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談談我孩子的爬藤經歷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6-4-21 00: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哲學人生|通用分類:子女教育|已有11評論

談談我孩子的爬藤經歷

一劍飄塵


我這還是第一次談我的孩子教育情況,因為我是非常注意保護隱私的一個人,何況是對於一個孩子。但是,最近因為談到Palo Alto孩子自殺問題,我批評了華裔父母的那種爬藤心態,引發了加州一場大論戰。而在這論戰中,批評我的一方,不惜採用人身攻擊的方式。這種鄙夷的伎倆,我是見怪不怪了,但是奇怪的是竟然來自於以前稱呼我老師的人的口中。所以,我在前一篇文章中說了,我現在怕人喊我老師,總覺得喊老師的就是小姐,沒有忠貞的概念,最終害得老師和小姐都成為負面的辭彙。


但是,現在不!一個我覺得還比較理性的寫手,竟然在昨天的一篇文章中用了我和他私下交流的時候提及的我兒子的隱私。這也是我不得不在這裡談談我兒子的原因。


我一般文章中是不說具體的人,主要的原因是我覺得我的眼光應該放在大的方向上,族群、人的思想等等。具體個人的恩怨,我是很少放在文章里討論的。但是,這兩天算破例了。首先是一個ID對我作了非常下作的人身攻擊,我不得不反擊。現在這個ID,更過份,直接把我和他私下的談話拿出來寫攻擊我的文章,而且提及的還是我的孩子。讓我更加好奇的還有一點,其人在外界一直非常維護自己的形象,總是一種似乎很理性的樣子。但是,這種把私人隱私公佈於眾的做法,而且加以歪曲,我不知道他還有沒有一點底線?而正是因為他給我的那種印象,所以,昨天在他文章剛剛發布不久,我就跟他私下聯繫,說他不經過我的容許引用我的隱私是錯誤的,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完全曲解了我孩子的那麼多AP課程的原因。他在第一時間對我的回答說,他這樣用我的隱私是故意的,是對我的「回擊」。我真是暈了。因為我在此之前,就從來沒有在文章中提及過他的任何事情。他的歷史地位也根本也沒有到值得我提及的地步呀。如果說大家觀點不同,我批評的也只是觀點而已。何況,持有他的觀點的,也不僅他一個人。持有我的觀點的,倒是真的似乎只有我一個人。


但是,我還是耐心解釋,主要是他一直給我一種理性的印象,我就是不願意看到華人中很少的有理性的人也不明白事理。他後來就要求我不要寫任何關於他的文章,原來他是怕了我揭穿他濫用別人信任的本質。但是,這個事情牽涉到我的孩子,所以,我還是願意為了孩子做一些妥協的。而且,我也願意給理性的人一個機會。我就答應了。於是,他就跟我說,已經修改了文章。這個事情似乎也就過去了。但是,今天早上,又有網友把那文章發給我看看,裡面竟然一個字都沒有更改!攻擊我以及我的孩子的話,一個字都沒有改。


所以,我就想到我說過的那句話,用在華人這個群體中,真是一點也不為過:「嘴上說得多麼冠冕堂皇,肚子里就有多少的豬大腸」。如此我必須寫點兒什麼來解釋我孩子的事情。


其實,我是非常不想說我的孩子的。一方面,是隱私的考慮。另一方面,是因為作為一個父親,說自己的孩子,就難免會有讚美炫耀的嫌疑,何況我心裡確實是以他為榮的。所以,下面如果有什麼特別炫耀的地方,也請讀者見諒。


確實如那個ID所說,我孩子是上了15門AP,因為他讀書的州是美國中部的一個州,如果他不讀AP,普通的課程就沒有什麼他可以讀的了。他高一剛去那個學校,自己選了課。學校的顧問就把他母親叫到學校去,說他選的課程度太高又重,說這樣壓力太大。他母親徵求他的意見,他自己說沒有問題。最終,一個學期下去,他們學校顧問就再也沒有煩他過。與矽谷的許多家長不同,我孩子選課等等,都是自己做的決定。我不在他的身邊,他母親是那种放牛吃草型的。一個簡單的例子,初中畢業升高中。離他們10英里距離,是他們州最有名的高中,歷史上獲得過四次藍絲帶獎,就和矽谷的Gunn High地位差不多,而且是沒有競爭對手的。那個都市附近的華裔,都是往那個學校扎堆。許多居住幾十英里開外的,都為了孩子搬家過去。但是,他母親在他的堅持下,最後就在自己家附近一所普通的中學里讀高中了。為了這個事情,我還非常不高興。


