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1

曾是「黨國中堅」的吳國楨為何遭到蔣介石追殺?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9-6-13 09:10 |閱讀模式
  《台灣政局60年——從蔣介石到馬英九》(李松林著,人民出版社出版)運用大量文史檔案與資料,以1949年以來台灣60年風雨歷程中政壇更迭為主線,對台灣政局變化與社會發展進行了全方位的透視,為兩岸學者與民眾呈現了一部真實的台灣政壇論著。

  

  ▲吳國楨

  國民黨退居台灣之後,蔣介石發起國民黨改造運動,借國民黨改造之機,將反對派統統擠出決策圈,並將顯赫一時的「黨國中堅」與元老重臣解除印綬,打入冷宮。稍後更是變本加厲,對稍有不滿者,輕則撤職,重則或被逐出台島,或被終身囚禁。其中吳國楨與孫立人就是典型的案例。

  吳國楨是湖北人,生於1903年。他早年考入中國最高學府———清華大學。畢業后越洋留學美國,飽學西方資產階級學說,后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返國后,吳氏歷任國民黨中宣部副部長、漢口市長、重慶市長和上海市長等要職,是國民黨政府官場中紅得發紫的人物。直到吳國楨被逐出台島后,他也一直認為大陸時期沒有比蔣先生待他更好的人了。

  蔣介石之所以器重吳國楨,固然是由於吳畢業於美國,與美國政界有相當的聯繫,同時也由於吳從不結黨營私,對蔣介石絕對忠誠。

  國民黨退守台灣之初,最為突出的問題是爭取美援。1949年12月15日,尚未復「總統」職的蔣介石便以台島最高行政長官的身份任命吳國楨為台灣省「主席」。對此,吳氏大惑不解。因為陳誠掌管台灣省的大印不足一年,沒有功勞亦有苦勞,且在吳上任省「主席」位不久前,陳誠曾約談吳氏,邀吳屈就台灣省政府「秘書長」一職,遭吳婉謝。吳對蔣說:「陳誠將軍不是做得很好嗎?最好由俞大維擔任。」蔣則毫不隱諱地回答:「你很恰當,我要你今後全力爭取美援。」

  吳國楨任台灣省「主席」職的第三個月,蔣介石宣布復「總統」職,同時任命陳誠為「行政院長」。吳國楨認為:「為了他把『省主席』的位置讓給我,他一直耿耿於懷,老是卡著我,所以我向蔣先生報告,請求辭職。」蔣對吳的辭職不予批准,並對吳說:「辭修和你斗,你就和他斗,我支持你。」

  聽了蔣介石的發誓后,吳飄飄然了,他又認為:「鈞座慘受大陸失敗之教訓,已銳意改革,故敢冒死范險,竭智盡忠,以圖報效。」

  吳國楨既然如此受寵,為何又遭蔣介石排斥呢?據吳國楨自己稱:「是蔣先生為了經國的緣故。」這的確是吳氏被逐的原因之一。

  其實,只要稍微了解國民黨高層政爭的人,都知道吳國楨與蔣經國之間的矛盾,並非源於台灣,而是始自上海。當然,吳氏與蔣經國之間完全不同的生活背景、思想與訓練,也是使雙方裂痕擴大的原因。

  早在1948年8月,蔣經國奉父命以督導員身份赴上海「打老虎」。當時蔣經國持尚方寶劍,雄心勃勃,想在上海一顯身手。他當時手法嚴峻而急切,但效果不佳,由於國民黨已經病入膏肓,最終結果演變成「只拍蒼蠅」不打「老虎」的局面。時任上海市長的吳國楨除了不同意蔣經國的做法之外,市長權力被架空,亦使吳頗為不悅。蔣經國與吳的矛盾由此而發端。

  蔣氏父子退守台灣后,一切問題的核心,就是再也不能丟失台灣,否則死無葬身之處。故此,蔣經國又奉父命獨攬了整個台灣島的安全、情報與特務系統大權。蔣經國就任「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一職,雖然職位不很高,但這只是蔣在檯面上的官銜而已,他可以在「總統府資料組」中發號施令。只要戴上紅帽子,想抓誰就抓誰,想殺誰就殺誰。躲在幕後行使「法律」以外的特權,指揮嘍啰狠狠打擊異己和政敵,一直是蔣家第二、第三代在「蟄伏」階段的特色。

