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巴掌一巴掌打得(誰?)嗚嗚直哭

作者:舌尖上的世界  於 2018-5-3 10: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說了也白說|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4評論


打小兒我就痛恨背書,背什麼記不住什麼,但是1818-5-5這個日子口稀里糊塗就記住了,因為,前輩里多有馬克思先生的崇拜追隨者,或者準確地說是馬克思年譜愛好者吧。這個聯想附會記憶法是這樣的:181855 - 一巴掌一巴掌打得資產階級嗚嗚直哭,這一天天生一個馬克思,資產階級就只剩下哭的份兒了。

一轉眼,老馬出生都二百年了。他的出生地特里爾城為二百周年紀念活動推出了一款零面值歐元紀念幣,印了5000張,三歐元一張,上市即被一搶而空,趕緊再加印20000好好賺它一筆。中間商也跟著發發小財,您要是從美國郵購得花上十多個歐呢!

應當說,想出這個點子的人是懂得馬克思的。老馬他對金錢的無情批判可以載入史冊:金錢折損人所有的神性,將之貶值為可變賣的商品。金錢為世間一切價值明碼標價,它自成體系,從而可將世間的一切變現出售,無論那是人世間的還是自然界的。人圍繞金錢而勞作而存在,這一異化的特質左右了人,並使他拜倒在金錢腳下。中國人民很應該重新複習複習老馬的這一警訓,不過我懷疑他們很可能從來就沒有真聽到過他說的這些話。

我在《人類簡史》讀書筆記里提到過,人類憑空製造出的兩個最大fictional realities一個是金錢一個是上帝,但是拜金錢的比拜上帝的可要多得多,也只有人類這種動物會膜拜這種虛擬的東西,人類的表兄弟黑猩猩卻絕不會的,因為那東西不當吃不當喝,根本一文不值,那張零歐元的紙鈔正是象徵這一個objective reality

世事輪迴,馬克思出生在1818,一百年後,有個列寧在1918」,再過了一百年,有(誰)在2018」呢?習胖?我覺得他還排不上號。我選川普在2018」,認為他可以標誌這一個時代,又是一個一百年,資本又到了快要把自己玩死的階段。上一回老馬的後人跟資本打的那一架,資本主義沒嗚嗚哭,共產主義卻哭了喪。這一回卻不太一樣,資本是在自殘自噬,馬克思他有可能笑到最後嗎?我保證他還是不可能。資本死掉了,共產社會也還是不會來。人類退回叢林,他的歷史唯物論終歸還是破了產。