所以,我現在的關於教育的觀點,也不是與生俱來的。這點上,我感謝我的孩子,因為他給了我許多的啟發。

那個引用我隱私的ID文章中,用了非常不禮貌的詞:作死的節奏。我很難理解,他對我有多大的仇恨,要引申到我孩子身上。對於我的孩子來說,15門AP根本就不存在問題,那是因為他們學校是一所完全因材施教的學校。最後一年,他們學校為了包括他在內的三個學生,專門開設了一門高等數學的AP課。我孩子有15門AP,第一是他自己的選擇;第二,是學校在他展示了能力以後的認可。這裡面沒有家長的拔苗助長。如果說和矽谷地區不一樣的,就是他們在讀書的過程中,沒有那麼多各種各樣的補習班。除了小提琴,是父母逼著他學習的。因為我們覺得音樂是一扇不同於其它學科的窗戶,可以陶冶他的情操。其它所有的學業,都是他自己的選擇,沒有參加過任何的補習班、包括SAT補習都沒有。除了學校安排,沒有任何其它校外的活動。當然,在他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也不是沒有掙扎,但是,也許是我們太疼愛他,基本上都是以他的勝利結束。這也是為什麼我要說,我感謝他的原因,在與他的鬥爭中,我一點點領悟了美國的教育方法:尊重孩子的選擇。


也許,我還應該說一下他在高中獲得的各項榮譽,我知道這是許多中國家長翹首以待的。我也非常非常想炫耀一下。但是,最近發生在矽谷的學生自殺,讓我想到我的責任。我已經變得越來越有名。這是我遭受到人身攻擊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對於name-dropper,我無能為力。但是,我可以通過我的文章,給我的讀者一些不同的思路。所以,我不想在這裡說他曾經取得的成績。因為我越來越覺得,這種拿孩子成就炫耀的方式其實造成整個社區的壓力。我們從小接受的中國教育,強調「榜樣的力量」,但是實際上,每個人的能力興趣不同,跟著榜樣走,最終是害死自己。而且,我覺得孩子取得的這些成就,不是美國這個教育系統強調的重點。美國的教育是一種因材施教,我孩子取得了成績,很好。但是,另外一些孩子沒有這些成就,對於美國的學校老師(申明:華人少的地區)來說,也一樣了不起的。比如,我孩子最終拒絕了所有錄取他的藤校,選擇了一所排名15以外的學校。為了這個事情,我還專門跑到學校一趟。坦白地說,我那個時候還是有那種藤校情結的,何況,他已經被4所藤校(包括華人所謂的大藤)錄取了。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美國老師都說他選擇的學校很好。我甚至還問他們學校的顧問,說是不是他選擇另外一所(大藤)更有利於他的未來。那個老師看著我,一副很吃驚的樣子:你孩子喜歡現在這所大學,難道不是最好的事情嗎?


我自己關於美國中學教育,所知不多。基本都是自己孩子的這一點點心得。但是,我對於中國人的爬藤情節,非常了解。我自己也是這樣一路掙扎著過來的。孩子很小的時候,我就有一種自負:我的孩子,以後一定是哈佛斯坦福這類學校的。孩子到了高中,我更是信心滿滿。一直到他被藤校錄取,我都還有這樣的夢。但是,孩子最終拒絕了藤校。說實話,這個衝擊對於我來說也是巨大的。而到了這次矽谷接連三起高中生自殺,我就反思自己的思想。我覺得非常慶幸的,就是自己這麼多年因為各種原因,沒有跟孩子生活在一起。陰差陽錯,反而給了孩子一份安靜,一份根據自己天賦選擇的自由。他的15門AP並非外力強迫,而是他自己在那個高中的普通課程中沒有什麼可以學習的情況下的不得不為。我今天又特意問了一下我的孩子,他的15門AP最終被目前這個大學承認可以轉學分的有幾門,他說只有4門。所以,那篇文章中攻擊我的孩子為了爬藤選擇那麼多AP,是完全在誤導讀者。


