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共產黨是敢向外國軍艦開炮的!

作者:yongbing1993  於 2022-9-22 21: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9評論

共產黨是敢向外國軍艦開炮的!




「他們給誰簽訂的條約,讓他找誰履行去。中國共產黨從來沒有簽訂這樣的條約。外國軍艦沒有資格在中國的內河上自由往來,橫行霸道。通知總前委,立即向各國軍艦發出通告:中國人民解放軍不承認任何有損中國主權的條約。4月20日,是國共和平談判的最後期限,所有外國軍艦必須在這個期限前撤離中國水域。」毛主席非常氣憤地又非常堅定地說。

1949年4月,在北京的軍事指揮所里,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劉少奇、任弼時五大書記,正在研究渡江戰役的作戰部署,周恩來接到了渡江戰役前線指揮部發來的電報,立即向毛主席和其他幾位在座的書記報告了渡江戰役前線指揮部發來的電報內容,在長江水域發現有美國、法國、英國等外國艦船,而且數量還不少。任弼時不由得發出自己的疑問:「外國艦船怎麼跑到中國的內河來了?」周恩來解釋說,渡江總前委已經查過,這是清政府與外國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中規定的。使他們享有了單方面在中國內河航行的權力。後來中國歷屆政府軟弱無能,順延了這種不平等條約。朱總司令聽后很氣憤,也很吃驚地說:「這也就是說,在中國內河上這些洋人橫衝直撞已經近百年了。」周恩來說:「是啊,所以渡江總前委來電,各國列強和國民黨是盟友,他們的武力存在,對我們即將發起的渡江戰役造成很大的阻礙,對那些游弋在長江上的敵人的軍艦,該如何處置,請中央拿出一個指示。」毛主席聽到這喪權辱國的清政府與外部帝國主義簽訂的不平等條約的內容,聽到帝國主義列強的強權,非常氣憤,說出了上面的一段話。

毛澤東明確表示不承認一切帝國主義列強強加給中國的一切不平等條約。在1949年4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即將發起渡江戰役之前,毛主席以大無畏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氣魄,和高瞻遠矚的謀略家的深邃,對過去一百多年間外部帝國主義在中國享有的特權提出了挑戰,表達出要徹底改變中國過去歷屆政府的軟弱無能,堅決維護國家的主權的決心和意志。中國人民解放軍按照毛主席黨中央的指示,向外國軍艦進行了通告,要求一切外國軍艦,必須在4月20日前撤離長江水域。渡江戰役前,毛澤東高度警惕帝國主義可能以武力支援國民黨軍隊。中國共產黨軍委對渡江戰役中外國勢力主要是美國可能干涉的情況,進行了充分準備。當時長江南岸的國民黨軍幾十萬殘兵敗將根本無力守衛漫長的千里長江防線,人民解放軍在渡江戰役中之所以出動百萬雄師,擺出牛刀殺雞之勢,並將第二和第三兩大野戰軍緊密靠攏,互相支援,同時第四野戰軍的先遣兵團也迅速南下,就是準備萬一美國武力干涉時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可以對付。解放軍嚴密提防美軍介入。

1949年4月21日,晨曦初露,中國共產黨的宣傳部新華社播音員以清晰洪亮的聲音,將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所發布的《向全國進軍的命令》,通過電波傳遍大江南北。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渡江部隊和民兵志願者渡船工從1949年4月20日子夜開始,在東起江陰、西至湖口的千里防線上,實施有重點的多路突擊。按照總前委渡江作戰命令,4月20日夜攻奪各江心洲,4月21日開始渡江突擊作戰。

1949年4月20日上午9時許,配屬東集團——三野第八兵團(司令員陳士榘、政治委員袁仲賢)渡江作戰的第三野戰軍特種兵縱隊(司令員陳銳霆、政治委員張凱)炮三團炮七連觀測人員發現在焦山下游約500米處,從薄霧中漸漸露出一個黑乎乎的龐然大物,便立即向上級報告。經焦山北岸中國人民解放軍觀測所用望遠鏡仔細觀察,發現是一艘軍艦,艦舷上掛著英國國旗,名稱和編號是「紫石英」號,F116。霧氣之中,這艘名為「紫石英」號的英國軍艦,竟若無其事地朝著中國人民解放軍陣地的方向開了過來。

