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復: 0

海外故事《盜畫奇謀》

[複製鏈接]

12

主題

13

帖子

104

積分

貝殼網友一級

Rank: 3Rank: 3

積分
104
brookeski 發表於 2019-4-25 15: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世界名畫《貴族夫人》,一直收藏在法國巴黎的博物館里。紐約范德美術館的副館長帕克策劃將《貴族夫人》租借到美國展出,這一消息傳出后,《貴族夫人》立刻受到美國大眾的關注,也成為名畫大盜們覬覦的目標。
  
  帕克副館長為了確保展出萬無一失,親自去了趟巴黎,和法方負責人阿諾洽談相關事宜。雙方商定,將《貴族夫人》裝在一隻特別定製的箱子里,用船運到美國,全程只有阿諾才能把箱子打開。
  
  帕克副館長回到紐約,又著手將展廳重新裝修,展廳一端的牆面被整修成內凹的樣式,用來展示《貴族夫人》。牆面內凹的部分約4米寬、1米深,緊貼牆面的天花板上裝有一扇活動金屬格柵門。在展出時間之外,這面金屬格柵門會降下,與地面鎖在一起,確保掛在內部的《貴族夫人》的安全。
  
  展覽開幕的那天下午,《貴族夫人》被運到美術館展廳,從法國遠道而來的阿諾先生親手打開箱子,讓畫像呈現在眾人眼前。不一會兒,阿諾和助手小心翼翼地把畫像安放好。兩名警衛立刻站在兩側,看守起來。
  
  帕克副館長打量起畫像,說道:「抱歉,先生們,我覺得畫有點兒掛歪了。」他抓起畫框,調整了一下位置,隨後退了幾步,「行了,現在一切完美了。」
  
  晚上七點半,開幕儀式正式開始,展廳里人頭攢動。展廳的中央搭建了一個臨時小講台。帕克作為館方代表走上台發言后,就輪到市長和州長依次上台講話。在州長講話時,大家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他身上,哪知《貴族夫人》畫像邊突然響起爆炸聲,激活了安全裝置,沉重的金屬格柵門掉落到地板上,立刻將《貴族夫人》畫像與展廳隔絕開。
  
  爆炸聲繼續接連響起,還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灰白色的濃煙。展廳里的所有人惶惶不安,完全看不清周遭環境,只能依靠摸索逃出展廳。最終,警衛發現煙霧來自幾枚裝在牆壁內的煙幕彈,隨即將煙幕彈拆下丟到室外,這下煙霧才變少了。
  
  一刻鐘后,展廳內的煙霧差不多散盡,帕克和阿諾回到展廳。這時,市警局的尼爾森警督也趕到了,他們打開了那面格柵門,發現《貴族夫人》畫像仍然掛在原先的地方,只是有點兒掛歪了。然而,畫像左邊的牆上赫然出現了一個足夠成年人出入的大洞。尼爾森鑽進去后發現,洞口後面是一間廢棄的儲藏室,而儲藏室的窗戶開啟著。
  
  尼爾森分析起來:「根據我的推測,盜賊應該是在牆上炸出一個洞,想通過這個洞偷走這幅畫。但也許是煙霧濃得讓他受不了了,總之他沒有偷到畫,而是原路返回,逃了出去。
  
  阿諾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從牆上拿下畫,檢查起來。帕克走到阿諾身旁,他們檢查完畫作的正面,將畫作翻轉過來,繼續檢查。帕克注視著背襯,情不自禁地叫出聲來:「哦,不!」
  
  阿諾的目光隨即移向背襯,背襯的一角出現了一枚藍色墨水的圖章印。尼爾森聽到叫聲湊過來,念出了圖章印中的文字:「扎爾美術用品商店。」
  
  一幅法國運來的名畫背襯上怎麼會出現紐約商店的價格標記?尼爾森撫摸著下巴,說出自己的推理:「難道是盜賊用了調包計,偷走真畫,將高仿的贗畫掛到牆上?然而他在小細節上犯了錯,裝裱贗畫時沒有發現背襯上的商店標記。」
  
  「別瞎猜了,」帕克出聲了,「阿諾先生,這幅明明就是《貴族夫人》真跡,對不對?」阿諾此刻帶著一絲狐疑細細打量起畫作,說:「我不記得畫框上有這處凹痕。」「是爆炸造成的。」帕克立刻說道。
  