請容許我不再講我的孩子,因為我怕忍不住就會把這個文章變成炫耀的文章。我講講他的一個好朋友。那是他小學同學,和我孩子一直到高中都在同個學校。這也是我孩子不願意去最好的高中的原因,因為他從小長大的同學們都在那個普通高中的學區。


他的這個同學,父母都是博士畢業,父親是學區委員,還是我們那片童子軍負責人。我孩子就是跟著他的孩子,參加他們的童子軍活動。因為兩家隔著幾棟房子而已,所以兩個孩子成了最好的朋友,還經常在對方的家裡過夜。


但是,這個同學的學習一直不好。一直到高中,考試都很少有B。更不要說上什麼AP課程。要是我們華裔父母,不要說是博士畢業的父母了,就是文盲都要急死。還不知道要上多少補習班了。我們也是私下要求自己孩子輔導一下這個同學,希望能夠幫助到他。但是,因為我們孩子選課和這個同學差距太大,幫的也有限,最終就是兩個人聚到一起就是打電玩。我問我孩子,他父母對於這個同學的情況是否著急?我孩子莫名其妙反問我:爸爸,他父母為什麼要為他著急呢?這個反問讓我啞口無言。


我為了孩子大學錄取的事情,回去那個城市,也去拜訪他們。問他們孩子情況,他們非常坦然,說去當地的社區學院,打算鼓勵孩子學習一項技能,出來做個技術工人什麼的。同時,他們也祝賀我的孩子上了那麼好的學校。

說實話,我聽了以後,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回頭看看兩個孩子在一起,無憂無慮地打電玩,談笑風生。我就想:如果是兩個同樣的白人或者黑人家庭,這兩個孩子還會保持這樣的關係。如果是兩個同樣的華裔家庭,這兩個孩子還會這樣嗎?


我剛到美國的時候,自己都不敢講中國政府不好的話。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人敢公然說中國政府是一個好政府了。但是,人都有歸根的屬性。這是一份很難剔除的感性。所以,許多人就集中歌頌自己的文化了。中美文化的差異是巨大的,到底是中國的文化好,還是美國的文化好?這個問題我相信,從大歷史進程看,已經有了答案。而我們在美國的一些華裔,因為自己的努力拚搏,累得焦頭爛額,總算在美國有了一份不錯的薪水。其實,也就是一份工程師一類的工作。我當然不會詆毀工程師這個職業,但是,一些人因此就認定了「惟有讀書高」這條路,甚至因此逼迫自己的孩子走上爬藤的道路,甚至在藤校已經錄取了遠遠超過亞裔人口比例的亞裔學生的情況下,還要狀告藤校不公。這是什麼心態?今天我就預言一下:即使藤校對華裔開放大門,錄取率也唯SAT是問,也絕對改善不了華裔孩子遭受更大壓力的事實。因為到那個時候,華裔父母們又會有其他的更高目標,督促自己的孩子往上爬。這種爬藤心理的根本,在於中國文化中那種官本位的思想。許多人奇怪,在美國哪裡有什麼官本位?我說的是,這種官本位的思想,造成華裔的個個都要面子、個個都想做「人上人」的思維模式。


但是到了職業選擇,我們華裔孩子卻局限在有數的幾個領域。為什麼呢?因為官本位思想的另一個特質,在於保守,求穩。在許多父母眼裡,爬藤是為了做人上人,至少面子上好看了。而職業選擇,就又變得要安全可靠了。有限的幾個領域,就成了華裔集中營。這種情況到底是好還是不好?這又是一個會引起爭議的話題。我就不在這裡討論了。


最終,我還是希望讀者能夠看看我上面舉出的那個我孩子同學的父母的例子。他們坦然地面對自己孩子去社區學院的事實。美國的文化就是如此:如果孩子就是這樣的一種情況,與其逼他爬藤,何苦不讓他快快樂樂順其自然地做一個普通的技術工人呢?幸福是發自內心的快樂,不是靠努力學習獲得的。


抱歉:我群太多,一般情況下,我是不進群里看,都是發帖而已。所以,如果有人問到我什麼問題,沒有回答,請理解!如果有急事,請私信我!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作者:一劍飄塵,facebook主頁:facebook.com/yjpc1989


