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唉,我的海南。

作者:異域堂  於 2018-4-19 23: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12評論

因為假牙損壞,我又沒有牙科的保險;據說要重新製作需要兩千刀,於是我毅然決然地花600刀買了紐瓦克到瀋陽的往返機票,乘國航CA820;其中北京到瀋陽的往返屬於白給。

瀋陽的牙醫是老相識,人民幣1350就全包了。趁著閑暇,弟弟夫妻和我開始了海南之旅。

三月末的海口宛如北方的盛夏,原以為可以藉機會會還在當官的小友,不料人家說「博鰲盛會要準備接待習主席,太忙了,不好意思。」於是從老部下手裡拿了一部豐田,開始「自駕游」。

第一站自然是他開的「萬泉河漂流」,因為上游的水電站是他二十年前買進的私產,所以特許他開發了漂流這一小本生意,說是小本,是因為很受交通不便的限制;一條只能單車通行的水泥路和政府商討了十幾年才算完工,五年前就口頭答應的賓館項目,樓都建成了,仍然還是「違建了待批的項目」,據說瓊海市的領導都是堅決「按政策辦事的」,只要把這地塊劃為「旅遊景點」任你是天王老子的樓宇也得扒掉,所以負責「和政府溝通」的宋經理總得守著官老爺的屁股,因為和我是多年老友又不得不急匆匆跑回來陪我吃一頓飯,下一會兒船,還得趕回市裡看領導眼色。

五個人的橡皮艇一啟動,但見綠波蕩漾,曲徑通幽,小溪瀑布,層林盡染;鶯飛燕舞,漁歌隱現。真是美麗得很。我問宋總「這水庫可以釣魚嗎?」他說「那就看是誰了。」我說「你們老總好像有心事?」他說「官司纏身,誰也樂不起來。」事關企業機密不便多問。翌日,奔興隆度假村,洗溫泉。

卻看見五星級酒店的老闆哭了                                                                     

據我所知,興隆的溫泉好像只有一處是真的,九一年我曾陪柳部長住過三天;現在幾乎家家賓館都有「溫泉浴場」了。我訂的酒店因為露天浴池很臟而且還限時弟弟很不滿意,所以任他找吧。奇怪地是,用中文標註的太陽賓館,GPS指引的地方卻是個英文名字的五星級酒店。偌大的園林式賓館門口只有幾隻老母雞遊盪,院落是空曠的落寞,幾乎無人打理,七棟豪華的別墅長滿了綠苔和雜草,只有迎面六層的大廈還有些人工打掃痕迹,到裡面一問「正常營業,大床房350,不含早餐,早餐每人28元一套。」接待經理悄聲地說:外面有南洋早茶。還給了個地址。我簡單的巡視了一下酒店的環境:地處小城邊緣,依河而建,兩個大浴池落差一米,綠樹環繞;幾個標有不同藥草浴的木桶錯約在石徑的兩側;不知名的花草修剪得還算得體;老實講這個賓館如果是在海口或三亞最少也得千元一晚,何況每個房間都有露台浴池可以洗浴。因為貪圖便宜和舒適,我們決定游完三亞依然還在這裡小住。第二天早晨,我們特意尋到了「南洋早茶」真是熱鬧非凡,百米見方的小店,人聲鼎沸,各種糕點不勝枚舉,只是環境太接地氣,門外施工打混凝土的聲音逼得服務員和顧客只有大聲喊叫才能交流,我們只好草草進餐便逃之夭夭了。晚上,和櫃檯一男服務員聊天,為什麼酒店如此落寞?答曰:自從興隆鎮歸了萬寧市,就日漸蕭條了,北有博鰲,南有三亞,遊客都不留宿。而且所有建築80%都屬於「違建」,一旦清理就是廢墟,誰敢投資?出於好奇,我約見了酒店大經理,安徽人,彬彬有禮地接待了我;我問為何酒店如此不堪,偌大的千人容量,卻只有二十幾人入住?每天至少虧損幾千元吧?他看看我,突然掩面而啼;「老先生,這裡的黑社會惹不起呀!」他述說了經過,我不便透露,只能祈望習近平的打黑真能奏效吧。據說大蓋帽一脫一戴就是黑白兩道的標配。   

