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開打一年 華人川普粉絲變心了嗎(圖)

京港台:2019-4-24 10:41|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12 )  | 我來說幾句

貿易戰開打一年 華人川普粉絲變心了嗎(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對於王湉(David Tian Wang)來說,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一位「和藹可親的老頭」,也是一位有始有終、意志堅定的商人。作為「華裔北美川普助選團」(Chinese Americians for Trump)的創始人與活躍的共和黨支持者,王湉曾在各種場合多次見過特朗普。「他(特朗普)說要做的事情都能做到,」王湉說。「世界上很多其他領導人都怕他的這一點。」

  

  2016年6月3日,特朗普在加州的一幢私宅中首次會見華裔選民。王湉與特朗普在會見活動上。

  就任總統兩年多以來,特朗普對世界許多國家都採取了強硬政策,尤其是中國。儘管特朗普聲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非常好的私人關係,」 但是,從中美貿易戰到全球打壓華為,在特朗普時代,中美關係急轉直下。涉及嫖娼醜聞的特朗普支持者楊蒞(又名辛蒂·楊[Cindy Yang]),被指出與北京官方有聯繫,以及中國公民張玉婧擅入特朗普私人莊園被捕,都為華裔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國的形象蒙上了陰影。

  然而這並沒有影響到王湉,這位來自北京的美國移民,對特朗普一如既往地支持。他於1999年去美國上學並定居,現年35歲的他從事公司投資行業,與妻子和孩子們生活在洛杉磯郊外的戴蒙德巴地區,但他對工作與學歷不願意透露詳情。王湉現在是綠卡持有者,本人沒有投票權,不過他正在申請公民身份。

  王湉在2016年美國大選之前創立了「華裔北美川普助選團」(以下簡稱「助選團」)。根據王湉的描述,助選團有大約7000名活躍成員,70%是女性,95%以上是1990年代后因求學或工作來美的中國大陸移民,「學歷背景比較高」,分佈在全美各州的主要華人聚居區。助選團主要通過微信群溝通或組織活動,王湉計劃在2020年將助選團活躍成員擴展到一萬人,以幫助特朗普的連任競選。他的微信頭像是他與特朗普的合影。

  王湉提到,隨著特朗普在移民、教育、稅收等方面為華裔美國人發聲,他們之中越來越多開始投票給共和黨。但是,許多民調結果都顯示,大多數華裔美國人還是支持民主黨。根據2018年秋季的「亞裔美國選民調查」(Asian American Voter Survey),70%的華裔註冊選民表示他們不認可特朗普任期內的工作,只有24%表示認可。

  王湉稱,特朗普支持者的身份為他的生活帶來許多挑戰。他提到,自己8歲的兒子在學校表達對特朗普的支持時會挨罵並受到同儕壓力,其他助選團的成員也擔心自己的孩子們在瀰漫著自由派價值觀的公立教育系統被「洗腦成」左派。最近,王湉還建立了專門反對民主黨華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的組織。

  4月初,紐約時報中文網對王湉進行了電話專訪。訪談內容經過刪減與編輯。

   貿易戰為特朗普減分了嗎

  問:現在的中美貿易戰和貿易談判的情況下,你自己或其他特朗普支持者怎麼看,會受到影響嗎?

  答:首先來說我是一個華人,我是在中國出生然後熱愛美國的一個人。我當然也熱愛中國,但是不代表我熱愛中國共產黨。

  我的忠心是美國的共和黨。

  我覺得在中美貿易戰的時候我是兩個國家都支持的,我真的是希望兩個國家都可以共贏。

  首先,我覺得美國搞貿易戰肯定是為了美國自己,它可能希望可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可以更多賣出自己的產品,這對美國人來說絕對是好事。而且它在中國的產品上了很多稅收,這對美國財政部絕對是好事,可以填補一些美國自己的財務上的漏洞。

  為什麼對中國來說是一件好事?我從一個中國人的角度來說。

  當時俄羅斯為什麼沒有給中國原子彈,但是中國自己做出來了,因為中國就是有一種倔性子。所以自從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到現在來說,中國有太多太多問題了,但是這些問題我覺得只要美國貿易戰一打,很多問題慢慢會體現出來,而且中國可以在5到10年之內都會改正的,所以對中國來說也是好事。

