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湘鄉人的質疑

作者:wcat  於 2017-5-18 22: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關鍵詞:胡喬木, 皮包骨, 死亡率, 湘鄉


按: 那些聲稱餓死數千萬的人往往喜歡拿胡喬木的報告來做文章
如果湘鄉真有幾萬人餓死,那是否應該至少有十幾萬人被餓成了皮包骨呢? 如果楠香和石匠兩大隊三年來餓死亡率都達百分之二十,那剩下的是否應該都是皮包骨了呢? 可事實是什麼呢? 怎麼沒見有人提起皮包骨呢? 難道他們視眾多的皮包骨不見? 見死不救? 所以胡喬木的報告是不正確的,胡喬木本人並沒有做任何調查,他只是聽來的。 至於向胡喬木報告的人懷有什麼動機,現在還不清楚,也許是對辦食堂有怨言。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湘鄉當時並沒有什麼人餓死。


「胡喬木的報告」是真的嗎? ――一個湘鄉人的質疑

http://www.wengewang.org/simple/index.php?t3797.html
針對所謂「胡喬木的報告」中說三年災害期間,湘鄉曾經有20%的勞力被餓死的說法,本人曾在《中華網》上,以一個土生土長的湘鄉人的身份,提出過質疑,並介紹過一些事實真相,儘管當時中華網沒敢發,但很快將那篇鬼都不會相信的原文刪了。

沒有想到今天在鳳凰網又見到了,而且死的人更被放大到了 「楠香和石匠兩大隊三年來死亡率都達百分之二十左右。」

先來介紹一下本人的身份:湖南湘鄉縣龍洞鄉泉湖村(即原來的陳賡公社陳賡大隊陳賡生產隊又叫楊家灣生產隊)人,1963年生,中農、學生出身,小的時候屬於很難有希望參軍的人,家父屬於因餓過肚子目前仍然對毛澤東耿耿於懷的老人。因此,本人對毛澤東絕無個人偏愛。

再糾正一下網上原文中點到的幾處地點方面的錯誤:原文中提到的幾個地方應該叫楠香大隊(譚政大將的家鄉)、七星大隊、水底大隊當地沒有水底大隊這個名字,可能是指一個叫「水底廟」的地方,那個大隊叫新塘大隊、石匠大隊――應叫石江大隊,陳賡公社應該還有瑤湖大隊、也苗大隊(那地方有一個野貓坳,故取其諧音,只有湘鄉土話才能讀出明堂)、長太大隊,還有一個本人所在的大隊,叫泉湖大隊即原來的陳賡大隊,泉湖大隊與石江大隊比鄰,高級社和老公共食堂時,我們家還與石江大隊的熊家屋堂等幾個屋堂合在一起勞動,屬於一個高級社,解散老公共食堂組建新人民公社時,才分開。泉湖公社的幾個大隊合起來,方圓不超過4公里,我在農村時(我於1984年離開老家),人口不到一萬人。

本人小的時候,常聽大人講,那三年,確實餓過肚子,我的祖父曾經餓得因吃山裡的土茯苓――一種中草藥,而拉不出大便;有的人吃山裡和田埂上的野草;有個別病弱者,因營養不良,導致病情加重而死亡。有個沈家三伯婆,因為餓得不行,偷了一點公家的糧食(他家小孩多),被發現了,不知是怕挨斗還是自己覺得無法做人而投塘自盡了――因為他們家是貧農,解放后,在土改時,分到一處別人家的房產,而從一個窮山村遷到我們屋堂。大家一直為她惋惜而傷感。

真正因為直接挨餓而導致死亡的,我沒有聽說。

聽得最多的是一個姓周的伯伯――與陳賡大將的弟媳家一個屋子,他們家好像曾經幫陳賡家當過佃戶還是打過短工,後來,分到了陳賡家的一點房產,在餓過肚子后,吃返銷糧時(因為胡喬木在我們那裡調查后,向毛澤東反映公共食堂有餓死人的情況,毛澤東及時批示解散食堂,調劑糧食),因為吃得太多而撐死,周伯伯的兒子叫周水平,現在是陳賡生產隊――現在的泉湖十一隊的隊長。

以前看了一些反映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其實應該叫公共食堂,因為公共食堂和人民公社根本不是一回事,本人經歷了除解散公共食堂的最初的2年以後的人民公社的全部過程,就目前所經歷來看,人民公社雖然有統得過死的弊端,但那時的社會風尚最為清正,社會最是太平的,而且本人在12歲即搶著參加集體勞動,大家對好逸惡勞、偷奸耍懶的人非常鄙視。人民公社時,修建了大量的水庫、水塘和水渠、簡便的可以走汽車的機耕道。不過,儘管現在好多灌溉系統都因年久失修而淤積了,但仍然為我們那裡的旱澇保收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情況的文章,說我們那裡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是全國的重災戶,是全國有名的左的地方,就感到非常驚詫!

去年春節回老家,還特意向我的70歲的父親進行了了解,父親說,他自己也曾經餓得發黑眼暈,聽說過有餓死人的情況,但他的熟人中,沒有餓死的。我們那方圓幾公里的人彼此都互相認識,如果是死了一個人,那更是一個了不起的大事。我記得,文革期間,我們縣裡曾經發生一個轉業軍人,殺死了一個醫生,搞得全縣幾十萬人都知道了,後來,還開了公審大會,給槍斃了。如果有熟人餓死,我父親應該知道。

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石江大隊在那三年絕對不可能每年餓死達20%的人,楠香大隊也不可能。我的許多初中、高中同學都還在那裡,如果有誰質疑,我可以和他一起去進行一次調查,如果事實果真像」胡喬木」說的那樣,我承擔一切社會責任和所有差旅費用;如果不是那樣,我只要他付一起調查的差旅費,並向全社會公開調查真相,有人願意與我同行嗎?本人聯繫電話0993-2397878 (註:這是2005年甚至更早的文章,這個號碼肯定不能用了。

本人無意為三年災害時護短,那畢竟是是一個令中華民族傷心、哀痛的傷疤。 但我覺得我們揭開這個傷疤前,應該想一想:這個傷疤是已經痊癒,還是仍在發炎?如果已經痊癒,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如果仍在發炎,又應該如何對待?如果要揭開傷疤,我們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找到產生這一傷疤的原因,減少或杜絕類似事情的發生?還是為了達到別的目的,故意在已經長好的傷疤上,人為地又用刀子去劃上一些別的「傷口」?或是好奇地看看,那朵血染的鮮花到底有多麼「美麗」?如果不夠「美麗」,就盡情地去塗抹一些多彩的「顏料」?

這篇文章,號稱「華人良心」的《鳳凰網》,你們敢發嗎?千萬不要像中華網一樣,給扣了。


----

系列文章: 

  1.  餓死數千萬人是個反科學的大謊言!
  2.  為什麼不是遍地皮包骨?
  3.  楊繼繩是個徹頭徹尾的兩面派
  4.  信陽農村行,餓死3000萬純屬捏造
  5.  一個湘鄉人的質疑
  6.  中學知識:人為什麼會變胖或變瘦
  7.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有假!
  8.  楊繼繩是個不孝之子嗎?
  9.    天下竟有如此狠心的母親?狠過豺狼虎豹?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9 06: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