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這英國老哥花了4000英鎊,就為去ISIS曾經的據點旅個游?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10-10 08:34 |閱讀模式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

       Andy是英國一家建築公司的老闆,在英國有妻子、孩子、穩定的家庭和工作。他不是戰地記者,卻一直都很關注伊拉克的狀況。2016年時,他經嚮導介紹安排前往伊拉克,在庫爾德士兵的帶領下,來到了基爾庫克附近。

  

  也是這一年,伊拉克政府軍、庫爾德人聯合美國、法國部隊,發起了摩蘇爾戰役。在Andy觀光的地帶,戰爭還在進行中。他跟隨庫爾德的士兵,觀察到了前線的戰鬥,驚心動魄、讓他難以忘懷。

  

  

  在Andy短暫的觀光結束后,經過近一年大大小小的鬥爭,政府聯軍終於從ISIS手中奪回了摩蘇爾的控制權。今年,Andy再次聯繫了一些當地人當嚮導,重返伊拉克,進行了摩蘇爾三日觀光游。這一次,他帶回來的照片引起了媒體的大量關注。

  

  從目前的報道來看,Andy算得上ISIS被打敗后,第一位進入伊拉克地區進行觀光旅遊的英國人。對此,Andy覺得自己的這次旅行意義非凡。(2016年時的Andy)

  

  為了聯繫上這些嚮導,制定相對安全的觀光計劃,Andy前後花了4000英鎊。雖然一路上沒有2016年那樣危險的情況發生,但經歷過恐怖主義和戰爭的地方,人們很難對陌生人保持天然的信任。Andy遇到的伊拉克政府軍人對他的到來非常警惕和排斥,或許就是擔心他是間諜:「當檢查站的士兵將槍對著車窗時,真的讓人心慌。這些士兵很明顯討厭我們。我在想我們會不會被當做間諜,會不會被抓起來關押。我覺得我們來錯地方了。」

  

  有驚無險地通過士兵的檢查后,Andy在嚮導的帶領下,去了一個叫做Taza的地方。這裡離曾經的戰場前線Bashiir只有一公里,路的兩邊貼的都是在戰役中死亡的烈士照片、海報。

  

  2016年來參觀時,Andy恰好就結識了一批與ISIS作戰的庫爾德士兵,他很想知道這些人到底都怎麼樣了:「我一直在看著這些照片,尋找是否有我認識的人。有士兵指著我手中2016年時拍下的照片,說上面的一個人已經被殺了。我還記得這個人是誰,記得曾經拿錢給他,讓他幫我買過電話卡。我們還一起聊過戰爭結束后的打算,記得他說想要回到自己的村子生活。但他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Andy2016年和庫爾德士兵們的合影)

  

  「我站在路上,詢問他是在哪裡被殺的。他們說:就在這條路過去,一公里左右的地方。聽到這樣的消息,讓我的呼吸略微有些停滯。我感到有些失落。」(Andy2016年與士兵們的合影)

  

  離開Taza后,Andy準備前往摩蘇爾。這裡算是ISIS最重要的據點,也是戰鬥最激烈的地區。「從庫爾德斯坦出發時,建築物都很漂亮。但慢慢地就變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城市,就像末世電影里的場面。」

  

  還沒有從戰爭中恢復過來的當地人,對Andy這樣的外人是充滿防備的。他們或許習慣了戰爭,但卻不習慣Andy這樣來觀光戰場的人。「我們來到了一家餐廳附近,服務員明顯不歡迎我們,咖啡幾乎是甩到桌上的。」

  

  各種關於ISIS如何驅逐異己的故事,讓Andy最為印象深刻。「我的嚮導指著街對面的一個大洞,說這裡曾經是一棟樓,是ISIS驅逐同性戀的。服務員說,對同性戀懷有仇恨的人,可能會坐在這裡喝杯咖啡,看看人們被趕出這棟大樓的樣子。我感到很震驚的…」

  

  在Andy眼裡,這座城市幾乎是在廢墟之上運轉的。雖然人們看起來也在照常生活,但是每個角落都有戰鬥和死亡的痕迹。

  

  Andy了解到,ISIS只要在哪家牆上做了『n』的標記,就代表他們要搶佔那棟房子。他們可能會把裡面的人拖出來、殺死,之後徹底控制那棟建築物,等待最後的戰鬥。

  

  看的越多,「平凡生活的痕迹」和「殘垣斷壁」之間的對比,就越讓Andy感到傷心:「我們開車經過被遺棄的街道,遊樂場中央有個兒童鞦韆,但周圍的一切都被砸碎了。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巧合,還是在戰鬥中有人人性爆發刻意避開了這個兒童遊樂場。我在這個廣場上漫步,看到前面一棟房子,有一扇很美的窗戶。發現那裡原本是一個託兒所后,身為父親的我,忍不住熱淚盈眶。」