  這麼講好了,比如說一個經常愛作弊、喜歡抄襲別人的學生,終於被老師發現了。然後老師批評了他一下,跟他說「你如果不怎麼做我就要怎麼弄(懲罰)你」,然後這個學生慢慢變好了。

  我覺得單獨這件事來說,中國可能會更加在乎創意,會花更多時間去培養一些有創意的人才和企業。這樣子以後可能真的不需要抄襲美國。

  問:華人特朗普支持者對於特朗普這兩年的政策怎麼看,支持態度有什麼改變嗎?

  答:我覺得只能說更加支持了。

  因為還是要回到最開始的一個問題,就是說支持他的這些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的問題。如果你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和認為自己是美國人,答案肯定不一樣。

  因為特朗普提出的這些口號,都什麼美國第一了,所以你要是在美國的話,你是既得利益者,你如果在中國的話你肯定不是。所以你要看這些在美國住的美籍華人他們到底認為自己是哪裡人。這需要通過很多年的融合,看他們有沒有融進美國人裡面去。但是同時間很多人還其實真的是不忘本的,如果你在他面前罵中國的話,他肯定是怒了,肯定跟你懟。但是同時,他們也是支持共和黨的。

  問:你現在群里有發生這樣的分歧嗎?

  答:我在這裡面當然有了。

  有些人,比如對於像中美貿易戰,如果他沒看得很清楚的話,可能說「哎呀幹嘛打中國,怎麼不去跟日本搞一個貿易戰,怎麼不跟其他國家搞貿易戰,為什麼搞中國呀」。他們可能看不清楚(形勢),但他們畢竟住在這邊,你也不能叫他們漢奸,他們選擇來美國,然後也入籍了這麼久,但是他們其實心裡面還是很支持中國的,同時也支持美國,你知道吧?

  當然肯定會有一些極端分子就只支持美國,不支持中國的。

  問:對於華為這樣的事情,華人特朗普支持者當中大家爭執多嗎?

  答:大部分沒有,很多人還是支持(特朗普的政策)。

  因為華為那個事其實大家也知道,就像我說的,如果(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沒有犯罪的話,美國應該不會通輯她。大家都知道,她還是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比如像洗錢,比如說賣東西給伊朗,比如像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被她給破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兒。

  她如果沒做(這些事)的話,美國是一個司法制度還不錯的國家,最後拿不出來什麼東西(證據)的話,孟晚舟可以反告它。

  

  2018年10月26日,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左)與王湉(右)及華裔北美川普助選團」的喬治亞州代表Sunny Wong女士(中)在洛杉磯比佛利山莊半島酒店的會面活動上合影。

  因何愛上特朗普

  問:你覺得2016年的時候,是什麼原因使很多華人支持特朗普侯選人?

  答:他(特朗普)這個人的人格魅力是非常大的,其實很多的選民選人的時候,第一是要看他的人格魅力。當他喜歡這個人的時候,然後再聽他的政見;他的政見和你心裡的一些想法差不多一致的時候,才會投票去選這個人。所以特朗普說的很多東西都是我們這些華人選民——不管是第一次選還是選了很多次的人——跟我們心裡的一些價值都是比較接近的。

  問:什麼樣的價值觀是華人和特朗普比較接近的?

  答:我們從教育方面講好了。在2016年之前民主黨搞的一些,比如說SCA5(第五號加州憲法修正案)之類的事情,搞的華人非常不高興(該修正案要求加州恢復公立大學在錄取學生時允許考慮其族裔背景,並據此給與合法的優惠或限制的待遇——編注)。然後特朗普候選人出來了以後,就提到了meritocracy(任人唯才),完全就是affirmative action(平權行動)的反方向,一個反面。大家都很喜歡他的meritocracy。

  這是在教育方面,那在移民方面,其實他用的也是meritocracy,大家也都覺得是對的,因為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付出了多少你就應該得到多少,而不是通過你的膚色、你的眼睛顏色、頭髮的顏色來選擇你是不是應該在這個國家留下來。

  問:歷史上來說,亞裔在最開始來到美國的時候,本也是受益於早期的affirmative action。你怎麼看?

