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國是一種「例外」 美國如何用科技統治世界

京港台:2019-6-11 06:57| 來源:多維 | 評論( 15 )  | 我來說幾句

為何中國是一種「例外」 美國如何用科技統治世界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19年6月,隨著中國的反擊,美國已越發難以用科技統治世界。

  美國作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科技帝國,蘇聯和日本都曾對其發起過挑戰。然而,卻都因為這樣或那樣原因不得不最終敗下陣來。輕者經濟陷入停滯,重者如蘇聯則直接就「命喪黃泉」,而只有中國正在成為一種例外。因為在中國面前已經「前有車後有轍」,歷史的經驗和教訓都足以使中國能夠破解美國科技發展的「秘籍」。

  蘇聯與日本的前車之鑒

  二戰後,作為僅有的兩個超級大國之一,蘇聯一度依託強大的國家資源整合能力與美國進行著科技和產業抗衡。在載人航天、洲際導彈、潛艇製造、核工業、飛機製造、機械裝備,甚至在半導體等等重工業領域,蘇聯都與美國展開過捉對廝殺。可以說當時蘇聯的科技能力並不輸於美國,無論在衛星、載人航天、潛艇性能,甚至晶體管的初期研發上,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甚至屢屢壓過美國。在上世紀70年代末,蘇聯的經濟規模一度達到美國的40%。

  然而,沒有市場的支撐、沒有科技與資本的良性循環機制,成為蘇聯的致命傷。儘管,蘇聯可以調集全國資金在個別項目上實現趕超,但是,這些科技上的成果除了為軍事工業服務外,很少能夠轉化為民用產品。即使能夠轉化為民用技術,在高度集權化的計劃經濟體制內,也難以高效的轉化為企業的利潤。

  更關鍵的是,蘇聯,以及東歐國家的市場狹小、資本薄弱。當時普遍在社會主義國家實施的計劃分配和低工資制度,導致了市場和資本的進一步萎縮。整個科技的民用研發難以獲得後續的資金投入,更難已根據市場需要進行及時改進和調整。於是出現了衛星更能夠上天,但是卻生產不了暖水壺的畸形經濟發展。

  在「國家、科技、資本、市場」的完整鏈條中,蘇聯缺少了兩環,這使得整個機制無法持續地良性發展。尤其在人類面臨從電力革命向電子信息革命的關鍵轉折時期,這種競爭劣勢就顯得更為明顯。

  其實,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電子產業革命的初期,也就是從電子管向晶體過度的初期,蘇聯在硅基晶體管、鍺基晶體管的發現和研發上一開始時還領先美國半個身位。但是,隨著蘇聯經濟的下滑,蘇聯越發無力向美國那樣在硅基晶體管、鍺基晶體管兩條道路上平行進行發展。因此,蘇聯只能在初期開發相對簡單、成本相對低廉的鍺基晶體管上投注全力,而放棄當時性能和技術都不盡如人意的硅基晶體管。

  也許是命運的安排,蘇聯這次單方面的下注終於「賭」錯了。隨著晶體管功率、數量的增加,鍺基晶體管遭遇了機理上難以逾越的性能瓶頸。而硅基晶體管則在克服了最初的製備困難后,開始顯示出巨大的潛力。對於「兩頭下注」的美國,在拋棄了鍺基晶體管路線后,取得了在了硅基晶體管上的成功,並通過硅基晶體管的利潤迅速彌補了在了鍺基晶體管研發中心的損失。

  然而,在科研上缺少資本迭代機制的蘇聯,則由於過於僵化和集中的科研機制和資金投入方式,導致只能一往無前,而難以承受科技和經濟上的挫折。而且在政治上,一個科研項目的失敗,在蘇聯往往意味著一批科研人員科研生涯的結束,甚至還會因此政治因素遭到批判。最終,資金的匱乏和人才的流失,讓蘇聯輸掉了這場人類跨入電子信息時代的競爭。

  當時間進入上世紀八十年代末,隨著美蘇技術代差的拉大,以及美蘇軍備競賽的持續,蘇聯在科技研發、軍工生產上支出幾乎如同無底洞一般,最終拖垮了整個蘇聯經濟。人民生活不僅長期得不到提高,反而由於社會經濟、政治的僵化,蘇共特權階層的形成,社會分配越發的不公。最終,經濟危機演變成為一場政治危機,蘇聯這頭龐然大物轟然倒下。

  而反觀日本則是走了另一個極端。日本對於美國的挑戰失敗,源於國家意志層面的缺失。

  這裡並不是說日本政府沒有國家科技戰略,恰恰相反日本在國家戰略制定的十分相近。只不過,日本並不是一個具有獨立的國家意志的經濟體。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隨著美國的高端技術不斷向日本轉移,在家電、汽車等產業上日本的產品已經反超美國的企業,甚至在半導體產業,尤其是內存晶元上已經具備挑戰美國的能力。

  然而,隨著1992年,美國逼迫日本政府簽訂了所謂的「廣場協議」之後,美國在金融上迅速打垮了日本政府設立的日元匯率「防線」。除了美國在日本享有駐軍和軍事指揮權,可以對日本政壇呼風喚雨外,通過強迫日元與美元掛鉤,美國再一次從國家經濟政策上「控制」的日本。無論日本的產業科技政策指定的如何完善,但是,來自國家整體戰略上的缺失,以及美國對於日本發展高端軍工產業上的限制,讓日本永遠只能充當美國科技產業的配角。

