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錢:悼念朱小蔓博士

作者:LaoQian  於 2020-8-16 06: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6評論

(最後修改:8/19/20,2:40) 
老錢塗鴉集(倍可親) 
其他的紀念文章:
錢:紀念葉曉芸.  (8816)
老錢:悼念劉曉波 (5126) 
老錢:紀念我的母親 - 陸明盛  (38/19087) 
老錢:悼念朱小蔓博士
8/14/20 ---

過去幾天,收到各方朋友送來了數篇紀念朱小蔓博士的文章。朱小蔓於810日逝世,享年73歲。其實她的弟弟已經在第一時間就告訴我了。


這些文章,以及其後的評論,讓我感到她的精神和成就感人至深。下面就是兩篇文章的links/鏈接。

朱小蔓教授逝世
深切緬懷 | 朱小蔓:關於學校道德教育的思考 

本來只要點開進去就可以了解朱小蔓博士何許人也。但是,應一些朋友要求,我還是在這裡簡介一下。她是現今著名的教育專家。主要研究方向為教育哲學、道德教育哲學、情緒、情感發展與教育、教師教育。多年來,應邀分別在俄羅斯、日本、韓國、泰國、美國、保加利亞、英國、瑞典等國家以及香港、澳門、台灣等地區參加學術會議並作學術報告。與日本福岡縣立大學合作,作為中方主持人主持日本文部省項目《社會變遷與中國蘇南、蘇北教育模式》;與英國沃里克大學教育研究所合作,研究情感教育;與香港教育學院基礎教育學院合作,研究公民教育。也是韓國教育開發院項目評審委員、俄羅斯教育科學院外籍院士。

五十年代初,我父母剛從美國回到大陸,我們的第一個家就是安在南京四大院校(南京農學院,南京化工學院,南京鐵道醫學院,和南京藝術學院)的教工宿舍勸業新村。三棟二層樓,每棟三門。每個門進去兩層,每層兩家,門對門。門牌號碼都記不得了。只記得,我家在二樓。朱小蔓家就在我家樓下。每天上下樓都要經過她家門口。

那時我們都還是在幼兒園呢。她給我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一個手撫門框,靜靜地站在紗門后,瞪大著充滿好奇的眼睛往外觀望的,很安靜很可愛的小姑娘。但是,沒有說過話。很快隨著院系調整的瞎折騰,我們兩家都搬離了勸業新村。

 

她的父親,朱啟鑾,曾經是國民黨時期的共產黨南京地下黨組織的開創者,曾任地下黨市黨委書記。對新四軍的發展,對所謂的解放南京有過極大貢獻。所謂的解放,過長江是死傷無數。也是我的南師附中同學,在記念她的革命家庭的自傳體小說中,記述她父親的慘烈回顧,江面上飄滿了戰士的屍體,鮮血染紅了大江水面。雖然誇張,但是就是那個黨的真實歷史寫照,和歷朝歷代的農民起義一樣,成功的道路都是由千千萬萬的中華民族的老百姓的屍體鋪出來的。但是就南京城而言,就是直接進入接管,在總統府門樓上擺拍而已了。經過歷年曆屆地下黨的努力,南京城的防務要害都已經在地下黨的控制之下。(最近在熱播的《局中人》就講到了這些故事)。南京市的警察局,發電廠等要津部門都已經基本上是共產黨領導的了。其中包括了南大歷史系教授高華的父親的貢獻。(高華教授是一位卓越歷史學家,治學及其嚴謹,嚴絲密扣,令人觀而嘆之,五體投地。以寫出了《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一書,而震動中外史學界,也將以此流傳於世)。沒有地下黨,毛驢頭子打天下的「中國故事」就要改寫了。(在微信中,我本想寫出「毛老頭子」的,可是鍵入mltz之後,微信立刻顯示出毛驢頭子。也好,就是毛驢頭子了)。沒有地下黨,那個狂妄無知的小學生,鐮刀黨末路狂奔的總加速師的「坐天下」,「脫光了褲子也要當皇帝」的痴心夢想,也就只能是南柯一夢了。不對!那個夢應該是根本就無從做起了。然而,「解放后」,基本上所有的地下黨黨員,就只能在毛驢頭子的卸磨殺驢的十六字方針(見附1)下了其餘生了。和我的伯父一樣,出生入死,到臨終的時候,回想起初心,不禁無盡的茫然,奧觴和遺憾。他們一輩子經歷的風險苦難,無盡無休,來自鐮刀黨自己的迫害打擊,遠遠,遠遠超過來自國民黨的。