  這時,阿諾想到了解決辦法,興奮地說了起來:「對了,我們有這幅畫的X光片。一名聰明的偽造者也許能騙過鑒畫專家,但他不可能複製畫作的每一處細微差別,也不可能複製真跡的畫布上每一根紗線的微觀特徵。我會請人立刻從巴黎把這幅畫的X光片送過來,等到那時就能知道這幅畫的真偽!」
  
  令人遺憾的是,阿諾聯繫了巴黎的下屬,可他們怎麼也找不到《貴族夫人》的X光片。同時,警方的調查也沒有太大收穫。他們在扎爾美術用品商店裡找到了蓋下印子的那枚圖章,也對美術館展廳如何被盜賊裝了爆炸裝置和煙幕彈進行了調查,但都沒發現有用的線索。
  
  一周后,為了判斷這幅《貴族夫人》畫像的真偽,20位世界頂尖的美術專家被請到了范德美術館。其中有12位專家主張這幅畫是真跡,有6位專家聲稱這是一幅高明的偽作,還有2位專家堅稱這是一幅技法粗陋的偽作。最後,依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專家委員會向外界公布結論,認定在范德美術館內展出的這幅《貴族夫人》是真跡,但關於名畫被調包的各種流言還是不脛而走。
  
  很快,《貴族夫人》畫像被送回法國,而帕克副館長因為搞砸了這次特展,狼狽地引咎辭職。
  
  幾個月後,戴著黑色假髮、深色墨鏡和假鬍子的帕克出現在舊金山的一家停車場,接過客戶鄧肯遞過來的黑色皮箱,又將一隻收納筒交給鄧肯。這隻黑色皮箱里裝著20萬美元,而收納筒內裝著一幅能以假亂真的《貴族夫人》贗畫,當然,鄧肯以為那是數個月前從范德美術館偷出來的真畫。
  
  鄧肯取出畫作,貪婪地欣賞起來,得意揚揚地說:「所以,這幅畫確實是被人偷走了。」帕克答道:「先生,我對偷畫一事一無所知,這幅《貴族夫人》僅僅是出於機緣巧合落到我的手上。」鄧肯會意地笑起來:「當然了,每年有幾百萬個傻瓜去巴黎欣賞那幅複製品,與此同時真跡卻會一直在我手上。」
  
  帕克告誡道:「先生,你得記住,這幅畫只可供你私人欣賞,你不可以向別人展示這幅畫。要是警方發現你擁有《貴族夫人》真跡,他們會從你手上奪走畫作,甚至會把你關進監獄。」鄧肯點頭道:「我會把它保存在安全的地方,就連我的妻子也不會知道!」
  
  鄧肯離開后,帕克不禁笑了起來。到目前為止,他已經臨摹出6張《貴族夫人》贗畫,並且以20萬美元一幅的價格把這些贗畫當成真跡賣給了6個闊綽的收藏家。
  
  原來,帕克去巴黎和阿諾洽談時,中途阿諾有事離開,他無所事事地在阿諾的辦公室里東瞅瞅西看看,結果在書櫃里發現了《貴族夫人》的X光片。他在那一刻想出了這個高明的「盜畫」計劃。
  
  帕克從來沒打算真的盜走《貴族夫人》。他帶走X光片,是為了讓世界上唯一能百分之百判斷《貴族夫人》畫像真假的手段不復存在。
  
  在畫剛送到展廳時,他假裝調整畫像位置,掌心裡其實藏著他從扎爾美術用品商店拿來的橡皮圖章。他抓起畫像時,用圖章穩穩地在畫像背襯上按下印子。另外,他利用展廳裝修的機會,安裝煙幕彈和火藥筒,只是想用爆炸和煙幕製造畫被調包的假象。只要能讓大家產生懷疑,覺得《貴族夫人》可能被人偷走了,他就能從這種懷疑中牟利。
  
  很多人都已經忘記,到美術館工作之前,帕克還曾經是個技藝精湛卻生活潦倒的青年畫家。現在帕克有了120萬美元的積蓄,他就能生活無憂地繼續追逐自己的畫家夢想了。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20:1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