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股神妻子七夕鬧離婚,杜鵑苦等黃光裕出獄:入獄大佬妻子的選擇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8-9 12:17 |閱讀模式
  原創 世界華人周刊

  

  男人一生最好的投資,是選對老婆。

  文/薺麥青青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一千年前,秦觀用一首《鵲橋仙》寫七夕之日牛郎織女相聚時的繾綣之情,當一千年後的這個七夕日,空氣中還氤氳著繚繞不散的濃情蜜意時,一則「股神」徐翔妻子七夕鬧離婚的消息傳來。

  2017年1月23日,曾經的「中國私募一哥」,資本市場上的風雲人物徐翔因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處罰金110億元。

  

  兩年後, 徐翔重回公眾視野,卻不是因其減刑的消息,而是妻子應瑩在七夕之日再次提出與徐翔的離婚訴求。

  在應瑩的離婚聲明中,表達了自己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奈:

  「在我要求離婚的消息傳出后,一直許多親戚朋友的相勸和安慰,讓我十分感動和無奈。最後我想說,這次離婚不針對徐翔個人,我們問題的壓力來自外因,結局卻是婚姻不可逆轉地解體。

  最後我再次以徐翔要離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島法院儘快甄別涉案資產,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 應瑩微博

  被凍結的巨額資產,受到牽連的廣大親朋以及子女,讓應瑩下定決心「醫得眼前瘡,剜卻心頭肉」。

  少年夫妻,神仙眷侶,一場變故,讓過往的幸福戛然而止。

  曾經叱吒風雲的股神出獄時,將面臨的是妻離子散,傾家蕩產,與徐翔同樣深陷囹圄的黃光裕,則幸運得多。

  

  ▲徐翔(左)、黃光裕(右)

  作為中國電器大佬黃光裕的妻子,杜鵑也許沒有想到的是,在人到中年之後,她每天生活的一個核心,就是窮十幾年光陰,翹首祈盼丈夫的歸來。

  1

  黃光裕案發前,杜鵑並不是一個有野心的女子,馳騁疆場,縱橫捭闔,那不是她的人生理想:「我不想做企業家,千萬別說我想做企業家,別給我定成企業家。」

  雖然作為丈夫的得力幹將,也幫丈夫管理公司,但她對自己的定位是:「賢妻良母」,相夫教子,操持家庭,讓丈夫沒有後顧之憂。

  

  ▲ 杜鵑陪同黃光裕出席國美活動

  但黃光裕出事後,讓她耽於「歲月靜好」的美夢破滅。

  從2008年11月23日被警方帶走至今,黃光裕已經失去11年的自由。

  但人不在江湖,江湖仍有他的傳說。

  從一個吃不上飯,靠撿垃圾為生的窮人家孩子,到16歲即輟學北上內蒙謀生的少年,到通過倒騰服裝和電器積累原始資本,並於1987年1月1日,宣布北京國美電器店正式營業,直至10年後,國美成為中國電器風頭無兩的龍頭老大。

  2004年,國美在香港上市,這位赤手空拳打天下的潮汕人,不僅顛覆了整個家電零售業的模式,而且以作風剽悍、行事凌厲被冠以「中國的華爾街之狼」。在挺立潮頭,呼風喚雨的那段黃金時期,黃光裕也四度成為中國首富。

  

  盛極而衰,該是一個逐漸蛻變的過程,但國美的大廈將傾卻源於黃光裕的鋃鐺入獄。2010年8月30日,黃光裕以內幕交易罪,非法經營罪,單位行賄罪三罪並罰,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同時被判罰金6億元,沒收財產2億元。

  商界之戰本就波詭雲譎,利益之爭更是盤根錯節,加之迷失在首富的光環下,毀譽參半的黃光裕,在人生高光時刻跌落神壇,也成為一出令人感慨萬千的「羅生門」事件。

  2

  在黃光裕跌宕起伏、驚心動魄的傳奇生涯中,杜鵑構成了最溫暖和亮色的一筆。

  1993年,黃光裕的家電連鎖門店模式剛剛在北京落地,為了獲得擴大規模的發展資金,他常到中國銀行北京分行去談貸款,而杜鵑是那裡的放款專員。

  黃光裕作為一個白手起家的異鄉人,野心勃勃。而生在皇城根底下的杜鵑畢業於北京科技大學,才貌雙全,家境不俗,最初,她並未對一個尚未成氣候的狷狂年輕人投以過多關注。

  