不過,朱伯伯性格豪爽豁達,虛懷若谷,非常喜歡交結知識分子。他本人就是那個黨內不多的知識分子。入污泥而不染。所以資格很老,才能甚高,卻不受器重。

從那時候起,雖然都搬了家,兩家父輩已經成為了好朋友。且友誼日益加深,經得起狂風暴雨,成了下半輩子的憂國憂民無話不說的摯友。無論什麼時候都沒有中斷過。幾十年,兩位父親相互往來都是自行車一跨,就翩然而至。特別是文革後期,最瘋狂的高潮已經頹去,管控鬆弛下來,大家都已成為閑雲散鶴的自由人。小蔓的弟弟小棣告訴我,那時我們,大哥哥大姐姐們,都上山下鄉去了。但是兩家大人幾乎每周都會你來我往。加上另一位南大教授,吳兆蘇(在我的
《松園舊事》中國二十世紀的《清明上河圖》10/9393里有過描敘),輪流作東/potluck。在一起嬉笑怒罵,挖苦嘲諷,口無遮攔,就像裴多菲俱樂部一樣。小棣就跟著他們懵懵懂懂地耳濡目染。

我們兩家的孩子跟隨著父親的來往長大了。靜靜地聆聽著那些孩子不宜的內部信息。就像張怡和描述的那樣,不讓聽,也要躲在屏風后聽。伴隨著這些憤世嫉俗的,指點江山,揮斥方酋的言論,形成了我們的世界觀,人生觀,也成為了可以終生信任交往的朋友。



他的兒子,朱小棣寫過一本書,《紅屋30年》。這裡有一個link/鏈接,朱啟鑾:姑蘇金陵,歸去來兮,由小棣和小蔓合寫,專門記述了朱啟鑾的文革經歷。朱伯伯一輩子充滿傳奇。意志堅定而和藹可親,原則鮮明而平易近人,骨頭很硬。他的貌相與周恩來高度相像,特別是他的兩道劍眉,經常被人們稱奇傳說。目光炯炯,音容笑貌,至今記憶猶新。

但是,我和小蔓從小學到高中都不曾同過學校,我在南師附中,她在九中。都是所謂高知子弟和高幹子弟雲集的重點中學。所以來往有限。她還曾要把閨蜜介紹給我。直到我們各自成家立業。

真正的交往是在我從南京工學院/NIT讀完研究生,分配到南京化工學院工作之後。南京化工學院後門就正對南京鐵道醫學院的後門。僅隔著所謂的夾皮溝一條小街。我在南化硅工系教物理,兼管電子顯微鏡實驗室。他們也有一個電子顯微鏡實驗室,都靠自己的後門。所以我經常會來往在這兩個實驗室。電子顯微鏡實驗室都是獨立且孤立的建築。她的團委書記辦公室就在前面的行政大樓二樓。順便,我就會過去串門聊天。下班早了,空閑沒事了,我就會直接敲門進去。那時沒有手機。也沒有事先需要打一個電話的規矩。那樣我們才來往密切起來。海闊天空,信馬由韁。。。如此交往,到我離國為止,有五六年。

一去三十年。在美國,就和她無法來往了。但是,和她弟弟繼續在美國把這份家世之交延續下來了。就是千禧年的世紀之交,我作為海外高科技歸國訪問考察團的一員,在「千頭萬緒」的「應酬之中」,經過南京時,約了幾個故人至交吃了一頓飯。我也約了她,都沒有辦法直接找到她。出乎意料的,小蔓也從她的「日理萬機」的「千頭萬緒」中立刻就抽身來了。未曾想到,二十年前,那就是最後一面了。

再后十來年,我知道她後來,有多種疾病纏身;有一段時間精神不佳,只能通過她的弟弟,默默地注視著她的消息。。。後來每次回去都想去看望,但是她已當了京官,經常不在南京。

這次她弟弟在第一時間就微信了我,告知她的病逝。可是微信的朋友和群太多,我基本不看,除非「you are mentioned」。我只是用微信發我的塗鴉。即使置頂的朋友也太多了,看不過來。待到我發現她的噩訊,已經遲了半天了。讓我不勝哀傷。。。

