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畢汝諧奇人奇事之黑燈家庭舞會 畢汝諧 (作家 紐約)

作者:biruxie  於 2021-7-8 16: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按:畢汝諧這一輩子的經歷,比天方夜譚還離奇呢。上世紀90年代的一個飯局,

畢汝諧 身邊是一位從香港來紐約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師,

他無意間看到 畢汝諧 的掌紋,發出一聲驚呼:複雜的人生! 


 畢汝諧奇人奇事之黑燈家庭舞會   畢汝諧 (作家 紐約) 



 

1983年嚴打之前半年,北京幹部子弟圈瀰漫著醉生夢死、頹廢哀傷的世紀末情懷;

男人女人瘋狂地竭盡所能地追求官能享受,出沒於各種各樣的家庭舞會;

我一個鐵哥們的話來說就是:大家都在玩兒,沒命也似的玩兒,玩兒死了算!

我的發小Y的家,就是一個大熱門,他住在三里河南沙溝的國務院宿舍;

老百姓相當準確地稱此地為復辟樓;那裡住著很多大官、著名人物;

如林默涵、錢鍾書、賀敬之等等。這個小區自成立之日起,便家家都有電話,

這在當初北京市各個小區算是頭一份兒。

我和這個發小Y是一種互相利用的關係;他想利用我的女人緣往他那兒帶人,即所謂舞伴;

而我想利用他那個場地結識新的舞伴;舞伴是一種含蓄的說法,其實是什麼?呃,你懂的。 

黑燈家庭舞會是非常刺激的。形形色色的黑燈家庭舞會,堪稱節約用電的模範。一進去后,

沒有一絲光亮,伸手不見五指,只有震耳欲聾的Disco音樂,為什麼要把音量調到最大,

很簡單,在黑暗中經常發生一些逾越常規的苟且事情。有一回我剛進去,

就找到一個舞伴——男人與女人之間有一種非常特殊的相互識別能力,儘管裡面黑咕隆咚,

但是,絕不可能男人錯找男人、女人錯找女人;這個舞伴納悶的問我你怎麼不親我,

我以畢汝諧特有的幽默感回答:請你先告訴我,你的臉上還有哪一塊地方沒被人親過,我好從容下嘴啊。

黑燈家庭舞會沒有什麼三步四步恰恰倫巴,只有兩步舞,這是比較文明的說法;

呃,比較粗俗的說法就是三貼舞。 

為了保證暗無天日的效果,連走廊廚房廁所也不開燈。有一次,我想到廚房洗手,艱難移步,

摸著一個大水盆,我剛想洗手,就聽見Y緊張的聲音:別,不行不行!那裡面養著王八呢,別咬著你!

我真的很奇怪,這麼黑,我自己看自己都困難,Y卻能夠看清楚我想幹什麼,難道他有火眼金晶?

我不好意思問他。這個問題一直悶在心裡,悶了幾十年,到現在都沒有答案。 

每個男士都帶著所謂舞伴參加;而Y硬性規定,不歡迎穿褲子的女士,只歡迎穿裙服的女士。

老百姓有句俗語:好孩子誰捨得往廟裡送;誰也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寶貝兒往黑燈家庭舞會送啊。

我帶去的都是次要又次要的情人;有一回,我帶一個張姑娘參加Y的黑燈家庭舞會。

事先,我就叮囑她說:這種地方人很雜,什麼事兒都可能發生,

所以,你千萬不要把自己的真名電話留給任何人。你以後還想來,我再帶你來,

你可別偷著跟人家聯繫。她滿口應承。

1983年嚴打開始,Y家出事了,被當成黑據點、流氓窩了。Y沒有就近折(黑話:入獄)西城分局,

而是折了海淀分局。我急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可是問誰誰也不知道Y到底出了什麼事兒。結果,

這時候張姑娘找來了;她跟我說:海淀分局傳我了,說我跟一個流氓團伙有勾連;我去了一看,

你猜怎麼著,我見著Y了!剛一打照面,Y就說張某某我不是給你介紹過對象嗎,這時候,

過來一警察,一個掃堂腿把Y踢倒了,大罵:怎麼著,你想串供啊,找抽啊;

然後就有一個預審員審我了,他說他是負責Y這個案件的,問我跟Y怎麼回事兒,我說沒怎麼回事,

我去就為跳舞;他問我跟Y上床沒,我說沒;又問在跳舞的時候有什麼流氓活動,我也說沒;

這個預審員冷笑說:你這嘴巴綳的挺緊的啊,這回不拘(拘留)你,你家去想想,下回我再找你談談,去吧。

張姑娘慌張地說:我該怎麼辦啊。

我任性地大發脾氣:不能把名字電話給任何人!我當初怎麼跟你說的?你不聽我的話,吃癟了吧,

你好好給我扛著,不許把我交代出來。

張姑娘說:他們要不拘(留)我,我能扛;要把我拘(留)進去,我根本扛不住啊。

我哪經得起打呀,他們真拿掃堂腿踢人嘞。

我憤憤地說:你不聽我的話,才有了今天;你就得給我扛!扛得住扛不住,你都得給我扛!不許出賣我。

張姑娘也生氣了:你怎麼這麼自私啊,光想著你自己個兒?一進去,我全得禿嚕(交代)出來!

