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散文入圍全國懷舊故事大賽 (圖)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1-11-1 22: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動態 成就|通用分類:自我介紹|已有14評論

虔謙新作散文《松蕾撒滿安平橋》 在首屆大禮堂全國懷舊故事大獎賽中入圍提名並獲獎。我參賽的另兩篇作品,一部新創短篇和另一舊作散文則未能入圍。


該次大賽作品非常多,競爭很是激烈,大賽過程中也有許多故事發生。
因了這次大賽,我知道了這個獨具特色的網站。參賽作者們大多熱愛文學,熱愛人生。可以看出來寫作態度都很認真,作品水準也非常高。我讀過的作品,作者從七十高齡到二十多歲不等,很有感動,學到很多。非常高興能有這個學習提高的機會。
大賽仍在繼續,預祝這一十分有特色的大賽圓滿成功。而我,作為參加者和閱讀體驗學習者,學習和交流的過程不會結束。
 
另外,我的四篇微小說《趴牆頭的女人》,《一加一等於零》,《小玲》,《身高》 被收入凌鼎年主編的《美洲華文微型小說選》。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BL_518 2011-11-1 23:12
祝賀!可以貼過來讓我們也拜讀一下嗎~~~~~~
回復 tea2011 2011-11-1 23:38
恭喜
回復 醜女多做怪 2011-11-2 01:42
恭喜你
回復 pengl 2011-11-2 02:55
恭喜老鄉!
回復 oneweek 2011-11-2 11:33
豬賀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11-2 12:50
BL_518: 祝賀!可以貼過來讓我們也拜讀一下嗎~~~~~~
因是徵文比賽,不好轉。點擊我文章里的連接就能讀到了,還有圖片哦:)問好!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11-2 12:51
tea2011: 恭喜
謝謝朋友!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11-2 12:51
醜女多做怪: 恭喜你
謝謝醜女(美女)!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11-2 12:52
oneweek: 豬賀
謝謝豬賀!:)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11-2 12:52
pengl: 恭喜老鄉!
謝謝老鄉:)
回復 BL_518 2011-11-3 00:29
我是虔謙: 因是徵文比賽,不好轉。點擊我文章里的連接就能讀到了,還有圖片哦:)問好!
謝謝了~~~~~
回復 match99 2011-12-13 05:04
鏈接的網頁找不到文章。請你看看是這篇么?
                                    <松蕾撒滿安平橋>

