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再揪人民幣匯率問題 中美仍難談妥(圖)

京港台:2019-2-27 22:11| 來源:VOA | 評論( 6 )  | 我來說幾句

美再揪人民幣匯率問題 中美仍難談妥(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過去兩周,美中貿易官員在北京和華盛頓進行了密集的談判。其間,美方官員表示在重要的結構性問題上取得有限進展,包括在人民幣匯率方面的一個協議。曾是美中貿易矛盾焦點的匯率問題,近年已較少為人關注。美方再提匯率,是為避免中國通過讓貨幣貶值沖抵關稅壓力。但分析人士擔心,這樣的做法或將導致新的問題。

  

  行人走過印有美金、人民幣及歐元的廣告牌

  財長姆努欽表示,美中談出了一個有史以來最有力的匯率協議。但他並沒有做進一步說明。

  彭博財經新聞援引多名熟悉談判進程人士透露的消息說,美中尚未就有關人民幣幣值方面的協議將如何實施達成一致。

  中國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人為地壓低人民幣幣值。經濟學家們認為,中國依靠這種匯率政策很快在全球出口市場中擴大了份額,中國央行也積累了龐大的外匯儲備。

  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期間多次批評中國的人民幣匯率政策,稱中國靠匯率獲得競爭優勢。他曾經說,若當選將在就任總統第一天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45%的關稅,並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

  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說,特朗普競選的那個時期,有種種證據顯示中國人民銀行在壓低貨幣幣值,但近幾年,人民幣卻在反向而行。

  特朗普當選就任總統后,財政部還沒有在半年一次向國會提交的貿易夥伴國貨幣政策評估報告中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

  特朗普政府財長姆努欽在2017年2月23日在接受財經電視CNBC採訪時談及貨幣操縱問題時說:「財政部內部有一個全面衡量判斷貨幣操縱的程序。我們會依照這個程序去做。」

  財政部對其貿易夥伴國操縱匯率的評估包括三項標準: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經常項目盈餘超過GDP的3%,以及一年內重複凈購外幣達到或超過GDP的2%。

  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遠超200億美元。據中國官方發布的貿易數字,2018年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創紀錄的3,233.2億美元,比前一年增長了17%。

  但中國在其他兩項評估中並未超過設定水平。

  特朗普就任至今,沒有像競選時說的那樣給中國貼上貨幣操縱國標籤。但是他以關稅手段對中國長期以來的貿易行為發難。特朗普政府已經對價值2,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到25%的關稅。其中2千億美元進口自中國的商品關稅10%的關稅原定今年1月1日升高到25%,但在去年12月布宜諾斯艾利斯峰會期間兩國首腦同意在接下來的90天里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到截止期限時雙方若未能達成協議,現行針對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10%的關稅將升高到25%。

  特朗普總統剛剛宣布將這個期限后延,並預計在近期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海湖莊園舉行簽約峰會。

  在過去兩周兩國官員緊張密集的貿易談判期間,美方再度提及人民幣匯率,並不是像從前那樣要求中國放開對人民幣的干預,完全由市場決定其匯率。美方要求中國穩定人民幣匯率,以防中國通過壓低匯率沖抵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影響。

  一周前在北京的高層級貿易談判結束時,據報道雙方談判官員擬出六個與結構性問題有關的諒解備忘錄。這些結構性問題包括網路盜竊、知識產權、服務、貨幣、農產品以及非關稅貿易障礙等。

  這些備忘錄涵蓋了影響美中貿易關係中最複雜的問題。儘管談判最終仍可能會破裂,但這些諒解備忘錄是在讓中國在簽署廣泛的原則同時,同意就一些重要的議題做出具體承諾方面邁出的重要一步。

  分析認為,此次美方提出貨幣問題,是要中國穩定貨幣匯率。包括姆努欽在內的美國官員已經警告中國不要通過讓人民幣貶值而獲得競爭優勢。去年,人民幣兌美元曾有明顯的貶值,分析認為人民幣貶值部分原因是為了對抗特朗普的關稅。

  凱投宏觀的埃文斯-普里查德說,去年6月特朗普宣布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幾乎同時,人民幣開始迅速貶值,抵消了相當大一部分關稅影響。

  埃文斯-普里查德說:「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貨幣的反應不是很高興。」

  

  去年10月30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10年最低水平,距離「破七」僅一線之隔。中國經濟增長堪憂、美中貿易戰持續升溫,以至美國利率升高等因素,都對人民幣形成壓力。當時有分析認為,中國或可通過擴大人民幣交易區間等方式應對關稅壓力。

  美中阿根廷峰會前一個月,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已經從年初的水平下跌了9%,進一步貶值則意味著「破七」,即人民幣匯率跌破1美元兌7元人民幣的重要心理關口。人民幣匯率曾在2008年5月跌到7元兌1美元的水平。當時正值全球金融危機。

  去年接近「破七」時,有分析認為如果北京能讓人民幣匯率跌破1美元兌7元,就可能會讓人民幣繼續貶值。

  在那以後,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趨勢沒有持續下去,但足以令華盛頓警覺。

  姆努欽所說的有史以來「最強有力的」匯率協議如果成功,將有效化解中國以匯率低消關稅影響的努力。

  但據彭博通訊社報道所援引的幾名熟悉相關事宜者所提供的消息,雙方在貨幣協議的實施上仍有分歧。其中兩人說,貨幣承諾的成功將取決於兩國決定採用什麼樣的執行機制。美方領銜談判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已經強調過,所有和中國的協議都必須包括一個強有力的執行機制以確保貿易關係的長期改變。

  如何監督協議實施是兩國在貿易談判中的主要障礙。華盛頓對中國的承諾缺乏信心,堅持要求協議的可核查性。但中方認為監督機制將涉及主權問題。

  凱投宏觀的資深中國經濟分析師埃文斯-普里查德說:「如果中方能比重申現有承諾、義務和能力評估走得更遠,那會讓我感到驚訝。」

  他說,當前中國經濟受到很大壓力,而且這些壓力在今後兩個季度仍將持續,匯率因貨幣寬鬆政策影響,也將面臨壓力。

  埃文斯-普里查德說:「問題在於,如果人民幣開始走弱,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它可能和官方干預沒有關係,可能完全受市場基本面的影響。那麼你應該怎樣做出回應?」

  一些經濟學家認為,特朗普政府在貨幣問題上的做法從根本上逆轉美國對中國長期以來的所持的立場,即讓貨幣自由浮動。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部門負責人埃斯瓦爾·普拉薩德對華盛頓郵報說,美方這樣做是偏離了對中國施壓、令其採用市場為基礎的匯率政策立場,是個「令人擔憂的先例。」

  埃文斯-普里查德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應該怎樣定義保持貨幣穩定以及不尋求貶值?他說:「如果將其定義為不進行干預,那就很簡單了。但那似乎並不是美國人的想法。他們基本上是要讓中國貨幣保持強勢。」

  也有經濟學家看到,貨幣政策已經成為美國進行貿易協議談判中的常規組成部分。在更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中,特朗普政府確保其中包括貨幣協議,並表示同樣的內容將會包括在未來的類似協議中。

  IHS Markit亞太地區首席經濟學家拉吉夫·比斯瓦斯說,始於奧巴馬政府時期、後由特朗普宣布退出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當時也包括貨幣政策內容。

  他說:「如果你以TPP為背景看,這已經是現代美國貿易談判的普通組成部分。因此他們在和中國談判中也包括這方面內容並不令人驚訝。」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財經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5-24 11: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