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鷁退飛,小鳥揭示大秘密(圖)

作者:農家苦  於 2017-8-23 03: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水磨坊|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2評論

關鍵詞:中國古人, 印第安人, 有趣味的人, 大膽假設求證

我相信,世界上的人都死光了,中國人都不會死光;中國的普通人都死光了,中國的文化人都不會死光。為什麼呢?

我的理由是,未來人類最大的致死疾病是無聊,全世界其他國家的人民都有可能無聊死,boring死,唯獨中國人民不會。因為我們不僅有歷史,而且有歷史記載,中國人民可以在無聊的時候,從古書中找到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有效地打發現代boring,逃脫無聊死。

前段時間,有些明眸善睞、能作會嗲的女文青、女白領、女小資、女尊主義者倡議說,一定要與有趣的人交朋友。她們那意思,我一猜就很局限:要與有趣的活人交朋友;要與有趣的帥哥美女交朋友;要與有趣的上海人交朋友;要與有趣的北京人交朋友;要與有錢的老年人交朋友……但就是不包括古人。

其實呀,故去的人,應該比現在還活著的人多。他們中有趣的人,肯定也比現在還活著的人多。我最近就發現了兩個滑稽的古人,幾件特逗的往事。

第一個滑稽的古人,就是為《春秋》作過十一篇傳的公羊高。這位山東老兄他鼓搗出了什麼搞笑的事呢?

《春秋》里有段原文記載:僖公十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隕石於宋五。是月,六鷁退飛過宋都

這段話的現代意思就是:魯僖公十六年,春季,周曆正月,戊申這天,初一,宋國的上空墜落五塊隕石。該月,有六隻鷁鳥後退著飛過宋國的都城。

由於公羊高認定,《春秋》的主旨是講微言大義,其意不在史而在義,所以,他怕學生或後人不理解為什麼書中會記載天墜隕石、六鷁退飛這類怪異現象,於是,他就這樣發揮了起來:

曷為先言霣而後言石?霣石記聞,聞其磌然,視之則石,察之則五……曷為先言六而後言鷁?六鷁退飛,記見也,視之則六,察之則鷁,徐而察之則退飛。——《春秋公羊傳. 僖公十六年》

他認為:之所以先說「隕」后說「石」,那是因為先看見有物從天上墜落,而後才看清是隕石;因為隕石是落在宋國境內,所以又說宋;最後說數目是五,因為數了各處散落的石頭以後,才知道是五塊;這是由耳聽到隕石墜落的聲音來查數的。之所以先說「六」后說「鷁」,那是因為記錄眼目所見,乍見有六隻,仔細審視才知道是鷁鳥,慢慢觀察才發現它們是倒退著飛的。

這段《春秋》記載怪異現象的原文,經過哥們公羊高的「自由發揮」,其中的「五石六鳥」、「六鷁退飛」,便演化成了成語,比喻記述精準或者為學縝密有序。現代人更有好事者,既有把「六鷁退飛」借用為小說名字的,也有借用為圍棋殘局名字的。好玩不?

第二個滑稽的前人,乃是著名考古學家衛聚賢。這位山西老兄生在笑話之鄉萬泉縣,思維詭異,一生多出怪論。他又整出過什麼有趣的考古大笑話呢?

大家還記得《水滸》里魯達在五台山說的那句話嗎?「當初俺每日好酒好肉,如今卻做了和尚,餓得像鬼似的,口中淡出鳥來。」

在善於逆向思維的人看來,既然口中能「淡」出鳥來,那麼,鳥也一定能「咸」出嘴來。這個「嘴」指「說法」,各種各樣的「說法」和奇談怪論。

衛老先生於1962年讀史期間,偶爾讀到《春秋》裡面「六鷁退飛過宋都」這句話,立刻引起了他的奇譎遐想。他認為「鷁」,就是蜂鳥,世界上唯一能倒著飛的鳥類,而蜂鳥(hummingbird)只有美洲大陸才有。他因此斷言,僖公十六年,倒退著飛過宋都商丘城的六隻鷁鳥,無疑是來自美洲。