  ▲ 年輕時的黃光裕和杜鵑

  但緣分就是如此妙不可言,你覺得永遠不可能電石火光的兩個人,也能漸生情愫,終結連理。

  此前總是有親友勸告杜鵑:你們學歷相差太大,實在不配。但外表溫柔,內有主見的杜鵑還是堅持了自己的選擇,戀愛三年後,毫不猶豫地嫁給了黃光裕。

  婚後,為了彌補與妻子相比學歷上的短板,並為自己的事業提供強有力的理論系統的支撐,黃光裕去中國人民大學一分院讀了四年書。

  多年後,杜鵑說起丈夫,仍是一臉的驕傲:「我喜歡他的原因在於,他做事業全無背景、無資本,都是靠自己努力,他有遠大的志向,遠大的理想,要做一番事業。在他的成功里,運氣的成分很少,這些挺令我感動的。他做為創始人,這樣的角色與後面接手的管理者,是完全不一樣的,從零到一很不容易。」

  

  在很多人眼裡:「黃光裕和杜鵑夫妻相互搭配,感情很好,一個是『潮普』,一個帶『京腔』;一個是霸氣外露,雷厲風行,甚至帶有點『草莽氣息』,一個則是粉面含春,剛柔並濟,不怒自威。」

  黃光裕一直奉為圭臬的「商者無域、相融共生」的國美理念,便出自杜鵑的創意。

  嫁給黃光裕后,性格溫婉的杜鵑總是一頭青絲挽起,笑意盈盈,夫唱婦隨。黃光裕出事後,她果斷地剪短了頭髮,穿起職業裝,開始了代夫出征的歷程。

  

  但讓她始料未及的是,黃光裕入獄后,國美內部,暗潮洶湧。

  群龍無首之際,最容易被僭越上位。國美二號人物開始「去黃光裕化」,聲稱黃光裕的個人行為與國美沒有任何關係,以股權激勵策反管理層,從而削減黃光裕的股權。

  曾經的左膀右臂也順勢站隊,老臣反目,禍起蕭牆,讓接連遭到背叛打擊的國美四面楚歌。如果不能力挽狂瀾,國美很可能會「江山易主」,不復「黃姓」。

  一向作風沉穩,深知勢單力孤的杜鵑並未採用激烈的方式來解決這場內部之爭。她採用的是先禮後兵,各個擊破的策略。

  她先是對投資人伸出橄欖枝,在穩定原資本加持后,開始遊走於國美的個股勢力之間,進行斡旋。左衝右突,激烈博弈后,杜鵑終於將意圖鳩佔鵲巢的二號人物踢出局,重新奪回掌舵國美的「方向盤」。

  

  ▲ 黃光裕和國美二號人物陳曉

  在國美資深重臣眼裡,「這位與黃光裕共患難的女人,身上有著溫婉、柔韌的氣質,抗壓能力很強,並且表現得更親民。過去黃光裕難免有點咄咄逼人的氣勢,脾氣太大,在和下屬的溝通技巧上,杜鵑充分吸取了教訓,手腕更加圓融,一樣令國美員工敬畏有加。」

  經歷這場「奪權」風波,劇烈震蕩后的國美也元氣大傷,中國家電巨頭地位被超越。

  而涉險過關的杜鵑,內焦外困。從未涉足過零售業的「小白」,硬是從自己認知和經驗的空白領域,逼自己變成了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女超人。

  

  ▲ 杜鵑身穿導購服在門店裡向顧客推銷產品

  重新執掌國美后,她並沒有一意孤行,任人唯賢,穩定軍心,力主創新。

  在國美的發展歷史中,狼性文化曾助其攻城略地、所向披靡。面對激烈的行業競爭態勢,杜鵑審時度勢,轉守為攻,不斷調整著她的「打法」,果斷迅捷,精準靈活,重新顯露出了黃光裕時代的狼性色彩。

  2012年,國美電器的虧損達到了8億,面對巨虧,杜鵑提出了「創造冬天裡的春天的口號」,啟用全新戰略,僅用兩年時間就扭虧為盈,銷售額達到了603.6億元。

  

  為了進一步開疆拓土,國美大力發展電商業務,涉足智能領域。多方布局,齊頭並進,杜鵑為的就是黃光裕出獄后,能有更大的空間可以大施拳腳。

  「頭拱地,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車到山前必有路,出水才看兩腿泥」,這些經常掛在她嘴邊的口頭禪,足以看出她的豁達與樂觀。山東女人的爽直和堅韌在她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

  在接受央視採訪時,格力老總董明珠多次提到杜鵑,一句「挺不容易的」重複了好幾遍。

  

  ▲ 杜鵑和董明珠

  作為千億商業帝國的掌門人,她以羸弱的肩頭扛起重擔,必須自行消化所有的痛苦與壓力。

  黃光裕在獄中對杜鵑說,國美有你在,我放心。

  杜鵑承諾:沒事兒,老公,你出獄時,我給你一個更好的國美。

  

  為了丈夫曾經傾注的所有心血不付諸東流,她希望當他歸來時,把他一手創立的國美,重新交到他手裡。

  言出易,踐行難,有時是源於能力不逮,有時是恆心不足。

  但她始終全力以赴,堅守著國美的陣地。

  

