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轉載作家陳嵐 朱令案:一個公民對司法的焦慮

作者:nika  於 2013-5-5 02: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3評論

朱令案:一個公民的司法焦慮

  陳 嵐 (文)


  據說,你在一個房子發現一隻蟑螂,就意味著在你看不見的角落裡,至少藏著一萬隻蟑螂。蟑螂理論可以同理適用於朱令案。

  本朝公安系統有要求:「命案必破」,正是這樣片面追求破案率的粗暴做法,使得聶樹斌、佘祥林等等各路冤案相繼產生,刑訊逼供在本朝不是個案而不罕見。讓人覺得諷刺的是,聶海芬能夠零證據,僅僅靠口供破案,還成為「著名女神探」(詳見聶海芬有關案件)。而清華朱令這樣一個毫不複雜而且海內外影響力極大的案件,卻可以一再處置延遲、程序失當,甚至導致證據的直接滅失.....所以,我有很多問題要問下去,也有很多結論想觸發一次2013年的司法重新調查。@一毛不拔大師和@蠻族勇士 等人都已經在做,我,作為一個路人甲,也聊盡綿力。

  ? 朱令、朱令案當事人、清華所有的一切跟我一根毛線的關係都沒有。但,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塊壘,不澆不快。在闡析此事前我先說下我的立場。

  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也是基督徒,無論是信仰還是我所遵循的政治理念,都很難讓我輕易去在法庭之外給一個人定罪。前年的葯家鑫案中,因涉及人命案,我幾經掙扎,保持沉默良久后,受一些信息影響,誤以為葯家真的影響了官媒,於是以私媒體來抗衡,寫了《葯,民族的蒙汗藥》一文,要求公平審判——事實上為媒體的死刑狂歡作了推波助瀾,而之後,關於葯家的真實信息一一呈現,我十分後悔,並在微博發文懺悔。因被民意攜裹的情緒,我違背了我自己一直企圖推動的法制理念:「任何人不經法庭審判不得定其罪」,透過文字我朝葯家鑫伸出了朝下的大拇指,死刑判決的大拇指——而我,事實上並沒有這個權利。

  所以,那件事後,我學著去謹慎。所以,朱令案,我一直遲遲沒有寫長文。

  朱令案,在2006年之初,我並未確定孫維是兇手(我這個人比較喜歡逆向來思考),直到看到她的孫維聲明(已證實是孫本人所發)。看完了,直覺她就是兇手。特別是她字斟句酌,說「我的同學朱令中毒一案」,一看這個措辭,我心裡便一下亮了。公安已經十分肯定此案系投毒案,並確定是至少二次投毒。這個孫維卻巧妙地置換為「中毒」。誰才會這樣迴避法律事實?誰如此在乎這樣的案情事實?在讀過的大量犯罪心理學個案中,實際上哪怕經過了審判定罪后,罪犯在闡述過程時,都不承認自己行為造成了犯罪事實,將後果推卸給受害人。偶然、環境是他們的正常思維(都是別人的錯)。比如,將人推下樓摔死的罪犯通常會這樣說:「我碰了他一下,他就掉下去了。」他會嘗試著將受害人描述成「他(自己)就掉下去了」的狀態,這些罪犯甚至在私下裡、對自己也是這樣反覆描述的。而且,她刻意斟酌的字眼裡,一涉及到細節,就含糊不清,涉及到關鍵物證,就推脫不知,涉及到案情結論,反覆強調的是「沒有證據你們不能定我罪」而不是「我是無辜、我要求緝拿真兇。」——讀完之後,如果還無法判斷誰是兇手,那我真是智商捉急了。

  當然,直覺不是真理,更不能以此定罪。

  再後來,孫維與同學的系列串供郵件(已經核實真實有效)曝光,沒錯,郵件里她們沒有誰直承或複述當年的事實,但彼此串通、保持口徑一致、互相遮蔽的語境彰顯清晰,如果她們在朱令案中都是清白的,為何要私下串通?為何要以如此詭異的口氣(我們都不說但我們都知道花園裡埋了一具屍體)的不言而喻的口氣來一起進行網路洗白?各種旁證已經讓真相呼之欲出,但卻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打回黑箱。

  最好的洗白不是在網路上傳播真真假假的信息,而是敦促公安公開案情。2006年,孫維在她的網路聲明裡寫「我也呼籲警方認真調查」,竊以為,真正「呼籲調查」,恐怕不是在網路上發個帖子算是「我要求調查」,以一個公民之身,大可以去公安要求還我清白,以一個紅色貴族身份,我相信當年或現在,都有非常人能夠採用的力量手段去自證清白。

