兩人剛在一起就向介紹人下手騙取3萬元

  梁某華和謝某芳儘管同處於化州市,但早前他們並不認識。兩家之間的距離有50公里。他們的相遇,始於2005年。

  今年7月16日,在化州市平定鎮平定市場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門口,林棟寧向紅星新聞回憶起認識梁某華的過程。

  林棟寧是平定鎮山口坡村人,上世紀90年代,他和妻子謝德芳來到東莞市虎門鎮北柵開店做生意。

  「當時主要賣米、賣煙和開麻將館。」林棟寧說,大概5年前,他才和妻子從東莞返回,目前他在家賣點煙草,妻子謝德芳則去深圳幫大兒子帶孫子。

  提起梁某華,林棟寧記憶猶新,「他先後騙了我3萬元。這3萬元不是一次性騙的,分三次騙,每隔十幾天騙一次。」

  

  林棟寧在自家屋前接受採訪。

  在騙他的錢以前,梁某華先和林棟寧認老鄉,隨後認親戚。

  7月14日20時09分,浙江省公安廳新聞發言人辦公室發布的警情通報中這樣描述:「2005年,謝某芳經人介紹與梁某華共同生活至今,未辦婚姻登記……」

  事實上,警方所稱的介紹人正是林棟寧的妻子謝德芳。現年62歲的謝德芳是謝某芳的堂姐。

  7月16日下午,林棟寧撥通謝德芳的電話,謝德芳在電話中告訴紅星新聞,「當時,他(梁某華)經常來我店裡打麻將,多次和我老公說幫他介紹對象。我本來不想管這事,我老公和我說,你不是有個堂妹嘛?然後,我徵得伯母(謝某芳的媽媽)同意后,把堂妹介紹給了他。」

  「兩個人後來好上了。」林棟寧說,早前,梁某華經常去他店裡打麻將,後來發現是化州老鄉,一來二去就熟了。之所以建議妻子把堂妹介紹給梁某華,是因為一開始對梁某華的印象不錯。林棟寧說,和很多穿著隨意來打麻將的人不一樣,「當時,梁某華的穿著打扮很考究。」

  交流中,梁某華告訴林棟寧,他在東莞市大朗鎮有多處廠房和物業,其中一處廠房出租給一家大型的工廠生產。

  這個說法也為梁某華整天沒事,只知轉悠打麻將,鋪墊了很好的基礎。畢竟,梁某華的穿著打扮和他只會打麻將混日子的生活,像極了那些不求上進,靠收租過日子的房東。

  既然梁某華有錢,林棟寧便建議妻子把未婚的堂妹介紹給他,這也理所當然。謝德芳徵得伯母同意后,也照辦了。

  沒想到一介紹,堂妹謝某芳看上了梁某華,兩個人在一起了。就這樣,在東莞,梁某華完成了自己和林棟寧從「化州老鄉」到「親戚」的身份轉變。

  隨後,梁某華隨謝某芳改口將謝德芳和林棟寧稱為堂姐和堂姐夫。再後來,「堂妹夫」梁某華將工廠的一些生意介紹給了林棟寧。

  林棟寧告訴紅星新聞,當時,梁某華告訴他,租用他工廠生產的老闆,工廠規模很大,有三千多人。此外,這家工廠每天產生大量的廢紙以及其他的垃圾,如果能回收,將產生巨大利潤。

  對於這,謝德芳當時是反對的,她告訴紅星新聞,「因為我們不熟(收垃圾)這行,但我老公心動了,我堂妹也在一旁鼓動,我們就答應送錢了。」

  心動了的林棟寧,開始被梁某華和謝某芳合謀下套。畢竟,要拿下這些垃圾的收購權,得付出一些代價。林棟寧說,第一次梁某華要1萬元,說是打點這家工廠的廠長。十多天後,梁某華又說工廠的經理也要打點,又要1萬元。梁某華當時說「再給這1萬元就可簽收購合同了。」再過十多天,梁某華又說,工廠的主管也要打點。