我個人的思考是,鷁,也寫作鶂,六鶂退飛過宋都。鶂,兒 鳥,雖然兒只是注音,但卻有「小」的意思,因聲得義嘛。蜂鳥乃是世界上最小的鳥。衛先生把「鷁」解釋為蜂鳥,應該不是臆斷。

從左丘明和杜預兩人都把「退飛」,即倒退著飛,揣摩為風造成的,以及《說文》把「鷁」解釋為「水鳥」的情況推測,當時的王室成員和後世學者、詩人,其實並不了解「鷁」的習性。

商丘附近並無大的河川湖泊,何來水鳥?風再大,宋都再小,也沒有可能把任何水鳥從高空中吹過一座城市,哪怕這座城市僅僅是小縣城。雁、鶴、鳧、鷸、鵜鶘、鷺鷥等水鳥,六個結伴,停在空中任風而吹的情形都很少。

如果說「長天獨遇宋都風」僅算是瞎掰,那麼,「鷁雌雄相視則孕」,互相看一眼就能懷孕,簡直就是胡扯。由此證明「鷁」非華夏原產,也是講得通的。

隕石於宋五。觀測天文的工作,在春秋時代,都是由王室安排專人負責的。同樣,六鷁退飛過宋都,能觀察到這一異常現象的,應該也不是普羅大眾,而是朝廷專員。

鷁乃蜂鳥,蜂鳥的身長只有七公分,即便是六鳥聯飛,目標也是十分微小;若是飛上3000米高空,更是肉眼無法得見。因此,六鷁退飛過宋都,只能是飼養鷁鳥的人,近距離觀察所見——鷁為宮廷飼養的域外貢品無疑。所以,我是支持衛聚賢先生的觀點的。

衛大法師僅用「六鷁退飛過宋都」這點蛛絲馬跡,便編織出了一張文化考古的大網,寫出了幾百萬字的考古論文,證明中國與美洲大陸早就有來往,是咱中國人最早發現新大陸的,根本不是歐洲人哥倫布。

最搞笑的是,衛大法師不僅考古證明出,南美洲秘魯的原住民是中國南宋人的後裔,印地安人的文化與中國古代的殷商文化接近,武當山的真武大帝是印第安人(就象九華山的地藏王菩薩是朝鮮人),孔子、齊桓公、楊貴妃、李白等都曾踏足過美洲大陸,而且他還大膽假設,冒死求證。

1975年,他出版了第一部考古專著《中國人發現美洲初考》。之前一年,他與幾位同好,以廣州出土的漢代木船為原型,設計製作了一艘木舟,同時還cook了一批漢代遠航食物,從香港出發,經太平洋直奔美洲而去,不巧於近岸百多海里處遇風失事,所幸遇救。但這木船渡海的實驗,應該算是成功的。

怎麼樣,結交有趣的古人、前人,一點也不枯燥無味吧?

我呢,今夏所得的樂趣,一點也不亞於這兩位古人、前人。

起先,我只琢磨印第安人的風俗,發現他們與華夏風俗多有相似之處。慢慢地,我得出結論:美洲原住民印地安人就是古中國人,古中國移民。

得道多助。我正鑽研得起勁,朋友向我推薦了一位高人,台灣輔仁大學教授,與退休后受聘輔仁大學教授一職的衛聚賢老先生是同事。他把衛老的著作《中國人發現美洲初考》贈送與我,使我不僅得到了前人的研究成果,而且受到前人大膽假設、大膽求證的精神鼓舞。

前兩天,我們小城的中醫診所來了一位印第安人病號,他把由他叔叔口述,印第安女作家執筆撰寫的《Treaty Promises, Indian Reality》(《條約的承諾,印地安人的現實》)送了一本給女中醫,女中醫又轉贈給了我。

