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鬧市竟還有這樣的「秘境」 屬中國寺院頭牌

京港台:2019-7-16 06:46| 來源:TimeOut北京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北京鬧市竟還有這樣的「秘境」 屬中國寺院頭牌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身居鬧市,卻能「山門外軟塵三千丈,哪知三重山門內僧老磬聲中」。身為中國寺院頭牌的弘慈廣濟寺,歷經多次災難仍能鳳凰涅槃,這不正如人生起伏,冥冥中透著某種難於言傳的禪意?

  

  仰仗太監財力,耗時20年復建

  從地鐵四號線的西四站出口出來,不遠處一座宏偉的寺廟赫然在目,這便是弘慈廣濟寺。據寺院方丈演覺法師說,1953年中國佛教協會成立,將會址設在廣濟寺。原來這還有個說法:佛教協會在哪裡,中國第一寺就在哪裡。這也意味著廣濟寺是名副其實的寺院頭牌。

  

  身處鬧市路邊,廣濟寺看起來貌不驚人

  現位於西城區阜成門內大街25號的廣濟寺始建於不尊奉佛教的金代,據史料《宸垣識略》記載,為金時劉望雲所建,因寺址位於金中都北郊的西劉村,所以命名為西劉村寺。到了元末,之前因戰亂而毀為廢墟的古寺遺址,包括佛像、石龜、石柱等均被挖掘出來,古剎得以重見天日。當時的山西僧人普慧,發願在西劉村寺遺址上復興廢剎。

  當歷史的車輪滾入明代,由於皇族崇佛,此時僧人的日子與金代相比,已是天壤之別。都城內外,「明則大無人不建佛寺。」大指的就是大宦官,歷朝太監也出資廣建佛寺,比皇帝蓋得都多。所以,普慧建寺時也仰仗了太監們的財力支持。

  

  乾隆香爐

  耗時20年後,寺廟終於建成,太監請皇帝賜字——這也是當時的風尚。憲宗皇帝樂得賜額「敕賜弘慈廣濟寺」,此時的廣濟寺已歷戰火洗禮,涅槃為京城敕建名剎,廣濟寺之名自此流傳至今。

  朝代更替,但廣濟寺卻得以倖存。清朝時,都城說戒之地,北則廣濟,南則憫忠(法源)。清順治時,廣濟寺成為京城著名的律宗道場,皇室與廣濟寺過往密切。據說康熙時,廣濟寺住持恆明和尚在寺后興建大藏經閣,貯藏從南京請來的大藏經。巧的是,當時在東華門大街有僧蓋閣為遊覽地,被視為「妖」,可見當時是不允許宗教場所旅遊產業化的。

  

  東華門那僧被押到刑曹后,辯解說廣濟寺也蓋閣樓啊,想拖正熱火朝天蓋藏經閣的廣濟寺下水。官員一聽,是有點說不過去,不能厚此薄彼啊,於是決定將廣濟寺和東華門僧一起議罪。這時,廣濟寺監院德光站出來,據理力爭說蓋藏經閣是在廣濟寺原有的藏經閣舊基上,並沒有侵佔官街,又搬出世祖皇帝,說皇帝都同意這事,並非廣濟寺的私意,這才化解了危機。

  「桐樹」贈康熙,雅事傳佳話

  據說在清代時廣濟寺還存有一株被譽為廣濟八景之一的「仙棗垂瓔」,這還是西劉村寺的遺物。後來樹壞了,又在遠處補植了一株,可沒人知道它的名字。這棵樹春天開花,花色紫藍紫藍的,僧人們就隨便稱呼它為桐樹。結果有一天,康熙御駕臨幸廣濟寺,坐到別室里和高僧天孚論道,看到這樹奇異,就問名字,高僧回答說是桐樹,皇帝說這樹不像桐樹,先留著它,以後等碰到認識的人了再說,彆強給它命名。可見康熙帝不僅好學,而且很尊重「樹權」。

  

  第二年春天樹開花時,天孚和尚進宮奏報,康熙皇帝興緻勃勃地臨幸花下,問隨行的侍臣是否認識此樹。大家都面面相覷,康熙就點撥說,瞧這個樹皮這麼柔軟,很是奇異啊。和尚看康熙如此喜歡這棵樹,就奏請將樹進奉。這時康熙表態了:此樹還是不動,留在原圃的好。後來和尚還是將同類的一棵樹贈送到皇宮,康熙大悅。比起送金銀財寶的,贈樹一事也算風雅。留在寺內的那棵老樹,後來被稱為鐵樹,康熙的孫子乾隆還很有興緻地為這樹題詩勒石。這時的廣濟寺,寺基已35畝,還有寺產一大兩小三座塔院和一所下院。