  有個司法笑話:一隻狐狸逃進了樹林,各國警察開始追捕。德國警察將樹林篩成500個格子,一個格一個格地搜索。法國警察抓來了一隻母狐狸,企圖誘捕狐狸。英國警察拿出阿加莎的偵探小說,研究「狐狸逃跑可能會去樹林的哪個洞穴」,俄羅斯警察灌下去一瓶伏特加,拿出槍碰碰碰到處亂放。中國警察從樹林里逮捕了一隻熊,一頓狂揍之後,熊哭著說:「我就是狐狸…..」

  我的意思是說,沒有狐狸的樹林里,你們都能製造出一隻狐狸,如聶樹彬,如佘祥林。你們有的是聶海芬,你們從來不缺任何專政手段和類似於驚怖大將軍式的非常手段。而唯獨到了朱令案,19年前,就變得如此溫良恭儉讓,變得如此「講證據」「講程序」,這算是對待王女和庶民的雙重標準么?

  這樣的雙重標準在今天尤見於網路。在這幾天的討論中,忽然湧現出一大批熱愛「程序正義」「熱愛司法公平」「堅持無罪推定疑罪從無」的好公民。我發現多數是平時根本不好民主這一口的。此刻忽然熱愛程序正義了。他們全部很清楚證據為何湮滅。也很清楚讓證據湮滅對鉈而言多麼容易。在一個高度人治的社會裡,要求受害人講法治遵程序,等於是要求傷殘到不成人形的朱令必須站岀來保護自己。

  但在他們祭起「疑罪從無、程序正義」的大旗時,如我這樣的自由主義者,還真一時語塞。別人是怎麼樣的我不清楚,但要我冒犯我視為信仰的法治原則,確實很痛苦。在司法上,孫維確實沒有被定罪,證據確實也可能被消滅得差不多了,我若指控她的罪,就是對自己信仰的公義底線的冒瀆。今晨@范學德兄寫了《超越群體式思維看信仰》一文,讀完之後,我悟了。「不能侵犯他人的財產自由」是哈利貝克芬半生都遵循的法治理念及宗教信仰的部分——但在面對一個真實逃亡的黑奴(他是白人的財產)時,他對自己說:「讓我下地獄去吧。(我必須救他)」

  信仰最核心的部分,可以超越控制著我們的集體無意識,超越群體式思維。在無數的概念中,在無數我們要恪守的原則中,這些註定可能會互相衝突的原則,我們唯有聆聽最真實的聲音。

  朱令的優秀超過我之前所了解的一切,她並不是一個符號,而是一個鮮活善良美好的人,一個才藝學工倶佳的學生,一個高大俊美宛如希臘女神的少女。前夜在微博讀到她中學時的大麥歌譯文,我傾倒不已,淚盈:「巨風動地來,放歌殊未已,大麥俯身偃,既偃且復起,顛仆不能折,昂揚傷痛里。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直把千古愁,化作臨風曲」……如她神智清醒時(鉈當時已經在她體內殺戮)在音樂會上彈奏的最後一曲《廣陵散》,彷彿是她美好青春和悲慘命運的預告…..最大的悲劇,就是把世間最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你看。

  一個卓越優秀的少女,變成了痴子、盲子、話也不會說的啞子。而對比其他那幾位姑娘所享有的美好人生:出國、結婚、生子、生意發達…….

  沒有人可以這樣製造悲劇,而逃脫懲罰。19年前聞此案,我尚年幼,印象卻深刻。2006年在天涯追問時,我即已誓,為這個素不相識的美好少女尋討公道,是不能放棄的事。

  孫維的高度嫌疑,舉國熱議,從保護孫維這個公民利益的角度出發,我也要呼籲司法重新啟動調查。而鉈案的諸多當事人,從他們被曝光的郵件中可以看出,他們集體隱瞞了很多東西,而且他們共同知道某些東西,卻攻守同盟絕對不對外說。他們知道什麼?是時候了,人肉搜索已經將這些人全部曝光於世界,看到那些被網友搜索出來的信息時,我簡直嘆為觀止。時間或會淡忘,人心卻不會遺忘,網際網路更不會遺忘。天涯海角的隱藏也保護不了你們。19年,沒有能夠抹殺任何人心中的對正義的渴望,因為等得太久,這渴望變得如烈火滾燙。

  重啟調查吧,讓死裡逃生的朱令,讓自謂無辜的孫維,讓沉默寡言的同室,讓焦渴於真相、執著於正義的人們,讓所有人都能安寧。

  未完的最後幾句話:

  有個網友問我:「好人受煎熬,壞人卻逍遙,這世界的公義何在?」

  我回復他:「我曾有過和你一樣的疑問——直到偶然讀羅馬史。公元330年,君士坦丁大帝重建完成君士坦丁堡,遷都。他身披紫袍,坐在以四匹白馬牽引的戰車上舉行了盛大的入城儀式,邁上雄偉的宮殿台階,此後的一千年,這裡都是拜占庭的中心…..一個偉大的王朝的巔峰…….我想君士坦丁此刻心中一定驕傲至極。但他絕對不會知,不過幾十年後,他的子孫在這雄偉的台階上自相殘殺,他的後裔,很快都慘苦死去,乃至滅絕。——但我們後人知道。我又讀歷史,朱元璋為人慘酷、朱棣亦如此,對三千宮女施加凌遲之刑。而他們一定沒有一個人想到,自己的後裔,福王朱常洵(明成帝與鄭貴妃最寵愛的兒子,他可還真是愛情結晶呢,前半生受盡嬌寵),有一天被放在大鍋里烹煮而死,肉湯被李自成軍分食,成為歷史上最黑暗血腥的一幕,之一。」

  神的時間表,只有後人透過歷史,才能窺見一斑。而當局者,常常自以為天是藍的,死無報應。我們每個人,惡人或善人,都可能成為祂工作的一個部分。我們只需要聆聽真實的聲音,做應當做的事,追問並追尋正義的足音,我們決不放棄,也就不會被放棄。我們在劇中,我們在局中,我們在鑊中,徒然煎熬。因為我們無法預見未來,但請相信:正義或會遲到,但決不會缺席。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我不相信天是藍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北島先生的警句,迄今迴響,這是我提筆追問的最大動因。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oneweek 2013-5-5 02:07
這幾天對此案的狂轟濫炸, 俺終於入門了
回復 總裁判 2013-5-5 02:13
一個逼供信,頻頻製造冤案的執法機構,必然要放過無數罪犯,因為執法者的追求不是為了捍衛人權和人民的利益,而是以保衛這個社會制度、以自己陞官發財的目標為重。
回復 Lawler 2013-5-5 02:21
或許,孫維是清白的。可有誰來證明給我們看   
回復 nika 2013-5-5 02:45
Lawler: 或許,孫維是清白的。可有誰來證明給我們看    
你去搜一下孫維的爺爺孫越崎的資料,你就知道,為什麼大家質疑司法不公!
回復 雲間鶴 2013-5-5 02:49
比較深刻的思考!
回復 nika 2013-5-5 03:06
雲間鶴: 比較深刻的思考!
我的意思是說,沒有狐狸的樹林里,你們都能製造出一隻狐狸,如聶樹彬,如佘祥林。你們有的是聶海芬,你們從來不缺任何專政手段和類似於驚怖大將軍式的非常手段。而唯獨到了朱令案,19年前,就變得如此溫良恭儉讓,變得如此「講證據」「講程序」,這算是對待王女和庶民的雙重標準么?
看了這段我都哭了,中國的普通百姓真的好苦啊
回復 雲間鶴 2013-5-5 03:16
nika: 我的意思是說,沒有狐狸的樹林里,你們都能製造出一隻狐狸,如聶樹彬,如佘祥林。你們有的是聶海芬,你們從來不缺任何專政手段和類似於驚怖大將軍式的非常手段。 ...
是的,中國百姓很可憐。
回復 yulinw 2013-5-5 13:01
   雖然最終可能還是無解,但是至少讓朱令和家人知道有這麼多人在支持他們~·
回復 arznith 2013-5-5 15:58
關於這件事,你我都不知道,有人懺悔過,,,這才是大家要追究的根本!

這些年,當年的做惡者如果能有半點懺悔,那麼,我還是相信這天會是藍的!

當神舉起了他的杖,這些惡,將無處可遁
回復 nika 2013-5-5 16:10
yulinw:    雖然最終可能還是無解,但是至少讓朱令和家人知道有這麼多人在支持他們~·
雨林姐,我希望當年阻止案子調查下去的老革命都去見馬列了,能重啟案子,還朱令一個公道!
回復 yulinw 2013-5-5 16:12
nika: 雨林姐,我希望當年阻止案子調查下去的老革命都去見馬列了,能重啟案子,還朱令一個公道!
   說實在的,現政權下不看好啊~·
回復 arznith 2013-5-5 18:00
yulinw:    說實在的,現政權下不看好啊~·
誰不誰就去見馬列找說法,可以不可以?公平不公平?

鄙人去年點了三殺局,要狼煙四起,今年這可不得行了,鄙人要金戈鐵馬,四面楚歌!
回復 arznith 2013-5-5 18:06
局,局面,大家都知道,拿個垃圾的朝鮮延氣,有人意見也滿大嘛。

那就釣魚島打嘛,日本打唐山去,中國打百姓去,誰怕誰嘛?到時一個軍區也動不了,還衛戍?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2 21: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