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Days of being Wild在別人讀書的年代,我四處遊盪

作者:涓霓  於 2011-7-7 21: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7評論

在風槍還沒被管制的年代


在同學家裡也是玩菜刀的女潑皮


沒車的年代電單車是自由的象徵


La Isla Bonita
節選我的父親和母親:
發現了一個荒島很適合我居住。一有空就組織朋友上島去,自己當起了島主。要轉4趟 車船才上島,無邊細沙灘,後面小樹林清澈山溪,白天沙灘炎熱我就生活在林子里,山溪積成兩潭,上面的做飯,下面的洗東西,左邊林子我清了個廁所,右邊林子 里我弄了個客廳,白天就在這打牌聊天做飯,我一般帶了很多瓜果,肉不好放就帶兩大籠子活雞,慢慢吃幾天,早上也會翻兩小時山路到漁村去買點海鮮。晚上移出 沙灘生活,捉螃蟹,晚上放風箏,把熒光棒綁上塑料袋讓風扯上去,把沙灘弄得鬼影匆匆。篝火燒很大,是撿來的沉船的大木頭和繩梯。不知不覺玩到快xx了,可我依然興緻不減,我的朋友們年紀越來越小,只有我茫然不覺。


沙灘上烤魷魚,連自己一塊烤,到林子里飯後一支煙,準備午睡,Siesta。。。。晚上篝火升起


白天生活在叢林,晚上在沙灘捉螃蟹,溪水中浪漫殺雞




應景歌詞

Tropical the island breeze All of nature, wild and free This is where I long to be La isla bonita And when the samba played The sun would set so high Ring through my ears and sting my eyes You Spanish lullaby

人生沒有太多奇遇,但有很多刻意
強迫症長久就有,後來發現人有多大膽儘管去大膽

很多年前去台灣是不可能的幾乎,因為我沒有直系親屬在那裡。一個旅行社上班的朋友說可以訂到中華航空從香港起飛的國際航班,不需要簽證如果光是專機的話。後來我去星馬遊盪的時候就請她幫忙了。在中正機場逗留了一個多小時。


張國榮是我的夢想,經過計劃,那年,我去了他開的咖啡館為你鍾情,你可以看到,店名居然只有我巴掌大。在晚上11點整,他居然推門而進,坐在我旁邊的 table,我瘋狂地告訴侍應,他要啥我也照著要一份,幸虧我買了他店裡給兒童癌症基金募捐的卡片,100刀三張,他一一給我簽名了,可惜拍照沒把他身邊 的糖糖拍進去,那個帥啊。
台灣*張國榮

剪自舊日記

某個年代,阿卷總好像在天上飛,越夜越美麗。
在別人跳交誼舞,看讀者看名著,演講,家教,燒烤等豐富多彩的大學生活時候。阿卷也開始了她的美麗夜晚。


她也有她的一幫混友,有的打工有的讀書,名字分別是神父,走私,高老君,燒雞,榮少,等等。通宵聚會,酒後唱歌,每個人表演欲都很強,不同一般的卡拉ok, 總要自己弄個舞台,至少假裝有一個,每人表演都很投入,有一次搬了很多凳子拼成一座「橋」,走私和阿卷一邊唱著張國榮梅艷芳的緣分,一邊分別從橋樑變走上去,在橋上相會,緊握雙手。儘管後來阿卷摔了下去,這仍然成為經典節目在以後的聚會中被津津樂道。

還有一次去神父鄉下的一座別墅玩,喝了一些紅酒喝啤酒後,就在月光下開始了一場隨心所欲 的話劇表演,大家各自給自己一個喜歡的角色,想怎麼演怎麼演,再把情節胡亂串起來。走私決定扮演一個昏庸的國王,終日做在寶座上胡思亂想,指手畫腳。神父 扮演一個魔鬼夜叉。阿卷決定當女巫。把頭髮全豎起來,用繩子綁了。披上農民的蓑衣,手拿一個燒烤叉叉上一個蘋果,做魔杖,把紙屑撒得滿天飛。幾個沒想象力 的傢伙就被他們安排做一些侍從,公主王子等等的角色,居然也玩的不亦樂乎。。。

