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何清漣警告:中美關係邁向危險區域

京港台:2019-6-1 06:54| 來源:DJY | 評論( 20 )  | 我來說幾句

經濟學家何清漣警告:中美關係邁向危險區域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中美雙方磋商了一年零兩個月的貿易協議臨近簽署,北京突然發難,全盤否定此前曾步步為營敲定的協議,華盛頓的惱怒可想而知。目前除了加征關稅之外,雙方關係正向危險區域推進。據福布斯消息,華盛頓準備和中國掀桌子,一是準備用增加關稅應對中國人民幣貶值(中國人民幣貶值是為了擴大出口),二是聲稱將向明晟(MSCI)和彭博巴克萊全球綜指施壓迫,將中國A股踢出指數。這兩條標識中美關係正向危險區域挪動腳步。

  2018年中國遇到美國「貴人」相助

  一國貨幣貶值與另一國增加關稅之間的相互影響過程有太多環節,需要對相關數據建模分析,那是專業性極強、耗時極大的活兒。本文重點分析第二點。

  2018年6月,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明晟指數(MSCI)與富時羅素將中國A股納入指數,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隨之宣布,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將被納入該綜合指數。這幾家公司的決定為中國帶來巨大的外資流入,緩解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困境。今年3月25日,我在Twitter發表一條推文:「2018年全球對中國經濟看衰之時,中國遇到了『貴人』。這『貴人』一是時刻準備彈劾川普並贏回眾議院的民主黨,二是全球指數編製公司老大老二等。老大明晟(MSCI)正式將中國A股納入MSCI指數,老二富時羅素正式將中國A股納入富時全球股票指數系列」。

  2019年4月1日,彭博如期宣布正式將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被納入指數的債券是中國國債和三家政策性銀行債券。對中國的資本市場而言,彭博這一宣布是個極大的利好消息,是習近平推翻談判協議的底氣來源之一。在此之前,國際三大計價債券分別是美元、歐元和日元,如今,彭博的背書讓人民幣債券成為第四大國際計價貨幣債券。

  這三大機構的承認,等於為中國國內投資者視若畏途的A股,以及不被看好的中國國債進行信譽背書,直接影響全球資本流往中國。外界預測,僅彭博4月1日這一宣示,將吸引數以十億美元計的外資流入中國規模達13萬億美元的債市。

  全球資本市場的「上帝之手」

  有關金融評級機構(包括指數編製公司)的威力,全球著名的諮詢公司麥肯錫於1996年出版的《無疆界市場》中如此闡述:「全球資本市場對主權國家政府的牽制越來越多,而主權國家對資本市場的控制力卻日漸削弱。」該書宣告:「誰掌控全球資本市場的定價權,誰就掌控了全球資金的流向,就掌控了主權國家的貨幣政策和金融政策,就掌控了主權國家興衰成敗的命脈。試問:當今世界,誰掌控著全球債券市場和資本市場的定價權呢?答案是:那就是以穆迪、標準普爾為代表的美國信用評級機構。」

  這本書問世不久,亞洲發生了1997年金融危機,美國總統柯林頓的政治顧問卡維爾(James Carville)不無調侃地形容:「過去我總以為,如果能轉世的話,下一次我將選擇做總統、教宗或棒球打擊王。但現在我覺得,下一輩子,我要操作債券。身在債券市場,你可以任意威嚇他人。當然,如果能夠像評級機構主管那樣,對債券價格頤指氣使,就更神氣了。」多年以後,托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一書中如此描繪這些機構:「以我之見,當今社會有兩大超級權力機構,那就是美利堅合眾國和穆迪評級。美利堅合眾國用炸彈摧毀你,穆迪通過降低你的債券評級毀滅你。而且,相信我吧,有時,誰也說不準這兩者誰更厲害。」

  正因如此,這些國際評級機構對中國信用評級上調或下降,牽動著北京的喜與怒。得到好的評級,北京有如拿到上方寶劍;一俟評級下調,北京如坐針氈,例如2017年三大機構一道將中國信用評級下調,北京得罪不起這麼多機構,只能硬生生忍受。今年5月7日,摩根士丹利發布最新研報,將工農中建四大行評級從增持下調至持股觀望,引發四大行當中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股價不同幅度下跌,北京就坐不住了,各種批駁紛至沓來。