  吳國楨任職台灣省主席期間,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蔣經國所豢養的特務打手橫行、猖狂。當時吳對蔣介石說:非改革不可,任何機構不通過保安司令部禁止隨意抓人,逮捕后14天,一定要釋放,或起訴。由於吳國楨的主張與蔣經國的做法形同水火,故蔣經國與吳的矛盾進一步激化。

  吳與蔣經國之間的矛盾還有經費問題。國民黨退守台島,「中央」及地方的一切開支均由省府開銷。而「省府」的經濟來源,無非靠徵收田賦,應付這樣大的開銷,難免捉襟見肘。吳國楨身為「省府」「主席」,自然要壓縮開支。他當時曾和蔣介石約法三章:(1)「省府」負擔「中央」的軍費,但要點名發餉,杜絕吃空額的流弊;(2)嚴懲走私;(3)防止商人逃稅。

  

  吳國楨還向蔣介石進言說:「國民黨黨費應不用國家經費而向黨員籌募,且應鼓勵反對黨之成立,俾能奠定兩黨制度。」對於蔣經國領導的許多不在編機關、特務組織預算外的經費要求與請託,吳往往不客氣地予以婉拒。吳後來告訴蔣介石的另一反對派雷震說:「我只是採用消極行動,不發給經費,所以蔣經國恨死我了。」

  江南對吳國楨此舉評論說:「假使換一個『主席」,如俞鴻鈞、嚴家淦之流,持遇事請示,凡事『推事』為座右銘,經國越權樂得裝聾作啞,不聞不問,好官我自為之。那麼,何止衝突不會升級,連上海時代的誤會,都可以消弭於無形。」「公正地說,吳意氣用事的成分很大。」「否則不至於發展到形同水火的階段。」

  吳國楨遭蔣排斥也有他恃寵而驕、過高估計了蔣介石對他信任的成分在內。他後來竟天真地向蔣介石進言:「如鈞座厚愛經國兄,則不應使其主持特務,蓋無論其是否仗勢越權,必將成為人民仇恨的焦點。」

  對於準備傳位於子的蔣介石自然聽不進這逆耳忠言。吳國楨說:「此後鈞座對於經國兄更加信任,不獨任其控制特務及軍隊,且使之操縱黨部並主持青年黨。」直到此刻,吳國楨才認識到蔣老先生「愛權之心,勝於愛國;愛子之心,勝於愛民」。

  吳國楨的上述進言使蔣介石產生了除掉吳的念頭。據吳本人稱:在蔣介石65歲壽誕之際,蔣對他實施殺手。事情原委是這樣的:1953年10月30日,蔣介石為過65歲壽誕,與宋美齡去台北郊外草山避壽,特邀吳國楨夫婦上山吃晚飯,並留他們過夜。第二天吳氏夫婦返歸台北時,發現開汽車的司機不見了,派人找也未能找到,只得由蔣氏另派一名司機開車下山。那天該吳氏夫婦走運,正巧吳的妻子腹瀉,開車不久就停車到路旁一老百姓家方便。等吳氏夫婦到汽車旁,發現司機臉都嚇白了。原來三個車輪的螺絲釘都早已被人擰掉了,如果不是吳夫人鬧腹瀉,汽車飛速到某轉彎處,車輪必飛脫車身,吳氏夫婦也將粉身碎骨。

  吳氏夫婦從死裡逃生后,大徹大悟:現美台關係已好轉,他完成了使命,蔣不必再通過吳來向美國拉關係。有鑒於此,吳國楨認為台灣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回到家后,又發現家中電話有人竊聽。驚慌失措的吳國楨忽然想到美國好友美聯社記者阿瑟戈爾,他找到阿瑟戈爾,對他神秘地說:「阿瑟,把手放在《聖經》上,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你要發誓,幫我保密。」「有幾封信,請你帶回去交給《紐約時報》《芝加哥論壇報》和《時代》《生活》的亨利魯斯,假使我不幸去世,全文公布,沒有事,請代為保存。」

  吳國楨與阿瑟戈爾會面之事,當局瞭然於懷。當阿氏離台返美時,宋美齡親自為阿氏送行,並邀他為其私人秘書。但阿氏不肯背叛朋友,婉拒宋美齡邀請。

  1953年4月,吳國楨迫於各方面壓力,向蔣介石請辭台灣省「主席」一職。5月,吳國楨夫婦得到美國邀請,準備赴美。蔣氏父子欲扣吳,經宋美齡從中周旋,最終放行。但是近八旬的老父及次子吳修潢卻不準同行,留作人質。