  「說這個主管3000元,那個主管5000元,另外一個2000元,就這樣又騙走1萬元。」林棟寧說。

  3萬元送出去后,收購合同的承諾,遲遲沒能兌現。

  事情還沒完。第四次,梁某華和謝某芳又開口要錢了。這回,謝德芳要求堂妹帶她去看看梁某華所說的那家工廠,但謝某芳拒絕了,還很生氣的樣子。

  林棟寧後來找了在大朗鎮的老鄉,讓他們去打聽梁某華口中所說的那家工廠,「結果才發現根本沒有這麼一家工廠。」林棟寧說。

  發現被騙后,林棟寧打梁某華的電話,他拒絕接聽。他妻子打謝某芳的電話,謝某芳則回答,「我沒拿錢呀,他拿,你問他要呀。」

  就這樣,短暫接觸一個多月後,林棟寧被騙3萬元。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和梁某華、謝某芳這對騙子「夫婦」聯繫,他們也徹底淡出林棟寧一家的世界。

  

  曾狠心騙走親兄30萬血汗錢怎麼就這樣了?

  如果謝德芳第一時間把自己受騙的遭遇告訴謝信桂,他或許就不會再受騙。

  謝信桂是謝某芳的三哥,目前是在廣州從事綠化的普工。對於外界盛傳妹妹騙走他40-50萬元的說法,7月16日,謝信桂告訴紅星新聞,「騙了30多萬元,說幫我買房。」

  這事約發生在10年前,也就是妹妹謝某芳和「妹夫」梁某華騙走堂姐3萬元之後發生的事。

  「妹妹把錢騙走後,就再聯繫不上了。」謝信桂說,這次妹妹出事,也是家裡人告訴,他才知道的。

  妹妹出事後,謝家人沒派人去杭州處理妹妹的遺體,他們也沒和梁家人聯繫。

  「她嫁過去了,是那邊的人了,就由那邊人處理吧。」謝信桂說。

  「可是他們沒有領結婚證呀?」紅星新聞問。

  「他們畢竟在一起十多年了。」謝信桂答。

  對於這個闖禍的妹妹,謝信桂多有幾分無奈,「以前還挺勤快的,怎麼就這樣了?」

  謝信桂說,自己50多歲了,什麼雜活都干。他老婆也在廣州,目前在一家政公司做保姆,生活也很困難。10年前的30多萬元對於謝信桂這樣的普通家庭而言,非常不容易,這些錢是他平時「做點綠化,種點菜賣」,一點點賺來的。但最終,妹妹還是對他這些血汗錢「痛下殺手」,之後,便杳無音信。

  「說不上恨吧?也沒什麼辦法。」電話那頭傳來謝信桂的哀嘆,「這十來年,妹妹沒有和家人聯繫,很多事情我們也不清楚,(早前)如果見到她,我也想問問她為何這樣做?」

  如果一個人對自己親人的血汗錢都可以欺騙,那麼,在任何可以借到錢的平台,他們自然也不會放過。

  紅星新聞從「橙子信服」上查詢獲悉,梁某華的信用等級非常低,該網站出具的報告顯示,梁某華的風險指數為83%,其網貸申請通過率僅為18%,屬於「網貸重患,聞風喪膽」。

  

  查詢發現,梁某華的風險等級很高。

  據網貸行業人士介紹,「橙子信服」平台是網貸行業對某人是否放貸的重要參考。

  梁某華的風險指數是如何統計出來的?紅星新聞就此致電「橙子信服」客服,客服人員介紹,「信用等級是根據客戶在網貸平台上的一些操作行為,進而通過大數據分析和評估出來的。」

  顯然,在網貸平台上,梁某華、謝某芳「夫婦」的信用已經破產,同時,在家鄉和親屬眼中,他們的信用也早已破產,特別在宗族觀念較重的粵西,他們父親或母親過世后,都沒有回家,他們在族人的心中,也早已「被開除」出族群。

  事實上,當他們真的消逝了,也沒能在當地的村落中引發軒然大波,似乎他們未曾出現過。

  畢竟,他們和故鄉的距離,不只是十多年的時光,還有心與心之間與族人形成的巨大的隔閡和差距。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3 03: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