  答:我覺得affirmative action在不同的時期它有好有壞的作用。在以前來說,像特朗普總統當他還是候選人的時候,我親自問了他,你覺得affirmative action怎麼樣?他當時對我回答說,affirmative action已經run its course(已經失去了作用),意思就是說他已經以前可能是有用過,但是現在已經沒有用了。

  我覺得現在沒有必要繼續再走affirmative action的路線,因為再走的話就變成了一種(對亞裔學生的)reverse racism(逆向歧視)的感覺。

  問:你覺得為什麼對其他的少數族裔不需要有這樣的優待了?

  答:現在主要的affirmative action已經做的很過分了。

  我們再看一下西班牙裔和非裔學生,他們上的學校其實是和華裔上的一樣的公立學校。並不是說華人在教育資源上得到了更多的幫助,或者說華裔上的學校更好,都沒有。

  既然所有的民族已經在一個同樣的平等線上,同樣經過1到12年級的學習,為什麼華裔需要在平均GPA上要比這些非洲裔人或者拉丁裔更多?我覺得是完全不對的。

  問:特朗普總統執政兩年多,這些議題有什麼改善?

  答:我覺得非常多的改善。他經常在政治上提出meritocracy的概念。然後我們之前有告哈佛,說哈佛有點歧視華人,他還幫助我們。

  當然了,我個人也不是百分之百認同完全的meritocracy。如果你說如果一個公立大學裡面,如果完全是靠考分進去,裡面全都是黑頭髮的華人,我也是不贊同的,我是支持多元化的。但是我不支持對華人學生有太誇張的入學(要求);可以稍微有一點點難度,但是不要太多。

  我覺得他們不要以膚色來判定一個人,可以用比如說經濟背景。有錢的黑人也多了去了,有錢的拉丁裔多了去了,有錢的華人也多,但是窮人也多。

  所以我是支持affirmative action based on financial background(基於經濟背景的平權行動),我並不支持affirmative action based on skin color(基於膚色的平權行動)。這其實也是所有華人都在談的東西。

  

  2016年6月3日,特朗普與「華裔北美川普助選團」成員的合影。

   華人諜影,還是想太多?

  問:我看到2018年《世界日報》的一篇報道,提到美國懷疑中國的統戰部門聯繫華人群體從事間諜工作。這個報道里也有對你當時的採訪,你回應說華人如果不是從事涉密行業就不用擔心。你現在還是一樣的想法嗎?

  答:我忘了我之前說什麼了。我覺得說,因為大家來了美國呆久了以後,都知道美國有很多僑領(僑界領袖)。這些僑領他們都是基本上跟,不能說統戰部,我都不知道統戰部什麼東西,在美國呆久了不知道統戰部是什麼,但我知道他們和領館挺熟的,因為他們的什麼活動領館都參加。

  首先不能排除(僑領)裡面有一些人是聽領館的話,但是我覺得絕大部分的這些僑領,他們也就是為了上一個《世界日報》(北美地區的中文報紙——編注)的B版,上一個家園版,也就這樣了,或者他們就想在裡面撈點活,找點生意干,或者就上個報紙照張相,你知道嗎?他們並沒有什麼,真正地做了什麼事兒。

  問:那你覺得像楊蒞也是這種人嗎?

  答:這個不了解我不能說,我不認識她。當然了間諜肯定是有的,你知道,兩個國家到哪都有間諜。但是我不了解這個人,這個事最好讓那個什麼FBI調查吧。

  問:對於最近的這些案子,你會擔心美國方面對華人的懷疑嗎?

  答:不會,我覺得華人沒什麼好懷疑的吧。我覺得這種東西叫做McCarthyism(麥肯錫主義)。McCarthyism在很多年前,尤其在冷戰的時候,大家互相懷疑對方是不是共產黨員。我覺得(現在)沒那麼誇張。

  問:因為你自己本身是有非常廣泛的人脈,跟特朗普總統還有相關的共和黨人也有聯繫,你會擔心自己被中國相關方面聯繫嗎?