  鼎力搶修,涅槃重生

  到民國時期,廣濟寺內大雄寶殿供奉的一尊130多斤的普賢銅像佛被盜,引起轟動。在辦案時發現,當時的寺內居住者極其複雜,最後結論為自盜。廣濟寺在民國時遭受了滅頂之災,1932年舉辦華嚴息災法會時發生了一場大火,將寺院毀於一旦。後來還是在吳佩孚等各界名流支持下,廣濟寺才得以按明朝格局再次涅槃重生。

  

  聽演覺法師說,寺院東、西、中三條線的建築,如今只剩下中線建築,規模不及以前的1/5。1972年,在周總理的指示下,搶修了廣濟寺和離之不遠的白塔寺。大雄殿內的三世佛是從西郊大覺寺移來的,當時在北京各寺已無法找到一堂完整的羅漢像,所以三世佛兩側的羅漢像,取自市文物局庫內的藏品,因體量較小,只好在大殿的原龕內加砌台座,這才保證了協調。

  

  而為了搶修這些被損壞的佛像和文物,廣濟寺還在西院臨時建立了一個小作坊,請來故宮博物院修復廠的高級技工,通過他將多名已改行的修復專家請到廣濟寺。中國佛教協會的黃炳章在後來的回顧中說, 「廣濟寺成為文革浩劫后國內修復的第一座寺院。」

  「另類」彌勒佛,稀有長明燭

  穿過現在的廣濟寺山門,東西兩側對稱分佈著修復后的鐘樓和鼓樓,每天演繹著「晨鐘暮鼓」。院內東側原為北京居士林所在地,現在改為《法音》編輯部流通處。西側為中國佛教協會傳達室。天王殿是廣濟寺第一重殿堂,進入大殿,眼前的明代銅鑄彌勒佛令人大為驚訝。只見他半盤半坐於蓮花座上,法相莊嚴,這和中國大多數佛寺中供奉的袒胸露腹的大肚彌勒佛很不一樣,其實這才是彌勒佛原本的形象。

  

  走到二進院,大雄寶殿赫然入目。殿中最早供奉的三世佛為康熙年間的焦萬里所塑,已毀於民國火災中。重新塑造的佛像也在文革中再度被毀。現在殿內的三世佛是1972年修繕時由其他寺院調撥來的。供台、香爐、蠟台、花瓶都極其精美、名貴。在釋迦牟尼佛像前兩側,有兩支分別高四米和三米的明代長明燭,演覺法師介紹說,這是由整根檀香木雕刻而成的藝術珍品,上面通體盤刻著「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故事,這樣的長明燭在國內非常罕見。

  珍貴《勝果妙音圖》重見天日

  在大雄寶殿內,三世佛像后影壁的背面,裱貼著一幅高6米、寬11.3.33米的指畫《勝果妙音圖》,這是清代著名畫師傅雯奉乾隆皇帝諭旨為皇太后祝壽所繪,內容為釋迦牟尼靈山說法的場景,完全用手指代筆所繪。淡淡的赭石色,沒有工筆重彩畫幅的色彩濃烈絢麗,只有素雅清淡,倒和整個廣濟寺的氛圍契合。這幅畫中除了釋迦牟尼外,聽眾眾多,包括普賢、文殊菩薩,還有中國的布袋和尚和三國時的周倉、關羽和關平,倒也符合中國當時「三教合一」的民情。

  

  這幅畫應是在民國大火後為廣濟寺所藏,據說是上世紀50年代由趙朴初居士從藏經樓上發現,並將它懸掛在大雄寶殿內。究竟《勝果妙音圖》是如何進入廣濟寺的,至今是個謎。而在文革中,中國佛教協會的有識之士,預感到這場史無前例的群眾運動可能造成難以估量的破壞,於是在這幅被視為寺寶的清代指畫前砌上一堵假牆以資保護。被保護的還有寺藏全套藏經,它們得以倖免於文革時燃燒數日的大火中。

  

  方缸

  穿過圓通殿,後面是寺院的最後一進院落,不對遊客開放。裡面庭院的正中漢白玉石座上安放著古銅色、也稱鱔魚青色的方缸,缸外綁縛著兩道鐵箍,它就是在民國的火災中被毀、留下歷史興亡裂痕的方缸。據說這是北京城內唯一一座明代方缸。方缸內現盛一黃土,來年的夏天,會有蓮花盛開。

  文 潘波

  攝影 王甜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16: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