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偷谷案

作者:休里  於 2015-8-12 22: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知青歲月|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知青, 文革舊事

     滿嘴仁義道德,滿腹男盜女娼。世上最令人討厭的人莫過於口是心非的人,說一套,做一套。人在接受了教育后,懂榮辱,知廉恥,對錯清晰,好壞分明。可偏偏這好事學起來甚難,壞事不教即會,苦煞了凡間人。做好事是給人看的,骨子裡還是想幹壞事。不管你的穿著有多華麗,脫掉衣服都一樣。

    上回說到聾子無名,不可思議。按理說,孩子生下來后,父母應該給孩子取個名字。即使自己不識字,也會請個懂文化的人賜一個名。就算大名沒有,起碼貓呀狗的小名都會取一個吧。只要姓泉,可以在宗譜上找到。可那本金埠的宗譜作為「四舊」物品被轟轟烈烈的大革命運動所燒毀,無法考證。另一途徑是從寨里的老人回憶中可以得到,可惜聾子是單傳,上無老,下無小,無兄弟姐妹。加上年輕時好遊走江湖,居無定處,造孽又多,沒人願搭理他,漸漸將他的名字遺忘了。最後只剩下唯一渠道:聾子應該知道自己的名字。當人們每次問及他的名字時,聾子總是裝作聽不懂,不願說出自己的名字。

    倒是有一次,我無意中聽生產隊長國康叫聾子為「奇公」,想必「奇」就是他的名了。國康是個奔五十的人了,從年齡上來說,稱七十有餘的聾子為「公」有點過。其實輩分的高低與年紀的大小無關,人丁興旺的人家輩分會偏低,金埠歷史悠久,八十稱十八為「公」不稀奇。漢語的同音字多,到底是「奇」還是「齊」,是「其」還是「啟」?我不清楚,總之是發QI音。有人問:QI不是以Q打頭嗎?是阿Q吧。當然不是,阿Q原名阿貴,魯迅認為光頭辮子是英文字母Q的符號,符合阿貴的造型,且Q在英文中發K音,與G的發音相近。嗨!管他奇不奇的,我操那份閑心幹嘛,真是吃飽了撐的。

    隊長金國康為孫輩,輩分低證明人丁興旺,鄉下人憑的是人多,比的是力氣,講的是蠻橫,乾的是粗野,輩分低不吃虧。國康擁有八兄弟,排行老六,中共黨員,酷愛天地人三斗,擅長運用人海戰術,輕而易舉地當上了金埠的生產隊長。

    生產隊長是個什麼職位?中共在奪取政權之後,履行承諾,土改分田到戶,實現耕者有其田。幾年後,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成立了人民公社,田地收回,進入大鍋飯年代。生產隊是人民公社化的產物,相當現在的一個自然村,幾個自然村為一個生產大隊,生產大隊上面是公社,即是舊制的鄉。農村行政管理從上自下為縣、公社、大隊,生產隊。總結一下:五十年代沿襲舊時的行政制,六、七十年代改公社制,毛澤東去世后恢復舊制,人民公社有二十年歷史。

    中國的官吏自古委任制,官員由上級指派,官場即是關係場。故官僚們的為官之道是不求有功,只求無過,多屬唯命是從的平庸之輩。如果國康平庸倒也罷了,可這人生得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樣,機靈得很,作風專制,內心貪婪,結果就出事了。偷谷案發生后,上面派專案組下來進行調查。

    生產隊的生產經濟是這樣的。生產隊的全年收成靠穀子,穀子分三部分:公糧,上交政府;口糧,養活自己;種子,留給明年春播時用。通常其比例為五:三:二,口糧和種子必須保證。若不足,叫欠公糧,記在生產隊的賬本上,今後償還;若穀子有剩餘,叫賣餘糧,按國家統購價賣給國家,扣除以往欠的公糧之外,社員可分得剩下的賣糧款。一般情況下,口糧可以減,公糧可以不交,種子是農民的命根子,必須得到保障。當然也有例外,大躍進時浮誇風盛行,畝產萬斤糧,上面逼著農民交公糧,結果農民沒有辦法,把谷種吃了。谷種被存放在生產隊的倉庫里,為了防止被偷,保管員持有倉庫的鑰匙,會計掌管谷印(一種蓋在谷堆表面上的凹凸印記,只要有人動過谷堆,印記會消失)。谷種有玄機,多少無定數。導致秧苗缺乏的原因有多種:一是天氣不正常,頭批種子播下去遇到嚴寒來襲,種子凍死了,可以下第二批種子補救。二是種子良莠不齊,混雜有不發芽的扁心種。所以每年的秧苗都不等量,有時多餘,有時不夠。為了確保有足夠的秧苗,寧願會多留一些谷種,屆時如有剩餘的谷種,社員們可分掉,一般的情況下,種子多時有剩餘。可壞就壞在這個「剩餘」上,我們從小就明白,剩餘不是好東西,剩餘是私有制的根源,追求剩餘價值是資本主義的精髓。

