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隨時準備將我砍頭,沒想過會活下去」

京港台:2019-4-15 10:05| 來源: 德國之聲 | 評論( 10 )  | 我來說幾句

「他們隨時準備將我砍頭,沒想過會活下去」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德國女記者芬埃森懷著身孕前往敘利亞與一名加入極端組織的女友會面,卻遭到聖戰組織綁架。她被挾持長達351日,並在當地生下孩子。

  

  劫后重生的芬埃森

  人們總認為,遇上倒霉事的都是旁人,厄運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記者雅尼娜·芬埃森(Janina   Findeisen)在決定前往陷入內戰的敘利亞時,也曾經保持同樣想法。她的目的是為了取得有關恐怖分子及聖戰組織的第一手獨家報道題材,當時聖戰分子在混亂的內戰中佔領了不少區域。她打算通過求學時期的友人勞拉與聖戰組織取得聯繫。勞拉10年前往巴基斯坦部落地區的瓦濟里斯坦(Waziristan),加入了聖戰組織后再也沒有回到德國。

  芬埃森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這原本會成為我的代表作,講述我與勞拉的友情。"

  事發時是2015年秋天。芬埃森與勞拉的母親一同飛往土耳其邊境城市安塔基亞,由在當地等候的人蛇集團帶她們去見勞拉。邊境的情況進入白熱化,當地官員對難民拳打腳踢,附近傳來炸彈聲響。勞拉的母親決定回頭。

  挺著大肚子的芬埃森不顧警告,獨自展開接下來的旅程。她解釋自己的決定稱:"我有一份安全保證,它能保障我的人身安全。我很重視這份保證。如今回想起來,這個想法太天真,但是那一刻我並不這麼想。"

  友人的保證

  "在特定情況下,記者擁有安全保障。而我的安全保證是來自我的女友寄來的一封電郵。這完全是基於信任。當時我只要有她的保證就足夠。"

  事實上,在一開始時,擁有這份安全保證確實足夠。人蛇將她帶往敘利亞北部,她與勞拉會面並一起度過了八天。過去在波恩一起求學的經歷,讓芬埃森與勞拉依然關係緊密。"她還是我的朋友,畢竟我們相識多年。中間當然發生了許多事,很多東西不再像從前一般。不過我們有一個信任關係,這是這趟旅行最終能成立的基礎。"

  兩人聊了許多話題,芬埃森對勞拉及其所屬的基地組織征服沙姆陣線(Al-Kaida-nahen Al-Nusra-Front)的一名指揮官進行訪談。這個恐怖組織正是日後綁架芬埃森的組織。

  芬埃森與勞拉搭車前往各地,從未感到擔憂。"我們穿越了敘利亞北部,車子開過伊德利卜(Idlib),我透過車窗拍下影片,有當地街上的情況、不同的檢查站、街景和被轟炸的郊區。"

  芬埃森收集了足夠剪輯影片的材料后便與友人道別,搭乘計程車前往土耳其邊境。一名勞拉所屬組織的戰士陪同她離開。但車子在即將抵達邊界前被攔下。"事發不久前,我就有股奇怪的感覺。那輛計程車開得忽快忽慢,然後被好幾名手持衝鋒槍、戴著頭套的男子擋住。"   芬埃森說:"他們把司機和副駕駛座上的人拉下車,接著坐進車裡。我的左右各坐了一人。當下我非常害怕,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因為我知道自己什麼也做不了。"

  通過德國之聲接觸外界

  綁架芬埃森的恐怖分子蒙住她的雙眼後繼續開車。她被作為人質關押長達351天。每隔幾個月,芬埃森會被轉移到其它房子里,前後換了9個地點,她從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

  她遵從綁架犯的指令,保持安靜,不喊叫,不試圖逃跑。平時會有人給她送來食物和衣物,她不得離開房間。轉移關押地點時,芬埃森會被蒙住眼睛,抵達新住所后才能拿掉眼罩。後來她的房間里裝設了一台小電視機,有電時她會收看德國之聲,這是芬埃森與外界的唯一連接。

  隨著預產期逼近,芬埃森開始坐立難安。她假裝陣痛,期望能被送到醫院,但徒勞無功。"綁架我的人從敘利亞北部帶來了一名婦科女醫生。"   芬埃森說:"他們綁架了那名醫生的丈夫,她被迫守口如瓶,而且全力幫我接生。那些人告訴她,如果我或孩子發生意外,她的丈夫就會死。某一回她來探視我時,哭著講述這件事。"

  芬埃森充滿恐懼,但堅信事情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畢竟她別無選擇,那名女醫師亦然。"我很清楚,綁架犯隨時準備好在鏡頭前將我砍頭。"

  她是如何捱過如此巨大的壓力?芬埃森笑著說:"靠著收看德國之聲。我還努力回想最美好的回憶。我的童年、青春歲月和至今的人生,那些平安富足的生活。每天我都會回想這一切。我開始數著時間,算著日子,終於也渡過了100天。"

  返鄉之路

  經歷11個月的囚禁后,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數名蒙面男子沖入芬埃森被關押的房子里。他們大聲呼喊她的名字,將她帶了出去。芬埃森滿臉錯愕,弄不清發生何事。"我以為是其它聖戰組織要將我帶走。"她回想當時的情況說:"我沒有想到他們是來救我。我還以為自己又一次被綁架。"

  解救芬埃森的是另一個征服沙姆陣線的戰士。他們來救人的原因是為了遵守安全保證的承諾。在她被綁架近一年後!這是芬埃森事後得知的說法。他們將她的眼罩脫掉,帶著芬埃森和她的兒子直接驅車前往土耳其邊境。德國安全部門官員已經在此等候,這對母子終於平安。如今回想起這段經歷,懷著身孕前往敘利亞是個錯誤決定。重返德國后,芬埃森將被恐怖分子挾持的日子撰寫成書。"寫下這一切能幫我整理、面對這段經歷。"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5-24 11: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