  

  「在這充滿衝突的地帶,我還遇到了一位基督徒。她對我說,前一天有人從他們房子里抬走了四具屍體,是三個孩子和一個成人…空氣里瀰漫著死亡的味道。我的腳下的瓦礫中,就有四五名ISIS士兵的屍體。」

  

  遇到的每一個當地人,在Andy看來都是有故事的。「這個人還告訴我,整個衝突戰鬥期間,他們一家人一直住在家裡的地下室里。我問他那是什麼感覺,他告訴我說:子彈穿過兩腿、碰到身體到卻沒有受傷的感覺。他的女兒腦袋後面就有彈片,其他幾個孩子手臂上也有一些碎彈片傷痕。」

  

  「聽完他的故事我不知所措,我給了他錢,但他不要。即使現在回憶起來我都很尷尬,我到底在做什麼?花錢買他的悲傷?我說我會再回來看他的,我一定會的。」

  

  除了和當地居民聊天,Andy也試著從同行的安全人員處了解戰鬥的恐怖之處。「我的嚮導告訴我,有天他在戰鬥中遇到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小男孩,蹲在一個土墩旁。他問那個人在那幹嘛,那個男人說:他在親手埋葬他的女兒。他的兒子在旁邊,用黃色的蠟筆寫字,說這個是妹妹最喜歡的顏色。他在用這種方式和妹妹道別。第二天,嚮導又見到了這個男人,這次他是獨自一人,還在那個土墩旁,因為兒子已經死了,他在埋葬女兒的旁邊,挖了另一個墳墓…他兩天之內失去了兒子和女兒,親手埋葬了他們。」

  

  或許在戰亂年代,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但沒有人會記得他們的死去,人們能看到的,只有戰爭肆虐過的大地。嚮導告訴Andy,分隔摩蘇爾東部和西部之間的底格里斯河上,有一座橋,橋上有一個拱門。拱門很深,摩蘇爾戰役時,政府軍會把ISIS的士兵拖到橋那裡,扔出去,在空中擊斃他們…聽完后,Andy很震驚,問嚮導說看到這樣的場景什麼感覺。嚮導說:「這就是戰爭」。但Andy不同意嚮導的說法:「我覺得不能隨意地拖拽並殺死他們,我們都記得二戰時的情況。我反對ISIS,認為他們是一種可恥的、恐怖的、卑鄙的意識形態。但是,如果你宣傳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就不能拖著人們去橋上,拋下去后空中擊斃。」

  

  或許短短三天,Andy和嚮導之間,是不可能真的理解對方的想法吧。三天的觀光結束了,Andy回到國內,用文字和圖片,通過媒體和公眾分享了自己的這和一次經歷。有的人覺得他讓外界看到了一個不被了解的、殘酷的、悲慘的廢墟世界,這是很有新聞價值的。同時,他對戰爭地帶無辜人民的同情,也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也有人覺得這種行為並不妥當,不值得鼓勵。比如英媒在報道時,都會強調他已婚,有幾個年幼的孩子。他雖然覺得自己經歷了伊拉克戰鬥,很驚險刺激。但這種行為,對他的家人來說是很不負責任的。

  

  另外,更重要的是,Andy雖然一直在強調自己的同情、難過,但他去觀光本身這件事,讓很多人感覺怪怪的。「他為什麼想要看到他們的痛苦?這是一種病態的好奇心。儘管遭受了毀滅性的破壞,摩蘇爾人仍然在努力重建生活…他們不需要病態的遊客來自拍。」

  

  「你到底為什麼非要跑那麼遠,去感受當地人的仇恨和刻薄呢…是北威爾士不好玩嗎?」

  

  其實, 過去這些年來,關注伊拉克戰爭的情況,前往伊拉克的「局外人」很多。他們有的是記者,有的是志願者。他們會進入到危險地帶,不是為了取樂,而是有自己的使命的。如果僅僅是因為好奇,是帶著一顆「旅遊」的心來觀光,來聽當地人講他們的悲慘故事,那還是三思而後行吧。畢竟他們的故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和一個觀光客說清楚的;他們的痛苦和艱難,也不是一兩個前來拍照的遊客安慰幾句、甚至捐助一點錢就能解決的。在無法做到深入了解、平等看待的情況下,自以為善良的同情心,很可能變成用他人的痛苦來自我感動,散發出一種高高在上的傲慢。希望飽受磨難的摩蘇爾,能真正從戰爭中重建家園。沒有成為西方觀光客眼裡風景線的廢墟,只有與和平國家相似的平凡生活和幸福。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06:38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