大學畢業后,阿卷忽然想當畫家,就去畫畫,認識了一幫高中剛畢業的小女孩,一起畫畫,看一幅速寫:阿卷左手反拿調色板,嘴角叼煙立於畫架前,右手拿刷子在畫布上用力的刷牙刷。。。

一塊畫畫是假的,和這幫小阿卷夜夜笙歌倒是真的。那時,走遍了全廣州好玩的地方。剛開始時到南方的台北,南關的新台北,童心路的heat, 這些比較低消費的disco ,學生較多,很熱鬧,大家跟著dj瘋狂的嚎著:給我一杯礦泉水,換我一生不流淚。。。叫著舞著手亂晃著。

後來喜歡到較場東的JJ, 那裡消費高多了。80元門票包一罐喝的。那裡全英語音樂,Michael Madonna 當然是最熟悉的,到現在不小心還會喊幾句出來:Daddy daddy if u could only see, saying I』m too young I ought to live it up…現在有誰會記得這些歌呢?正是這些美國文化促使著學習英語。消費高當然不浪費,阿卷們常常站到大音箱上面跳舞,這邊被請下來那邊的又上去。上面也有些不男不女的領舞也不時在那亂舞。

東風西路又一家叫face club。當時全城最好的音樂就在那裡,是一個英國dj打碟的。

再就是去應元路的J.Q.K.了,那裡有舞台,有些不大有名的明星在那裡表演,其中有兩位帥哥一個長頭髮一個短頭髮,說是叫:「we two 引擎力量」,常逗得阿卷們尖叫歡呼,後來有一天他們說我們要去一個月西藏暫別了,阿卷們就又轉地方了。

海珠廣場那時還有個night club叫雅特蘭的,也很好玩。後來,其中一個小阿卷高妹的姐姐Olivia也加入,阿卷們歡呼,因為多了個款姐,她25歲,是室內設計師,自己做服裝生意,有空畫畫圖。她人面更廣,自己又有錢,阿卷們更是成天混吃混喝混玩。Olivia喜歡去東方紅,那是真正的night club,有時她的朋友沒來時,英俊的公關先生總是無微不至的在旁邊陪著,聊天,玩色子,積木,四子棋等等。小阿卷們還是少去了一點,因為覺得可能會性質有點點不同。怕去多了可以維持自己瘋狂的外表,卻保不住自己高貴的心。阿卷歸阿卷,淑女還是要做的。沒衝突。

後來混到其他地方去了,在芭提雅,別的人跟著去看些什麼氣功表演,人妖表演時,阿卷們不會去,卻流連於不同的酒吧,換了一家又一家,那裡的老外都是資本主義國家的窮人,也又很多北歐的漁民去那裡渡冬天。阿卷們喝酒聊天,通常還打撞球或去disco. 泰國的disco 也很有意思,沒有舞池的,一張張小圓桌很有意思,音樂都是泰語或英語的沒有中文的,很強勁,大家都不願坐著,都興奮地圍著小桌桌蹦呀蹦,每桌送一瓶whiskey. 阿卷們要了很多seven up 兌得稀稀地喝,高妹還是喝多了一點,一高興,一會兒就爬到桌上舞了起來,看場的保安們趕緊衝過來,有禮貌地把她扶了下來,這是,dj 卻不失時機地全場改播種文粵語歌曲,阿卷們高興壞了。
愛慕帥哥由來已久現在看到證據。去台灣那短短的時間,我就光盯著帥哥保安,機長拍照去了,多帥啊,掃照片還看到保安給我留的電話地址:他名字好瓊瑤啊:蔡雨澄

噌軍用飛機北上旅行
有一次,得知廣州飛河南開封的軍用教練機有位置,朋友說可以安排,於是,我們用最短的時間準備好出發北上遊盪。
上飛機,好小的啊,安-26,什麼年代的飛機了。上飛機機艙里滿是家用電器,巨大的電視什麼的,都寫著給某某師長,某某團長的,誰知道是不是腐敗。
飛行3小時就到達,然而,降落卻花了大半小時,一身冷汗。這才想起這就叫做教練機。結果降落在荒郊野嶺,半人高的草叢中。我從來沒有走過這麼深的草,覺得很害怕,不知有否蛇蟲鼠蟻。
在開封逗留2天後我們決定去洛陽龍門,火車到鄭州轉車的,我們看地圖發現不轉車的話,馬上過黃河了,我們就不下車轉車,在火車上看了遼闊的黃河后,在武陟那一站下車了,結果發現,又是荒郊野嶺。