  從股權之爭,到巨虧八億,再到後來的重新定義零售,國美這 8 年經歷了像過山車一樣的跌宕起伏,內憂外患,層出不窮,始終走在「刀鋒」上的杜鵑和國美每天都面臨著生死考驗。

  2017 年,國美以年營收 3093.5 億元,名列民營企業 500 強榜單第 8 位。

  同年2月6日,福布斯中國發布「2017中國最傑出商界女性排行榜」,杜鵑入選。

  杜鵑不離不棄的陪伴與力撐,夫妻齊心共度難關的口碑塑造,對於黃光裕個人形象的改善,對提升國美的社會關注度、以及企業商業價值和影響力,都起到了無法估量的正向作用。

  3

  高牆內外,是兩個世界。杜鵑一般一個月見黃光裕一次,其他時間只能寫信交流。商場酣戰,力敵八方的同時,她把兩個孩子也教育得很好。

  

  「孩子一定會去見爸爸,首先孩子很愛爸爸,沒必要不讓孩子去看他;爸爸也很愛孩子。爸爸經常給孩子寫信,在特殊節日里,黃光裕也會給孩子準備禮物。」

  讓父親和孩子不缺席彼此的生命和成長,是她愛的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

  她每每想起黃光裕入獄前對孩子們的愛,都感動不已:「有一次,孩子拿電動車在他身上玩,車輪子捲住了他的頭髮,撕下來一小撮,一定是很疼的,見我有點著急,他卻說沒關係,別嚇著孩子。」

  有人把「夫妻」稱作「後天的親人」。因為長期的共同生活,一起面對人生的風風雨雨,於是彼此之間建立了一種類似於血緣的聯結性和親密感。

  但「後天」的綴飾也暴露了這種關係的不穩定性。多少曾經的如膠似漆到最後的形同陌路,多少曾經的情比堅金到最後的勢如水火。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這種世態炎涼並不能涵蓋所有的夫妻關係,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在生死攸關,利益相關時,經常能暴露出人性最不堪的一面。

  雖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能同富貴卻不能共患難,在任何時代和社會都遠非孤本,趨利避害的人性總是能做出於己最有利的選擇。

  「你贏,我陪你君臨天下;你輸,我陪你東山再起!」,成了夫妻間最義薄雲天的誓言。

  在現實中,我見過一方落難,一方火速切割關係的夫妻,也見過無論對方富貴和致貧,健康和患病,都能始終風雨同舟,相濡以沫的恩愛眷侶。

  能捆綁雙方的,除了感情和利益,還有人性最溫暖的底色。

  在杜鵑辦公室里,一直擺放著一張 1987 年的老照片,色調已經黯淡,但照片上那家不足百平米的小店是黃光裕和他的夥伴們夢開始的地方。

  她用這樣的方式告訴自己: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她深知丈夫創業維艱,幾送性命。而她對他最好的愛的表達,便是不辱使命。

  有人稱羨不已,娶了杜鵑,是黃光裕這輩子最大的幸運。

  

  杜鵑花的花語是「永遠屬於你」。這冥冥之中的契合也成為他們情深意篤的最好佐證。

  連股神巴菲特也承認:男人一生最好的投資,是選對老婆。

  一世為人,人生最關鍵的節點,每每出現在如何選擇上。

  台灣作家龍應台曾諄諄告誡兒子,人生像條大河,可能風景清麗,更可能驚濤駭浪。你需要的伴侶,最好是那能夠和你並肩立在船頭,淺斟低唱兩岸風光,同時更能在驚濤駭浪中緊緊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

  成為階下囚,最怕的是失去希望,而黃光裕獲得兩次減刑的重要原因,不能不說是杜鵑給了一度消沉的丈夫以堅定的信心與莫大的安慰。

  

  ▲ 杜鵑在2018中國商界木蘭會上發表主題演講

  有人感嘆:「如果,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一切都是不完美的。那麼,愛是所有不完美中最為完美的。」

  據說,每次傳言「國美老大黃光裕將出獄」,國美的股價就會動蕩一次。在獲得兩次減刑后,黃光裕出獄的日期不會晚於2021年2月16日,屆時,他已年過半百。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52歲,在面臨大勢已去的情況下,曾經的家電「梟首」能否重整旗鼓,收拾舊山河,都是一個未知數。

  在風雲激蕩的商戰中,向來都是時勢造英雄,而黃光裕離場的這十年,也是電器市場改天換地的十年,屬於國美的輝煌雖然已經不復,但對於黃光裕而言,生命中最重要的財富——妻在,家在,是他雖然受困於鐵窗,每每仰天長嘆時,仍能令他露出微笑的最好慰藉。

  《臨江仙》里詠道:「曲終聲盡意無窮,杜鵑開了!」

  他日夫還日,杜鵑花正紅。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14:3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