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新版《水滸》電視劇濫用詩詞贊語舉例

[複製鏈接]

696

主題

1019

帖子

4000

積分

一級貝殼核心

Rank: 5Rank: 5

積分
4000
lixixing 發表於 2011-7-13 11: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lixixing 於 2011-7-14 04:56 編輯

新版《水滸》電視劇

濫用詩詞贊語舉例


李西興  2011-7-13


    新版《水滸》電視劇的編劇對原著里的詩詞情有獨鍾,常常把原著里一些詩詞抄錄在銀屏上。該編劇有時還把原著里的某些詩詞贊語編入劇中人物的台詞里,由此就出現了一些問題。前幾天我寫的《滄州牢城林沖吟反詩》,說的就是該編劇濫用詩詞贊語之不當。本文再舉幾個類似的例子如下。

荒蕪曠野無村店,赳赳武夫何來詩情畫意?

  
    新版《水滸》電視劇【第10集】林沖棒打洪教頭
    【場景】魯智深押著兩個公人,用一輛驢車載著林沖,快到滄州了。背景是一片荒無人煙的曠野,如沙漠似的乾涸澤地。
    智深:送到這裡,俺也就該回去了。都送到這兒了,還能送到哪兒去呢?(和林沖面面相視。用衣袖掩面拭淚)嘿嘿,這裡真好!前臨驛路,後接溪村
    林沖:是好。數株槐柳綠陰濃,幾處葵榴紅影亂。門外森森麻麥,窗前猗猗荷花。好地方。
    【李西興案】上面所引新版《水滸》電視劇里魯智深和林沖所念叨的詩詞韻語,原文見《水滸傳》第九回。魯智深在野豬林救出林沖之後,和兩個公人「一同跟出林子來。行得三四里路程,見一座小小酒店在村口。四個人入來坐下。看那店時,但見」云云。這原是首描述那家小酒店的讚詞。而在劇中則是四人行進途中,背景是一片荒無人煙的曠野。試問:新水滸的編劇和導演,怎能讓識字不多的魯智深,和被押刺配的林沖,在荒蕪曠野的背景里,背誦這種有著詩情畫意的村店讚詞呢?

太搞笑了:獄中老耗子成精了


    同上:新版《水滸》電視劇【第10集】林沖棒打洪教頭   
    【場景】滄州牢城營。林沖被押入牢房,同牢房裡衆囚犯見有新來者而喧鬧。
    老犯人(過來對林沖說):賭嗎?賭不賭?
    林沖:賭什麼?
    老犯人:賭你這新來的配軍幾時哭。
    眾犯人:對對……
    林沖:可有賭我不哭的?
    老犯人:沒有。在這滄州牢城營,進出都是咬釘嚼鐵的漢,來往都是瀝血剖肝的人。那又怎樣?過了一夜,百尺鋼都化了繞指柔。
    眾犯人:對對……
   
    【李西興案】請注意,筆者絕無污衊劇中牢獄犯人的意思。所謂「老耗子」只不過是順著該劇里差撥的台詞罷了,他稱獄犯為「這些牢房裡踩不死的老鼠」。當然,這不是《水滸傳》作者的語言,而是編劇的發明。這位老年獄犯所念叨的韻文,見《水滸傳》第九回對牢城營的描述讚詞。這在楊定見序袁無涯刊百二十回本作:來往的儘是咬釘嚼鐵漢,出入的無非瀝血剖肝人。而在容與堂百回本作:來往的儘是咬釘嚼鐵漢,出入的無非降龍縛虎人。筆者說這位 「老耗子」成精了,不僅僅是因為他能受新《水滸》編劇之命,隨口念出精彩的詩詞韻語,而且在於他能掐會算,請看:

      老犯人(對林沖說):我們一打眼就知道,你身上有多少銀兩。只五兩,我看你日後怎麼過。

    【李西興案】真是奇了怪了。他又沒搜林沖的身,怎能知道林沖有多少銀兩呢?《西遊記》里孫悟空隔板猜謎,還得隱身變化了鑽進柜子里看一看呢!