  對於中國來講,蘇聯的解體和日本的失敗,可謂是前有車後有轍。單純依靠計劃經濟體制、依靠國家的力量,固然可以在局部項目上取得突破,但是,無法獲得持久的生命力,更難以抵禦科技變革的風險。而過於依靠私人資本,依靠技術引進,沒有國家政治的獨立與金融體系的獨立,也無法達成科技發展與經濟戰略的配套,一旦遭遇美國「扼制」就有可能滿盤皆輸。於是,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中國就開始韜光養晦的戰略與積極的技術儲備。

  然而,與中國的卧薪嘗膽相反,對於蘇聯「冷戰」的勝利和對於日本的成功扼制,卻讓美國陷入了狂歡。環宇之內已再無敵手,一次又一次的勝利開始讓美國相信歷史已經終結。整個美國精英層陷入了極端的狂妄,從1990年以來,美國先後針對伊斯蘭世界發動了多次戰爭。美國時任總統小布希(George Walker Bush)甚至喊出了「再次十字軍東征」的政治口號。

  戰爭無疑在迅速消耗掉美國的實力。然而,真正的危機還是來自美國國內的驕奢淫逸。勤懇的工作和枯燥的基礎性科研正在被華爾街的暴富神話所代替。相比於金融產業的高利潤,大量的中低端產業已經被認為是無利可圖,於是紛紛向海外,尤其是向中國轉移。

  美國人高傲地認為,只要控制住高端產業,對於任何國家的趕超都可以複製「扼殺」日本的一幕;只要在金融上控制住全世界的資本,同樣也可以再次重演在「冷戰」的成功。美國已經建立了最完整、最成熟、最先進的經濟和社會制度。政府已經不再重要,新自由主義指導下的美國,憑藉著資本自發的力量就可以宣布歷史的終結。

  儘管2000年美國網際網路泡沫的破裂使得美國實體經濟備受打擊,但是,依舊沒有引起足夠的警醒。華爾街進而吹起了一個更大的房地產泡沫開始讓美國的狂歡繼續。

  直至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美國人才終於從「迷夢」中醒來。人們驚奇的發現,在美國的理論家們宣布歷史已經終結之後,恰恰被歷史終結的卻是美國自己。儘管美國政府依然在出台各種國家科技戰略,但是,其資金投入力度已經大不如前。2000年至2016年,美國研究與開發(R&D)費用佔國內支出增長不到2倍,年均複合增速僅為4.1%。而同期中國R&D費用佔國內支出增長超過20倍,年均複合增速達到21.3%。按照這個增速測算,到2024年前後中國在研發的整體資金投入就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

  並且,中國本身憑藉著全球產業分工早已成為「世界工廠」。中國在掌握中低端產業技術能力后,就猶如獲得了一架向更高科技數攀登的雲梯,只要中國一直努力向上攀拍,就如同當年的日本那樣,遲早有一天會威脅美國在高端市場的地位。

  美國突然發現其實自己並無法像扼制日本那樣來「扼制」中國。中國在政治、軍事、金融上不僅是一個極其獨立的國家,並且擁有著接近集權的中央意志。美國不可能像扼制日本那樣,通過對軍事、政治的控制來改變中國的決策,也不可能通過強迫中國金融開放,來變相操控中國的經濟。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也已經發現了美國計劃通過推動中國金融全面開放,從而複製日本「廣場協議」的企圖。實際上,中國已經停止了金融開放,至少是僅僅按照對自己有利的情況在實施金融開放。

  在美國的特朗普政府看來,這是中國在「背信棄義」「出爾反爾」。然而,在中國政府看來,他們卻是在政治上停止以「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為綱領的市場化冒險。

  中國政府開始重新樹立中共對於經濟的主導權,同時,資本市場也按著更加規範的操作再重新建立。中國既不存在日本那樣的政治缺陷,而且吸取了蘇聯的教訓,更沒有跌入「新自由主義」的圈套,反而「偷偷」破解了美國科技發展的「武功秘籍」——「國家、科技、資本、市場」四者的結合正在讓中國的科技發展形成一種自發的力量。中國追趕甚至超越美國就將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更為致命的是,中國還有比美國政府更為強大中央集權和國家整合能力,中國有比美國當年龐大得多的市場。即使美國封鎖住了國際市場,中國還有幾乎和國際市場同等人口規模的國內市場可以用來與美國糾纏。無論是拖垮中國、還是圍堵中國,對於美國都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而對於美國,其核心技術和高端產品製造能力固然足以扼制整個世界產業經濟的命脈,並且完全可以通過降低工資、增加生產和出口來實現「再工業化」,但是顯然這樣做只能滿足美國作為一個先進國家的需要,而不能滿足美國維持世界經濟霸權的胃口。

  美國當初的全盤戰略布局已經全面落空。這是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不得不面對這一棘手的問題。

  為此,美國不得不發動貿易戰、科技戰,來阻止中國的趕超,逼迫中國領導人作出產業和金融上的妥協,抑或在時機尚不成熟的時候與美國進行產業「決戰」。因此,在這個關鍵時期,無論是恐慌還是意淫,對中國都沒有太多的意義。

  中國只要以拖待變,補好科技短板,繼續理順「國家、科技、資本、市場」四者的關係,就沒有太多的顧慮。在客觀上來講,美國在技術上依然具備統治全球的能力,中國沒有能力去挑戰美國的技術能力,但是同樣,美國也沒有能力在中國已經佔據的市場優勢上「打敗」中國。

  最終,結束中美貿易戰的也許將是帝國老去的一抹焰火,接下來將是中國的機遇。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06: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