  吳氏夫婦臨別前,「司法院長」王亮疇為他送行,王問:「不回來了嗎?」吳答:「是時候了。」吳的好友、政學系領袖張群趕來送行,並送他曾國藩手書對聯一副:「水寬山遠煙霞回,天澹雲閑今古同。」當吳氏夫婦登機時,「行政院長」、吳的政敵陳誠與蔣經國等五百餘人均到機場歡送這位被打敗了的前省主席。

  吳國楨初到美國后,顧及老父和次子的安全,謹言慎行,沒有半句對蔣氏父子的不滿之詞。

  1954年1月,台灣傳出「吳國楨攜資外逃」的風聲。有的報刊發表《勸吳國楨從速回台灣》的社論。吳國楨立即寫就一闢謠啟事,將此一啟事寄往台島時任國民黨中央「秘書長」的張其昀。張氏是蔣介石的心腹重臣,他收到吳的啟事後將其交給吳的父親,其結果是,吳老先生跑遍各報,無人敢登。

  當吳國楨在向台灣當局要求「闢謠」得不到答覆的情況下,他毅然於同年2月7日向台灣當局發難。在他接受電台訪問時,發表談話稱:他「離開台灣是為了『健康』和『政治』兩個原因」,「因為他主張台灣民主化,而別人則認為反共須用共產黨的手段」。2月16日,吳國楨在芝加哥會見記者時宣稱:「在目前環境之下,我不願回台灣,因為我認為現在中國政治情形與我當初和政府發生爭論時並無改變。我現在仍為行政院政務委員,但曾五次提出辭呈,未獲照準。」「深信目前的政府過於專權。」

  吳的主張在美國輿論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世界電訊報》《太陽報》均就吳國楨談話發表評論,抨擊台灣當局的做法。

  2月26日,時任「立法院長」並早已投靠蔣介石的原CC系大將、也是吳國楨南開中學同學的張道藩,首先上陣向吳氏開炮,宣稱「吳國楨他離開台灣原因之一是為『健康』關係,其實他那樣又肥又胖的樣子,美國觀眾在電視傳真里看見了,自然證明他為了健康而出國的原因是在說瞎話」。「吳國楨身為政務委員,借口『健康』關係,到外國去胡說八道,其危害民族國家至深切且大」,而且是「臨陣脫逃」。

  3月17日,「國大」一屆二次會議第10次會議通過了臨時動議,「請政府撤職查辦吳國楨案」。

  在一片謾罵聲中,吳國楨拿出最後的殺手鐧,在美刊出《上總統書》,批評蔣介石「自私之心較愛國之心為重,且又故步自封,不予任何人以批評建議之機會」。同時,吳氏將攻擊的主要矛頭直指蔣經國,說他是台灣政治進步的一大障礙,主張送「美國大學研究院讀書……在大陸未恢復以前,不必重返台灣」。至此,吳國楨與蔣氏父子正式決裂。

  實事求是地講,吳國楨這一觀點顯系意氣之詞。至今蔣經國已經去世二十多年,在台灣,還沒有哪一個人能夠超過蔣經國的聲望。

  對於吳國楨的《上總統書》,台灣方面「義憤填膺」。17日,蔣介石以遵從「民意」發出嚴辦吳國楨的「總統令」。當天,國民黨《中央日報》發表社論,再度抨擊吳國楨。同天,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也配合蔣介石的「總統令」,通過中央紀律委員會提議「吳國楨開除黨籍」。

  此後,蔣介石一直不肯放過吳國楨,企圖將他引渡回台。但蔣介石的所作所為引起美國一些當權人士的不滿。當吳國楨被免去「政務委員」職務后,美國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羅伯遜向吳保證在任何情形下吳皆可在美居祝對於蔣介石發起的「聲討」運動,美國也通過其駐台大使「勸告」蔣不要對吳再施以攻擊,否則對台灣當局不利。蔣權衡利弊,此時正企圖與美國簽訂「共同防禦條約」,故下令禁止繼續刊登攻擊吳國楨的文字。

  顯而易見,由於蔣介石的心胸狹窄,不能見諒於吳國楨,使吳國楨成了蔣介石權力重新組合下的犧牲品。1984年吳國楨病逝美國,葬於喬治亞州濱海小城。

0

主題

262

帖子

953

積分

貝殼網友八級

Rank: 3Rank: 3

積分
953
Polar_bear 發表於 2019-6-14 11:30 | 顯示全部樓層
老蔣和江曾一樣,心胸狹窄,目光短淺,卻又裝出一副高屋建瓴的姿態,最終形成好高騖遠的結局……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4 19:4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