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江在即,英艦卻橫在長江防線上,其威脅的意味不言而明,為保證渡江戰役的順利進行,中國人民解放軍立刻鳴炮示警,勒令英艦離開。然而,英艦不但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警告置若罔聞,反而悍然將艦上的炮口轉向了長江北岸,隨著火花閃動,幾發炮彈便落到了沿江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炮兵陣地上。緊接著發生了震驚世界的炮擊英國紫石英號軍艦事件。紫石英號事件向全世界宣告:中華民族的尊嚴和人格不容踐踏!這艘軍艦叫紫石英號,是隸屬於英國皇家海軍遠東艦隊的護衛驅逐艦。英國遠東艦隊之所以在這樣一個緊張的局勢下無視警告派軍艦進入兩軍重兵對壘的長江水域,是因為認為解放軍不敢向英國軍艦開炮。

面對這突然出現的「紫石英」號,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官兵究竟應該如何對待呢?根據找到的外交部解密檔案記載,在渡江戰役前,毛主席和黨中央有命令:如果和帝國主義軍事力量發生衝突,我們不要打第一炮、第一槍,不要挑起衝突。如果他們敢於先打第一炮、第一槍,就要堅決予以回擊。1840年鴉片戰爭后,美國、英國、法國等西方列強就佔去了中國的內河、湖海的隨意航行的權利,他們習慣於在中國的內河、湖海上橫衝直撞、橫行霸道,而不受任何約束。沒有任何一個中國的政府和軍隊在他們面前說一個不字,無論是滿清政府,還是蔣介石的國民政府,否則會無情的遭受一頓炮火打擊!

1926年英艦炮轟四川萬縣; 1927年英美軍艦聯合炮轟南京;1928年日軍在濟南悍然襲擊北伐軍,不顧國際法殘酷殺害國民政府外交官蔡公時,製造了駭人聽聞的五三慘案,蔣介石含痛忍辱繞道北上。……然而,這次該著英國人倒霉,他們遇到了毛主席及毛主席統帥下的人民解放軍!紫石英號不知好歹,繼續向長江上游駛去,悍然進入我渡江大軍渡江水域,並將巨大的艦炮轉向對準我軍。

紫石英號的艦長斯金勒少校傲慢且不屑的說:「我們是英國軍艦」,「我們的軍艦行使在中國長江上已經一百多年了」,「中國與我們有條約,我們有權 利在這裡隨意行使」,「蔣介石民國政府邀請我們行使在中國的包括長江在內的任何一條中國內河上,蔣介石政權需要我們」,「行使在中國的任何一條內河及湖海,這是我們大英帝國的權利,中國人沒有權利干涉我們的自由」,「一百多年了,中國人也沒有那個膽量、那個實力驅趕我們」「須知,主權是在大炮射程之內的!」……

英國人自恃自己船堅炮利一百多年歷史了,他們傲慢的以為毛主席領導的人民解放軍和滿清王朝、蔣介石的民國軍隊一樣,是可以看輕、不屑的!

此時,東路軍的35萬大軍正整裝待發,不允許即將強渡的江面出現帝國主義列強的軍艦,因為當解放軍萬帆競渡之時,如果這些軍艦同國民黨軍艦一起開炮,將會使渡江部隊遭到重大損失。因此,當4月20日晨"紫石英"艦駛過江陰,進入東路軍即將橫渡的江面時,執行封江任務的解放軍江北岸的三野特種兵縱隊炮1團1營,在8時30分立即開炮警告, 要其退出戰區。為防止炮彈擊中軍艦,彈著點選在軍艦的左前方。隨著一聲轟隆巨響,炮彈托起高高的水柱,江面也隨之動蕩起來。"紫石英"號聞炮后,斯金勒少校對此警告的回答是在後主炮塔側面展開大幅英國國旗以表明身份,但仍毫無顧忌地開足馬力,,加大航速,拚命駛向上游,繼續前行,並且將炮口轉向解放軍陣地瞄準,擺出隨時還擊的架勢。