隨後,各路朋友送來了數篇紀念她的文章。才知道她不僅僅能當官,更能做學問,三十年來,著作頗豐,建樹甚高,桃李滿華夏。四十多歲的人了,能夠轉型如此成功,真讓我刮目相看。女中豪傑,絕非等閑之輩啊。我想,這也一定是她父親所期望的。

哎~~~不由得不傷感,立刻就冒出了杜甫的名句:逝者長已矣,存者且偷生

還一直記掛著呢,不想故人已乘黃鶴去,唯有長江天際流。。。

朱小蔓的去世,勾起我無限的思緒。。。雖說人生苦短,但是,我們都已是「古來稀」之年了,也不短了,也值了。又想起我們的父輩,我們兩家兩代的世交。。。


在飄散之前,記錄下這些零零散散的思緒,以表對我對小蔓的追思。

 

(全文到此結束)


附錄關於《16字方針》

關於16字方針,Google一下,立刻就會得到了8 pages的文章條目。

中共在奪取政權之前,對於潛伏在國統區的地下黨有一個非常著名的16字方針: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在國民黨要害部門和軍隊將領中就有按照這一方針長期埋伏的精幹,非常成功。在1949年政權易手前夕紛紛倒戈,顯示出這一方針的威力。香港出版的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書中披露,包括衛立煌、張治中、邵力子。。。乃至胡宗南在內的國民黨高層人物,都是紅色代理人

不過,中共竊取政權后,又暗中制定了另外的十六字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1949年以後,直至文革的接連不斷的一系列政治運動,大陸各大城市許許多多大學生、知識分子出身的地下黨員,他們中的多數人幾乎都未能逃脫這十六字的命運,大量昔年在國統區的中共的自己人,都成了打擊對象,令人觸目驚心。

 這也是鐮刀黨,毫無信義,毫無道德,毫無廉恥,不守規矩,不擇手段的本徵特質,大半個世紀以來一以貫之。如今,遇到了Donald Trump總統,及其核心團隊,看穿本質,不再貪圖小利,姑息養奸。


又是庚子年!

方針是怎麼出來的呢?我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在二野進入南京后的一次會議上,中共地下黨南京市委書記陳修良,穿著旗袍,燙髮,口紅,高跟鞋,出席在會議上,而且她還遲到了。這樣的造型立刻引起了全會場的喧嘩。可是,這是她幾十年為黨出生入死,艱苦卓絕的奮鬥的基本工作方式,生活方式啊。於是鄧小平等打報告給毛老頭子,地下黨完全資產階級化了,不可靠。。。於是毛老頭子吩咐鄧小平,起草一個政策方針,於是就有了十六字方針。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慈林 2020-8-16 11:48
對死者生平沒有什麼介紹,遺憾!
回復 LaoQian 2020-8-16 17:04
慈林: 對死者生平沒有什麼介紹,遺憾!
在此文一開始就有兩個鏈接,做了介紹。
回復 東方朔風 2020-8-16 22:19
雖然是工農兵大學生出身,長期吃政工飯,但是私底下仍然可能是充滿人性光輝。可惜鏈接的文章全是相反的東西。老錢能不能寫一寫她在世期間頂著壓力冒著風險幫助小人物的事例?那才稱得上是緬懷曾經的朋友啊。
回復 LaoQian 2020-8-17 00:09
東方朔風: 雖然是工農兵大學生出身,長期吃政工飯,但是私底下仍然可能是充滿人性光輝。可惜鏈接的文章全是相反的東西。老錢能不能寫一寫她在世期間頂著壓力冒著風險幫助小
謝謝你。
是的,我對那些文字也不滿意。但是,我並不了解她的全部歷史啊。
你能不能寫一點呢?
回復 LaoQian 2020-8-28 16:39
我很慶幸,我始終沒有看到,在這樣鋪天蓋地的讚美中,沒有出現鐮刀黨的污跡。我一直擔心這樣的污泥濁水會參合著,以歌功頌德的俗套,「理所當然」,「習以為常」地出現。

迄今,還好。

這就凸顯朱小蔓是:
入污泥而不染,出污泥仍高潔。

這才是真真最最難能可貴的。
一個完美的女神。

看來,小蔓是南師,乃至全國,自所謂「解放」以來最有影響的人物了!
回復 LaoQian 2020-9-5 12:21
慈林: 對死者生平沒有什麼介紹,遺憾!
Please click the link, you can find all.
I only have a little story, not much.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3 10: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