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遺忘的歷史

作者:異域堂  於 2010-10-25 00:1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5評論

關鍵詞:

謝 韜:我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遺作)
  我們不能忘懷,當初我們傾向共產黨、加入共產黨的時候,最熱衷的是新民主主義。1949年共產黨和各界人士舉行政治協商會議,莊嚴決定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制定了作為開國的根本大法的《共同綱領》,明確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新民主主義即人民民主主義的國家」,「國家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人民有思想、言論、出版、結社、通訊、人身、居住、遷徙、宗教信仰及遊行示威的自由權」;經濟政策是促使五種經濟成分「分工合作,各得其所,以促進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10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的時候,我和慎之同全國人民一樣,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  僅僅過了三年,就風雲突變。1952年秋天以後,特別是從1953夏天以後,我們議論最多的,就是毛澤東突然改變了國家的發展方向,新民主主義被拋棄了,《共同綱領》不算數了,急匆匆宣布進入了過渡到社會主義的時期,人民民主專政一變而為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專政,有點聯合政府樣子的中央人民政府也改組了,成為清一色的共產黨政府了,而且常常一個人說了算。  新民主主義的政治、經濟、文化幾乎都還沒有真正開始實行,阻礙生產發展、阻礙民主生活的東西還那麼多,落後於先進國家一百多年的中國,怎能這麼快「蹦」進社會主義呢?慎之和我都十分不解。  1955年,毛澤東突然宣布有個「胡風反革命集團」。我根據在重慶的時候直接了解的胡風的政治傾向,不同意說胡風是國民黨特務,認為共產黨不能過河拆橋。我為胡風打抱不平,毛澤東知道了,十分生氣。我被定為「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分子」,經毛澤東批准,由公安部逮捕,對我實行專政。其實,我與胡風僅有的一點關係,只是他要引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話,知道我在大學從事這方面的教學工作,委託我查對過兩條語錄。聽說吳玉璋老親自同當時的公安部長羅瑞卿聯繫,說:謝韜是人大教師,這個人的情況我了解,人民大學有責任查清他的問題,是不是查清之後,再考慮要不要捕人?  不久后,公安部來了一位處長,讓我帶上行李坐進一輛小卧車隨他離校。我自忖:會被投入何處鐵窗中去?誰知小卧車把我送到東四6條衚衕39號小院吳老的家中。安排我住在東廂房,就在吳老看管下接受審查。半年後,把我遷到一處叫嘎嘎衚衕的人民大學宿舍內,繼續接受審查。當時擔任北京市第一副市長的張友漁,我的入黨介紹人,專程前來看望我,他先問了問我認識胡風的經過,我說完后他沒有責備我,叫我一定要相信黨的政策,實事求是地向黨說清楚自己同胡風的交往,有就說有,沒有就說沒有,不可亂說。  對我的審查一直沒完。實際上沒有審出任何問題,只因為是毛澤東親自批捕的,誰也不敢說毛批錯了。  1960年,因「大躍進」造成大災難之後供應困難,我不能在人民大學白吃飯,公安部把我「調」進秦城監獄,與范漢傑、廖耀湘、黃維等關在一起。想當年我出生入死與國民黨反動派作鬥爭,如今卻在共產黨的鐵窗中成了國民黨戰犯們的獄中「難友」。1965年不少戰犯出獄了,我才被宣布「免於刑事起訴」,戶口仍留在北京,人回老家自貢市去。  回到自貢,我被安排到自流井鹽業博物館總務科當辦事員。過了半年光景,「文革」開始了,我成了自貢「最大的反革命」,每次批判自貢市「走資派」的時候,我都被拉去陪斗。  1979年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平反冤假錯案后,中國社會科學院準備辦一個《中國社會科學》雜誌,成都「民協」時代老友王晶?知道我還蒙難在家鄉自貢,就向雜誌社推薦,于光遠和黎澍不顧我的冤案尚未平反,立即同自貢有關單位聯繫,把我「借調」到社科院。自貢方面把我當做包袱,樂得放行。於是,我回到了北京,在《中國社會科學》雜誌社任哲學編輯室主任。  胡風集團冤案昭雪后,我被任命為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黨委書記、常務副社長。1982年底,中國人民大學要求我回到學校任副校長兼任人民大學出版社社長和總編輯。  李慎之1957年遭難的時候,我還在被禁閉審查之中,後來才聽他談了他被定為「極右分子」的前因後果。

 

    讀後附語: 這些老人的遭遇,固然使人很難過。然而更最讓人難過地卻是那對信仰和承諾的可恥背叛,以及為了遮掩背叛的謊言。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0-10-25 00:50
每天看看想想!
回復 珍曼 2010-10-25 08:11
多少人浪費了人生!
回復 yulinw 2010-10-25 08:50
狼一直在來~~
回復 異域堂 2010-10-25 09:27
珍曼: 多少人浪費了人生!
路總是要走的,上當也是難免的。
回復 bjca11 2010-10-29 15:39
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遭受了那麼多迫害之後,為什麼竟沒有一個憤然 『拍案而起』的人呢?中國人有句老話,泥人還有點兒土性呢!難道這些人,連點土性都沒有嗎?也許真的應了,劉曉波的那句話:中國人精神 『陽痿』 。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12: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