這無疑是挑釁的舉動,說明紫石英號艦長視中國人民為可欺,以為大英帝國的軍艦可以無視主人的警告,在中國長江上任意航行。據說,紫石英號艦長斯金勒少校此前曾對外放話說:"解放軍最後通牒是4月20日撤離,我偏要在這一天上行,看中共能把我怎麼樣!"英艦如此舉動,無疑是自找挨打。但解放軍官兵見是外國軍艦,由於未接上級命令,沒有馬上採取強硬措施。

當時,東路軍由葉飛第10兵團和陳士榘第8兵團組成,兩大兵團橫亘在西起金河口東到江陰的長江戰線,東面是第10兵團,西面是第8兵團。"紫石英"號從江陰出發,首先進入的是第10兵團防區,但此時天尚朦朧,因此該艦未引起注意,直到進入第8兵團的渡江地段才被發現。三野特種兵縱隊配備第8兵團的是炮1團美榴炮團第1營和炮3團。"紫石英"號對特縱炮1團1營的鳴炮警告置若罔聞,揚長西進,在9時30分到達鎮江的三江營附近江面,即特縱炮3團江面水域。

特縱炮3團團部率兩連兵力進駐這裡,準備以火力支援步兵渡江。這兩個連是該團1連,擁有日式105毫米榴彈炮3門、7連擁有日式75毫米野炮3門。這場炮戰的前一天,炮3團團長李安邦和政委康矛召曾召集團里的幹部們研討明日可能發生的敵情和應採取的對策。會議著重研究了如何打擊軍艦,決定在對敵艦射擊時,以位於各連中央的火炮為基準,施行齊射,並運用交叉火力,爭取首射命中。鑒於榴彈炮對裝甲目標射擊效果不佳,決定榴彈炮彈用全裝葯,以加強射速和穿甲力。

現在,"紫石英"號竟然不顧下游解放軍的警告,繼續上駛。9時30分,紫石英號航行至三江營附近江面時,我炮3團7連見警告無效,而該艦的航線有對我方即將發動的渡江戰役構成了明顯的威脅。炮3團7連官兵忍無可忍,根據上級「假如發現外國軍艦,凡是不聽我軍警告停止航行,,可以不再警告,立刻射擊」的指示,7連連長便下令開火,震驚中外的中英南京事件正式開始。 岸上炮三團兩個炮兵連立即向「紫石英」號開炮還擊,與此同時,相鄰的炮一團也主動投入戰鬥。霎時炮聲隆隆,硝煙瀰漫,響聲震天。江水中激起一個個高大的水柱。炮3團的火炮怒吼之後,英艦也開炮回擊。斯金勒曾輕蔑地認為:"中國人是不敢向外國軍艦開炮的!" 但這一次斯金勒算計失策,解放軍沒有被嚇住,反而回敬了很多的炮彈。

這一炮打破了延續一百多年「不可釁自我開」的腐朽陳規。

解放軍炮兵繼承了中華民族抵禦外侮的光榮的傳統。在這一刻,每個人的腦海中此時都回蕩著一句話「想辦法干他一炮!」他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一炮也把得瑟了一百年的英國人打懵了:德國人欺負我也就算了,你東亞病夫還能上天不成?不打回去還能叫大英帝國么!

