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從女犯到太后,從巔峰跌落塵埃,大明朝的這位太后一生堪稱傳奇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20-1-14 17:30 |閱讀模式
  宣德十年春,地氣尚寒,大明皇宮殿宇間的瓦檐之上,冰溜子拖拉得老長,宮內的宮宦和侍女們各個臉色哀戚,宮內已經悄悄傳遍了,皇帝的身體此番怕是不大好了。

  

  內殿之中,明宣宗朱瞻基正纏綿在卧榻之上,他的人生已經快走到盡頭了,病重中的朱瞻基看著近旁的母親,垂淚說出了一個大家其實都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自己在宮外其實還有一個女人和兒子,自己死後怕他們母子二人無人依靠,因此希望太后能將其接入皇宮之內,日後照拂他們生活。

  

  張太后看了看身旁的兒媳婦孫皇后,再看了看病重憔悴的兒子,點了點頭,輕聲答應了。

  不久,紫禁城外的那對母子便被帶到了朱瞻基的面前,他們來見皇帝最後一面,而此時的朱瞻基已經沒有力氣多說話了,只能抱著他的這個兒子,痛哭流涕。

  男孩兒的母親吳氏看著病榻上的朱瞻基,心底愴然不已,偌大的紫禁城,闔宮上下眾人,自己唯一認識、可以依靠的男人,竟然馬上就要離去了,而自己和兒子今後只能獨自面對未來陌生、莫測的生活,她在心底不由地低呼了一聲,老天。

  

  不久,明宣宗駕崩,明英宗朱祁鎮繼皇帝位,而在皇室的成員之中,多了一個自己並不熟悉的兄弟——朱祁鈺,同時這個兄弟的母親,吳賢妃也被大家所熟知了起來。

  作為先皇的未亡人,吳賢妃此時的心情是平靜的,惟願自己的兒子今後能夠康健成長,自己心愿已足,然而命運總是讓人難以預料,吳賢妃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波折的一生,到此刻才只是剛剛起步。

  從罪臣女眷起步,吳氏的一生充滿了傳奇和變數,細讀下來,讓人不禁感慨,命運這個事情,有時候真的難以預料。

  罪臣女眷

  宣德元年,朱瞻基的二叔漢王朱高煦覺得既然大哥已經掛了,那麼自己的春天也就到了,他便毫不猶豫地起兵造反了。

  

  在屢次勸說自己這個二貨叔父不果之後,朱瞻基最終決定御駕親征,親自去滅掉自己叔叔的幻想,在朝廷大軍的威逼之下,朱高煦的手下紛紛反水,面對如此尷尬局面,倉惶的朱高煦最終選擇投降,不玩了。然而造反可不是兒戲,雖然朱瞻基沒有立即處死朱高煦,但漢王府的家眷僕役們可就倒了血霉了,原想著一起雞犬升天,沒想到直接就被牽連一起送到牢籠之中了,漢王府的人們不是被流放、便是被充入宮掖之內為奴為婢。

  

  而在清點這些戰利品的時候,朱瞻基看到了一個女人,一個楚楚動人的美女,只一眼,便讓朱瞻基再也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將她留下。」朱瞻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沒有料到這話如此隨意便衝口說了出來。

  下面的人自然心領神會,將那個女人領了過來,這個女人便是吳氏,就是我們開頭所提及的吳賢妃,這個時候她還只是漢王府內的一個普通宮女,一個罪臣府內的女眷,按照正常情況,吳氏很快將會和自己那些宮宦小姐妹們一併被罰沒入掖庭之內,成為宮廷的奴婢,然而帝王的這一眼恩遇,卻讓她的命運,徹底改變了。

  金屋藏嬌

  吳氏被赦免無罪,然後當晚便被安排到了朱瞻基的住所,最難捨是美人情,數度春風之後,朱瞻基對吳氏非常喜歡,然而等其回到北京之後,他可就有點兒發愁了,因為自己不想帶著這個犯官女眷進入皇宮,首先不想讓孫皇後知曉自己在外面,打著仗還順帶著得了一個女人,畢竟自己與孫皇后的關係那麼好,有點兒不好意思,其次帶著漢王女眷進宮,外人該怎麼議論,自己到底是去平叛,還是去搶叔叔家的女人呀?名聲太難聽。

  

  左思右想之後,朱瞻基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將吳氏安排到了宮外,住在一個可靠宦官陳符家中,普通人在外面可以養外室,自己這個天子,自然更沒有難度了。

  就這樣吳氏被安排到了皇城之外的宅院之內,陳符一家自然是不敢有絲毫怠慢,如同娘娘一樣伺候著,在這段時間裡,朱瞻基經常出宮與吳氏見面,兩人的這段地下情自然瞞不過大家的眼睛,然而皇帝都這麼謹慎了,太后、孫皇后還能說什麼呢?大家都在面上裝作不知道,不點破罷了。

  宣德三年,吳氏為明宣宗朱瞻基生下了一個皇子,這是明宣宗的第二個皇子,明朝的皇帝們的子嗣向來比較匱乏,先前只有一個兒子的朱瞻基心下自然覺得有點兒不穩妥,但沒辦法,後宮其他妃嬪始終不給力,子嗣依然是個大難題。

  

  如今又多了一子,自然讓朱瞻基欣喜若狂,子憑母貴,為皇室誕下皇子,生子有功的吳氏自然也得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那個封賞——名分,這段偷偷摸摸的地下情最終有了結果,吳氏成為了吳賢妃,雖然依舊在宮外,但畢竟正式進入了皇室這個圈子裡了。

