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說說「四國大戰」

作者:玉米穗  於 2019-2-14 01:1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7評論

先說明一下,所謂「四國大戰」並非真的幾個國家之間的戰爭,而是一種棋類遊戲,就是四國軍棋(或陸戰棋)的別稱。軍旗原本如象棋圍棋一樣,兩人對弈,後來大概感覺多國戰爭更加熱鬧好玩的緣故,猶如協約國對同盟國一般,各自拉幫結派找一個「戰略夥伴」,就變成了兩兩對弈的「四國大戰」。

軍旗不似圍棋象棋般變化多端計算複雜,所以不會有人吃飽了撐的去發明一個百戰不敗的人工智慧「法爾狗」(AL)去與軍棋高手過招。但軍旗也自有其樂趣,在輸贏過程中讓人體驗一下兵不厭詐之類的軍事謀略,儘管只是趙括紙上談兵似的體驗,但輸贏之間還是多少給人戰勝者的快感或戰敗者的恥辱與不甘乃至於產生為雪恥而再戰的慾望。聶衛平彷彿說過他也喜歡「四國大戰」,對於身為圍棋棋聖的老聶而言,「四國大戰」應是小菜一碟,但老聶說他喜歡有輸贏的遊戲,這也見得「四國大戰」是自有其輸贏之魅力的了。

軍旗規則簡單明了,簡而言之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司令大小通吃,然而也有炸彈地雷制衡;工兵雖小卻可以排除司令也奈何不得的地雷。各棋子之間強弱按序排列卻又相剋相生各有天敵,形成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有趣結構。另外與象棋圍棋不同,軍旗是所謂「暗棋」,排兵布陣暗度陳倉,不使對方知道底細;棋子相博帶有盲目性,勝負取決於對於對方子力判斷的正確與否。模擬真實戰爭的特點使軍旗既有對抗性又具不確定性,擴大至於「四國大戰」更使得局面成倍複雜多變,這是「四國大戰」獨特的魅力所在。

猜想本人同年代的中國人男性里不曾玩過「四國大戰」的是鳳毛麟角。本人自己從十多歲開始「馳騁」「四國」戰場,直到數年前還會一時興起上網去聯眾棋藝室里找人「廝殺」過過「四國大戰」之癮。想當初最早玩「四國大戰」是同左鄰右舍的小屁孩們。有的屁孩為了能夠追蹤司令,對之實行「斬首行動」,悄悄在棋子背面施加手腳做上印記,但這種「小兒科」伎倆總是被輕而易舉看破,後來用來下「四國大戰」的棋子外面都有一個紙張做成的「安全套」,且那「安全套」可以隨意拆卸隨時更換,如此便無法憑藉印記斬首司令或軍長了。

讀中學時,也常常與同學下「四國大戰」,幾個人圍一桌,一下便是一下午。時間彷彿轉瞬即逝,廝殺正酣,父母下班回家,看到幾個半大小子扯著發育嗓子在那裡大呼小叫玩得烏煙瘴氣,往往很不耐煩,甚至「威脅」要將棋子丟到窗外去,那是讓人很掃興的。在我的中學同學里有一個是軍棋高手,大家給他起個外號叫「玉軒」,那是電影《偵察兵》里一個國軍炮兵團長的名字,在電影里傻乎乎被王心剛假冒的國軍軍官騙得一愣一愣的。但我那同學被稱之為「玉軒」卻是因為他下棋極其狡猾,他總是用團長冒充司令橫衝直撞到處掃蕩,接二連三地吃掉幾個小子后,騙得對家誤判其為司令,用炸彈炸掉后不翻軍棋,才意識到上當受騙,不僅被吃了小子還浪費了炸彈,於是便給他起了「玉軒」的外號。我在觀察「玉軒」棋路多時之後,曾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有一回用僅比團長高一級的旅長設下埋伏,將他招搖過市的團長一舉殲滅,並也打算冒充司令騙取「玉軒」炸彈。「玉軒」眨巴眨巴眼睛,沉默不語在我臉上來回打量半天,然後果斷取出一子撲向我的旅長,我以為定是炸彈無疑雙方會同歸於盡,不料卻被他給吃了。而且後來得知他吃我旅長的居然也是只高一級的師長。狡猾如此真不愧是「玉軒」!