僅以此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

2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農家苦 2018-5-3 11:44
金小、習大、川普老,一點看頭都沒有。眼下最好玩的,當然還是看資本怎麼與地球人類同歸於盡。我已經看出,資本它其實不想死,一直都在尋找替身。
回復 農家苦 2018-5-3 11:49
上帝原來是真實存在的,是人類越來越聰明后,逐漸把他架空的。
錢幣原來是不存在的,是人類變懶以後,慢慢地把它當成上帝的。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3 18:38
農家苦: 金小、習大、川普老,一點看頭都沒有。眼下最好玩的,當然還是看資本怎麼與地球人類同歸於盡。我已經看出,資本它其實不想死,一直都在尋找替身。
中國人民的一大特長是能把一切遊戲規則都玩壞。上次他們幫忙把共產給玩死,這回我看也有希望把資本給玩殘。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3 18:41
農家苦: 上帝原來是真實存在的,是人類越來越聰明后,逐漸把他架空的。
錢幣原來是不存在的,是人類變懶以後,慢慢地把它當成上帝的。
錢是中國人民發明的,可不是因為懶,而是因為勤勞。拜金錢教使人勤勞,越拜越勤越拜越勞。
回復 總裁判 2018-5-4 01:32
對其他人我不很了解,最熟悉的是馬克思。無論他自身是個什麼東西,無論他的智慧有何種價值,但是,利用馬克思的政黨集團,僅僅是用暴力在主導對馬克思的研究,用槍杆子對馬克思的解釋,在其現實性上,馬克思完全是一個不講道理,且不容人講道理的魔鬼符號。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8-5-4 02:27
把馬克思放到他應有的地位,不要崇拜他,也沒必要與200年前的人較勁。人類政治、哲學、經濟學說萬家齊鳴,對各國各社會對症治病就行。
回復 老懞 2018-5-4 02:59
中國共產黨中央常委們最近曾學過「共產黨宣言」,估計會把馬克思的魂招回來也未可知啊。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06
總裁判: 對其他人我不很了解,最熟悉的是馬克思。無論他自身是個什麼東西,無論他的智慧有何種價值,但是,利用馬克思的政黨集團,僅僅是用暴力在主導對馬克思的研究,用
我前幾天在一個跟帖里說,基督教人愛,馬克思教人階級鬥爭,天差地別。這一點我們必須心如明鏡。但是對我們這些生活在西方的人,馬克思可以是資本的一個反制力量,不必對他無視,卻應平心靜氣研究。至於他在東方世界的作用,那是個完全不同的問題。東方不可改造,西方可能拯救,這是我的觀點。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06
綠野仙蹤: 對了,請教舌尖:網上傳的馬克思寫的撒旦詩篇是真的嗎?一直沒弄清。
完全不知道不了解。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11
鬍子太長了: 把馬克思放到他應有的地位,不要崇拜他,也沒必要與200年前的人較勁。人類政治、哲學、經濟學說萬家齊鳴,對各國各社會對症治病就行。
西方總是有人在研究馬克思,他在歷史上有一席之地,二十一世紀,我們會聽到更多他的聲音。但我們在討論他的時候,有必要劃清東方西方的界限。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12
老懞: 中國共產黨中央常委們最近曾學過「共產黨宣言」,估計會把馬克思的魂招回來也未可知啊。
馬克思與東方世界完全不相干,東方從來沒有過任何『主義』,只有羊頭和狗肉。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8-5-4 07:23
舌尖上的世界: 西方總是有人在研究馬克思,他在歷史上有一席之地,二十一世紀,我們會聽到更多他的聲音。但我們在討論他的時候,有必要劃清東方西方的界限。
說的好。
回復 總裁判 2018-5-4 09:03
舌尖上的世界: 我前幾天在一個跟帖里說,基督教人愛,馬克思教人階級鬥爭,天差地別。這一點我們必須心如明鏡。但是對我們這些生活在西方的人,馬克思可以是資本的一個反制力量
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以新馬克思主義法蘭福克學派為代表,對馬克思本身作另一種視角的研究,但這並不被中共重視,僅僅停留在學院的專業課題上。西方可能拯救的規劃藍圖與馬克思基本理論無甚關聯,從圈地、原始積累,製造實業,商品經濟,到金融股市、對沖基金等當代社會的市場經濟形態及其法制規範,馬克思的經濟理論對此無濟於事,馬克思在世界上的公認地位,首先是經濟學家。法蘭福克學派之所以學術上有貢獻,是從人性、異化、公民社會等方面吸取馬克思社會學方面的價值,而這些價值對今日西方社會已成為常識見解,在東方專制社會反倒被當作資產階級自由化傾向批判。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9:32
總裁判: 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以新馬克思主義法蘭福克學派為代表,對馬克思本身作另一種視角的研究,但這並不被中共重視,僅僅停留在學院的專業課題上。西方可能拯救的規
新馬克思主義學派的馬爾庫塞(我戲稱他馬爾克思)和弗洛姆我也曾介紹過,我以為,每當資本墮落到一個底線之下時,西方總會想起馬克思來的。這不是件壞事。在東方則不同。東方只會循著它傳統的道路走,任何西方的主義永遠都只是幌子。西方必須放棄圖謀改造東方的願望。西方拯救自己更重要,Jon Steward一句話說得很好:America is not natural, natural is tribalism。社會永遠有退回去的動力,今日『常識』並不是common sense,馬克思他們也就總是一種必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14: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