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書評】滿紙談歡的毒舌婦-----毛利

作者:楊立勇  於 2012-9-23 14: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作家,

 

我原以為整天把男歡女愛掛嘴邊是男流氓作家的專利,沒成想女流氓作家流氓起來,那才叫巾幗不讓鬚眉!

 

上海兩性專欄作家毛利,不僅把男歡女愛掛嘴邊,還把它們編輯成冊,名為《一紙談歡》。

 

光看那文章的標題,就知道內容很猛很勁很辣很給力:

 

《求睡天使》,《收養花美男烽火令》,《季節性男人更替》,《下床後記得甩脫混蛋》,《不值得一睡的青春》,《性生活堅決不自理》,《新床上禮儀規範》,《舌吻的態度》,等等等等。

 

雖然說來說去都是男女那點事,可七十后新銳流氓作家與舊作派流氓作家最明顯的區別,就是直白的語彙和赤裸的敘事,透著一股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痞氣與厚顏。自稱為「刻薄的毒舌婦」毛利也不例外:

 

「他遠遠朝我走來,儼然一個孤獨行走的生殖器。」

 

「美男再怎麼柔美而嬌弱,也有著堅硬的下半身可供使用。」

 

「收養一枚美男,的確可以是剩女或者主婦治療內分泌失調妙招,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錢。」

 

「瞧瞧外邊那幫爺們,長得戈壁飛沙尚玩花紅柳綠,再沒什麼比糟蹋一個美男更能平息女同胞的怒火了。上吧,姑娘們。」

 

「當年,我夢想已久的初吻,發生在一個狂風吹寒氣刺骨的隆冬下午。外灘人民英雄紀念碑下,我正等著一個傳說中果凍般柔軟的kiss,冷不防對方一條火熱的舌頭伸進來,我靠,你幹嘛?對方作為談過兩次戀愛就自詡經驗豐富的青年男子,跟我說,啊,接吻啊,你不會么?

事隔多年後,我多麼想找到他,情深意重地囑咐,阿弟,並不是舌頭伸出來就叫舌吻的。我猜測很多男人也跟他一樣,以為激情舌吻三激情賽車,一定要用力且到位,猛龍出擊,從來都是亢龍有悔搗來搗去那麼一招。借一姑娘的回憶:只見一條舌頭呼嘯著過來,猶如蟒蛇吐信,這時候,你只能抓住他的七寸說,好了,我要回家了,拜拜。」

 

「某廣州單身女白領,做健康測試的時候,被評價說性生活次數對於她這個年齡太過頻繁。我疑惑地問,你一月到底多少次?她坦然地說,除了大姨媽,每天自摸一次。」

 

讀到此處,你不得不嘆服:要說流氓意識男女皆然,可出自一名女性作家之手,用如此坦然的筆調娓娓道來,你不甘拜下風都不行!

 

真是這種勇於把男女之間百態毫不掩飾展示在讀者面前,我們方才能夠了解到當今中國社會洶湧的欲流走向和潮起潮落。

 

被男歡女愛沖昏頭腦的人,還真需要像毛利這樣的刻薄毒舌婦時不時給振聾發聵耳提面命醍醐灌頂一番。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tangremax 2012-9-24 00:40
祝賀女人翻身
回復 劉小雨 2012-9-24 05:39
看得大樂
回復 秋天的雲 2012-9-24 10:56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3 09: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