我們找了輛拖拉機跑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到一農村投宿,過了幾天田園生活,那家人是有錢人,開磚廠的,半夜裡還通電了幾個小時呢。後來主人介紹我們去他親戚 家,就在黃河邊的,我們就坐小三輪一路顛過去,然後那家人讓我們坐他們的騾車,呵呵,第一次,又慢又穩走了很久到黃河邊。騎白馬遊覽了一番,在黃河邊上吃 了一頓黃河鯉魚,喝的是行吟閣啤酒,晚上人家讓我們住窯洞,我們住了一會,決定睡曬穀場。第二天早上,被布穀鳥叫醒,原來,真的是布穀布穀地叫的。
回鄭州就奔少林,龍門石窟走了一圈,實在沒錢去西安了,戀戀不捨,其中一個朋友說,到武漢吧,我找我爸的朋友,於是,我們就去了武漢,被安排在一家酒店, 晚上還被送去夜總會,終於第一次看到怎麼的熄燈舞會,沒有燈啊,根本看不到別人幹嘛。然後就去黃州拜訪當地一個畫家,沿路知道湖北怎麼這麼牛,還有將軍 村,教授村,然後就上廬山了,呆了4天後下山精疲力盡回武漢,湊了錢,只夠4人的硬座了,就坐了22小時回廣州了。武漢老通城記憶比較深,很好吃的各式各 樣麵食點心。凌晨滿大街的睡人。
不用羨慕,不能去了.年少輕狂雕鞍顧盼仗劍天涯.有了孩子不會再這麼樣,主要是安全問題.當年我爸爸老是夢見半夜有人劫營,我還取笑他,自己有孩子才理解.
有了孩子,什麼都安全第一.很害怕出事,全方面的.當年的野,是不大安全的其實.路途不安全,營地也不安全.
那種野營跟這裡有保安有現成營地有管理的很不同.





2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1-7-7 21:39
野妮子!
回復 BL_518 2011-7-8 04:17
你的青春無悔~~~~~~~
回復 nierdaye 2011-7-11 19:56
張國榮自殺的時候,正好在香港。聽見消息,還以為造謠。
人生無常。
回復 孤獨男 2011-7-13 01:35
回憶是美好的
回復 羽化成蝶 2011-7-17 08:34
快樂的過往啊。
回復 tree24405 2011-7-31 14:43
你把我帶回過去了,呵呵,多年輕的日子啊!那年我們幾個去越南,差不多2000公里開著卡車直奔友誼關。別說沒簽證, 連護照也沒有。到了那邊,叢山峻岭里走啊,後來看見兩台摩托車過了,就雇了這兩台車。我們5個,加上兩個騎車的,7個人啊, 一台車3個, 一台車4個。本人唯一女的,而且個頭小,所以我們這台車4個人。後來在一個小鎮過年,語言不通,吃的是速食麵, 喝的是二鍋頭。。。 嗨, 好多事啊, 別說還差點忘記了, 那歲月。。。
回復 涓霓 2011-8-2 09:48
tree24405: 你把我帶回過去了,呵呵,多年輕的日子啊!那年我們幾個去越南,差不多2000公里開著卡車直奔友誼關。別說沒簽證, 連護照也沒有。到了那邊,叢山峻岭里走啊,後來 ...
現在繼續到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涓霓最受歡迎的博文
  1. 親密愛人 [2011/12]
  2. 加拿大和中國 [2011/08]
  3. 只能用外表去勾搭男人 [2010/08]
  4. 這樣的美麗,讓人不想活了 [2011/04]
  5. 你我在等天亮  [2011/12]
  6. 歲月長衣裳薄 [2011/12]
  7. 打針驚魂 [2010/08]
  8. [2011/12]
  9. 還是沒什麼題 [2013/08]
  10. 兒童照 [2011/01]
  11. 斷斤稱 [2012/01]
  12. 叫春了 [2011/03]
  13. 枯乾的油畫 [2010/11]
  14. 暫停,開始過 [2013/04]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3 11: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