     (一)案件經過

    1)春播季節,隊長國康,保管員夏本和會計九平三人一起去開倉取種,九平發現穀倉里的印記沒了,谷種見少,懷疑有人偷谷種,提出要報案。

    2)國康認為倉內鼠患猖獗,印記也許被鼠足弄糊,這種現象以前經常發生,不必大驚小怪。不願將事情搞大,影響不好。

    3)會計柯平九一反常態,私自向公社反映了此事。

    4)侖庫里保存的是谷種,是給開春時用的,少了就意味著明年的秧苗會短缺,收成會減少。公社領導認為偷谷種屬於破壞抓革命促生產的行為,應該提高到階級鬥爭的政治角度去認識,屬於敵我矛盾。偷谷案受到公社革委會的重視,派專案組下來調查稻穀失竊案。

    5)夏本是管穀倉鑰匙的,嫌疑最大,是主要突破口。當工組剛正著手調查的時候,就傳來他在家中自殺的消息,案件一下子進入撲朔迷離的階段。夏本為什麼畏罪自殺,是自願的,還是遭到脅迫?其實,偷谷這件事誰都好瞞,就是瞞不過家人。妻子覺得丈夫死得很冤,認為是被人脅迫致死。揭露偷谷案並非他丈夫一人所為,另有他人涉及。

    6)口說無憑,親人不能作證。正在專案組苦苦找不到證據的時候,「勞改釋放犯」俊發向專案組反映自己曾目擊當時的情景。那段時期,俊發擔心村裡人來捉姦,夜裡對外面的一絲風吹草動很敏感。有天深夜,他聽到狗咬得厲害,便手持扁擔出門察看,見生產隊長國康等幾個人正擔谷經過。由於他那被打壓的身份,國康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瞪了他一眼,揚長而去,也沒料到事情會被敗露。由於俊發的身份特殊,有打狗不死反遭咬的顧慮,請求公社領導給予保護。

    7)俊發的證詞突破了案件的瓶頸。經過多次審問,國康和庚興終於承認了偷谷的罪行,案件告破。

    (二)案件分析

    1)保管員夏本是個性情軟弱的人。認為自己是逃不了干係的,又不想供出其他同犯,也不想坐牢,就採取自殺方法來了絕一生。丟車保帥,他的死有被人誤導或受人脅迫的可能性。

    2)國康是個心狠手辣,玩村民於股掌之中的人。整天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見人就罵。村裡的大小事都是他一人說了算,無人敢提出異議。日子久了,習慣成自然,自認為是鐵定官職,無人敢撼。對於他的倒台,村民拍手稱快,幸慶村裡除了一害。他是主犯,他有逼死保管員夏本的嫌疑。

    3)會計九平為什麼沒有參與偷谷,假如九平的加入,這件事是不會被暴露,這就是貪婪。多一個人多一份贓,國康等人想撇開九平。九平因沒撈到份而怨恨生產隊長,只是敢怒不敢言,長年下來,或一旦被惹急了,就會跳出來咬一口。

    4)俊發的情人已離他而去,他認為是生產隊長國康拆散了他們。如今已落到了這個地步,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反正是豁出去了,所以他敢出來指證生產隊長國康。

    (三)案件處理

    1)公社領導決定撤銷國康生產隊長職務,保留黨籍,留黨察看處分。

    2)給予同案犯庚興保留黨籍,留黨察看處分。

    當時殺死一頭牛要被判刑坐牢的,因為牛是生產工具,殺牛就是破壞集體的生產工具。牛一般會等它老弱病殘喪失了勞動價值后,才可向公社打報告,被批准后才可殺的。偷谷種的罪行應大於殺牛,屬於刑事犯罪,不應作為民事案件處理,更不能以黨紀來代替國法。

    當地老百姓盛行一句話:「平民百姓一條命,黨員幹部三條命。」意思是說,如果是平民百姓犯罪,一次即可入獄。如黨員幹部犯罪則不同,初犯可撤其官職,再犯可削其黨籍,使之降為庶民后,如再犯才可入獄。照此推來,國康還有一次「豁免權」,因為他還有個塊共產黨員的「免死牌」擋著。舊的剝削階級被打倒了,新的特權階級產生出來了,這就是階級不滅定律。

    照當時的仕官制度,一般都採取終身制,只要不犯錯,將坐在那把交椅上至死方休。官職不憑人的能力,而是一種獎賞。由於國康被撤職,大家將對生產隊長這把金交椅展開一場爭奪大戰。


休里

August 12,2015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nierdaye 2015-8-13 06:26
平民百姓一條命,黨員幹部三條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11: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