  吳賢妃作為皇帝的妃子,卻一直住在宮外,這種奇葩的現象一直延續到了朱瞻基的病重之時,在其駕崩之前,他給這對母子找到了一個靠山——張太后,而張太后自然能夠罩得住這對母子,隨後朱祁鈺被冊封為郕王,他們的身份,正式昭告天下,母子兩人本來想平平淡淡地過完一生,然而世事難料,一個突發的事變,打亂了他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兩人的命運。

  土木堡之變

  畢竟是親兄弟,明朝皇家宗室之間親情還是比較濃厚的,對於這個一直被排斥在宮外的兄弟,明英宗朱祁鎮也深表同情,在朱祁鈺年長之後,他便著力提拔自己的這個兄弟,讓其成為自己的臂膀,然而再親的兄弟,也沒有抵抗住權力的誘惑。

  

  正統十四年,明英宗朱祁鎮御駕親征瓦剌部,在出征之前,明英宗朱祁鎮讓弟弟郕王朱祁鈺負責監國,本想歷練一下自己的弟弟,然而朱祁鎮沒有想到這下自己玩大了,土木堡之變后,明軍大敗,明朝的皇帝朱祁鎮竟然還被瓦剌給俘虜了。

  消息傳來,朝野嘩然,面對來勢洶洶的瓦刺軍,明朝上下需要一個人來統領大家抵禦強敵,而作為合法繼承人的朱見深(朱祁鎮的長子)此時才兩歲,如何領導群臣?這個時候,危急關頭,郕王朱祁鈺被推上前台,即位皇帝。

  

  而此時的孫太后自然對吳太後母子兩人不太放心,在皇宮之內經歷了太多的孫太后,對人性的了解很深,她更知道權力的腐蝕會變了人心,如今自己兒子被抓,孫子幼小,為了保護自己的孫子,她與景泰帝朱祁鈺達成了一項交易,那就是她支持朱祁鈺登基,而朱祁鈺必須要答應立朱見深為皇太子,確保皇位依然還在自己兒子一脈,當時的朱祁鈺只是覺得自己只是一個過渡,因此很痛快地答應了。

  然而很快事情便變味了,擊退了瓦刺之後,朱祁鈺馬上立自己的母親吳賢妃為皇太后,一個皇宮之內,有了兩個太后,吳賢妃從一個被養在外面的妃子,變成了正牌的太后,一時間風光無限,孫太后這個正宮皇太后反而變得暗淡非常,變成了一個禁忌人物。

  

  權力讓人心開始腐蝕、變化,而當了皇帝的朱祁鈺在享受到皇帝的樂趣、嘗到了權力的滋味之後,再也不可能下去當個安心的王爺了,我也是先帝的兒子,這個帝位,我本來也有資格坐,作為一個一直被忽視、不能出現在人前的吳氏,自然也有種揚眉吐氣、熬出頭了感覺,她並沒有勸阻自己孩子的野心,而是選擇了支持朱祁鈺。

  當先前的皇帝朱祁鎮被瓦剌部放回明朝之後,朱祁鈺並沒有履行當初的許諾,他將自己的親哥哥軟禁在南宮,並禁止任何人和自己的哥哥見面,連飯菜都是從牆洞里送進去,明英宗雖然回到了自己的國家,但過得是囚犯般的生活,而面對自己兒子的遭遇,孫皇后沒有辦法,吳皇后也沒有勸阻,兩個女人各自為了自己的兒子,或黯然神傷、或心懷戒備。

  

  景泰三年,明代宗朱祁鈺徹底翻臉了,他違背了當初的誓言,悍然廢掉了自己的侄子朱見深,轉而改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皇太子。

  

  面對如此的局面,孫太后無可奈何,而吳太后對於自己孫子當皇太子,自然非常欣慰,一時間,吳太后成為了後宮之內,最有權勢的女人,終於揚眉吐氣了,吳太后想到,但她沒有想過,命運總是會在人想象不到的時候,發生轉折。

  日中則昃,月滿則虧,在朱祁鈺母子最為得意的時候,黯淡隨之而來。

  終歸平寂

  寄託著朱祁鈺母子兩人希望的皇太子朱見濟在即位一年之後,夭折了,作為明代宗朱祁鈺唯一的兒子,朱見濟的夭亡讓朱祁鈺陷入了後繼無人的尷尬局面,自己黑了心爭奪下這個皇位,卻無人繼承,這還有什麼意思?深受打擊的明代宗心力憔悴,此後更是再也沒有生育皇子,景泰八年,明代宗一病不起,面對這個局面,吳太后除了念佛誦經為兒子祈禱之外,一籌莫展。

  

  而另一個人,孫太后此刻默許了將領石亨、太監曹吉祥的提議,這些人領兵撞開了南宮的大門,從裡面扶出了先皇帝明英宗朱祁鎮,並擁立其再次複位,史稱「奪門之變」。

  隨後,明代宗朱祁鈺被廢為郕王,被朝廷軟禁在西苑,在無限絕望和寂寞之中,撒手人寰。

  

  而吳氏的地位更是急轉直下,她又從皇太后又變成了先前的那個「賢妃」,在孫太后的面前,她再次低下了頭,從黑髮爭到了白髮,自己最後還是輸了,輸得一塌糊塗,而且還賠掉了自己的兒子和孫子,孤零零的吳賢妃就這樣,獨自在空蕩蕩的宮殿之內,如同行屍走肉般麻木地活著。

  

  天順五年,在一個寂寥的夜晚,孤獨的吳氏最終走完了其坎坷、傳奇的一生,她曾是一個女犯,卻最終成為了皇帝的愛人,從地下的私情,最終走到了台前,成為了皇妃,最終登頂皇太后,然而一切恰如繁華一夢,夢醒過後,儘是無限凄涼,人生如夢,須臾即醒,只留下了無限的唏噓。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1 12:36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