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社評:戈恩案背後的日法「司法叫板」

[複製鏈接]

1008

主題

1040

帖子

3276

積分

七星貝殼精英

大一新生(四級)

Rank: 4

積分
3276
crn2005 發表於 2020-1-11 10: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中評社香港1月11日電(評論員 陳鴻斌)去年年底的最後一天,各國媒體的頭條基本都是同一內容:被監視居住、禁止出境的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神奇地「金蟬脫殼」,出現在了黎巴嫩。隨即日本於1月2日向國際刑警組織要求逮捕戈恩,國際刑警組織為此下發了紅色通緝令。但顯而易見,黎巴嫩根本無意按照這一通緝令行事,因為黎巴嫩與日本之間沒有相互引渡條約,所以黎巴嫩根本不打算將戈恩遣返日本。日本檢方於是沒收戈恩此前繳納的15億日元保釋金。
     
  2018年11月19日傍晚,戈恩乘坐日產公司的商務座機剛抵達東京羽田機場,就被東京地方檢察院以涉嫌財務違規逮捕,此事立即成為爆炸性新聞。

  戈恩是商界的一位傳奇人物,他的被捕在日本和法國都引發了巨大反響。幾個月後,對戈恩的各種罪名指控,日本檢方仍未拿出確鑿的證據。

  1999年,因背負2萬億日元的沉重債務,日產瀕臨破產。其時法國雷諾汽車公司瞅準時機,出資收購了日產公司約43.4%的股權。根據日本法律,一旦大股東持股比例超過1/3,在重大決定中擁有否決權。為了安撫日本汽車行業,日產也相應購買了雷諾15%的股權,但是沒有投票權,最終兩家形成了聯盟。2016年三菱汽車燃油資料造假曝光,造成股價暴跌,日產趁機收購了三菱約34%的股權。這樣,雷諾—日產—三菱汽車聯盟由此形成,其總產量在全球位居第二,僅略少於德國大眾公司。

  在雷諾完成收購日產股份后,戈恩於2000年走馬上任日產CEO。上任后戈恩厲行改革,首先將削減日產債務作為當務之急。他先後關閉了兩家整車廠和3家零部件廠,在3年內裁減2.1萬名員工,並出售不動產以改善公司財務狀況。通過對病入膏肓的日產狠下猛葯,很快就顯現了奇效:2001年日產公司就扭虧為盈,創利3311億日元,2003年則償還了所有債務,呈現出漂亮的V字形反彈。戈恩這位昔日在法國企業界聞名遐邇的「成本殺手」,在日本也因此聲名鵲起。因為其出色表現,戈恩於2008年出任日產董事長,2009年兼任雷諾公司董事長和CEO,2016年再兼任三菱汽車董事長。近年來其僅在日產公司領取的年薪就高達10億日元左右,而日本企業界的「大哥大」豐田公司的老總僅為其1/3而已。

  由於日產公司的行銷額以及創利水平均明顯高於雷諾公司,作為三家聯盟的當家人,戈恩在「切蛋糕」時免不了胳膊肘往裡拐,此舉長期引發日產公司內部的強烈不滿,甚至放話要將對雷諾公司的股權提高1倍,以抗衡對方。因此,對戈恩被拘押一事,日本媒體認為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政變」。

  作為法國頭號大企業的雷諾公司實際上是一家「國企」,法國政府是該公司的第一大股東,擁有15%的股權和30%的投票權,日產雖然擁有雷諾15%的股權,但沒有投票權。對於戈恩的被捕,法國政府當然不會袖手旁觀。於是,利用參加布宜諾斯艾利斯出席G20峰會之際,馬克龍總統要求會晤安倍首相。安倍雖然應約會晤了馬克龍,但時間僅為短短的15分鐘,雙方只是站著聊了一會。馬克龍強調維持三家企業的合作是至關重要的,日方對戈恩應正確履行司法程式,表明了法國政府對戈恩的支持姿態,也表明法國不希望就此結束三家企業的合作關係。而法國國內還對日本拘押期限過長的司法制度不滿,尤其是此案明顯證據不足,取證困難。但安倍則表態此事「應由當事企業來解決,政府不應介入」,實際上是拒絕了馬克龍的要求。用法國《世界報》的話來說,雙方在此問題上展開了「外交戰」。