 三月三十號博鰲封路 了。                                                                    

我是參觀過博鰲的會場的,知道會期臨近肯定是封館整頓的,但是弟媳說:這麼有名的地方,在外面照照相總該可以吧。於是我們興匆匆地前行了,大約還有十公里的路上,停車檢查。車很多,檢查很慢,我下車詢問,被警察喝止。我問「檢查什麼?」答曰「你們的安全。」我問「我的安全是你檢查出來的?我問你檢查的內容。」對方使勁地看看我說「檢查身份證和司機的駕照。」又過了幾公里,大約是會址附近,完全禁行了。弟媳悻悻地抱怨:既然封路還檢查什麼,結果白白開了這麼遠的路。我勸她說「為了領袖的安全,一切都是應該的。」忍耐,是上天賦予中國人最好的品行。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BANGZI 2018-4-20 00:12
海南是小地方大乾坤。03年左右年年都去三亞過元旦,海灘上還可以自己放焰火。不過那時黑車黑店多。前年去三亞感覺好多了,規範了許多,起碼錶面上不那麼烏煙瘴氣的了。
回復 綠野仙蹤 2018-4-20 03:52
二十多年前曾去三亞旅遊,從三亞回海口的路上車壞了,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差點沒被當地農民搶劫,領略了窮山惡水出刁民的風俗,而且一車人沒有一個是男兒,最後是我和一對東北夫婦冒著風險下車攔截另一輛過路車返回三亞,沉默的大多數蜂擁而上,竟無一人向我們道謝,那次我深切地感到這好像不是正常的人類社會,一定得離開。
那時海口無路無燈無公交車,尚不知那是房地產破產後的低谷時期,住的各公司別墅小區的後面就是海南當地的第三世界貧民窟,對比鮮明,各公司都得自己配車,當然現在應變化很大了。
回復 8288 2018-4-20 04:03
都是黑社會當道
回復 ryu 2018-4-20 07:18
黑白都是嘴上說的。
回復 法道濟 2018-4-20 11:33
綠野仙蹤: 二十多年前曾去三亞旅遊,從三亞回海口的路上車壞了,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差點沒被當地農民搶劫,領略了窮山惡水出刁民的風俗,而且一車人沒有一個是男兒,最後是
綠妹驚險!我三十年前就走遍大江南北,深刻體會到地不分南北,人無分老幼,欺負外鄉人,宰客甚至人身凌辱,公然搶劫,哪裡都是一樣。所以我從來不去國內旅遊,受騙上當,危險太大,女人和孩子可能受害最大,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回復 emuch 2018-4-20 12:46
法道濟: 綠妹驚險!我三十年前就走遍大江南北,深刻體會到地不分南北,人無分老幼,欺負外鄉人,宰客甚至人身凌辱,公然搶劫,哪裡都是一樣。所以我從來不去國內旅遊,受
多年前去荊州古城門附近一個水餃店吃飯,被店主老太太一通凶,關鍵是也聽不太懂她說的是啥~老太太都要欺負外地人
回復 綠野仙蹤 2018-4-20 17:26
法道濟: 綠妹驚險!我三十年前就走遍大江南北,深刻體會到地不分南北,人無分老幼,欺負外鄉人,宰客甚至人身凌辱,公然搶劫,哪裡都是一樣。所以我從來不去國內旅遊,受
我還在北戴河趕上兩次,來自各方的媒體人住在人民日報招待所,當地也敢黑我們,最後是單位交費救出人質。大家憤慨,有一位師長卻說當地是政策致貧的受害者,中國沒有平權運動,先有大的不公和不自由對地方,特別是農村,然後導致這種土匪統治全民皆匪的現象。現在我一看到一村人販毒、一村人拐賣婦女兒童就想起這些話。
回復 亦云 2018-4-20 19:50
記得早年我們單位隔壁的另外一個中科院的研究所職工集資去海南炒房,最後血本無歸。那是對海南的印象。自貿區估計也是拍腦袋決策,曇花一現而已。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8-4-21 19:27
海南一向是烏煙瘴氣。土皇帝盛行,因為天高皇帝遠,誰也管不了。皇帝也不願意來,因為那裡是天涯海角,來了就是官運到頭。所以任由他們糟蹋。
瓊海市委要找白書記,如果還沒被打蒼蠅的話。不知道他老婆開的夜總會是否還健在?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8-4-21 19:29
亦云: 記得早年我們單位隔壁的另外一個中科院的研究所職工集資去海南炒房,最後血本無歸。那是對海南的印象。自貿區估計也是拍腦袋決策,曇花一現而已。
爛尾樓出名的海南,房地產就是泡沫。純粹的泡沫。問題是一次全島爛尾樓還不夠,第二次更厲害!
回復 亦云 2018-4-22 05:07
專治蛋疼2: 爛尾樓出名的海南,房地產就是泡沫。純粹的泡沫。問題是一次全島爛尾樓還不夠,第二次更厲害!
估計是那個雄安沒有什麼起色,就又去海南了
回復 你懂的 2018-4-24 13:09
剛聽了個三亞一條魚6000RMB的宰人故事,不知真假。
估計除了脖子以下自由,其他沒啥自由的;香港夠自由了,現在都這熊樣,海南能好到哪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16 23: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