    我們小鎮西南端有一條五里長的古石橋,我們叫它西橋。小鎮叫安海,西橋又叫安平橋。兒時心目中的西橋就跟一座山、一棵樹一樣,自自然然地在那裡,從來就在那裡。
    黃昏,太陽快下山了,我和俞揚跑上了石橋。這是我們幼兒園大班生活的最後幾天了。
    西橋的風景非常美麗。橋的東邊有一片甘蔗林,透過林間小壟,隱約可以看到遠處的農田和青山。西橋邊是一個遼闊的鹽田,晚霞倒影在鹽田水裡,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就像是一個美麗的大萬花筒。
    「咱們開始揀松蕾吧。」我捅了捅俞揚。她沒吱聲,只是出神地望著沙沙作響的甘蔗林。
   「怎麼啦?」我又拉了她一把。
    她突然輕聲問我:「紅麗,還記得住在我家後院的那個賣碗糕的老婆婆嗎?」
    「記得,我還吃過她的碗糕呢。」
    「昨晚她死了。」
    「死了?……」
   「她跌了一跤就再也起不來了,她女兒哭得好大聲!」
    我暗淡了一會兒,很快又明朗了起來。我開始沿著石橋找松蕾,想揀回一籃給祖母生爐子用。
    「紅麗,你怕死嗎?」俞揚在後面問了一句,我回過頭來一看,她顯得很憂鬱
    「我不怕,幹嗎要怕?」
    「我祖母,頭髮都快掉光了,我真怕有一天早晨她不起床了。」
    「我祖母不會死的。」我認定自己和自己的親人與別人不同,死亡不會降臨我們。「哪有不會死的人?」
    「我就不會,我祖母也不會!」
    「會的!」
    「你再說,我不跟你好了!」我憤怒了。
    俞揚像是沒聽見,她繼續說著:「人死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好可怕呀!」
    我實在受不了了,提起籃子跑下了西橋。
    我一口氣跑到了祖母跟前,一下子摟住了她。「祖母,您不會死,對不對?」
    「怎麼問這個,小心肝?」祖母很驚訝。
    「告訴我,我們永遠在一塊兒,是不是?」
     祖母慈愛地摸著我的頭:「當然嘍,祖母總是在這裡的,就像五里西橋總在那裡一樣。」
    「那我就天天到西橋上給祖母揀松蕾!」我摟著祖母的脖子。
    吃過晚飯,我搬了個小凳,挨著祖母坐了下來。
    「紅麗,你知道那西橋是怎麼來的嗎?」祖母問我。
    我搖搖頭。
    「傳說呀,從前有一條兇猛的蛟龍在這裡作怪,掀翻船隻,吃掉人畜,鬧得百姓不安寧。玉帝知道了,就派了個神仙,變出一條長虹來,捆住了蛟龍,把它鎖在靈源山裡。那虹後來就變成這五里橋了。」
    祖母的故事總是這麼好聽。我聽得津津有味。
   「祖母,玉帝是誰呀?」
   「玉帝是天上的皇帝。」
   「玉帝不會死吧?」
   「不會,天上的人怎麼會死呢?」
    天上的人……我若有所思。
    晚上,我依偎著祖母躺著。冬天時,祖母怕我凍著,每晚都要幫我把捲起的褲管一次次拉下來。夏天,我身上愛鬧癢。
    「祖母,我背上癢。」半夜裡我說。
     於是祖母就在睡夢中把手伸進我衣服里,輕輕幫我撓背……我睡著了,做起了夢,夢見我和祖母沿著長長的西橋走呀走,一直走到橋盡頭。突然,祖母的身體變得輕盈,竟離開我飛了起來。她越飛越高,到了雲端 ……
    「祖母,祖母!」我在夢中連連呼喚。
    「紅麗,醒醒!」祖母拍著我的肩膀。
    「祖母,我夢見你飛到玉帝那裡去了……」我揉眼呢喃,在祖母輕柔的撫摸和同樣輕柔的笑聲中重新進入睡鄉。
     三十年過去了。當我和俞揚重新站在西橋上時,我們各自親愛的祖母都相繼離開了我們。
    「你是對的。」我說,「你還給祖母織了毛衣和帽子,我都沒給我祖母做什麼。」我心裡傷感。
    「人生哪能都盡意。再說你的心意你祖母肯定知道的。」俞揚安慰我。「對了,還記得那位賣碗糕婆婆的孫女美玲嗎?」
    「記得,你還跟她打過架。」那次俞揚和美玲因為搶松蕾而打了一架。
    「她走了。」
    「走了?!」我驚愕,「她跟我們年紀相當,怎麼會……」
    「她得了很怪的病,兩天就沒了。唉,」俞揚嘆氣,「我當初不該踹她那一腳。」
    「小時候的事,都過去那麼久了。」輪到我安慰她了。
    「五里橋成陸上橋……」俞揚若有所思地吟著郭沫若的詩句。
    「咱西橋是世上最長的古石橋。」我回應道,「你看現在,西橋又是水上橋了。」               我指著橋兩旁粼粼的波光說。改革開放后,家鄉的人們在橋下建了人工河道並蓄了水。
    我注意到俞揚胸前佩戴著一個小玉佛。留在老家的她信了佛,飄洋過海的我信了主。和安平橋的初衷一樣,我們丟掉了童年的迷茫和幻象,各自找到了生命的支撐。
    又是夕陽西下時,看著滿天晚霞,想著西橋的千年伸展,儘管人生脆弱短暫,我們的心卻有了溫暖的依歸,有了一份安然和寬廣。
回復 match99 2011-12-13 05:17
要將鏈接地址拷貝粘貼到地址欄就能看到了。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12-15 14:47
match99: 要將鏈接地址拷貝粘貼到地址欄就能看到了。
是的,你可真有心。謝謝你了。問候!聖誕新年快樂!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3 19:21

返回頂部