  標普、穆迪掌握各國信用評級,明晟、彭博則掌握將各國股市納入編製的鑰匙,在資本市場都具有呼風喚雨的權力。有了這些「貴人」相助,中國資本市場表現不俗:2018年中國債券市場外資凈流入規模約1000億美元,佔新興市場流入外資規模的80%。2019年第一季度,通過滬港通和深港通流入中國股市的資金凈額超過186億美元,約為2018年同期的三倍。4月10日,中國銀行在境外成功完成等值38億美元的「一帶一路」主題債券發行定價,包括美元、歐元、澳元、人民幣和港幣5個幣種。在投資者結構上,歐元債券品種歐洲投資者佔比為83%,為歷次發行最高,其中,義大利、德國、法國的投資者佔比達45%。

  《紐約時報》至今還在為歐盟各國叫屈,稱它們被華盛頓逼著選邊站隊。其實,歐盟諸國早就站了隊。美國既不可能像當年與日本打貿易戰時那樣,讓盟國一道出手逼迫北京簽署《廣場協議》,甚至不能讓本國的國際評級機構暫緩對中國的評級。因此,中國在國際社會擁有的迴旋餘地,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美國壓力。

  川普出拳的力度有多強?

  中國「以市場換技術」——「求、借、偷」的把戲玩了近30年。柯林頓推動的全球化需要中國市場,911事件迫使小布希出於反恐需要與中國修好,奧巴馬當政時期更是給了中國大量竊取知識產權的機會,如今到了美國算這筆總賬的時候了。只是美國這彎轉得太急,讓所有長期搭美國便車的乘客(包括歐盟等盟國)都對川普總統生出怨懟之心。

  如果川普總統能夠向MSCI和彭博巴克萊全球綜指施壓,將中國A股踢出全球股市指數編製,確實對中國能夠形成不小的打擊,打擊對方資本市場的吸金能力,就是展開金融戰的前哨戰。反觀中國官媒放風的「稀土反制」策略,很可能是一響空炮。美國國防部承認,稀土是美國用以保障國家安全眾多武器系統的必需元素,包括激光(鐳射)、雷達、聲納、夜視系統、飛彈制導、噴氣發動機,以及裝甲戰車用合金等等。但據《紐約時報》在《稀土,中國的貿易戰反擊「王牌」?》(2019年5月24日)一文所引數據,美國本土對中國稀土的依賴已經非常低。中國海關的數據顯示,去年美國採購的稀土僅佔中國出口量的3.8%。中國從去年開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稀土進口國,美國也是中國重稀土的最大供應國之一。

  但美國的打擊存在障礙。川普雖然貴為美國總統,卻只能向本國金融評級公司「情商」兼略施壓力,如果公司不聽他的,在中國未正式成為敵國之前,川普並沒有辦法改變這些公司的「專業決定」——走筆至此,筆者得重提一件「全球超級經濟權力機構」不給「全球超級政治權力中心」美國政府面子的陳年舊事:2011年8月5日晚上,標準普爾公司突然對外宣布,將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還將美國的信用評級展望定為「負面」,發出未來有可能繼續降級的警告。美國保持了近一個世紀的主權債務最高信用級別首次被改寫。穆迪當時雖然未將美國信用降級,但也警告會調降美國信用級別。

  目前,中美雙方推進「戰爭」升級的動作還是隔空喊話,只是出戰方等級不同:美國方面是白宮主人的推特喊話及高層官員表態,中國方面主要是官媒《人民日報》、新華社及任正非等利益相關人士,中南海主人及高官們則神秘地保持沉默,外界只能沿用「克里姆林宮學」(kremlinology)演化而來的「中南海占星術」猜測:習近平視察江西稀土礦,被解讀成他在釋放用「稀土戰略」反制美國的信號;習向紅軍長征會師紀念碑獻花籃並發表講話呼籲民眾「重新再出發,因為現在是新長征」,被解讀成他在表達將中美貿易戰繼續下去的決心。而中國的體制卻能保證一切公司乖乖聽命於黨中央號令,沒有哪家公司膽敢在中共總書記領導的貿易戰時期「資敵」。

  但我認為,習近平有他認為的足夠的信息堅持「以拖待變」策略(另文闡述),期望明年美國大選結果是「川普敗選」,中美關係回到民主黨主政時期。川普對這一中方策略現在也心知肚明,只能表示不急於結束貿易戰了。在美國2020大選終戰之前,雙方即使再回到談判桌前,也不會有結果。在這段時期內,雙方會一直處在向「危險區域」緩緩推進之態勢。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21: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