故弄玄虛  吳學究成了說書人


    新版《水滸》電視劇【第2集】「石碣村七星聚義」
    公孫勝到晁蓋莊上求見晁蓋,並勸晁蓋劫取生辰綱。兩人正談之時,吳用從客廳槅屏後面出來,吆喝道:「正是機謀未就,爭奈窗外有人聽;計策才施,又早蕭牆禍起。你這道士,好大的膽子。」
    按這幅對句見百回本《水滸傳》第十五回回末。原文的故事情節如下:
      那先生道:「……今有十萬貫金珠寶貝,專送與保正作進見之禮。未知義士肯納受否?」晁蓋大笑道:「先生所言,莫非北地生辰網么?」那先生大驚道:「保正何以知之?」晁蓋道:「小子胡猜,未知合先生意否?」公孫勝道:「此一套富貴,不可錯過。古人有云:『當取不取,過後莫悔。』保正心下如何?」
    正說之間,只見一個人從閣子外搶將入來,劈胸揪住公孫勝說道:「好呀!明有王法,暗有神靈,你如何商量這等的勾當?我聽得多時也。」嚇得這公孫勝面如土色。
    正是:機謀未就,爭奈窗外人聽;計策才施,又早蕭牆禍起

    【李西興案】很明顯,這是說書人在兩回書之間賣的關子,以吸引聽眾,同時還可藉機向聽眾討要賞錢。然而在新《電視》劇中,當時的吳學究不過是村塾的教書先生,怎麼被編劇打扮成說書的了?

    上面的對句又見《平妖傳》,羅貫中二十回本見第十三回末,馮夢龍四十回本見第三十一回末。二書這一情節的文字基本相同,見下。
    ……永兒撮一把荳,撮一把稻草,把來一撒,喝聲道:「疾!」就變做二百來騎軍馬在廳前。王則看了,喝采道:「既有這剪草為馬,撒荳成兵的本事,何憂大事不成!」
    正說之間,只聽得庄外有人高聲叫道:「你們在這裡好做作。官司見今出榜捕捉妖人。你們卻在此剪草為馬,撒荳成兵,待要舉事謀反!」諕得王則大驚,如:
        分開八片頂陽骨,傾下半桶氷雪來。
    真所謂:
        機謀未就,怎知窻外人聽;
        計策纔施,卻早蕭牆禍起。    (見科發2011年版《平妖傳新注》231頁)

      請注意:「蕭牆禍起」意為某集團的內部分裂。而通讀《水滸》,無論何種版本,均沒有吳用和公孫勝意見相左的跡象。而在馮本《新平妖傳》里,後來張鸞(即在庄外開玩笑說王則等「待要舉事謀反」者)和王則、永兒等分道揚鑣,正合「計策纔施,卻早蕭牆禍起」之意。另外,王則被永兒引到聖姑姑莊上,聖姑姑對他說道:「……如今氣數到了,你應著天數,合當發跡。河北三十六州,有分教你獨霸。」王則道:「仙姑莫出此言,官中耳目較近。王則是貝州一箇軍健,豈敢為三十六州之主?」(見科發2011年版《平妖傳新注》230頁)在這種背景下,王則聽得庄外有人說他們「待要舉事謀反!」而被諕得大驚,是符合情理的。
    而公孫勝到晁蓋莊上,在庄外就那哈哈大笑道:「貧道不為酒食錢米而來。我覷得十萬貫如同等閑……」怎能在庄內被人揪住,就嚇得面如土色呢?連腰斬的七十回本《水滸傳》里金聖嘆的夾批也看出:非真有此等兒戲之事,只為每回住處,皆是絕奇險處。此處無奇險可住,故特勾出一段,以作一回收場耳,讀者諒之。
    所以在新《水滸》劇中,公孫勝從容應對吳用故弄玄虛的詰難,倒是改編得頗為差強人意的。


Li Xixing

3474

主題

9508

帖子

1萬

積分

七級貝殼核心

倍可親決策會員(十九級)

Rank: 5Rank: 5

積分
14231
水影兒 發表於 2011-11-19 10:18 | 顯示全部樓層
歡迎老師常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3 12:4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