2014 Mar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泥馬 2016-4-21 01:42
猜一下,是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吧,那是中部最好的大學。
回復 十路 2016-4-21 02:07
1) 在隱私觀念上本身存在較大的文化差異,同時高科技的發展也改變了隱私的範圍和保護,只有自己調整到感覺合適的程度,很難規範他人的行為;

2)爬藤與普通大學相比對孩子的將來是否更有利與孩子自身對自己的了解程度,想要什麼,潛力天賦是什麼有關, 與孩子和家長的交流以及家長對孩子的了解程度都有關,所以不確定因素很多,不容易輕易判斷正確。
回復 長河明月 2016-4-21 08:15
孩子成熟,父母省心。
回復 Lawler 2016-4-21 09:20
你孩子的選擇,在華人家長方面,很難通過。
不過,我這裡也有這種情況。我兒子的好友,被多所藤校錄取,並有獎學金。他卻選了密執根大學,完全自費,僅是因為他的好友去那裡。是金子,總會發光。他讀了醫學院,又到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做麻醉的住院醫生。最初,他的父母也十分糾結。
回復 泥馬 2016-4-21 16:58
15門AP課確實超常,大概有不少屬於非常規的科目,所以只有四門可以帶到大學算credits, 認4門AP學分相當於大學一個學期的學分數。假如15門AP都認可算大學學分,那就相當於1年半到2年的學分了。
回復 看得開 2016-4-21 22:12
泥馬: 15門AP課確實超常,大概有不少屬於非常規的科目,所以只有四門可以帶到大學算credits, 認4門AP學分相當於大學一個學期的學分數。假如15門AP都認可算大學學分,那
中學十五個AP課程進展到大學三個專業,可憐這個孩子!他是否有時間去生活?
回復 一劍飄塵 2016-4-21 22:40
看得開: 中學十五個AP課程進展到大學三個專業,可憐這個孩子!他是否有時間去生活?
謝謝關心。他目前還好,據說就是非常忙,時間特別緊。具體的,也不跟我說。
回復 泥馬 2016-4-21 23:28
看得開: 中學十五個AP課程進展到大學三個專業,可憐這個孩子!他是否有時間去生活?
所以說是超常學霸級別的talented student. 我記得兒子上高中時校長找我談話,因為兒子一共上了6-7門AP課,校長懷疑是亞裔家長「逼」學生上這麼heavily loaded課程。我跟校長解釋說不關家長什麼事,選課是他自己選的。但比起15門AP課來,連一半都不到。Undergraduate,兒子考慮過選個Minor,後來放棄了,只修一個Major。因為他想上graduate school, 而條件之一是GPA要高。所以,他集中精力學好一個Major,保持GPA處於優秀水平,還能騰出時間參加學校合唱團和學院雙人艇代表隊的訓練和比賽等活動。
回復 一劍飄塵 2016-4-22 08:27
泥馬: 所以說是超常學霸級別的talented student. 我記得兒子上高中時校長找我談話,因為兒子一共上了6-7門AP課,校長懷疑是亞裔家長「逼」學生上這麼heavily loaded課
其實我也希望我孩子這樣,有時間做些社會實踐的工作,特別是應該談戀愛。呵呵。但是小子不聽我的話啊,有自己想法。
回復 泥馬 2016-4-22 14:59
一劍飄塵: 其實我也希望我孩子這樣,有時間做些社會實踐的工作,特別是應該談戀愛。呵呵。但是小子不聽我的話啊,有自己想法。
大學生是成年人了,鼓勵孩子跟學長們交流吸取有益的學習規劃發展目標等可能更有效,優秀的學長有切身體驗和成功經驗,而且是同代人言傳身教比家長更有說服力。學業挑戰性強的大學和學生基本面臨三選二:學業,睡覺,交友(戀愛)。所以,學業很重的學生就像看得開說的那樣,很少有時間去生活。正經談戀愛可能沒多大戲,但dating 仍然是可能的。
回復 看得開 2016-4-23 10:56
一劍飄塵: 謝謝關心。他目前還好,據說就是非常忙,時間特別緊。具體的,也不跟我說。
如果你有條件的話,花多點時間陪兒子。我以前周末經常搭六個小時的巴士去閨女的大學泊文睡地鋪陪伴她,儘管她沒有時間陪我。她有時間的話,我們付來回飛機票讓她回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5 17: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