你還別嚇唬我,我就是把你交代了,你能把我怎麼樣啊?!

我一下卡殼了——是呀,她出賣我,我也沒轍呀。

正在這時,一直在門外偷聽的父親走了進來,非常嚴厲地對我說:你給我出去,

小弟呀,我來跟小張同志談談。

我猜父親可能要跟張姑娘說一些出格的話,就去了走廊,虛掩上門偷聽——

父親一開口便不凡,說:你們這兩個年輕人,真荒唐啊。跳舞就好好跳舞嗎,

怎麼搞出這麼多烏七八糟的事情(他把我和張姑娘綁在一塊兒了,既滿足了張姑娘的虛榮心,

又給她一種和衷共濟的安全感;高,實在高!)?

張姑娘說:伯伯呀,我現在咋辦啊?

父親循循善誘地說:小張同志,你還年輕,這個事情你可不能承認啊。你將來還要結婚,

還要生兒育女,如果有了這麼大的污點,就麻煩了;黑燈瞎火的,誰能看見誰呀,

你不承認,什麼證據也沒有呀。

張姑娘說:伯伯,我們家在上邊沒人。如果海淀分局要抓我,你能幫幫我嗎?

父親終於說出了決定性的話:好孩子,只要你不承認,我可以保證海淀分局不會抓你的。

海淀分局的預審科長薛某某,是我一個老戰友的警衛員,他的權力大得很!只要你不承認,

海淀分局肯定不會抓你;可是,如果你承認了,我就是想幫你,也幫不了了。

張姑娘高興地說:伯伯,有你這句話,我就把心放進肚子了。我肯定不會承認的。

談話結束后,我送張姑娘去車站,她笑嘻嘻地說:你爸這人真好;就算看你爸的面兒,我也不會出賣你的。 

過了幾天,張姑娘又被叫到海淀分局問話,她一口咬定除了跳舞,沒有任何不正當的活動。這事兒也就馬虎過去了。

  後來,Y被判處10年有期徒刑。他們家四處找關係託人情,好不容易改判為9年有期徒刑,少了一年。

出國前,我去Y家與他的父母告別;他的母親一邊抹眼淚,一邊寫給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安林的陳情信,

還拿給我看;大意是說,我的兒子道德敗壞,亂搞男女關係,但他肯定沒有犯下強姦婦女的罪行,

希望能重新啟動調查,等等。我心裡一陣酸痛,對她說:阿姨,您的頭髮白了很多呀;

又說了幾句空空洞洞的安慰話,告辭了。

接著,我又去了另一個老哥們J家,這是一個可怕的愛情悲劇,有必要記錄下來,給後人提供見證。

J早年是個浪蕩子,後來收心了,跟李濟深的私生女李某某談戀愛;李某某為他做了4次人工流產。

李某某是李濟深和丫頭生的,家住西便門國務院宿舍;李某某也是全北京有名的風流女子。

後來,李某某甩了J,嫁給香港富商,生了孩子;又回到北京,風流快活。而J痴情不改,

繼續狂熱追求李某某;最毒婦人心!李某某通過公安部門的大拿,利用1983年嚴打的天賜良機,

誣告J強姦,把J抓了進去!材料報到檢察院,檢察院覺得材料編造得太不像話了,

退了回來;大拿乾脆不走檢察院,讓J勞改3年了事。

我和J共同的朋友、中國國家男子乒乓球隊教練許紹發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根本就是一個陰謀。

J的母親對我說:J對李某某多好啊。50斤一袋的小站米,J背著上了四樓,

送給李某某(西便門國務院宿舍沒有電梯);說著說著,抹了眼淚。而我只能說幾句空空洞洞的安慰話。 

封建社會講究奸出婦人口,1983年嚴打登峰造極——乾脆是強姦出婦人口!婦人害你沒商量!

婦人咬你,比蝮蛇咬你還可怕!

因此,我又感到非常驕傲,出國時,我共計擁有情人281名;

其中也有一些吵架的、拌嘴的、鬧彆扭的、紅了臉的,卻沒有一個女人借1983年嚴打之機報復我;

我的情人緣真不賴呀。

是夜,我躊躇滿志地在日記里寫道——

無一變節,全員凱旋!

我是洪常青,

我是紅色娘子軍連的黨代表。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light12 2021-7-10 06:03
那時北京警察看見漂亮女犯會輪流去關押房間去侵犯。碰巧認識一個親口告訴我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6 02: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