在日本讀大學期間也玩「四國大戰」,幾個上海同學窩在同學四貼半的骯髒小屋裡你來我往鬥智斗勇。其中一個同學完全是《南征北戰》里李軍長的作戰風格,不斷向同伴呼喚「看在黨國的份上,伸出手來拉兄弟一把」,自己卻總是見死不救。結果總被我們使用林彪粟裕屢試不爽的圍城打援戰術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擊破。給我們做公證人的是個上海小女生,對於「李軍長」同學的畏縮不前看不下去,評論說他沒魄力,惹得「李軍長」面紅耳赤回嗆道:儂懂只屁啊!

2000年左右時起常常上網去聯眾棋藝室玩「四國大戰」。科學技術進步帶來的便利使「四國大戰」不再需要一個旁人充當公證人,而且既可以與遠在不同國度的朋友聯手打外人,也可以與素不相識的陌生人隨意組合或交戰。棋藝室分小兵營與軍官營,贏得二十勝升為排長級別後便有資格進入軍官營。軍官營里高手如雲,司令軍長級別的高手一大堆,看看他們的戰歷介紹,不止「身經百戰」,有的居然「身經萬戰」,使人懷疑這些司令軍長大概吃喝拉撒不離戰場。以排長身份打敗旅長師長之類的高階位棋手是讓人心情愉悅的體驗,尤其是對方罵罵咧咧不服輸的時候。由此也可推想體驗當初華野解放軍在孟良崮殲滅張靈甫后的歡欣鼓舞和國軍因失敗而至的氣急敗壞。下棋可以看出人品,下棋時埋怨不斷甚至口出穢言惡語的,即便階級高至司令也不使人尊敬佩服。軍官營里偶有棋藝人品皆好的棋手,印象深刻的有一個叫做「十五」,階級是司令,「身經萬戰」,勝率極高。那人下棋風格彷彿林彪打仗兇狠果斷毫不拖泥帶水,而且下棋時沉默不語,任憑圍觀者撩撥搭話或提問,只是一聲不吭。他下棋不挑對手和夥伴,夥伴走錯棋或臭棋也從不埋怨。「十五」走棋邊上的圍觀者多至一兩百,裡面司令軍長應有盡有,大家邊看邊議論紛紛,由那些議論不難看出「十五」在軍官營里廣受推崇。

關於網上下棋還有一件趣事。我的一個朋友當初也常上網玩四國大戰,他的小兒那時小學一二年級,常在邊上觀看。有一次那小兒瞞著父親自己上陣與人較量。他的夥伴看他階級和以往戰歷不錯,欣然與之合作,走了幾步卻發現不對,完全是不符常規的無厘頭走法,忍耐不住,打字罵他。那小孩看不懂中文,用英文打字告訴對方自己只是個七八歲大的加拿大小學生。結果對方不堪忍受中途逃離戰場,使那小孩十分憤憤不平。

現在我已很久不玩「四國大戰」了,甚至不知聯眾棋藝室是否依舊存在。如今的小孩都玩各種網上遊戲,知道「四國大戰」的孩子恐怕也很寥寥。上述我朋友的小孩已成魁偉青年,遊戲大概也是高手,「四國大戰」卻未必記得。而我中學時候的同學「玉軒」,離開中學後幾十年不曾聯繫,去年初聽說移民到了美國,國外同學原本期待大家一聚,下半年忽然得到噩耗說他因病去世了。我聽了震驚而意外,想起他當初眨巴著眼睛打量我,然後派出師長吃我旅長的情形,真實如在眼前,感覺彷彿夢幻一般。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9-2-14 06:27
看到最後胸悶……唉,玉軒英年早逝!
回復 fanlaifuqu 2019-2-14 09:18
四國大戰,知道的不多了!
回復 玉米穗 2019-2-14 14:43
tea2011: 看到最後胸悶……唉,玉軒英年早逝!
是啊,很可惜,讓人遺憾。
回復 玉米穗 2019-2-14 14:44
fanlaifuqu: 四國大戰,知道的不多了!
現在有其它的好玩遊戲了。 問好翻老。
回復 xqw63 2019-2-15 12:14
小時候很痴迷這個遊戲
回復 玉米穗 2019-2-16 02:02
xqw63: 小時候很痴迷這個遊戲
謝謝63兄。以前四國大戰很流行。呵呵。問好。
回復 蕭舒菲 2019-3-10 16:50
小時候很痴迷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14: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