  2019年1月8日,東京地方法院開庭審理此案,戈恩到庭應訴,但否認了所有指控,堅稱自己是清白的,此案純屬冤案。此後戈恩兩次共繳納15億日元的保釋金,得以取保候審。此前檢方還扣押了其3份護照,以防止其出境。

  東京這一頭餘波未了,巴黎那裡又出現了新動向,法國可不是省油的燈。就在東京地方法院開庭3天後,1月11日法國檢方宣布對時任日本奧會主席竹田恆和進入「預審」程序,因為對方涉嫌在2013年申辦2020年東京奧運會主辦權之際有行賄嫌疑。這兩個案例在時間上如此接近,自然引發很多猜測。

  其實,早在2015年,法國檢方在調查相關服用興奮劑案例時,順藤摸瓜發現了在當年申辦奧運會投票前夕,日本奧會將200萬美元的巨款,相隔兩個月分兩次匯入一家設在新加坡的諮詢公司,那是一家皮包公司,相關合同上有竹田的簽名,鐵證確鑿,不容抵賴。這一酬勞顯然遠遠高於正常的水準,而那家公司的實際擁有人的父親是擔任國際田聯主席長達16年之久的塞內加爾人迪亞克。此人對非洲國家的國際奧會委員擁有極大影響,於是法國檢方就開始立案調查此事。2016年雖由日本奧會組成了包括律師在內的調查組,並在此後發表的調查報告中得出結論:此事並不違法。但該調查組居然沒有問詢那家設在新加坡的皮包公司,對那筆資金的流向更是一頭霧水。為此日本國會也曾對此予以追究。早在2017年2月,法國檢方就發函籲請東京地方檢察院協助詢問相關當事人。

  如今法國檢方一旦進入預審程序,則表明事態的嚴重,因為預審就是開庭審理前的一個程序。按照法國的不成文規則,一旦進入這一程序,則相關嫌疑人必須立即辭去其所擔任的所有公職。今後法國檢方起訴竹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早在2016年法國檢方剛開始調查此案時,國際奧會主席巴赫就明確指出:如果東京奧運會無法自證清白的話,那是非常糟糕的,我們將嚴肅處理此事!在巨大壓力之下,在去年6月的日本奧會改選中,竹田恆和被迫辭職,由奧運會柔道冠軍山下泰裕接任,由此總算不至讓即將舉行的東京奧運會蒙上陰影。

  戈恩認為日本的司法體系非常缺乏人道,他甚至被禁止與妻子見面和聯繫,而且他根本無意在日本接受審判,因為勝訴率還不到1%!日本只有東京的成田機場和羽田機場、關西機場和名古屋的中部機場可以起降商務專機。雖然在1月8日長達兩個半小時的記者會上戈恩沒有回答人們普遍關注的具體出逃經過,但為此次出逃開展的準備工作早就開始著手,相關人員為此曾不下20次在上述4個機場踩點,最後確認關西機場的漏洞最大,從那裡離開日本成功率最高,於是在去年12月29日兩名美國「綠色貝雷帽」前隊員先飛抵關西機場,將兩個大行李箱放在機場附近的酒店客房內,然後坐新幹線前往東京,在抵達東京后與自行走出住處的戈恩在附近的一家酒店會合,然後打的到東京的品川車站再坐新幹線前往大阪,隨即前往此前預定的客房,然後由兩名美國人推著兩個大行李箱去關西機場搭乘預定的商務專機,經伊斯坦布爾機場轉飛貝魯特機場,戈恩由此巧妙脫逃。

  雖然法國與日本簽有引渡協議,但在得知戈恩抵達黎巴嫩之後,法國經濟工業部副部長阿涅斯表示,法國從來不會向別國引渡自己的公民,戈恩擁有法籍,因此即便他到法國來,也不會被引渡到日本。

  法國和日本的這場司法互懟,顯然無法用「偶然的巧合」來解釋。兩個案例將會如何進展,如何牽連,無疑是非常吸引眼球的。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05:2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