遭到炮擊之後,他仍然不把中國軍隊的戰鬥力當一回事,下令"全艦加速!全力開炮還擊」。大江上頓時水柱湧起,硝煙瀰漫。"紫石英"艦擁有6門102毫米主炮,與解放軍參戰火炮數量相當,且口徑和射速佔優勢,但由於該艦當時行駛的角度,只有後生炮能夠有效還擊,難以發揮火力。而解放軍炮兵作戰勇猛,射擊準確,英艦很快落在下風,連吃30多發炮彈。艦身、甲板、炮塔、指揮台、輪機艙等處均中彈,左舷前部吃水線下被炸開一個大洞。炮3團7連的日式75毫米野炮口徑雖不如1連的日式105毫米榴彈炮,但屬於加農炮,對軍艦的打擊比榴彈炮有力,兩發炮彈直接命中艦橋,驕狂的紫石英號艦長斯金勒少校和他的副艦長威士頓上尉兩人都重傷倒地,操舵兵當場被炸死。操舵兵倒下時,把舵卡死,,紫石英一時失去控制。不可一世的紫石英號此時威風頓失。傲慢的英國佬驚呼「毛澤東的軍隊不是蔣介石的軍隊,快快懸掛白旗、白旗」,以免被解放軍炮火擊沉。英艦紫石英號忙不迭地將白襯衣當作白旗掛起。這是1840年鴉片戰爭后,大英帝國第一次向中國軍隊掛起了投降的白旗!

解放軍炮兵看到「紫石英」號豎起白旗,便停止了射擊。"紫石英"艦一見我軍炮火停止,趕緊掉轉船頭,向長江南岸國民黨軍陣地方向倉皇而逃。但艦上的中國領航員已在炮戰中身亡,該艦既不熟悉江中水路,又慌不擇路,加上駕駛台被炸后軍艦航向失控,結果一頭闖入淺水區,在距解放軍陣地西南約7000米之處擱淺。

坐困淺灘的"紫石英"號雖剛在炮戰中敗陣,艦身洞穿,卻還不忘擺大英帝國皇家海軍的威風,驚魂甫定之後,便降下白旗,重新升起米字國旗,這時紫石英號軍艦仍未脫離我軍火炮的有效射程。解放軍見英國軍艦收起白旗,就又進行猛烈的炮擊,軍艦周圍浪柱四起。落在後甲板,炸毀了后炮,「紫石英」號完全癱瘓。此時的"紫石英"號動彈不得,成為解放軍炮火的活靶,眼見難逃毀滅的命運。很快「紫石英」號上慌忙再掛起了表示投降的白旗,由於擔心對方因硝煙瀰漫看不到白旗,竟一連升起3面, 一面掛在主桅上,一面掛在後桅上。解放軍看到又掛起了白旗,才停止炮擊。顯然,曾經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國的艦隊沒有投降的習慣,不會預先準備白旗。那白旗是白色的大床單。

這是中英作戰史上英國人第一次對中國軍隊打出白旗。事後英國人為了大英帝國的顏面,否認"紫石英"號曾掛出白旗,說中國軍隊當時不知因何原因停止了炮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01
戰爭是敵我雙方指揮者鬥智斗勇的一種特殊的社會實踐活動。在世界軍事史上,能夠贏得對手不得不佩服的軍事家是不多見的。毛澤東就是一位令他的對手不得不佩服的最傑出而偉大的軍事家。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02
在毛澤東的一生中,國內的主要老對手就是蔣介石。最終是毛澤東贏得了勝利,把蔣介石趕到台灣海島上去了。毛澤東認為這是他一生中所做的第一件大事。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04
蔣介石對毛澤東的堅定決心和堅強毅力不敢小視。1945年8月,毛澤東接受蔣介石的邀請,從延安飛赴重慶,同蔣介石進行和平談判。他們一共進行了6次直接商談。毛澤東抽煙很厲害,但蔣介石卻從不抽煙。每次同蔣介石直接商談時,毛澤東為尊重蔣介石不抽煙的習慣,都忍著從不抽一支煙。從這一件小事中,蔣介石看到了對毛澤東「不可小視」。他曾私下對秘書陳布雷說:「毛澤東此人不可輕視。他嗜煙如命,手執一縷,綿綿不斷,據說每天要抽一聽(50支裝)。但他知道我不吸煙后,在同我談話期間竟絕不抽一支煙。對他的決心和精神不可小視啊!」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05
身處裂變時代,毛澤東並不像其他人那樣主張全盤西化,盲目崇拜西方的任何東西。他反而更喜歡讀中國古典書籍《二十四史》《孫子兵法》等,但也不排斥接受西方的軍事理論,在延安時他就對克勞塞維茨《戰爭論》的推崇不已。他將兩種軍事理論融會貫通,運用到實際中。