一時間,我海內孤本和海外善本都有了。於是,趕緊弄來一個小鳥籠,懸掛於我農莊里藍綠色的黑頦北蜂鳥時常出沒的地方,以示對蜂鳥讓我們發現歷史真相之貢獻的獎勵。別人懸壺濟世,我則懸籠謝鳥。

沒想到,我這個善於發現、匯總、欣賞他人趣味的人,居然也能自得其樂,且樂此不疲,樂不可支。



 

2017.8.22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8-23 05:48
下一步考證中國人的祖先最先登上了火星,任務就交給你了。火星它為什麼能是紅色的?
回復 農家苦 2017-8-23 06:10
火星是當年孫猴子踢翻老君爐后迸出的火花幻化而成。這一點無需考證。需要考證的是,川普何時退飛過北京。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8-23 08:42
農兄或滔滔於國政,或孜孜於古史,淵博之至,然則何時務農耶?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8-23 08:47
農家苦: 火星是當年孫猴子踢翻老君爐后迸出的火花幻化而成。這一點無需考證。需要考證的是,川普何時退飛過北京。
川普早已是只跛鴨,正在成為一隻烤鴨,'死鴨子,光剩嘴硬了','煮熟的鴨子,能飛哪裡去'?
回復 Nanshanke 2017-8-23 09:00
與農兄有相同興趣:歷史。關於水鳥一段可討論:中國古氣候與今天不同,二千五百年前,中原及關西地區都潮濕,這已經被數值模式證實,詩經中也有很多有關水鳥的詩句。
回復 農家苦 2017-8-23 09:08
徐福男兒: 農兄或滔滔於國政,或孜孜於古史,淵博之至,然則何時務農耶?    
哪裡,哪裡,氣候變遷,我也跟著變遷
回復 農家苦 2017-8-23 09:09
舌尖上的世界: 川普早已是只跛鴨,正在成為一隻烤鴨,'死鴨子,光剩嘴硬了','煮熟的鴨子,能飛哪裡去'?
飛到習近平碗里去
回復 農家苦 2017-8-23 09:20
Nanshanke: 與農兄有相同興趣:歷史。關於水鳥一段可討論:中國古氣候與今天不同,二千五百年前,中原及關西地區都潮濕,這已經被數值模式證實,詩經中也有很多有關水鳥的詩
歡迎南山兄加入討論,本來就是個好玩的題目。若水鳥解釋成立,哪一種水鳥?飛多高才會遇風停在空中任風吹退?若是常見水鳥,退飛不足為奇,作者又何必列入異象?這些問題就跟著出來了。
回復 Nanshanke 2017-8-23 10:43
農家苦: 歡迎南山兄加入討論,本來就是個好玩的題目。若水鳥解釋成立,哪一種水鳥?飛多高才會遇風停在空中任風吹退?若是常見水鳥,退飛不足為奇,作者又何必列入異象?
左傳中有類似一段,當時各國均有火災,不知如何解釋。有人說左傳近於妖,太多神奇。
回復 農家苦 2017-8-23 10:57
Nanshanke: 左傳中有類似一段,當時各國均有火災,不知如何解釋。有人說左傳近於妖,太多神奇。
如果天人合一成立的話,那個時候,社會大變局上演,就象現在氣候變遷,人心浮動,妖異倍出,左轉的記錄說不定就是真的。

如今妖怪都變成人了,社會變遷,往往人表現的怪異,動物反倒沒什麼了。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8-23 19:40
農家苦: 飛到習近平碗里去
普京的碗吧?習胖估計只聞了聞老臊鴨的味道。
回復 農家苦 2017-8-23 20:36
舌尖上的世界: 普京的碗吧?習胖估計只聞了聞老臊鴨的味道。
關鍵是普京吃飯不用碗,吃鴨子一向是先奸后殺,死鴨子再臊人家也不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7: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