  答:我跟中國這方面聯繫?當然沒有了,可能除了我媽以外,所以基本上沒人了,我一個禮拜給她打個電話給她聊聊天什麼的,大概就這樣。

  問:你覺得華人在美國如果被懷疑與中國共產黨有聯繫的話,會面對無法自證清白的情況嗎?

  答:沒有,我覺得美國華人在美國融合得很好,而且有很多華人也是喜愛美國才會呆在美國的。我身邊也從來沒有一個白人正面說「你是共產黨員」什麼的。我是支持自由民主和美國的這些憲法的,一個共產黨員不會支持這些東西。

  我覺得想太多了,想太多了。

   誰能代表華人的美國夢

  問:你為什麼建立反對民主黨籍總統參選人楊安澤的組織?

  答:我覺得他在外面還挺受歡迎的,但實際上他在華人這個區域裡面是沒有那麼受歡迎。但是外界看不到,主流媒體也看不到。

  我覺得還是應該讓主流媒體知道,其實華人裡面也有很多是不支持他的,所以我就搞了這個事情。

  問:你覺得他為什麼在華人群裡面不受歡迎呢?

  答:在我們微信上的華人圈裡面,大部分都還是比較保守派的。他(楊安澤)是完全走這種——不能說是社會主義,但是挺社會主義的這種路線。

  問:但是數據顯示美國的亞裔群體,尤其是華人群體,大部分還是比較偏向於民主黨這邊的。

  答:這個數據是事實,華人在2012年和2016年都是更多投給了民主黨。但是2016年,華人投給民主黨的就已經比2012年少了10%,這也是事實上的一個證明(對此各民調數據存在分歧。根據2012與2016年的全國亞裔美國人選后民調,華裔投票給民主黨候選人比例減少了8%,由69%降至61%——編注)。更多華人還是從不懂政治亂投票,到稍微研究一下政治,然後從single-issue(單一議題)式投票,到了這個multi-issue(多議題)式投票。我覺得是不一樣的,有一個這樣的進步。

  問:你認為楊安澤的政策主張跟華人的關切有衝突嗎?

  答:我覺得有很大的衝突,因為我覺得楊安澤說的東西它比Sanders(參議員伯尼·桑德斯)還左。就是他說的東西,他如果六、七、八年前出來說這個東西,有一些傻了吧唧的華人可能還會聽他這些話,因為這些華人沒有用知識武裝自己,但是現在很多華人都已經用知識來武裝自己了,他們都明白共產主義是什麼概念,社會主義什麼概念,資本主義什麼概念,他們肯定傾向於資本主義嘛。

  但楊安澤上來為了博眼球就直接說每個人給一千(美元),還打了一個數學的招牌。你稍微有一點點概念的人去算一下,(一個月給)一個成年人一千塊錢,然後美國有多少成年人?那需要花多少錢?誰給這個錢?那還不是要花納稅人的錢。那沒錢要從中國或者其他國家借。

  你不可以一上來就隨便給別人畫一個特別大的大餅。

  他想把全部人都變成政府的奴隸,你就在家裡等著,有大公司在付錢,然後你們就一個月一千塊錢。這個是美國夢嗎?這完全不是美國夢。

  我的美國夢不是在家裡躺著拿一千塊錢,我就告訴你!

  問:假如美國有一個華人的總統候選人,你覺得他應該符合什麼樣的特質?

  答:首先我們在華人群里一直討論,也是我七八年來一直在推這一個東西,叫做選黨不選人,這是第一;第二是選人不選臉。

  我們不管你是什麼膚色的人,只要你是我們選擇的黨裡面的,然後跟我們的政見很接近的,我們才會選你。不管你是亞洲人還是白人還是whatever(什麼)黑人,都不重要,因為我們不是種族歧視者,我們不會專門想說「一定要選華人上去」,從來沒有,我們要選一個和我們的政治理念接近的人,這是最重要的。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華人社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25 22: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