毛澤東指揮過很多次精彩的戰役,都能看出《孫子兵法》的影子,不與敵人硬碰硬,避開他們的鋒芒,研究對方的實力及弱點,耐心等待最佳戰機,當出現敵人暴露了他們的弱點,立刻調兵遣將,對敵人進行無情打擊。無論是反圍剿,還是長征四渡赤水,都是如此。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07
優秀的軍事指揮家會「自己走路」。毛澤東有一大愛好就是親自做調研。
這是青年時期就養成的習慣。當16歲的毛澤東挑著扁擔離開故鄉韶山時,他就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一直在中國版圖上旅行。

當時北京、上海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各種思潮在此碰撞,青年人之間流行著出國留學的風氣,毛澤東對邀請他一同去國外留學的長沙朋友說:「我覺得我對我自己的國家了解得還不夠,把我的時間花在中國會更有益處。」雖說這裡面一部分原因是資金不足,無法支撐所有人出國留學,但毛澤東說的話也確實他心裡所想。

從後面看,出國留學的那一批人回國后,帶回了新思想,新鬥爭手段,成為了時代的弄潮兒,可是他們沒有毛澤東那樣了解自己的國家,也因此跌了不少跟頭。同時期國民黨那些軍事將領們也是如此,他們沒有像毛澤東那樣,一步一個腳印丈量這片土地,了解生於斯,長於斯的人民。他們遵循著精英發展路線,隨著地位的上升,他們的官銜越來越高,享受的待遇越來越好了。住房有別墅,出行有轎車,他們離士兵很遠,離戰場也很遠。他們會在專用的作戰室里看著地圖,聽取下屬的彙報,然而這種層層彙報過濾掉多少信息,他們是不知道的。他們認為要贏得戰爭,需要更好的裝備,更多的糧食,打仗依靠的是士兵,而不懂得依靠群眾,發動群眾。

在長期的戰鬥中,毛澤東每到一處就會思考總結。1930年,毛澤東率領紅四軍從江西會昌到達尋烏。趁著部隊到附近各縣發動群眾開展土地革命的時機,他開始著手調查尋烏城的商業,直接與各界群眾開調查會,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並寫下一篇《反對本本主義》,提出:「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這為後來制定靈活的土地政策打下了基礎。所以為何後來八路軍能夠在敵後不斷發展壯大根據地,解放戰爭老百姓推著小輪車幫解放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人民站在誰的那邊,誰就能打勝仗。這就是毛澤東說的「兵民乃勝利之本」。

毛澤東的勝利,來自他不斷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汲取力量,來自他對中國國情有著清醒的認識。他是思想家、哲學家、也是一位實踐家,所以他才能夠比同時代的人更快地切中時代的關鍵,在戰場上揮斥方遒。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09
1960年5月,毛澤東會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著名將領、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蒙哥馬利對毛澤東說,我是個軍人,我了解這一點。你也是個軍人,你也應該了解這一點。毛澤東回答說,你有30年軍齡,你比我長,我只有25年。這當然包括了新中國成立后的3年抗美援朝戰爭。聽毛澤東這麼一說,蒙哥馬利高興了起來,便自豪地笑著說道,我的軍齡不止30年,而是有52年。毛澤東聽后「噢」了一聲,又說,可是我還是共產黨軍事委員會主席啊。也許毛澤東在這裡開了一個玩笑,但是透過這個玩笑也可以看出,毛澤東為自己的軍事生涯而自豪。

1964年,毛澤東在會見法國議員代表團時,他針對法國在與中國建交上決心猶豫不定的情況,直率地說:「我是個軍人,打了二十二年仗,戴高樂將軍也是個軍人,講話不要彎彎曲曲,不要搞外交手腕。」這一年的7月,他又在同外國朋友的談話時說:「我打了二十五年仗,包括朝鮮戰爭三年。我原來是不會打仗的,不知道怎麼打,是通過二十五年的戰爭過程學會打的。」

正因為毛澤東把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年華貢獻給了中國革命戰爭,因此,他有理由自豪地說,我懂得怎樣打仗,怎樣打勝仗。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10
「從未想到過要打仗」的毛澤東,被蔣介石「逼上梁山」,在戰爭中度過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年華,最終指導中國革命戰爭取得了勝利。那麼,從來沒有進過任何軍事院校的毛澤東,為什麼能夠「用兵真如神」?他高超的軍事才能是從哪裡來的?這似乎是一個謎。其實,雖然毛澤東「用兵真如神」,但他並不是一個神。他之所以是世界上最傑出而偉大的軍事家,同他極為注重戰爭實踐,善於從戰爭實踐中不斷總結經驗,並上升到理論高度分不開的。

儘管從學歷上看,毛澤東只是一位中等師範畢業生,但從本質上說他確實是一位書生,是一個知識分子。他一生酷愛學習,與書作伴。他自己說過,飯可以不吃,覺可以不睡,但書不可以不讀。無論是平時還是戰時,他都離不開書,讀書成了毛澤東一生的嗜好。他認為,指導戰爭的人,對於一些兵書是應該要讀的。但是,指揮打仗是最講實際的,最主要的還是要靠實踐。正如他所說:「開始打仗的時候,並沒有讀過多少兵法,更不像有些人說的那樣,是靠《孫子兵法》《三國演義》來指揮的,主要是靠長期革命戰爭實踐中積累的經驗。」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12
毛澤東是一位傑出的統帥。他創造了中國歷史的輝煌,但更使他顯示偉大天才的則是軍事領域。光輝的軍事生涯,創造了光輝的軍事業績。憑著超群的智慧和才能,毛澤東不僅創造了戰爭史上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戰爭奇觀,而且他親自組織指揮戰役戰鬥的數量之多、勝率之高,在世界軍事史上沒有任何軍事家能與之相比擬。據不完全統計,僅在土地革命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毛澤東親自組織指揮和參與組織指揮的戰役戰鬥就達239次之多,戰爭之困難,條件之險惡,鬥爭之複雜,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但他以卓越的膽識,超常的智慧,堅韌的毅力,一次次化險為夷,取得了一場又一場的勝利。正是通過這些高超的戰爭指導藝術,毛澤東硬是把軍事家們以弱勝強、以少勝多的偶然變成了必然,理想變成了現實,完美地實現了理論與實踐的高度統一,智慧與權力的和諧一致,軍事科學與戰爭藝術的有機結合。
回復 yongbing1993 2022-9-23 03:12
毛澤東既是一位傑出的軍事統帥,而且也是一位偉大的軍事理論家。現存的從1927年到抗美援朝戰爭時期毛澤東親手撰寫的軍事論著和作戰文電就達5萬多篇,約500多萬字,創造性地提出了一整套以弱勝強、以劣勝優的軍事理論,在世界軍事思想發展史上樹立起了一個新的里程碑。從1937年到1938年,不到兩年時間裡,毛澤東撰寫軍事著作大約就有200餘篇,其中包括《論持久戰》《論抗日游擊戰爭的基本戰術——襲擊》《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抗戰十五個月的總結》《抗日民族戰爭與抗日統一戰線發展的新階段》《戰爭和戰略問題》等長篇重要軍事論著。他寫作的速度也很驚人。僅1938年5月,短短的一個月時間,他除撰寫了大量的作戰電報和一些短文以外,他還撰寫了《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和《論持久戰》兩部長篇重要軍事論著,約10餘萬字。僅《論持久戰》一文,就達5萬餘字。他不分白天黑夜、廢寢忘食地精心撰寫,整整一個星期都沒有出門就完成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03: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